是田地会的会长,笑天星。

    笑天星拽步而来,风雷齐啸,日月摇光。他道:“朵儿衮妮玛,你我好歹交配过,不过别了多年,你就不认识我了吗。”

    适才,笑天星挥掌震退朵朵、三尾妖猫,朵儿衮妮玛看在眼里,也暗暗诧异,“哼,他的修为并未停滞,更胜以往。敢孤身闯入魔女界,若非有备而来,我想不出其它原因。王者农妖怕是幌子,他不会在意那个小妖的。临冬谷有什么吸引他的麽。”朵儿衮妮玛方甫执掌武庚宫,诸事不顺,白王姬借机发难,联手众多魔女,架空了她这个宫主。

    难道,难道笑天星和白王姬搭上了!朵儿衮妮玛立刻想通了,也只有如此,他才能畅行无忌,径往武庚宫而来。恸哭之兽呢,它号称武庚宫的守护者,为何不出面制止笑天星。朵儿衮妮玛怒极,名义上,她虽是恸哭之兽的契主,可使唤不动它,更过分的是,恸哭之兽还反过来支使她做事。

    笑天星行走如风,须臾,来至朵儿衮妮玛坐前,仔细端详安坐着的武庚宫的主人。“当年,你我火速勾搭在一起,我也因此除掉了田地会中那股反对我的长老。唉,伤心啊,我还以为你真的爱上我了呢。盗走田地会的四方印与守护者王者农妖,你不辞而别,让我好没面子,差点丢到大好前程。”田地会的会长笑道,以开玩笑的语气讲出。啪,他将手放在朵儿衮妮玛的肩上。登时,真元怒舞,透掌而出,贯入武庚宫宫主肩内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安坐不动,倏地,她生命之海中浮起四方大印,神华璀璨,拂耀千里方圆。嘭的一声怒响,笑天星的手被震飞了。“四方印,田地会的四方印!”笑天星大笑,不因自己被震退了而动怒。

    王者农妖贵为田地会的守护兽之一,失去了那就失去了吧,笑天星可以选出新的守护者,取代王者农妖。可四方印就不同了,失了它们,笑天星的会长一职休想做安稳。田地会的会员们表面上不说,暗地里还不知编排了多少笑天星的坏话,无非是会长无能昏庸,中了魔女的美人计,四方印都守不住,如何作会长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笑天星无时无刻不想进入魔女界的临冬谷,寻到朵儿衮妮玛,施以雷霆手段,断她生机,夺回四方印。可魔女界并非那么容易进入的,强如笑天星亦不敢妄入。断断续续的,笑天星也探知到朵儿衮妮玛成了武庚宫的宫主,可不能服众。然后白王姬主动联络了笑天星,为他开了便利之门,允许他进入临冬谷,武庚宫。

    三尾猫妖、朵朵再次冲上前来,只是很忌惮笑天星。

    喵!三尾猫妖嘶吼道,它捧着一块巨石,倏地砸了过去。笑天星也未回头,他反手一拍,砰,一团气浪飙出,扫中那块巨石。喀拉拉,石块瞬间崩裂,粉尘播扬。“不听话的小猫。”笑天星掌心产生一股吸力,像是巨大的旋涡,扯起猫妖的三条尾巴,向他这边拽来。

    猫妖又惊又怒,两腮怒鼓,像是塞了两个苹果。任凭它百般努力,也抵抗不住那股吸力,身不由己,向笑天星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朵朵在一旁幸灾乐祸,心道,这下好了,少了一个讨厌鬼,姐姐这下是我的了,可这个男人是谁,他似乎认识姐姐。朵朵的记忆被篡改了,自然不识田地会的会长。

    腾的一下,朵儿衮妮玛豁然起身,在她肩头,共有四块大印锵然旋转。四方印原本是属于笑天星的,当此之刻,田地会的会长见了,两眼闪烁着愤怒的光彩,“还敢拿出来在我面前炫耀。”笑天星大吼一声,掌心的吸力更甚,瞬间拘来三尾妖猫。几在同时,笑天星的五指延长,像是五根钢筋,倏地抓扣住三尾妖猫,将它的脑袋牢牢锁死。猫妖自然不乐意,伸出爪子去挠笑天星的手,它的爪子何其锋利,在笑天星的手背上抓出一道道火光,可仍然没用。

