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是未央雪第一次见到西之魔女如此失望,她好不容易收集了六颗龙珠,第七颗即将入手,可是一切都没了,她的希望没了,她脸上写满了落寞与无可奈何。那种表情不应该出现在像她那样的魔女脸上,未央雪有种恍惚感,似乎眼睛看到的都是虚妄,而非真实。那么,什么又是真实呢,未央雪也无从得知。那时,她还是一个有野心而且为了实现它不择手段的小魔女,磨锋利自己的牙齿,等待刺入敌人的血管。

    友谊这种东西很奇怪,有的人经常见面,也不见得能成为朋友。有的人只是见了一面,就算没说过几句话,可他们成了朋友。希望之女不会承认的,可她和未央雪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,西之魔女,哪怕是临冬谷也太小了,她之所以被困在临冬谷,只因她心魔未除。在那之间,未央雪成了不夜城的城主,也光明正大跟着希望之女,见到了她的基老朋友,那个可怜的不幸的汉子,被挂在坟头上,脚不沾地,口不能发声,眼皮也被缝上了,只有进食时他才能动动嘴。未央雪也觉得她的朋友做法有欠妥当,可不夜城的城主不会对此发表任何看法。每个人看待问题的方式不同,没经历过别人的生活,就安静看着就好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从没要求未央雪为她做什么,如果她有任何要求,未央雪会去做的,全心全意去做。不是为了交易,不是为了从她身上谋求更大的利益,单是站在朋友的角度上,纯粹的朋友。未央雪能成为不夜城的城主,希望之女也是原因之一,因为未央雪向整个临冬谷散播她是西之魔女的朋友这个消息。有不信的人亲自上门去向希望之女求证,结局,结局是死局,没人知道西之魔女会做什么。

    献祭!

    现在希望之女又要献祭猎人了,她主西之方位,其它三个方位分别被未央雪、小猴女、五更琉璃占据。未央雪好奇想道,猎人的数量似乎不够啊,再者,当任协会的会长不在,就算献祭了他们,能召唤出龙珠吗,能引来基老之王比利吗。“还有,你那个可怜的朋友,比起满足他的愿望,杀了他对他更仁慈。”未央雪坚信不疑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是临冬谷的三大女魔头之一,是新来者,是外来者,是蹿升速度最快的人,未央雪、小猴女都没她晋升的那么快。恸哭之兽,命运记录,两样东西都落在五更琉璃手中,未央雪如何不动心呢,她也知小猴女也有相同的心思。武庚宫是个神秘的地方,相传,那是夜魔之国的入口处,能得到恸哭之兽的认可,才是夜魔女王的转世之人。

    夜魔王,那又是另外一个层次的人了。临冬谷之外的魔女,也有对武庚宫感兴趣的人,可是她们都死了,哪怕有人能够强制收了恸哭之兽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再强,也是契约兽。“五更琉璃,你真的想成为夜魔女王吗,超越希望之女的存在。”未央雪盯着空中悬浮着的命运记录。

    这次献祭并没有召唤阵,只有命运记录,应希望之女的请求,武庚宫之主“心甘情愿”的拿出了命运记录,在她没有成为真正的夜魔王之前,五更琉璃不会拒绝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要说希望之女对武庚宫不感兴趣,未央雪绝不会信的。“为什么她不杀了五更琉璃,拿走命运记录。”不夜城的城主想不通。她要是站在希望之女的位置上,一定会那样做的,而不是去顾忌那个所谓的基老朋友。“天下间的汉子都该杀。唯魔女长存。”未央雪的信念之一,还有,不是所有的魔女都应该长存,总有少数的魔女站在魔女界的最上层,下面的都是可有可无能代替的人。

    游戏的最大乐趣不是过程,而是制定规则之时。强者准备游戏规则,弱者只能执行,美其名曰循规蹈矩。遵循的什么规矩,谁的规矩呢。

    剑女还有她的同僚全被解印了,他们四下冲飞,不愿被杀。砰砰砰,砰砰砰!他们撞壁了,无形气墙挡住了猎人们的去路。未央雪、小猴女以欣赏风景的态度观赏猎人们飞来撞去,颇感有趣,不绝憎厌。

