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庚宫的魔女几乎被杀尽了,可是她们的宫主与守护之兽并不在意。死再多的魔女,好像都和她们无关似的,实际上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啸月庄、不夜城的人聚在一起,她们同样感到奇怪,为什么自己没事?“五更琉璃、恸哭之兽,难道真的是石头做的吗,她们带来的魔女都被我们杀得差不多了。”西瓜双小声道,它惴惴不安,担心五更琉璃的可怕报复。历任武庚宫的宫主都以无情著称。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不值得关注,是死是活无关大局。临冬谷的四大魔女都在,她们不死,余下的魔女都是可代替的。强如我们的城主以及小猴女,她们可曾动摇过希望之女的地位,没有吧。西之魔女从未表现出任何野心,今天却去攻击武庚宫的宫主,真的是为了得到命运记录?”东门子也道。

    命运记录虽好,可除了被选中的魔女,谁也不能翻阅。西之魔女也不行,她拿到命运记录,也难参悟透彻。恸哭之兽与命运记录都是夜魔王的东西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凭恃“伪兽善法”神通,以一化八,追着未央雪、小猴女打杀。可鹿日圆带来了孵化之丘,这让恸哭之兽颇是忌惮,不敢尽全力。故而出现了不夜城的城主、啸月庄的庄主在前面飞遁,八个恸哭之兽紧咬不放的情形。

    玄鸟再次扑下,这次它学乖了,役使黑孔雀剑、绿孔雀剑斩向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八只恸哭之兽中有七只是伪兽,它们的实力和真兽相近,两柄孔雀剑也没能斩退它们,反而激起它们的杀心。当当两声,其中的一只恸哭之兽咬住了两柄孔雀剑,虽然抓住了,可没能咬碎它们。嗤嗤嗤,嗤嗤嗤!黑色、绿色的剑气迸飙而出,划破了恸哭之兽的嘴、脑袋。

    咬住两柄孔雀剑的是伪兽,而非真正的恸哭之兽。它一吃痛,闭合的嘴也张开了,刷刷,黑孔雀剑、绿孔雀剑趁机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飞出百丈之远,它们倏地变成两只孔雀,一只黑孔雀,一只绿孔雀。

    第三柄银孔雀剑则进入了邪兵“恐帝”的内部小世界,与恐帝的器灵厮杀。

    恐帝是猎人协会的三大邪兵之一,斩杀的魔女不知几何,希望之女想要收服它,几乎不可能。除非采取最极端的方式,抹杀器灵。没了器灵,恐帝的等级会下降,可更容易役使,假以时日,新的器灵仍会蕴生出来,那时,新的器灵完全听命于西之魔女,恐帝也不再是猎人的武器,会成为希望之女的杀器之一。

    前任猎人协会的会长被希望之女杀掉了,可他还有后手,留有四道残魂,以寄魂之法和恐帝的器灵相互契合。也可说恐帝的器灵不灭,前任会长仍有再生的可能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将一道念识劈入银孔雀剑之中,暂时充当剑灵。银孔雀剑也改变了形态,以孔雀的姿态徜徉在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“做个交易吧。”恐帝的器灵开口道,声音也变了,是前任猎人协会会长的声音。它占据了主动权,此时,他即是器灵。“相信你也察觉到我并未真正的死去。”

    银孔雀拍拍翅膀,似乎真的在思考。半晌,它才道:“你堕落了啊,蓝道夫激八。这不是我认识的最强猎人。”

    是的,前任猎人协会会长的本名是“蓝道夫激八”。

    “希望之女,你也别得意。临冬谷能取代你的魔女即将诞生。什么收集七龙珠,召唤比利王,都是假的。你之所以争抢命运记录,不就是因为惧怕夜魔女王吗。她的契约之兽尚且不弱于你,何况是她本人。夜魔国开启之日将近,那为了杀夜魔王而准备的武器都将腐朽,王的敌人将会被斩去脑袋,悬于她的国度上空。”蓝道夫激八冷冷道。他常年和魔女们撕比,尤其是对临冬谷格外用心。

