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相中的猎物躲开了,甚至还要反抗,武庚宫的宫主自然不能容忍。五更琉璃穿越之前脾气很好的,也有暗恋的学长,可是来到魔女界之后,她像是换了一个人,比魔女还要像魔女。

    武庚宫的人稍有不慎,即有掉头之虞,皆因五更琉璃喜怒无常。“她还是个孩子。”恸哭之兽道。它也看到了五更琉璃的举动,近似荒唐。

    西之魔女也未作评价。还是个孩子?那还真是危险呢。魔女界之人都像武庚宫的宫主那么孩子气,魔女界何愁不能享誉诸世界。

    “希望之女,你究竟在打什么主意,可否告知一二。”恸哭之兽还不死心,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基老界的人熟吗。”希望之女难得开口道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哑然。它孵化之初就已待在魔女界,从没离开过此界,上哪里去认识基老啊。“希望之女,不要开玩笑。别看我这样,好歹是个姑娘,活了几千年的处女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希望之女怜悯似的看了一眼恸哭之兽,多悲惨的契约兽。竟没有伴侣。“它和我是何等的相似。”西之魔女忽然间不忍心嘲笑恸哭之兽了,五十步笑百步,没什么可得意的。

    “像我们这样的存在,别人永远不知我们有多孤独。”恸哭之兽再道。“希望之女,你要永远一个人生活下去吗,直到天荒地老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到了主人,变得像是一条狗。这就是你生存的目的,你活着的价值?”希望之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懂的,你不会懂我和夜魔女王的主仆关系。我等待数千年之久,初心不改。”恸哭之兽回道,“你从来都不属于临冬谷,百年前突然出现,主西之方位。与不夜城、武庚宫、啸月庄共同主宰这片世界。所为何来,目的达成后,你又会去哪里。我希望你离开后,将一切资源交给武庚宫。这样,你能赢得我的尊重,甚至是友谊。如何。”恸哭之兽继续道。它知希望之女不会永远待在临冬谷。五更琉璃亦然,她表面上不说,实际上还是很想回到她原本生活的那个世界。恸哭之兽用它那洞悉人心的小眼睛早已看穿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想取就去取,何须征得我的同意。至于你的尊重,完全不需要。再者,我无意和你交朋友。”希望之女回绝道。临冬谷对她这样的人来说实在是太小了,屈居此地百年,也难为她了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希望之女已然消失,她飞向五更琉璃。目的也很简单,拿走武庚宫宫主的命运记录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还未完全觉醒,还不是夜魔女王,现阶段她稳稳被希望之女压制,就算尽了全力,也难撼动西之魔女。两人撕比的等级不在同一层次上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不觉意外,它不慌不忙,前肢抬起,而又落下。轰隆隆,地面崩裂,一道道沟壑犁开,紧追希望之女而去。恸哭之兽才是和希望之女势均力敌,两人真要动真格的,临冬谷将会变成荒谷,所有的魔女都会死掉,武庚宫、不夜城、啸月庄也会成为历史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莫名烦躁,她是想成为夜魔女王,可不是在这个世界加冕,她要在原来的世界觉醒,然后掳走心爱的学长,解锁七十多种高难度姿势……

    “希望之女,别人怕你,我不怕。”五更琉璃转过身来,她左手五指扣着一张面具,据恸哭之兽所说,那是最初的夜魔王留下的,戴上之后,撕比能力成倍增加。五更琉璃不太确信,可总要验证吧,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武庚宫的宫主戴上了面具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维持人形的女猎人挥动她那柄奇怪的武器,砸向五更琉璃,并且击中了武庚宫宫主的面具。水晕似的魔力涌动,沿着女猎人的武器向她的双臂冲刷而去。

    仅仅一瞬,黑色的魔力便像一颗巨大的水泡,包罩住了女猎人,连同她的武器一起裹在其中。砰砰砰,女猎人挥动武器,劈砍水泡,她可不愿待在里面。魔气无孔不入,刺得她皮肤生疼,眼睛也难睁开。女猎人只得微阖眼睛,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啪。希望之女的手按在了黑色的水泡上。翻动,扭曲,变形,黑色的水泡在刹那间改变了几十种形态,里面被困的女猎人自然不好受。她的身体随着水泡一起变形,四肢拧的像是麻花,脖子也被拉长,而且盘了很多次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左手抓着水泡,倏地翻掌,手心向上,那颗黑色的水泡也翻了过来,被希望之女托着。水泡中的女猎人觑准机会,抡起武器,用尽全力砍向希望之女的手心。虽然隔着水泡,女猎人感觉她有很大的希望伤到西之魔女。