    武庚宫的人,不夜城的人,啸月庄的人,她们都不知隐情,可看着猎人们垂死挣扎总是一件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猎人与魔女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敌对的,一旦相遇,不死不休。这也不知是谁定下的规矩,居于哪个层次的上位者呢,是有意为之,还是无心之举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恸哭之兽的吼啸声由远及近,它那让人惊叹的身影也渐渐清晰。魔女们在它面前太渺小了,那号称能驮起不夜城的庞大之兽啊。未央雪瞥了一眼恸哭之兽,忖道,夜魔女王是如何收服它的呢,像它这样的契约兽,不该存在的。它的存在打破了临冬谷的常识,因为它能制定游戏规矩,和希望之女是一个层次上的上位者。

    猎人们彻底绝望了,他们可是听说过恸哭之兽的。一个个猎人坠落在地,再无斗志。剑女还没放弃,她的天阙剑就在五更琉璃手中,不,天阙剑曾经属于剑女,现在不是了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睨了一眼剑女,像是在扫量一个渺小的虫子,何等的卑贱,不足道哉。恸哭之兽一爪子挥下,就能拍死她,无需五更琉璃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命运的轨迹吗。”小猴女道,她指着从命运记录中飘出去的万千光线。

    命运,命运。

    什么又是命运。魔女的命运又是什么?小猴女想过,想的脑袋都疼了,也得不出答案,所以她放弃了。

    放弃了不代表小猴女不想知道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嗤!

    命运记录中抛出去的光线大打入一个个猎人体内,他们表情相似,都是那种听天由命的样子,一群不知反抗的人,马上就是死人了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这次没有取出六颗龙珠,只是盯着,盯着被困在那里的猎人。

    “那双眼睛看到的是怎样的风景。”未央雪好奇想道。无从得知,希望之女不善言谈,也没和未央雪说过几句话,更多的时候,她们你看我我看你,然后一天就过去了。“我和她交流的方式似乎有问题啊。”未央雪这才想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命运记录中有我的命运吗。”未央雪抬起头来,凝望那本神圣的书,神圣到不应该出现在魔女界。

    命运记录,恸哭之兽,曾经都属于夜魔女王,现在它们属于五更琉璃,武庚宫之主。

    “要杀五更琉璃几乎不可能。”未央雪心道。不知为什么,她就是对武庚宫之主怀有敌意,说不清道不明,反正不会做朋友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嗨,你说她们在做什么。”南瓜女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是很聪明的女人?”西瓜双白了一眼南瓜女。

    “我聪明啊,我聪明!”东门子自告奋勇道。“问我,你们都问我,我什么都知道,只要你们问,我什么都告诉你们。哈哈哈,我可是八卦达人,临冬谷的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我。”东门子显得很兴奋。八卦之心让人不敢恭维,南瓜女、西瓜双赶紧躲得远远的,不和她们的同伴待在一起。总觉得会被感染的,被她的八卦与无聊。

    东门子看上去很清高很冷淡,不太容易接近。西瓜双、南瓜女太了解她们共同朋友了,能离她远些就远些吧,“那个女人,她是如何取得未央雪的信任的。”南瓜女、西瓜双相视而望,都觉诡异。未央雪是真正的高冷,和东门子的逗比高冷不同。

    “我亲爱的女朋友们,你们为啥躲着我。我好生气。”刷,东门子一步纵出,来自南瓜女身前,按住她的肩膀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“朋友,接下来我说的每个字你都要记住,不可忘了。”

    南瓜女扭过头去,什么也不想说。她以目示意西瓜双,喂,朋友,你不够意思,怎么能我一个人承受东门子。

    西瓜双摊了摊手,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。一个人受罪总比两人受罪好吧,你忍忍算了。西瓜双躲开她的朋友们。“我也不知城主的打算啊。很多事,她都藏在心里,不再像以前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是人,都会变的。

