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希望是好的,可给了你希望再将它打破,那即是绝望。

    狂奢之蜓的数量太多了,超过田野中麦穗的颗粒之数。蜓皇也不怎么起眼,甚至和普通的狂奢之蜓相比,她的身体更小,只是多了三对翅膀。狂奢之蜓的女王有五对翅膀,颜色并不一样。当是时,蜓皇落了下来,趴在西之魔女的肩膀上,并用它的复眼扫量猎物,其中也包括玄鸟。

    玄鸟激怒了蜓皇,它决定给它些颜色看看,让它懂得不是先来的就是最好。谁规定的先来先到,简直该杀。狂奢之蜓的女王可不这样认为。玄鸟虽是希望之女的第一个契约兽,也只是表面上的意思,不能说明什么。

    和玄鸟怀着同样的心思,狂奢之蜓的女王也想除掉对方,即可独享西之魔女的宠爱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是它们的主人,可没从中斡旋的意思,契约兽们想撕比,魔女绝不会阻拦,一死一伤或者两死,结局并不能左右魔女的意志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蜓皇的五对翅膀遽地拍颤,一团团彩色的毒粉扩散了出去,像是美人轻施胭脂。毒粉将一个小分队的猎人裹住了,他们真元流失,战斗力下降,再被蜓皇拍散出去的毒粉吞没,再无幸存之理。

    猎人协会中,排名个位数的猎人都是怪物,死在他们手上的魔女不计其数。可他们今天面对的是最强魔女,希望之女。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。他们的会长也戴上了糊涂假面,且解印了三邪兵中的第一邪,有恐帝之称的长刀。

    协会创建至今,共封印了三柄邪器,一者,恐帝,是一柄长刀。其二,陀螺王,是一组陀螺。其三,白兽,是一头可怕的契约兽,本体不详。

    恐帝之所以排在第一位,不是说它的威力最大,而是它最容易解除封印。白兽是最可怕的,会长一个人做不到,难以将它放出去,除非杀掉五百位猎人,用他们的鲜血浇灌封印之壳……

    前任会长并不是嗜杀之人,没有杀掉自己属下的打算。再者,他在猎人协会之中也不是一手遮天,还有副会长与荣誉会长制约他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恐帝爆发出一声长吟,刀芒闪烁,那些黑压压的狂奢之蜓虫群也不能遮挡下刀芒。“杀!”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吼道。腾嗤,他将身一旋,倏然间向希望之女飞去。“你也不是第一次见识恐帝的可怕之处。来吧,魔女,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死。”

    正如前任会长说的,西之魔女确实不是第一次见到恐帝,对它太熟悉了。魔女新收了须弥塔,可她并不打算使用它。“银孔雀。”希望之女忽道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,希望之女自狂奢之蜓女王的腹中取出一柄剑,是孔雀剑中的银剑。

    孔雀剑不是一柄剑,而是三柄,一剑曰银孔雀,一剑曰绿孔雀,还有一剑是黑孔雀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将银孔雀剑放在蜓皇的身体中,用来温养它,黑孔雀剑则放在玄鸟腹内。至于绿孔雀剑,嵌在魔女的额头,像是剑形刻痕,并不影响美感,反而有种惊心动魄的美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希望之女挥开银孔雀剑,与猎人协会前任会长的长刀“恐帝”劈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熟人,也都想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糊涂仙是魔女界的叛徒,她的面皮被人揭了,流落到猎人协会之中。何等的讽刺啊。”希望之女伸手去抓会长脸上戴着的假面。

    魔女界的叛徒应由魔女们解决,而非猎人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……

    会长和西之魔女对了几十掌。掌劲迸爆,能量狂涛涌荡,扫卷千丈方圆。任何靠近他们的猎人都被轰退了,包括那些排名两位数的猎人。

    刷!刷!

    会长、西之魔女迅速分开,然后再次靠近,当当当,当当当!恐帝与银孔雀剑交兵了上百次。会长仍在试探希望之女。他们所在的异空间是魔女的神通开辟出来的,其中的诡异之处,会长也不愿轻涉。

    呼。狂奢之蜓女王飞了起来,它体内的银孔雀剑被魔女取出来后,它也觉身体一轻,行动更加敏捷。女王并不是追杀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,而是飞向他的手下,排名个位数的猎人。被它盯上的是绰号“垃圾兄弟”的两个猎人,他们几乎不分开,不管是吃饭还是消声女人。

    垃圾兄弟的哥哥瞎了左眼,弟弟瞎了右眼。狂奢之蜓的女王也不管那么多,都吃了就好,什么哥哥弟弟,都是新鲜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哥哥,它想杀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弟弟,你的腿抖得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的手正在我的裤袋里,我能不抖吗!”