    只要能坐上猎人协会会长的大位,他就能随意翻阅历代会长的手卷、珍藏、武技、神通等。蓝道夫激八在无数手稿中发现了一则惊天秘闻,夜魔女王每二百三十六年将会转生一次,她前世的记忆与神通觉醒之时也是王国开辟之初。然而武庚宫的宫主要想成为真正的夜魔女王,还需一枚戒指,由创世的大精灵亲手打造的戒指,指环王!戒指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至于指环王的下落,蓝道夫激八根据种种秘闻以及亲身验证,“指环王就在基老界的第二尊神比利王手中。王又见王,指环王遇到了比利王,这是王者的荣耀,是大精灵的挽歌,是临冬谷走向终焉,夜魔国开启之始。希望之女,你是想得到指环王,进而牵制五更琉璃,阻止她觉醒,成为新的夜魔女王。”蓝道夫激八道出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银孔雀停了下来,不再拍动翅膀,它那双冰冷的眼睛中闪烁着异色,“你还知道什么,蓝道夫激八。不愧是和我撕比多年的老对头。”所以更该死!

    “我还知道命运记录中也记载了指环王的下落所在之处,可当今武庚宫的宫主还没翻阅到那一页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恸哭之兽也帮不了她,否则它会被创世的大精灵杀掉的。”蓝道夫激八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说了,我还能说什么。”银孔雀发声道,声音正是希望之女发出来的。“不能让人大意的男人,你值得我再你一次。还有什么要说的吗,都讲出来。我姑且做一回聆听者,满足你唠嗑的最后愿望。”

    “希望之女,你在害怕!我听出来了。整个临冬谷的人都不知你的来历,可我知道!”蓝道夫激八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银孔雀沉默了,它代表希望之女沉默了。蓝道夫激八知道我的来历?西之魔女再次审视眼前的猎人,最强猎人,为了验证心中所想,不惜舍掉几身与协会中的精英。

    “你名字中虽有希望,可你诞生之初就心怀着绝望,因为你是上代夜魔王遗蜕中诞出的魔女。你当然不希望五更琉璃觉醒,成为新的夜魔女王,她成为完全体之时,也就是你灭亡之际。因为新的王会吃掉旧王,彻底吃掉。”蓝道夫激八一字字道。他说出了希望之女最不愿听到的真实,因为真实往往是残酷的。“希望之女,你是旧王的延续,最终会是新王的养料。五更琉璃会吃掉你的,一点残渣都不剩。她才是天命所归,夜魔国之主。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剑吟忽起,整个小世界都在回荡。银孔雀也恢复了剑身,希望之女的念识飘出剑外,重塑身躯。“蓝道夫激八,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希望之女的念识体冷笑道。“真让人吃惊,临冬谷,还有什么你不知道的吗。”

    “遗蜕,上代夜魔王的遗蜕在哪里,我暂时不知。”蓝道夫激八如实道,事情发展到现在,前任猎人协会的会长也没任何隐瞒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会杀我的,希望之女。”蓝道夫激八笑道。“我在为你打抱不平,为何只许新王吃掉旧王,而不能反过来。你同样可以吃掉五更琉璃,夺走她的一切,化腐朽为神奇,为自己而活。”

    “继续,我在听。”希望之女的念识体说道。

    “恸哭之兽是关键。命运记录是次要的,现在它排斥你,可当你吃掉五更琉璃,它将会服从你,此生不渝。”蓝道夫激八分析道。“接着,我们要想方设法,找到最后那颗龙珠,召唤比利王,取回指环王,开启夜魔王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我都知道。这些不足以保住你的命。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,蓝道夫激八,抓住机会。我耐心有限,听你废话的心情没多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爱的家伙。”老道夫激八倚老卖老道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银孔雀剑斩了过去,悬在恐帝器灵的上方。“最后一次,生死在你手上。”希望之女的念识体道。

