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央雪凭借一坛马消声猴酒打乱了排名第九猎人的计划,嗜酒如命,她不忍心美酒洒地,使了一摄法,将从坛子中泼出去的酒水取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疑有它,绰号“酒妹”的猎人直接饮酒。一坛子马消声猴酒也没浪费掉,灌到了猎人腹中。未央雪也没在酒中做手脚,因为她也是爱酒之人。可未央雪的酒品和排名第九的猎人不同,她喜欢收藏贮酒用的瓶瓶罐罐、坛子,尤其是那些造型精美的瓶罐。被她打破的那个坛子,长相着实让她难以恭维,所以她才一剑击碎了酒坛。

    “酒妹”不是第一次饮到马消声猴酒,只是这次饮用的和以往不同。酒以陈年为佳,“这坛酒的年份挺久的吧。”排名第九的猎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久,三十年而已。”未央雪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从何处寻来的。”排名第九的猎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豢养了一批会酿酒的猴娘,都是她们的功劳,和我无关。”未央雪如实道。

    “会酿酒的猴娘!”

    “酒妹”的眼睛亮了,“难道是,难道是马消声猴娘,相传,只有这种猴子能酿造出绝世美酒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未央雪道,“我与朋友合伙,修建了一地下行宫。地宫戒备森严,只有一扇门通往地面。看守之人也是我的心腹,她们绝不会放走任何一只猴娘。顺便一说,猴王有五只,三雌两雄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卖给我几只猴娘吗,当然,我不要猴王,普通的猴娘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酒妹”明显动心了,忘了当下的处境。她与未央雪还是敌人呢,猎人与魔女做不成朋友的,杀与被杀。

    “你闹够了吗。”排名第七的猎人冲了过来,她终于突破了“百鸟朝凤印”,刷,飞至酒妹身前。“会长不是吩咐过我们吗,彻底毁掉希望之女还有她的随从,奇怪,她只有一个随从?”

    未央雪被当成是西之魔女的侍从,她本人听了也不觉有它,以未央雪现在的实力,确实不足以和希望之女平分秋色。再过几年或者几十年就不好说了,至少未央雪是这样想的,她有把握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,达成所愿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玄鸟再次飞来,和它一道而来的还有半人羊,半人羊身体一幌,化为一阵黑烟,浓烟之中有一道白光升起。

    王冠,黑烟在那道白光的牵引之下,变成一顶王冠,纯黑之冠。而那道白光没入黑色的王冠之中,而后在王冠前端开了一眼,白金色的竖眼。刷,竖眼迸绽出一黑一白两道光束,劈向排名第九、第七的两个猎人。

    “不能承受其重,就不要想着戴上王冠。”酒妹哼道,劈向她的是一道黑光,刚刚饮了美酒,酒妹的心情不错,玄鸟突然出现,分明是打扰到她了。只见酒妹左掌向上翻起,五指合拢,嗤嗤嗤,掌心窜出一道道酒气,像是缭绕的雾气。

    “酒中有仙。”排名第九的猎人忽道。

    她掌心窜出的上百道酒气渐渐凝实,像是凌空而立的水帘,酒妹站在水帘之后。叭的一声,劈来的那道黑光击中水帘,登时迸破,转眼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酒妹也不是真心想躲在水帘之后,她右手拎着一张符箓,朝前按去,符箓按到水帘之中。当是时,水光迸涌,酒香漾溢。水帘不住扭曲,倏化一人,即是酒中之仙。此仙非彼仙,只因酒妹动用了珍贵的酒仙符箓,才能唤出“酒仙”。

    “额,不对劲!”酒妹诧异道。她也是第一次使用酒仙符箓,在这之前,她也曾听师父说起过这枚符箓的神奇之处,注入真元之后,只能使用三次,三次之后再不能使用。在酒妹之前,她的师父用过两次,据她说,唤来的酒仙是面容清隽的鲜肉。可酒妹制造出来的酒仙实在是太出格了,此仙生有四张面孔,分别望向四方。不,他还有第五张脸,在他的头皮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酒淑华的什么人。”酒仙脑勺后的那张脸忽地望向排名第九的猎人,而他前面的那张脸注视着未央雪,头皮上浮起的那张脸则和玄鸟对视。

