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庚宫,朵儿衮妮玛身前站着的是她亲妹妹,朵朵。

    朵朵心胸狭隘,明知姐姐不会做伤害自己的事情,可她偏偏想杀掉朵儿衮妮玛。“你能做到武庚宫的宫主一位,我为什么不能。论美貌,你比不上我的。论武功,我们大同小异,你会的,我都会。你有三只契约兽,我也有三只。可凭什么是你当上了宫主,我什么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妹凭姐贵,朵儿衮妮玛成为武庚宫的宫主后,朵朵也担任重要职位,可在她心里,除非取代姐姐的位置,否则她的人生就是失败的,就是不完全的。她理所当然的认为姐姐有的都是她该有的。

    要在在以往,朵儿衮妮玛会顾及妹妹扭曲的心理,可今天不同了。武庚宫的宫主一脸不耐烦,甚至写满了冷漠。她也未让朵朵坐下来,命令她站着,站在她面前。朵儿衮妮玛面无表情,视线贯穿了朵朵的身体,投向她身后。

    朵朵忽觉姐姐今日有些心思不宁,而且还很可怕。破天荒的,她竟有些害怕朵儿衮妮玛,要在以前,她绝不会有这种感觉的。本想退下,可朵朵又觉输了,虽然不知输在哪里。也许我从来就没赢过那个女人,朵朵奇怪想道。

    来此之前,朵朵带上了她的心腹与三只契约兽。此刻,她们战战兢兢,伏在地上,不敢拿眼去瞅朵儿衮妮玛。武庚宫的魔女都知她们的宫主是傀儡,恸哭之兽的傀儡。她们私下里极不服气,心想着自己得到守护兽的辅佐,亦能登上大位。事到如今,她们才知道自己错了,错的离谱。朵儿衮妮玛绝不像她展现出来的那么无能,白王姬虽然架空了她,可从始至终不敢杀掉她,这足以说明问题。

    掉针可闻,殿上静的可怕。朵朵忽地紧张起来。在场之人,除了她站着,剩下的人都趴在地上,因为只有那样做,她们身上的压力才会减到最小。当此之刻,朵朵明显的承受了大部分压力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恶的女人。她想做什么!”朵朵给自己打气,心中犹然惴惴。“不,我不会输给她的。”朵朵试着直视朵儿衮妮玛,可当她的视线触及姐姐的目光时,轰!朵朵只觉神识倏然炸开,不能聚集,就连灵魂都要撕成碎片。这种感觉就像是没有任何遮拦之物的美女,完全呈现给君王看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骤地抬起手来,她手指上戴着一个黑色的扳指。嗤的一声,一缕黑芒射出,击中朵朵的额头。砰!朵朵几乎站不稳,向后跌去,后脑勺着地,重重的摔在地上。她带来的魔女以及三只契约兽,谁都没站出来,扶她一把。她们像是在看笑话,看朵朵出丑。

    经这一摔,朵朵的脾气又上来了,冲昏了理智。当即吼道:“朵儿衮妮玛,你敢打我!”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并不答话。搬动黑色的扳指,冷冷地瞥向朵朵,好像在说为什么不能打你,你又是什么东西,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,比小丑还不如,让你活着就是对你最大的容忍了。

    朵朵挣扎着,她想站起来。可她愕然发现,四肢被一股看不见的异力按在地上,任她如何努力,就是站不起来。而且,朵朵还有一种感觉,她再试试看,朵儿衮妮玛会剁掉她的手脚。害怕了,畏惧了,放弃了,朵朵有些惊恐地望向朵儿衮妮玛。做戏,她在做戏,做给姐姐看的。只求她不要狠下心肠,饶过她,就像以前一样,不管朵朵有多过分,提出再不合理的要求,朵儿衮妮玛总会满足妹妹的。可这次不同了,朵儿衮妮玛无动于衷,像是盯着死物一样瞥着朵朵。耐心,朵儿衮妮玛的耐心没了,她对妹妹失望至极。

    契约兽,朵朵以契约之痕命令她的三只契约兽,倏然飞起,撞向座位上的朵儿衮妮玛。三只契约兽都吓坏了,它们的身体不受自己控制,像是三座小山轰然砸向武庚宫的宫主。来此之前,它们也想着这样做,可真的做了,它们才知道害怕。怠惰,它们的大脑都怠惰了,停止思考,呼吸几乎断了。眼看着就要砸到朵儿衮妮玛,三只契约兽齐齐闭上眼睛,心中升起同样的想法,完了,小命要留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三道黑光旋起,像是触足一般,砰砰砰,劈中三只契约兽,将它们扫了回去。三只契约兽闷哼一声,旋即保持安静。小命保住了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其它的就不要管了。