    同样是隔着水泡,希望之女五指抓扣,水泡向内塌陷,女猎人的武器再难靠近分毫。忽地,希望之女的小拇指戳破了水泡,嗤嗤嗤,嗤嗤嗤!无数道魔气从她的小拇指窜出,顷刻间充斥整个气泡,也改变了它的颜色。

    水泡由黑色变成红色了。

    而希望之女收会她的小拇指,水泡合拢,一丝裂纹也没有。

    红色的水泡内,魔气急遽旋转,它们像是绞肉机,开始工作。里面被困的女猎人自然就是肉,等待被绞。

    不管是戴上面具的五更琉璃还是希望之女,她们都不在意水泡内女猎人的死活。“你想要命运记录,自己来拿。”五更琉璃将手一扬,霞霓迸绽,一本神圣的书浮了出来,那即是命运记录。而恸哭之兽也赶了上来,“希望之女,你不遵守临冬谷的游戏规则,可知道自己的下场?”

    希望之女左手一摄一放,红色的水泡陡地砸向下方的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不悦,前肢挥扫,抡向那颗巨大的水泡。嗵的一声轰响,气芒迸飙,残红如血,水泡连同里面的女猎人一齐消失了。

    刷。五更琉璃挥剑斩来,斩向希望之女的腰。剑浪遽起,比山还高,一排排轰扫而下。

    嗡!在希望之前身前,虚空迸荡,一柄可怕的长刀倏然而现。是恐帝,猎人协会的三邪兵之一。西之魔女杀掉协会的前任会长,自然而然地接手了恐帝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单手抓来长刀“恐帝”,刀身遽晃,嗤嗤嗤,刀光叠迸,恐帝并不愿屈服于魔女,它是用来狩杀魔女用的,而非成为魔女的武器。

    可“恐帝”遇到的是希望之女,临冬谷最强势的魔女,连猎人协会的会长都可斩杀掉的存在,一柄邪兵再怎么反抗也是徒劳的。哗哗哗,鲜红色的魔气像是血水,冲刷长刀,抹灭“恐帝”的反抗意志。器灵,恐帝中有器灵存在,是它从中作祟,反噬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有器灵又如何,希望之女浑然不觉,她强行挥动长刀“恐帝”,轰,刀芒逆涌而上,撞向空中降下的一排排剑浪,如同饿虎吞羊,扫清了剑浪。

    可戴上面具的五更琉璃,撕比能力、战意都在增长,她人与剑合,跃过残余的刀气,再次斩向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下方,恸哭之兽拱起脑袋,头上的长角像是弯刀,剖向希望之女的后背。如果被击中,定能剖开魔女的背脊。“一本命运记录真的值得你出手吗,为什么是现在出手?”恸哭之兽吼道,不明白,不清楚希望之女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锵当!

    希望之女挥出去的长刀“恐帝”和五更琉璃斩来的天阙剑劈在一起,刀剑交击,发出震天之鸣,剑光炽盛,刀芒若血,平分虚空。

    而恸哭之兽拱起的长角则被两柄孔雀剑拦下了,一柄是黑色的,一柄是绿色的。

    黑孔雀剑、绿孔雀剑架在恸哭之兽长角的两侧。呼!黑风荡涌,玄鸟飞扑而下,抓向恸哭之兽的眼睛。黑孔雀剑就是玄鸟放出的,绿孔雀剑平时嵌在希望之女的额头,遇到危险时,它可自行发出。

