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运记录一经祭起,那些被禁锢在空中的猎人忽然间能动了,不但能讲话,手脚也可活动。剑女双手攥紧脖子上缠着的齐眉棍,低哼一声,想要扯断它,可她失望了。十指用力,剑女还是做不到,不能扯断像项圈似的齐眉棍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猎人门的四肢受制于人,而且生命之海也被魔女们以禁制手法封印了,此时,他们完全自由了,生命之海再次流动。“我不信。”剑女急道,她知再不努力些,真的离不开此地。她同样也知,希望之女来了,再多的挣扎也是徒劳无功。所有的猎人一起撕比希望之女,也不是她的敌手。

    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与希望之女交手数次,开始时,他们势均力敌,可随后,希望之女愈发强势,前任会长每遇到一次她,都觉压力成倍增长。最后一次,会长联手协会中排名在前十位的猎人一道而来,另上百个小分队,装备齐全,从牙齿武装到脚。他们誓要斩杀希望之女,彻底解决猎人协会最大的敌人。

    双方在冰河世界相遇,希望之女并非独自而来,和她一起来的还有一人,未央雪!那时,未央雪还不是不夜城的城主。

    应该说未央雪有目的而来,她一路跟着希望之女,不管对方的速度有多快,未央雪总能跟上。其间,希望之女也对未央雪渐渐感兴趣了,也就放任她跟着,并没施以雷霆手段,抹杀掉年轻的魔女未央雪。西之魔女与未央雪的友谊也自那时结下了,尽管双方都不承认。

    表面上,希望之女强大到不需要任何朋友,可未央雪古怪精灵,又有些本事,还是缠上了西之魔女。两人一路无话,各行其是。未央雪也不主动开口,希望之女更不会搭理小魔女。最终,她们来到约定的地点。冰河世界。

    冰河世界,介于魔女界、人世界的岔口处,有两界的部分特征,也有自己的独特地形、环境。此间,冰雪千年不化,能在这里生活的都是强大的魔兽、大能、人之妖、猎人、魔女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与猎人协会前代会长之间的撕比大战,旷世瞩目,赶来观战的人若非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,绝不敢踏入冰河世界,此界里的土著也非善良之辈,他们同样会击退甚至杀掉闯入者。可西之魔女、猎人协会的会长太强大了,冰河世界的土著躲在暗中,或观察,或深思,或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未央雪跟着希望之女来的,彼时,她名声未起,哪怕是猎人协会中也没她的资料,并没记录在案。既然和西之魔女同来的,未央雪也被协会当成了猎物,非杀不可。

    虽然年轻,同时气盛,未央雪所做之事,看似愚昧,实则富贵险中求。未央雪对自己够狠,日后她才能执掌不夜城,作那一城之主,与五更琉璃、小猴女三分临冬谷,此是后话,无需再述。

    猎人协会的前任会长唤作“白牙西卡卡”,使用一柄会发出雷电的短刀,实力深不可测,协会中,排名个位数的猎人都听他的号令,独尊他一人。能做到这种地步,可见白牙西卡卡的手段与能为。谁不想做会长呢,可他手下的人却不敢反抗他,甚至是反叛的念头都没有。

    嗤嗤嗤,白牙西卡卡手中的短刀迸爆出一道道雷电,将他罩在其中,“希望魔王,今日之后,魔女界再无此人。”

    希望魔女也未答话,手指结印,结的是白羊印,扬首睥睨,弯角如镰,一头纯白的山羊冲了出去。白羊之后是黑羊,而且不是一只,是一群啊!

    猎人协会的人炸开了窝,开始嚷嚷:“草,一开始就这样玩,太没品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有够卑鄙的,不愧是西之魔女。”

    “出征,出征!”