    击退朵朵的契约兽之后,三道黑光倏然卷回,落到朵儿衮妮玛手中,缩为一团。原来是一只三尾猫妖,还是幼猫,刚才甩去的黑光就是它的尾巴。喵呜,三尾猫妖低声道,并用脑袋蹭朵儿衮妮玛的手心。至于幼猫的母亲,早被武庚宫的宫主杀掉了,她现在扮演幼猫母亲的角色,乐在其中,幼猫也任她为母,不觉有异。三尾猫妖是卵生的,和家猫不同。

    朵朵羞愧异常,她的三只契约兽比不过朵儿衮妮玛饲养的幼猫,打脸,这是打脸啊。忽地,她能站起来了,那禁锢她四肢的未知力量骤然消散,犹豫了片刻,朵朵还是站了起来。可落在她身上的压力并未减轻,反而更重了。朵朵甚至觉得,只有她稍有不慎,姐姐就会让她命丧当场。

    “拿我出气,你也就这点出息了,为何不去寻白王姬的晦气。”朵朵心道,这样一想,她心情稍微好些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用左手轻轻抓着三尾猫妖的头,喵,喵!幼猫很舒服,飕飕飕,三条尾巴来回扫动,荡起一阵阵黑烟。朵朵的三只契约兽见了,避之不及,被黑烟劈头盖脸罩下,成了笼中之囚。“你!”朵朵失声道,“你还想怎样,它们已经败了。”

    “喵?”三尾妖猫困惑地回头,凝视它的“母亲”,似乎在等待什么指示。朵儿衮妮玛点了点头,幼猫的瞳孔当即怒睁,刷刷,两道碧光斩出,长及数丈。更可怕的是它的尾巴,三条尾巴再次甩出,快逾闪电。

    砰,砰,砰。

    黑烟荡飙,血光涌溅,三道百米高的血箭升起,冲破天穹。“啊!”朵朵尖叫道,她和三只契约兽的刻印消失了,她也遭到一部分反噬,如遇重锤轰击,气血跌宕,脑袋嗡的一声,什么也不知道了,人直接跌坐在地上,像是枯萎的仙人球。

    三尾猫妖的尾巴在朵朵头上旋来旋去,像是超速旋转的扇叶,若被绞进去,脑袋也不想要了。没有朵儿衮妮玛的命令,幼猫不敢杀掉朵朵,完全当她是小老鼠,随时可以咬死。游戏,三尾妖猫在和朵朵玩游戏,它并没人类的感情,凭本能行事,过分依赖“母亲”朵儿衮妮玛。

    朵朵带来的那些魔女更是心骇不已,无不恼怒,怨恨朵朵,自己送死就好,为何拉上那么多垫背的。她们也不想想,其实她们从朵朵那里得到的好处都出自她的姐姐,虽然是间接得到的,可拿人手短,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,也难怪在武庚宫郁郁不得志,能怪得了谁。

    三尾猫妖的尾巴陡地扫了出去,劈向朵朵带来的魔女们。它不耐烦了,决定发脾气,不过这样做也是为了引起“母亲”朵儿衮妮玛的注意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幼猫的三条尾巴同时劈中一只魔女,将她的身体分为数节,脑袋也炸掉了。朵朵虽然跌坐在地上,神智仍然清醒,她偷偷地瞄了一眼被杀的魔女,心胆俱寒!身体不由颤了几下,这细微的变化,发自本心,没有半点虚假,均落在朵儿衮妮玛眼中。她心道,我这妹妹总需要敲打,否则不知我的厉害。我饶她不死几十次了,难道她仍不知感恩。喂不熟的东西,还不如三尾猫妖可爱呢。朵儿衮妮玛终究没下死手,她就这一个亲妹妹,心理如此扭曲,也不知像谁。“算了,我还是抹去她的记忆,重新给她一段虚假的回忆,然后她又能和我重归于好了。”同样的事情,朵儿衮妮玛也做了几十次,可最后的结局都一样,朵朵反抗她的姐姐,两人形同陌路。“什么时候是个头啊。”武庚宫的宫主叹道,她起手一扬,呼,一道光华卷出,缠了朵朵的身体,将她带了过来。砰!朵儿衮妮玛一掌劈中妹妹的脑袋,几十道冰冷的魔气灌了进去,涌入朵朵的灵台,将盘踞在附近的灵识残卷一空。其间,朵朵神志不清,双眼发白,像是人偶一般。