    嗷吼!恸哭之兽仰天直啸,气浪荡炸,直接将玄鸟撞飞了。

    十个玄鸟也不够看的,分明不是恸哭之兽的对手。“命苦啊。”玄鸟自嘲道,它也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好在两柄孔雀剑跟着玄鸟,和它一起与恸哭之兽厮杀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又有一人飞来,是未央雪,不夜城的城主。未央雪加入到了撕比的战斗中去了,她帮助的自然是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百鸟朝凤印。未央雪一上来就使用百鸟朝凤印,取得不死鸟的年轮之后,未央雪的朝凤印才算完满,嗡,未央雪四周迸发出一道轰然巨响,旋即,金色的不死鸟浴火而生,在它身边,数量超过万的五颜六色的鸟啁啾长鸣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被未央雪抓走、关在鸟笼里的幼小的不死鸟也觉心惊,“天啊,那个巨大的不死鸟,好像是真的,一瞬间,我还以为母亲苏醒了过来,并且降临此间。”幼兽惶恐不安,它很惧怕母凰,因为它连母亲留下来的金色年轮都没能保住,被魔女夺走了。完全体的不死鸟,眼中虽有亲情,可是极淡,利益为重,幼兽如果对母体不利,母凰会毫不犹豫地吃掉自己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了不起的新人。”恸哭之兽赞叹道,“百鸟朝凤印,你下了很大的功夫。”它又道,“可真正的完全体不死鸟来了,它也不是我的对手,何况是它的印记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恸哭之兽一跃而起,像是一座高山拔地而起,声势浩荡,冲击力让人敬畏。

    未央雪脸色倏变,十指叠舞,哧哧哧,一道道魔气凝成的长流涌向金色的不死鸟,纳入它体内。不死鸟引颈厉鸣,凤鸣九天之上,响彻万里之遥。上万只彩鸟簇拥着不死鸟向下扑去,迎挡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

    百鸟还未近身,就已迸爆开来,一团团彩色的光浪四下纷飞,化雨洒去。可是鸟的数量太多了,蜂拥而至,缠住了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金色的不死鸟在恸哭之兽上空不远处盘旋,它每拍动一次翅膀,就会有火焰降下,烤炙恸哭之兽。吼!恸哭之兽虽然不惧,也觉恼人,它幌了几下身子,抖落掉身上的鸟尸、火焰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恸哭之兽的两条前肢向上抱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金色的不死鸟,狠狠勒紧,不死鸟拼命挣扎,火光迸射,焰浪滚滚,大气都沸腾了。可是恸哭之兽死死钳住不死鸟,向下拉来,“啊!”恸哭之兽张开巨口,直接把不死鸟塞了过去,生吃掉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未央雪还能说什么,呆掉了。

    喂喂,还有这种操作?太扯淡了吧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也知道自己吃掉的并非真正的不死鸟,而是它的印记。可它还是吃了,因为它喜欢用最直接的方式摧毁敌人。

    吃掉金色的不死鸟之后,恸哭之兽意犹未尽,它盯上了不夜城的城主。“既然做出了选择,只能一条路走下去了。”未央雪攫来水寒剑,刷刷刷!连劈数剑,剑气冻结,像是冰河扫下,轰然撞向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右前肢拍了上去,砰砰砰,砰砰砰!摧枯拉朽似的,拍碎了那些道剑气,“我本以为你成了不夜城的城主,会变得聪明些。未央雪,你让我失望了。不夜城是时候易主了。”恸哭之兽声如咆哮。炸的未央雪头皮发麻,水寒剑几乎挣手而出。

    “不夜城的事不牢你费心。希望武庚宫的宫主能守住她的行宫,小猴女,你在等什么!”未央雪忽道。

    “来了。”

    啸月庄的庄主笑道。

    小猴女踩着筋斗云状的魔气,几个纵越,已然来至未央雪身前,和她站在一起。恸哭之兽能毁了未央雪,也能毁了小猴女。在那之前,唯有先杀了它。

    “愚蠢!”

    恸哭之兽怒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们,就算不夜城、啸月庄的魔女都来了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恸哭之兽的身躯还在膨增,皮肤表层覆盖了厚厚的鳞甲,像是一块块岩石。同时,它身后长出一条尾巴,飕飕,左右摆动。

    未央雪、小猴女都觉紧张,她们也打过武庚宫的注意,也对恸哭之兽动过心思,可真要与它撕比,两人明显没准备好。

    霸麻美暗喜,“太好了,没人管我,我总能离开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能走。”有人在霸麻美耳边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你,小圆!”霸麻美喜道。“小圆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来了。”鹿日圆道。

    鹿日圆,霸麻美的好朋友,既是伪娘又是魔女。“学姐,不用担心,你我联手,恸哭之兽也奈何不得我们。”鹿日圆道。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霸麻美不住点头。她相信鹿日圆的实力。圆环真理,仁慈之魔女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