    猎人协会的小分队放下头盔,执起长枪,蹬,蹬,蹬!向前迎去,刺向冲来的白山羊,它是群羊之首,那些数量多到吓人的黑山羊以它为尊。猎人们只道刺死白山羊,即可打乱黑山羊羊群的步伐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白山羊四蹄飞奔,荡起百丈高的冰雪,风疾雪更疾,扑在人脸上,像是刀剐一般。最前排的猎人手脚被冻住了,保持冲刺的动作,一杆杆长枪停在空中。这时白山羊大叫一声:“羊羊羊。”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

    一枝枝冰雪凝成的长箭迸射而出,只是箭头像是羊头,而非传统意义上的箭头。虽然箭头怪了些,可不影响它们的威力。

    被冻在原地的前排猎人,每个人身上至少中了三箭,中箭之后,他们也没觉得有何异处,身上的寒气也少了许多。“怪也,为何我们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应该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头白山羊和希望魔女的玄鸟都是极讨厌的家伙,它有那么好心。”

    中箭的猎人们愈发不安。参加撕比大战之前,他们都有研究过西之魔女,包括她的契约兽,玄鸟。

    不安在那些猎人中传了开来。忽地,一个猎人倒地不起,并且发出“咩咩”的叫声,他的脑袋也开始起了变化,不再是人头,而是羊的脑袋,接着是他的身体,他的四肢,都向山羊靠拢,几个眨眼的时间,一只猎人盔甲崩裂,变成了一头羊!

    有了一只就有第二只,第三只,第四只……总共有多达五十人变成了白色的山羊,它们待在猎人小分队的最前方,场面一度很诡异。

    后面的猎人并没退后,飕飕飕!飕飕飕!破魔箭,数不清的破魔箭向前飚射,变成山羊的猎人惊惧莫名,张口不能讲人话,吐出的只是“咩咩”,叫声中充满了颤音。

    变成山羊之后,即代表他们失去了作为猎人的资格,不再是同伴,后面的猎人自不会放过它们,将其射杀,葬送它们的生机,反正活着也是异类,不能为人,失去做人的资格就没理由活下去。

    一枝枝破魔箭射杀了变成山羊的猎人之后,又是一轮,第二轮,第三轮……七轮箭矢迸射而出,密集如雨。它们射向的是黑山羊羊群。

    有半数的黑山羊中箭后,化为一阵黑烟,滚向高空,并没消散,换了一种形态。白山羊安然无恙,它总能避开破魔箭,闲庭踱步,向猎人小分队跑去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一支支长着山羊头的冰箭随着白山羊一起冲向人群,中箭之人依然变成羊,等待他们的只会是灭亡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猎人小分队中飞起一人,她身高超过三丈,方圆丈二,头戴一顶烂银盔,身体覆盖着一层龙鳞,是龙咕哒,协会中排名十三的上位猎人。

    “咕哒,咕哒。”

    龙咕哒吼道,没人能听懂她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砰!龙咕哒一拳砸在白山羊的头上,将它扫飞了。白山羊在飞出的过程中,羊角也断了。龙咕哒不依不饶,腾嗤,疾奔而出。像是一座小山丘向前猛地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飕!飕!飕!飕!一排排的冰剑射向龙咕哒。它们也击中了后者,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,龙咕哒并没变成山羊。她张口吐出一道龙息,涵盖住了断角的白羊,将其腐蚀掉了。“咕哒,咕哒,咕哒!”龙咕哒仰天咆哮。一道道绿色的龙息射向黑山羊之群,把它们撞成了碎片。碎片很快变成黑烟,聚在一起,像是翻涌的铅云。

    而之前被龙咕哒的龙息腐蚀掉的白山羊也化作一缕白烟升起,和黑色的云烟绞绕。

    半人羊!

    烟气凝成一只半人羊,白色的人头,黑色的羊身体。而且挎着一张长弓。在半人羊背上站着一只鸟,玄鸟,希望魔女的契约兽。

    玄鸟抬起头来,睨了一眼龙咕哒。“啊!”龙咕哒向后退去,龙息也倒灌而回,没能吐出去。龙咕哒的脸顺便变绿了。

    蓦地,玄鸟飘了起来,它没扇动翅膀,冉冉而起。半人羊也将手中的长弓瞄准了龙咕哒,只是并没有箭。

    不,有箭的。嗡,玄鸟四周爆发出一声轰鸣,它变成了一枝光箭,落在弓弦上。半人羊这才松开手,只听崩的一声,光箭飞迸而出,直向龙咕哒射去。

    退,退,退!龙咕哒一退再退,可不敢接下那枝射来的光箭。光箭的速度太快了,龙咕哒转身的时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咕哒子,我来了!”