    而朵朵带来的那些魔女们,心知不妙,却又不知怎样能逃出此地。三尾猫妖趴在朵朵的头上,并用爪子挠她的脸,可没抓破,因为它的“母亲”不许。委屈,幼猫觉得很委屈,它将朵朵当成是敌人,和它抢母亲的坏东西。喵!三尾猫妖亢厉叫道,声如金属块刮擦。

    也没用多少时间,朵儿衮妮玛塑造了新的“妹妹”,没有未来的妹妹,她只有过去,而且一直活在过去之中,而且每段过去都不相同。朵儿衮妮玛为了她妹妹,也是煞费苦心,她感觉给妹妹编造的虚假回忆,都能编出好几本书。“也许我该去写手界闯一闯。”武庚宫的宫主心道,突然而来的念头,她笑笑而已,绝不会当真。朵儿衮妮玛也知写手界能混的好的人有,更多的则是无名之辈,落魄至死。

    “到你们了。”朵儿衮妮玛终于开口了,她面容威严,语气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朵朵带来的魔女们听了,全都绝望了,她们心知再无生还的可能。即便如此,一个个魔女争相道:“请您饶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想来的,是朵朵怂恿的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,我愿意全心全意归于您,愿听您的任何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饶命!”

    魔女们都在讨好朵儿衮妮玛,姿态能有多低就多低,恨不能爬过去,去亲宫主的鞋。没什么好丢人的,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朵儿衮妮玛无动于衷,三尾猫妖却很兴奋,它喵呜喵呜大叫,三条尾巴再次旋扫,呼呼呼,在魔女们上空徘徊,比镰刀还要锋利。魔女们更害怕了,取出身上的宝物,一件件堆在地上,献给武庚宫的宫主。

    这时,朵朵生气了,她立即道:“你们这些该死的女人,怎敢取笑姐姐大人,我要杀了你们!”此时,朵朵的记忆已被篡改,她不再是那个想杀姐姐的魔女,至少现在不是。

    听到朵朵这样一说,那些魔女怔住了,也不再呼喊,傻傻地望向朵朵,均想道,怎么了,这个女人怎么了,她为何维护起朵儿衮妮玛?不是她吵得最厉害吗,说要杀了武庚宫的宫主。三尾猫妖生气了,它认为朵朵在和它竞争,讨好“母亲”朵儿衮妮玛。

    呼。三尾猫妖跳了出去,离开朵朵的脑袋。飞出的过程中,猫妖的身体遽地拉长,超过三十米,眼大如盆,猫须似钢针。“喵!”三尾猫妖发出尖厉的叫声,一吼之下,趴在最前面的魔女被吹飞了,可她的身体还没倒飞多远,飕的一声,幼猫的一条尾巴卷了过去,勒住她的脖子,咔嚓,将其勒碎了。

    “啊,你这讨厌的小家伙,整天缠着姐姐,我早晚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刷!朵朵也冲了出去,她右臂舒卷,嗤啦,一道魔气迸出,犹如圆弧掠过天空,斜向下劈去。一只魔女刚站了起来,即被斩中,身体裂为两截,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。朵朵却觉憎恶,“看什么看,姐姐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,你们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三尾妖猫、朵朵,一猫一人,迅速收割魔女的生命,此间宛如阿鼻之狱。“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。”朵儿衮妮玛伤心道,“过不了多久,也许几天,也许几个月,朵朵又会消声情大变,和我反目。千方百计想杀掉我。为什么呀,我对她那么好。”武庚宫的宫主实在想不通,想破了脑袋也不知原因。

    朵朵带来的魔女们本来就骇破了胆,哪有什么斗志,经不起三尾猫妖、朵朵的摧斩,半晌之后,地上再无活着的魔女。三尾猫妖骄傲地抬起头,像是得胜的将军。朵朵两手都是血,仍觉兴奋,“姐姐,她们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做得很好。”朵儿衮妮玛笑道。“这才是我的好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一直都是你的好妹妹。”朵朵也笑了。

    她们笑的像是纯真的孩子。

    三尾猫妖忽然跳了出去,“喵呜!”它吼道。

    “谁,出来!”朵朵警觉道,她也觉察到有外人闯入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朵儿衮妮玛,还记得我吗,你的老相识来了。”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,接着两道掌劲劈来,一道击退了三尾猫妖,一道震飞了朵朵。

    “哼,我知道是你!”武庚宫的宫主怒道。“你来这里做什么,为了寻回王者农妖吗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我是来和你再续前缘的。”来人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