    朵朵心中笑个不停,“快点捏死那个小不点。你在犹豫什么。”朵朵心道,要是她动手,三尾猫妖不知死了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还是出手了,四方之印遽然而至,从不同的方向砸向田地会的会长,砰砰砰砰,砸爆了笑天星的护体罡气。“它比王者农妖差多了。还有,恸哭之兽为何不在。”笑天星信手一抛,丢出三尾妖猫,他素来喜爱妖兽,并没下死手。在田地会,取代王者农妖的守护兽也是一头大妖。

    “啊!”朵朵不悦道。她很失望,因为笑天星放走了三尾猫妖。

    很快,朵朵又笑了。

    只见朵儿衮妮玛一袖扫出,砰的一声闷响,结结实实扫中三尾猫妖的身体,“喵!”猫妖发出有生以来最为凄厉的嘶叫声,叫声过后,猫妖陡地炸开,肠子、脏器落了一地。只是它的三条尾巴被人割走了,朵儿衮妮玛割去的。

    笑天星还在征讨四方印,朵儿衮妮玛已将三条黑色的猫尾揉作一股。武庚宫的宫主从一开始时就没打算饲养猫妖多久,只是为了它的尾巴。三尾猫妖一身最坚固的地方也就落在尾巴上了,当然,尾巴最末端与身体交接处是最弱的一环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右掌向上一翻,一只青瓷瓶子悬了起来,瓶口一歪,哗哗,瓶内倒出一股基油,这些基油倏然冲刷猫妖之尾,为其镀上一层油光。

    青瓷瓶中的基油相当珍贵,其中还混入了三十滴酱油,这些酱油也非寻常酱油,而是酱油女王赠予朵儿衮妮玛的。朵儿衮妮玛的取向异于常人,她喜欢拥有大叽叽的汉子,可同样喜欢漂亮的姑娘。交易,朵儿衮妮玛用自己的身体和酱油女王做过交易,故而得到了三十滴稀有酱油。

    猫妖之尾经由基油、酱油的再塑,近乎成了神物。虽不完美,可也差不多少了。朵儿衮妮玛当即挥动猫尾,飕,一道黑影飙出,迳自抡向田地会的会长。

    笑天星也执掌过四方印,可那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。四方印、王者农妖被朵儿衮妮玛盗走后,经过她的手,绝无可能留下前任持有者的烙印。

    “哎呀,朵儿衮妮玛,你还想和我玩游戏。”田地会的会长笑道,他瞅到猫妖之尾劈向自己,当即想到了以前的美好时光,他在地上爬,朵儿衮妮玛脚踩着他的后背,而且手中握着道具,可以抽人的那种。“朵儿衮妮玛,我曾经是那么的爱你。”笑天星又道,似乎在缅怀过去。

    砰。笑天星脊背向后撞去,掀飞了甩向他的猫尾。这次,他撤去护体罡气,切实地体验了一把被抽的痛楚。登时,田地会的会长脸上浮起异样的神采,非是痛苦,而是愉悦!

    “愉悦,愉悦啊!”笑天星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妈妈!这里有变态。”朵朵当即明白了。眼前的俊美汉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三块大印砸将下来,落在笑天星头顶,荡起一簇簇火光。田地会的会长浑不在意,他虽失去了四方印,可它们伤害不了它。

    四方印并非田地会会长的信物,而是笑天星的师傅祭炼的一桩法宝。

    笑天星的师傅并非田地会之人,她是大妈界之人。这位大妈可不得了,被誉为大妈界的战斗姬,以一己之力和大爷界的九王抗衡,并且不落下风。大爷界的九王最开始时还能和那位大妈撕比几千回合,满满的,他们就不行了,遇到那位大妈,只有逃跑的份。大妈一生所求无它,广场而已,她要做广场中最耀眼的舞者。可她终究还是败给了时间。大妈收有一个义子,即是笑天星。她弥留之际,将笑天星叫到身旁,传授他一身的舞技,以及四方印!

    所以,笑天星除了是田地会的会长外,还是跳广场舞中的王者。“朵儿衮妮玛,我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实力。”笑天星笑道,气贯长虹。

    朵朵、朵儿衮妮玛都吓了一跳,均觉不妙。尤其是朵儿衮妮玛,她也有些忌惮笑天星。当年,笑天星加入田地会时,不过无名之辈,从最底层做起,升迁之路也不是很顺利,他遇到了很多老牌会员的打压、排挤,可他忍了,该献出局部地区之花时毫不犹豫,正因为有了多次消声眼交易,笑天星才能登上会长之位,可他上位之时,也是清算田地会会员的时刻,任何反抗他的人,不管在田地会担任任何职务,杀,一个不留。朵儿衮妮玛也参与了几次清理行动。

    “看我犀利的舞蹈!”