    “别逗,我们又不是亲兄弟,是结拜兄弟啊。帮助弟弟活动一下他的小伙伴,不是哥哥该做的事情吗!”

    “你讲得好有道理,我拒绝。”

    垃圾兄弟无视狂奢之蜓女王,轻松避开,还不忘去抓对方的大姬姬。蜓皇也看呆了,“天啊,我是不是宅的时间太久了,跟不上基老们的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不许说我们是基老。我郑重警告你,我喜欢的女人,可也不排斥有魅力的汉子。比如说我的这个结拜弟弟,我垂涎他的消声色好久了,没得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我就知道有鬼。难怪你总和我一起行动。原来是想和我Gao基,我拿你当欧巴,你却想发棵我。简直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垃圾兄弟互相调侃,其实,他们对彼此都有些想法的,朦朦胧胧,没拆穿而已。捅破了就不能做兄弟了。

    呼。一道黑影飞来,快的让人惊叹。旋即,剑气如丝像线,一匝匝绕在垃圾兄弟中的哥哥身上。将他包扎的像是黑色的木乃伊。

    “玄鸟!”狂奢之蜓的女王高声道。“谁让你多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!你被剑气缠住了,真好,我也想被这样捆着。”垃圾兄弟中的弟弟笑道。

    玄鸟体内寄宿着黑孔雀剑,那些道剑气一丝丝窜出它的周身气孔。明显的,玄鸟也找到了抑制自身真元流失的法子,即是通过黑孔雀剑。

    “垃圾桶!”

    被剑气缠住的哥哥笑道,他一点也不担心,哪怕危险降诸几身。替换,哥哥和一个垃圾桶替换了。现在被剑气缠裹的是绿色的垃圾桶,而非他本人。

    “垃圾箱。”垃圾兄弟中的弟弟也道,他一指点向玄鸟,乌光迸绽,一个垃圾箱口朝下,扣向玄鸟,要将它收了。

    垃圾兄弟的法宝也很特别,都是盛放垃圾用的。哥哥最厉害的法宝却不是垃圾桶,而是一块抹布。弟弟最强的法宝也不是垃圾箱,是扫帚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玄鸟头顶迸出一道道剑气,斩向垃圾桶,将它轰成碎片。“你真敢用垃圾桶收我,当我是垃圾吗。”玄鸟怒道。

    这时,垃圾弟弟左手扫帚,右手也是扫帚。“不错,吃我的神通,扫地出门!”

    只见垃圾弟弟身体急旋,左右手中的扫帚也随之挥动,嗡的一声,一道门出现了,而且打开了。门是向着玄鸟打开的,弟弟的扫帚在地上疾扫,咔咔咔,地面塌陷,泥尘荡舞,两只泥手抓住了玄鸟,提着它扔向那道门。

    垃圾弟弟的“扫地出门”神通杀,时至今日,杀了几百个魔女,用它杀一只鸟,还是头一遭。可垃圾弟弟不会后悔。

    可让垃圾弟弟奇怪的是,玄鸟主动拍动翅膀,向门飞去。“它脑子秀逗了?”

    玄鸟接近门的刹那,双翅极尽延展,像是乌云翻滚,向左右迸爆开来。忽又听轰隆一声,黑芒荡爆,门也随之碎成千万片。玄鸟以力破神通,用最直接的法子摧毁了垃圾弟弟的“扫地出门”神通。

    垃圾弟弟怔了怔,身体不再旋转,他的左右两只手仍然抓着扫帚,只觉得不可思议与难以接受。扫地出门是它的最强神通,施展时必须两把扫帚配合才能唤出异世界之门,将敌人放逐。可门被毁了,还怎么玩。

    玄鸟抖了抖翅膀,脖子拧动,小眼放光,“轮到你了。”它前腹裂开,一柄黑色的剑飞了出去,锵,剑鸣穿金裂石,贯彻十天九地。

    黑孔雀剑,玄鸟解印另外一柄孔雀剑。

    不止希望之女能解印三柄孔雀剑,狂奢之蜓女王、玄鸟也能做到。

    黑孔雀剑骤然刺来,垃圾弟弟的两把扫帚自行护主,挡在他身前。咔嚓,咔嚓。黑孔雀剑斩断两把扫帚,去势不减,向垃圾弟弟的颈部削去。噗嗤,一道血水高高迸起,在那之前,垃圾弟弟的脑袋早已飞旋了出去。