    酒淑华,酒妹的师父。师父和徒弟一样,都是实打实的酒鬼。她们一派的传承也挺特别的,不是酒鬼休想入门。听酒仙直呼师父的名讳,酒妹恼道:“你这怪物,也敢对我师父不敬。哼,酒仙符箓只能用三次,这已经是第三次了,过了今日,你就不复存在。”

    酒仙的五张面孔同时笑了,声音苍凉而又亢厉。“小酒鬼,你知道什么。难道酒淑华什么都没告诉你吗。”

    “告诉我什么?”排名第九的猎人奇怪道,她是酒淑华从小养大的。师父正如母亲般的存在,酒妹不允许任何人说酒淑华的不是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告诉你吧。”先开口的不是酒仙,而是未央雪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酒仙的五张嘴同时开口道,明显的吃惊了。“一只魔女而已,你又对我了解几分?”

    “我只知道自己该知道的。”未央雪答曰。“酒仙符箓,怕是催命符吧,只能使用三次,前两次倒是没什么。可第三次就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是如何知道的!”酒仙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问题。”排名第九的猎人更吃惊,她从未央雪与酒仙的语气中听出一丝不寻常的意味。催命二字像是一座大山,压在了酒妹的灵台之上,她的神识高度紧张。“不会的,师父视我为亲生女儿,不会这样待我的。”酒妹安慰自己道。

    却听未央雪道:“第三次使用酒仙符箓后,持有者只有半个时辰的活命时间了。时间一到,她将会命丧当场,以几身的血肉、真元为药胚,重新蕴育出新的符箓。酒妹,你是药引子啊。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酒妹神识迸散,灵台也出现了裂痕。药引子三字太重了,她会是谁的药引子呢,答案呼之即出,是酒淑华。是她将使用了两次的酒仙符箓交给了徒弟,也未告诉徒儿弊端与要命之处。酒淑华不过是拿徒弟的身体当做药胚,淬炼出新的酒仙符箓。

    真相总是让人难以接受。酒妹大笑,“魔女,你何必欺我。还有你,什么鬼东西,还酒仙呢,哪里有仙人的风范。”

    酒仙笑道:“你看我有几张脸?”

    一,二,三,四,五。

    五张脸即代表他转生了五次,不,马上就第六次了。让酒仙苦恼的是第六张脸会从哪里钻出来,最好是长在肚子上,那样比较酷。

    未央雪仗剑,忽地杀向酒仙,“酒淑华,值得关注的名字。可惜,我要让她失望了,你还是成为我的所有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酒淑华也没什么俩样。”酒仙冷笑。他头皮上的那张脸向上窜起,简直就是橡胶带,同时,酒仙后面的、左边的右边的三张脸也拼命拉扯,四张脸共同迎挡未央雪。

    常人见了酒仙这副德行,大概会退缩。可未央雪不然,她第一剑使的是“云横千里”,剑气迸滚,横扫而出。砰砰砰砰!扫退了酒仙的四张脸,无数道细若针芒的剑气刺中那四张面皮,登时,它们血水涌迸。刷,未央雪第二剑由斩改为劈,“四方之剑”未央雪道。哧哧哧,剑气森寒,聚成四四方方的囚牢,共有五面,前后左右上,最下面的是空着的,为了罩向酒仙,将他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至于未央雪的契约兽,那只戴了黑色王冠的玄鸟,它对排名第九的猎人失了兴趣,排名第七的猎人同样难以打动它。“选择新的猎物吧。”刷,玄鸟将翅扬开,电掠而出,它尖喙向下啄去,向一个长相朴实的猎人凿去。

    当!一篷火光荡起,撞击声传出很远。玄鸟痛的直流眼泪,尖喙也裂了,它自认为鸟嘴够结实,想用尖喙凿穿一个不长眼猎人的脑瓢,可谁知道碰到异类了,对方的脑袋明显的更坚实。玄鸟猛啄之下,也不能伤害对方,甚至一点油皮都没划破。

    “玄鸟并不多见。孽畜,还不下来,成为贫僧的坐骑。”脑瓢上没头发的猎人怒喝道,如同怒目金刚作吼。玄鸟的鸟嘴快歪了,也有了裂纹,听光头猎人一吼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它头上的纯黑王冠涌出数股黑烟,缠住玄鸟的尖喙,不光是将它掰正了,同样抹去了裂纹。王冠上的白金色竖眼渗出血丝,先阖后张,刷!刷!刷!一道道黑白交替的光刀、光剑、光弧劈了出去,全都斩向光头猎人。