    笑天星吼道。

    他双手放在腰上,做出诡异的动作。

    气势。田地会会长的气势变了,当是时,他舞出一段高深莫测的广场舞,哪怕是实力再深厚的大妈见了,也会落泪,忍不住道:“天啊,天啊,多么了不起的舞者。他是如何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笑天星的舞步如同行云流水,他穿梭于四方印之中,如同穿堂之燕。当!当!当!当!田地会的会长接连拍出四掌,震飞四方之印。

    噗!朵儿衮妮玛口中飙出三十公斤鲜血,“好犀利的广场舞,比以前更厉害了。”武庚宫的宫主可是见识过笑天星跳舞的。

    朵朵一脸困惑,心道,嘛卖批,不知道有句话当不当讲,你们是智障吗,在玩啥啊!

    在朵朵鄙夷的目光之中,笑天星拧身一跳,离地三丈三,做出急旋的动作来,在一秒的时间内,他旋动了七十多圈。

    啪,啪,啪。朵儿衮妮玛忍不住拍掌,“好,太好了。你简直太完美了,笑天星。”

    朵朵怀疑她听错了,三观都崩坏了,姐姐在心中高大上的形象坍塌了。不科学,这不科学啊。朵朵泪流满面。“喂喂,谁来拯救我姐姐,谁来杀了那个跳舞的汉子。他为什么能做出那么的辣眼的动作。”朵朵一头撞地,再不起来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又是一猫尾甩了出去,快如闪电,砰的击中空中的笑天星,后者喜笑颜开,脸蛋像是绽放的消声花。“爱人,我曾经的爱人,再多爱我一次吧!”笑天星朗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满足你卑微的愿望。”朵儿衮妮玛道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朵儿衮妮玛舞动猫尾,一下又一下的扫在笑天星的后背、肩膀、腿、面庞上。血水迸溅,笑天星也笑得像是孩子。

    栽倒在地的朵朵坐了起来,自戳双目,“够了,别再伤害我的眼睛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待我。我做错什么了,天了噜,我只是个小女孩,什么都不懂,你们让我见识了大人的可怕之处。”

    笑天星道:“成长吧,小姑娘。人总会在痛苦中成长,你亦然。不经风霜的洗礼,你只会是温室之花,何以傲笑风雪。”

    朵朵流泪道:“被你这样的变态数落,我高兴不起来,可是你讲得又好有道理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无法反驳,可朵朵也不是温室里的花朵,她可是会杀人的魔女。除了姐姐以外,谁也不惧怕。“那汉子,你究竟是谁,能给出个准信吗,在我摘掉你的消声丸之前,请务必告诉我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吼吼,我是笑天星,田地会的会长。记住这个名字,它会让你终生难忘的。”笑天星自信满满,可他不知道的是,朵朵下次肯定记不起来他。因为朵儿衮妮玛不允许她记住的。

    四方印,朵儿衮妮玛忽然发现她渐渐失去对四方印的掌控,而且武庚宫之外有一群未知的魔女迅速靠拢。“恸哭之兽呢,你不是守护者吗,完全不合格。”朵儿衮妮玛嘲笑道。她这个宫主做的一点也不痛快,甚至是憋屈。纵然她有再大的志向,也难实现。

    “我的爱人哟。你以为偷走了四方印就能彻底拥有它。”笑天星大笑,“你错了。四方印和我的这套广场舞相辅相成。”田地会的会长大袖一展,轰,气浪叠出,淹没了四方大印,并且淬去朵儿衮妮玛的印痕,它们又成了无主之物。笑天星不再犹豫,当当当当,手指叩弹,敲响了四块大印,烙上属于它的印记。“回来了,妈妈,你留给我最贵重的宝物回来了。它们属于我,谁也拿不走的。”笑天星身影倏地消散,凭空消失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诧异之余,恼道,败了,我的广场舞败给了笑天星。可恶,早知道这样,我应该多花些时间在广场舞上面。多学一门技术相当重要,朵儿衮妮玛后悔了,可是没用。四方印易主了,不,应该说是物归原主,它们原本就属于笑天星。

    “王者农妖何在。”笑天星又问道。他身影再次聚在一起,出现在朵儿衮妮玛身前,直视她的眼睛,并用命令的语气询问王者农妖的下落。四方印回收了,他不介意再收走王者农妖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