    玄鸟这才飞来,尖喙啄了下去,把垃弟弟的身体筑了一个血窟窿,也连带着凿穿了他的生命之海。“什么啊,并没有基油油田,你还不是基老。”玄鸟道。

    黑孔雀剑就悬在玄鸟上方,呼呼旋转,荡开一圈圈剑气,像是黑色的涟漪,延展出去。

    玄鸟杀了垃圾弟弟,狂奢之蜓女王也将垃圾哥哥剁成了上万片,它五对翅膀像是薄刃,别说是人,就是山也能切碎。

    “做得不错,我该这样称赞你吗。”狂奢之蜓女王道,在它四周,一只只狂奢之蜓同样不怀好意,紧盯着玄鸟。

    “你被主人放养在希望的田野之中,还不知主人的心意吗,这里是你的坟场,你被舍弃了。狂奢之王。我是自由身,随时都能在大千世界飞来飞去。”玄鸟回敬道。它的话刺痛了狂奢之蜓女王,让它再度怀疑希望之女的用意。

    呼!黑孔雀剑倏地飞向希望之女,被她隔空摘去了。

    孔雀剑,三柄孔雀剑都现身了。银孔雀,黑孔雀,绿孔雀。“孔雀开屏。”希望之女漠然道。刷刷刷,三柄孔雀剑飞旋开来,无数光剑排列有秩,银、黑、绿,三种颜色的光剑交替排开,在虚空中绽放出巨大的孔雀屏。开屏的瞬间,猎人协会中排名个位数的猎人都被削去了脑袋,他们的血液向孔雀屏流去,迸溅在上面,千万点,像是红梅初绽。

    “她不耐烦了。”未央雪道。她一挥水寒剑,借助剑气向上跳去,避开劈向她的数百道光剑。未央雪本可斩断那些光剑的,只是这样做,她就站在了希望之女的对立面,成了敌人。

    孔雀开屏,可不止在一处开屏,空中,有几十处地方都有孔雀屏绽放,同样的,附近猎人的脑袋都被摘掉了,血水从他们的断颈中迸飙而出,溅洒向孔雀屏。

    未央雪数了数,虚空中绽放的孔雀屏有四十一之数。不,还有一个孔雀屏,只是并没绽开。

    前任猎人协会的会长,他双臂舒展,脑袋向左歪,背部拱起,做出很怪的姿势。恐帝,猎人协会三邪兵中的恐帝也不受会长的控制,坠落在地。“优雅绽放的黑暗之花啊。”希望之女轻声道,她一展袖,六颗龙珠升起,只差最后一颗了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炸裂开来,他的血水碎肢内脏组成最后的孔雀屏。

    四十二孔雀屏窜了起来,三柄孔雀剑升至最高,剑指东、南、北。刷,希望之女飞至西方,归位了。

    祭杀,希望之女祭杀了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还有他忠心耿耿的手下,只为召唤第七颗龙珠,“出来吧,最后的龙珠。”

    集齐七颗龙珠,有基老第二神之称比利王就会降临!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魔法阵自麦田中升起,无数魔法符号亮了起来。未央雪悚然而立,“这……”她可没那么大的手笔。“希望之女,西之魔女,你能达成所愿吗。”

    六颗龙珠急遽旋动,似乎也在召唤最后的同伴。

    在魔法阵的正中心,一颗龙珠渐渐成形,即将由异空间穿梭而来。希望之女悬着的心并未放下,唯有比利王降临,她才会真正的安心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飕!飕!飕!

    六颗龙珠飞向第七龙珠,绕着它旋舞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一只手撕裂异空间,咔嚓,攥爆了还未成型的第七龙珠。这还不算完,那只手又向其它的龙族抓去。希望之女怒极,手指一扬,刷刷刷,三柄孔雀剑劈了下去,斩碎了那只手。

    像是山石崩塌,巨大的魔法阵轰然碎裂了,而“希望的田野”也随之消失。未央雪、希望之女、玄鸟又出现在冰河世界之中。狂奢之蜓留在了希望田野之内,西之魔女不打算放出她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