    这只看似木讷的光头猎人,其实不是猎人协会的成员,他是冰河世界的土著居民。混在猎人协会之中,也来分一杯羹。其时,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和希望之女厮杀在一起,排名个位数的猎人也有三人和会长一同作战,尚且不能压制西之魔女。光头猎人趁乱而来,吃定了协会中的猎人不会寻他晦气,所以才那么大胆。他本身也是有些手段的,因为相中了未央雪的契约兽,才放出一道契机,引来玄鸟。只是玄鸟没有察觉到而已,在那么多猎人中,玄鸟偏偏选中了他,哪有这么容易的事,都是套路。“玄鸟不易收服,贫僧只好动用那件事物了。”光头猎人一拍脑瓢,啪,他的灵台底座下飞起一物来,化光而出,穿透他的颅顶。嗡的一声巨响,光华荡爆,涤扫退玄鸟斩来的光刀、光弧、光剑。

    “没有些真本事,贫僧怎敢擒下你。”光头猎人笑道。他僧袍鼓舞,人已升空。适才,从他灵台底座下飞迸出去华光再次聚拢,像是流淌的沙子,聚沙成塔。“须弥塔!”光头猎人喝道。那尊高不过两尺多的光塔落入光头猎人手中。

    须弥塔,释门之物。光头猎人也是偶然得之,并把它祭炼了,成为了自己的本命法器。须弥塔可高可低,能大可小,光头猎人只需运转法力与佛元,即可催动须弥塔。

    嗤!嗤!嗤!嗤!

    须弥塔迸爆出无数道光华,像是藤蔓似的,扫向玄鸟,誓要将它拿下,收入塔中。只要玄鸟被关到塔里,光头猎人有的是时间,不怕降伏不了它。

    玄鸟头上戴着的黑色王冠飞离而去,黑烟滚滚,爆涌开来,与须弥塔发出的光华对撞。蓬蓬蓬!蓬蓬蓬!光浪飙爆,能量风暴席卷四方。黑色王冠中间的那只竖眼近乎裂开,血水迸溅。玄鸟也暗自吃惊,须弥塔,消声驴从哪里找来的须弥塔。“我要是被光头抓住,丢到塔中,绝无逃生的可能。未央雪也救不了我。”玄鸟相当忌惮光头和尚还有他的塔。

    当!一声轰然巨响震彻方圆千里,音浪叠爆,炸声连绵。原来是光头猎人祭出了须弥塔,而且这塔高三百多米,和一物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光头猎人头皮生疼,血水迸飙。“什么东西撞到我的塔了!”他骇然道。“不,那个东西本来是要撞我的。”

    刷,光头猎人拧身一旋,绕到须弥塔前面。他定眼一看,塔身上嵌着一颗拳头大的球,球上还有三颗星星。“这是什么?”光头猎人也识别不出那球是何来历。

    球是希望之女抛出去的,而起还是随手抛出的。同样厉害的球,西之魔女还有六颗,据说集齐七颗球就会发生好事。希望之女也没心思去验证传说,她拿它们当场是坚实的圆球,能用来敲碎敌人的颅腔。

    光头猎人还未反应过来,飕!飕!飕!飕!飕!又是五颗球迸射而来,连珠射出,目标还是须弥塔。明显的,希望之女相中了光头猎人的宝塔,想要取走它。

    “混账!”光头猎人恼了。“贫僧的东西,你也敢取。”他本是冰河世界的土著,对此间最是熟悉,也有很多朋友,只是他的朋友胆小畏事,不敢出面和猎人协会、西之魔女撕比而已。

    五颗球无一例外,全都嵌进须弥塔之中。光头猎人一掌拍去,按向须弥塔,想要凭掌劲震出六颗球。砰的一声,须弥塔不住摇幌,可是六颗球无一飞出,这可打了光头猎人的脸。

    与猎人协会前任会长撕比的西之魔女一扬手,六颗球托着须弥塔向她飞了过来。光头猎人双臂倏地变长,一圈圈勒住塔身,和西之魔女对峙。他可不愿自己的宝塔被希望之女收了,成为她的法器。

    尽管光头猎人努力了,他和须弥塔一起飞向希望之女,拦不住它!

    “怎会如此。”光头猎人难以置信道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