    和龙咕哒交好的猎人斜里飞来,她挥动长刀,陡地劈向光箭。这人以速度见长,竟能跟上光箭的速度,而且劈了一刀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断了,长刀断了。而使刀猎人的十指也碎了,变成了光沫,接着是她的手腕,手臂,肩膀,脑袋。除了腿外,猎人的身体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只是一瞥,龙咕哒吓得什么都不敢想了。

    噗!光箭穿过龙咕哒的鳞片,肌肉,骨头,生命之海,从她的后背窜出,带起一蓬绿色的鲜血。光箭也随之改变了形态,化为玄鸟。

    玄鸟双翅扬起,身体迅速变大,现了本相。翅膀展开超过三十丈,通体漆黑,像是泼过墨。呼,玄鸟俯冲而下,尽情收割猎人的生命。它每抓一次,都会攥爆两只猎人的心脏。

    砰。一人被撞飞了,向玄鸟飞来。是未央雪,未央雪和猎人协会中排名第七、第九的人撕比,不及他们联手,落了下风。玄鸟对未央雪哪有什么好感,怪眼一转,左翅拍了出去,恶风顿起,涌向未央雪。玄鸟要把未央雪再次推向猎人,借助他们的手杀了她。

    未央雪也知玄鸟的心思,她从头上取下簪子,幌了幌,倏化一柄蕉扇。十指紧绕扇柄,未央雪对着玄鸟连扇数次,不但将那阵恶风给吹了回去,还赠送给玄鸟一道火龙卷,一道冰龙卷,还有一道剑龙卷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丫头。也敢算计我。”玄鸟恼道,同时也有些欣赏未央雪。“难怪主人不舍得杀她,是个狠角色。”玄鸟忽然理解西之魔女了。

    刷!刷!排名第七、第九的猎人再次掠来,与未央雪厮杀。未央雪脚踩着蕉扇,稳如山石。她左手捏印,百鸟朝凤印。扑扑扑,上千只禽鸟飞了出去,不见凤凰。皆因未央雪的印诀不全,还有不足之处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几千只禽鸟也够两位排名靠前的猎人忙活的了。“年轮,我需要不死鸟的年轮!”未央雪心道。她补足百鸟朝凤印的最大难关即是年轮。不死鸟生来就有生命之树,树中有年轮,也可剥离出去。只消一道年轮,未央雪就能将百鸟朝凤印衍化至美至极,趋于完整。

    未央雪苦苦寻找不死鸟而不得,再者,关于不死鸟流传着种种诡谲的说法,即是不能斩杀它们,否则会遭受生生世世的诅咒,死了也不能避开。

    锵。未央雪抓来一剑,剑光若冬水潋滟,倏地涤扫向排名第九的猎人,这是一位长相萌萌哒的小姐姐。她明明能靠脸吃饭,却选择成为猎人。“哎呀,好伤心,你居然选择了我,难道我好欺负?”排名第九的猎人难过道,当然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排名第七的猎人还在应付百鸟朝凤印,无暇分心。

    未央雪笑道:“酒妹。你可愿意揭榜。”

    被年轻的魔女称之为“酒妹”的猎人诧异道,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未央雪道:“何止是知道,我比你更了解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猎人协会中,排名第九的小姐姐,无酒不欢,从小如此。可是没几个人敢当面称呼她是“酒妹”,犯了她的忌讳。

    未央雪明知如此,故意为之,不是为了激怒猎人,而是为了杀她!

    刷。未央雪手腕一抖,水寒剑迸出一团剑芒,寒气森森,剑芒中有一坛子酒,黄泥封坛,且有一张封条,上面写着:马消声猴酒。

    排名第九的猎人眼睛忽地亮了,“马消声猴酒,你怎会有!”

    未央雪道:“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排名第九的猎人明知对方放出那坛马消声猴酒,就是为了引她上当,可她还是上当了。酒妹岂可无酒。

    将剑抬起,未央雪倏地刺出一剑,锵!剑吟遽起,剑尖直点向酒坛子。排名第九的猎人速度够快,可还是比不上未央雪刺出的那剑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酒坛子炸开,一坛马消声猴酒也随之迸爆开来,酒香四溢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魔女!”

    排名第九的猎人心痛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魔女。”

    未央雪道,不以为意。能利用的就该利用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