    魔女亦然。

    “不,也许未央雪并没变化,变得只是我们。”西瓜双心想。“我们此生的成就在临冬谷了,出了临冬谷,我们是无根之萍,随水而动,前往未知之地。谁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。”西瓜双的野心被未央雪掐灭了,再难点燃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西瓜双望向猎人们。“他们还没死?”再次好奇。“临冬谷三大魔女再加上在她们之上的希望之女,她们想做什么,只是欣赏猎人的绝望吗?”西瓜双万万不信的。

    “命运,我的命运是什么。”西瓜双一指弹去,一道魔气迸出,蓬的一声,扫碎了射来的那道所谓的“命运轨迹”。

    任何从命运记录中跑出来的东西,西瓜双都不愿碰到。

    南瓜女、东门子亦然,她们纷纷躲避抛向她们的“命运轨迹”。自己的命运不掌握在自己手里,交给一本书,不是很可笑吗。

    忽然间,在场的魔女与猎人都没了半分声响。

    恸哭之兽歪着脑袋,也在思索,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异化,接受了“命运轨迹”的猎人像是魔兽异化,不再是人,可也不是纯正的魔兽,怎么说呢,介乎两者之间中的形态。模样怪异,举止也不正常。“拥有希望之名的魔女啊。”恸哭之兽望向西之魔女,“这就是你的目的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希望之女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恸哭之兽也不恼怒,因为希望之女有资格和它这样平等对话。要是临冬谷的任何一个魔女这样讲话,它会吃了她们,骨头都不剩。

    猎人们变得像是魔兽,而又不完全是。五更琉璃也收起命运记录。试着挥动天阙剑,一副跃跃想试的样子。新得的玩具,总要测试一下功能。

    剑女,曾经是剑女的猎人,她的头上长了两支尖角,像是小恶魔的尖角,而且她的耳朵也变得尖尖的,和精灵的耳朵相似。姑且就称呼她是剑女吧。刷,剑女右臂挥扫而出,斩断了对面的那只长着牛头的猎人。断面平整,也没流血,像是切了一块玉石。剑女的右臂变成了螳螂之臂,翠绿色的,长满了锯齿,最前面的像是镰刃。

    厮杀,半魔兽半猎人的怪物们开始厮杀,剑女不过是开了头,而且她也不是他们中最强的那个怪物。最厉害的要数那个始终维持人形的猎人,她坐在尸骸之上,两眼闭着,右手放在脸颊上,沉思。她就那样坐着,可四周的怪物小心而又谨慎地避开她,不愿靠近她。剑女亦然,也别想走进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未央雪、小猴女、五更琉璃也注意到那个奇怪的猎人。这时,恸哭之兽还在和希望之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。“我去试试天阙剑。”五更琉璃道。刷,她向下掠去,驭使魔气而行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自然是飞向坐着那个女猎人身边。

    狩杀最强猎人才有趣。成为武庚宫的宫主后,五更琉璃还没杀过猎人呢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用的是最原始的法子,她直接挥剑劈向维持人形的女猎人。剑风怒舞,啸音如雷。女猎人这才睁开眼睛,那双淡漠的眸子中射出两道紫电。当当!天阙剑向左偏了偏。五更琉璃也停了下来,望着猎人。“你有被杀的价值,知道吗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价值不由你评断。魔女。”那人道,她站了起来,右臂抬起,紫烟升腾,一柄奇怪的武器被她抓了起来,是棒还是刀?还是其它的东西,五更琉璃也说不上来,没见过就是了。要知,五更琉璃在没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,也是cos界的高人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,它有生命的。”女猎人道。她手中的那柄武器忽地动了,咔嚓咔嚓,最前头的像是剪刀似的东西不住张阖。

    “管它呢,先杀了你,我再去研究它。”五更琉璃不觉得好笑,她一剑刺出。不,应该是捣出比较合适。天阙剑是阔剑,用刺不合适。

    女猎人也回应五更琉璃了,她身子一旋,跃了起来。呼,一道紫光甩出,撞在天阙剑上。

    当!天阙剑不住长吟。女猎人则站在了剑刃上,不,是她的脚趾抓着剑刃,脚背并未接触刃口,聪明的做法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右袖鼓舞,魔气迸出,锵!天阙剑爆发出一声轰鸣,女猎人也被撞飞了,她姿态并不怎么狼狈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