    蓝道夫激八的四道残魂控制着恐帝的器灵,当的一声,它弹开了银孔雀剑,在剑第二次飞斩下来时,悠悠道:“我知道最后那颗龙珠的下落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银孔雀剑也停了下来。“你知道那颗龙珠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蓝道夫激八笑道。“我也知道基老界的第二尊神比利王有无数分身,可只有集齐七龙珠召唤来的那具分身戴着指环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活下去了,而且还会验证旧王再次开辟王朝。”希望之女的念识体冷冷道。“既然如此,臣服于我,不管是你还是恐帝。”

    “老朋友,你这样的态度可不行啊。我万一被吓到了,什么都记不起来……”蓝道夫激八开玩笑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银孔雀剑斩下,剑光迸滚,像是雪水流动,顷刻间吞没了恐帝的器灵,蓝道夫激八的新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吧,你不会杀我的。”蓝道夫激八笑道,他控制恐帝的器灵,跳出银孔雀剑落下的剑光,直接面对希望之女的念识体。“从现在起,你可随意使用恐帝,甚至是另外两邪兵也能为你所用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希望之女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们还是做朋友更合适。我比你更了解你,你也对我知根知底。”蓝道夫激八道。

    “先说出你的目的,否则我会不安的。我一不安,就会抹去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不利因素。”希望之女的念识体道。

    “目的,我能有什么目的。”蓝道夫激八回道,“你非要说心怀叵测,我勉为其难,编出一个目的吧,我想和比利王Gao基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希望之女的念识体沉默了。握了大草,完全不知如何回应蓝道夫激八。

    呼。希望之女的念识体化为一阵清风,钻出恐帝内部的小世界,投到魔女的眉心,一隐而蓦。这次,希望之女真的能使用长刀“恐帝”了,而且不会有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现阶段,希望之女比五更琉璃强太多了,可她仍然杀不掉她。“为什么,为什么,为什么!”希望之女问自己。

    “给我碎掉吧!”希望之女双手持刀,陡地劈下。当!恐帝、天阙剑撞在一起,剑光迸飙,刀芒溅涌。而后又听咔嚓一声,天阙剑断了,断成两截。至此,世间再无天阙剑。

    可希望之女劈下去的这刀并未停住,斩断天阙剑之后,接着斩在五更琉璃脸上。五更琉璃脸上戴着面具,承担了这一刀。然而面具上生出一道道细纹,交错横纵,遍布整张面具。“也废了呢。”武庚宫的宫主无奈道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抓来命运记录,这一举动激怒了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命运记录认同她而非我。难道只能杀了她,才能让那本破书改变主意吗。”希望之女收回长刀“恐帝”,静静地望着五更琉璃。她并不讨厌她,可又必须杀掉她。希望之女并不相信命运轮回之说,与其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还不如认清自己,做想做的事情,做自己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希望之女又是一刀,劈向五更琉璃的脸,还是同一个位置。这次就没那么幸运了,武庚宫宫主的面具崩碎了。两人四目相望,都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奇异感觉。既相互吸引而又排斥的两人,注定只能活下来一个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鹿日圆终于出手了。呼!呼!呼!她抛出三个圆环,套在啸月庄三位副庄主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你以伪娘之姿入驻魔女界,我们本来就不满意,你还敢撕比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圆环真理?给我滚!”

    啸月庄的三位副庄主怒极,她们心道,被一个伪娘偷袭了,简直是人生的一大败笔。三人很看不起鹿日圆。

    “死吧。”鹿日圆道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三团血光迸起,啸月庄最强势的三位副庄主在同一时间死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配得到救赎。”鹿日圆化身为救赎魔女,一脸仁慈,所行之事却无半分怜悯之意。一出手就杀了啸月庄的三位副庄主。

    “救赎魔女!”

    “伪娘!”

    “无头魔女的同伴!”

    “她们都该死!”

    啸月庄的魔女们厉声道,副庄主死了,她们的怒火多于恐惧。

    不夜城的三大魔女,东门子、西瓜双、南瓜女也开始紧张起来,“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发难,救赎魔女有备而来!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难道霸麻美也是救赎魔女计划中的一环?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这样,鹿日圆太可怕了!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