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庚宫的宫主一出现,即夺了剑女的天阙剑。

    剑女信奉古老的誓言,剑在人在。还有,她是骄傲的狩杀魔女之人,自尊心也不允许她舍剑而逃。“今日多半要折命在此了。”剑女心道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瞥向剑女,武庚宫的宫主比她更骄傲,心理更扭曲,也更中二。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,之身而来,倍感孤独与无奈。在她生活的那个世界,五更琉璃有妹妹,有朋友,也有暗恋的学长。可来到这个世界后,一切都不同了。她什么都要靠自己,有一点五更琉璃很满意,貌似在魔女界,中二逗比姑娘欢乐多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降临之初,有恸哭之兽匍匐在她脚下,并献上命运记录之书。恸哭之兽高呼:“夜魔女王啊,荣耀与您同在,此身为您所驱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你就是堕落此间的魔兽吗,可否愿意成为我的契约兽。”五更琉璃问道。

    “愿意。”恸哭之兽喜道。它就是为了等待夜魔女王才苦守武庚宫,最终,命运之人还是来了。“请您收下命运记录。”恸哭之兽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心意,我收到了。”五更琉璃取过恸哭之兽捧着的命运记录,那天,她穿的是白色哥特装,华贵而又雍容大气,恸哭之兽更加确信五更琉璃就是夜魔女王的真身。“你可以叫我白猫大人,明日,我换了黑色的哥特装,你当称呼我为黑猫大人。”五更琉璃翻阅命运记录,并以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允许我尊称您为夜魔女王。”恸哭之兽回道,过去,现在,将来,它的主人只有一个,即是夜魔女王,夜魔国之王,武庚宫的宫主。

    武庚宫是开启夜魔国传说的钥匙,是初始,是命运齿轮的旋动。

    一开始,五更琉璃得到了恸哭之兽的认可,然而武庚宫的魔女们并不认同新来的主人,叫嚣的最厉害的要数魔女“卢兰画”,卢兰画执掌武庚宫半个世纪,积威已久。她也想得到恸哭之兽的认主,可让她失望的是,恸哭之兽对卢兰画置之不理,放任她在武庚宫“胡闹”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来了,一切都要改变。第一个需要清理的就是鸠占鹊巢的卢兰画,恸哭之兽也不动手,更不催促它的主人夜魔女王。五更琉璃需要自己证明,她配得上做武庚宫的宫主。

    刚得到命运记录,又是新来者,且对魔女界不甚了解。五更琉璃选择隐忍,她在极其短暂的时间内修得命运之书中的魔术、神通、武学。

    月圆之夜,武庚宫之巅,五更琉璃一个回合即摘掉了卢兰画的大好头颅,并将其仍在地上,震慑一宫之女。那些与卢兰画交好的魔女更是魂飞九霄,魄散天外,不敢为卢兰画出头,怕得罪了五更琉璃。再者,武庚宫的守护兽伏在五更琉璃脚下,更让魔女们忌惮不已。

    “拜我者生,站起来死。”五更琉璃捧着命运记录,对地上站着的魔女们冷冷道。

    吼!

    恸哭之兽咆哮若雷,武庚宫大放异彩,魔气滔天,一代魔宫之主即将登位。

    扑!扑!扑!扑!一个个魔女跪倒在地,将脑袋抵着大地,不敢仰望五更琉璃,只知她实力深不可测,若是愿意,在场的魔女无一可逃,皆是命运记录下的白骨残魂。

    也有几个反应不过来的魔女,落后于人,依旧站着。五更琉璃也不管她们是否出自本意,“去死吧。”武庚宫的新任宫主无情道。她翻开命运记录,以手指作笔,以魔气为墨,在书中写下几个死字。

    死字一经落笔,命运记录绽放万道紫气,一个个斗大的“死”字旋了出去,携带着让人不可反抗的威压,镇向站着的魔女们。

    这些魔女惊骇无比,想跪下都做不到。蓬,蓬,蓬。一个个魔女的脑袋炸了开来,像是脆弱的瓷器。经不起“死”字的撞击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首次使用命运记录,斩杀五魔女。恸哭之兽更是冷酷,它腹部鼓舞,呼,吐出一道龙卷风,卷地而起,将那些失去脑袋的魔女带向高空,随后一阵绞旋,下了一场血雨,洒向在场的魔女,无一例外。

    武庚宫的魔女们动也不敢动,将头埋的更低了,恨不能钻到地里,不愿也不敢和五更琉璃、恸哭之兽对视。

    由此,五更琉璃入驻武庚宫,冠以宫主之名,群魔共舞,听她号令,莫敢不从。在她的统帅下,武庚宫声明再起,甚至以后来者之势,稳压不夜城、啸月庄。

    不夜城的城主,啸月庄的庄主,也默认了五更琉璃的宫主之名,不主动寻她麻烦,在她加冕时,还派出手下,奉上重礼,与她结好。当然,是平等交好,而非朝贡。五更琉璃也知未央雪、小猴女的可怕,收了她们的礼物。

    如今,五更琉璃、未央雪先后而至,来到人类的城池。未央雪抓走了不死鸟,将它关在笼子里。五更琉璃夺了剑女的天阙剑,与未央雪遥遥而望。是对峙,也是观望。

    武庚宫、不夜城的人排开阵仗,簇拥着己方的女王。

    同时,魔女们也在好奇,啸月庄的庄主“小猴女”是否会现身,临冬谷的三大魔女,有两位现身了,第三人还会隐而不见?

    剑女想动而不能动,一根齐眉棍抵在她的后心。

    是小猴女,啸月庄的庄主也来了。小猴女右手执齐眉棍,点向剑女的后背,将她钉在原地,不敢动弹。

    未央雪、五更琉璃、小猴女,临冬谷最强势的三大魔女齐至。

    啸月庄的庄主来了,她忠心耿耿的手下自然也来了。小猴女本名不详,因为仰慕周星星同学创作的小话西游中的美猴王,故而以猴为名,号曰小猴女。

    剑女更奇怪了,总觉得有大事要发生。被东门子、西瓜双、南瓜女擒下的霸麻美同样郁郁寡欢,她不过只去参加魔女的聚会,途径人类的城池,想找合适的姑娘,剥剜她的面皮,做那舞会的假面。“运气真差。”霸麻美心忖,她在魔女界有一定的说话权,可和临冬谷的三大魔女一比,霸麻美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临冬谷有不夜城、武庚宫、啸月庄三大城各据一方,三位城主互不相争,也因忌惮对方。在五更琉璃尚未崛起之前,未央雪、小猴女都想拿下武庚宫,她们派出心腹,想方设法打入武庚宫,并向卢兰画示好。许之重利,答应她愿扶持她做宫主。卢兰画也知未央雪、小猴女没安好心思,乐得与她们周旋,谋求更大的利益,双方谁也不得罪,也不归附任意一方。卢兰画的计策是好的,未央雪、小猴女都是眼里进不得沙子的大魔女,如果不是恸哭之兽守护着武庚宫,她们早就打上门去,杀了卢兰画。五更琉璃的出现,打破了平寂的双方,她强势崛起,以女王之姿收服了恸哭之兽,成了武庚宫的宫主,与未央雪、小猴女三分临冬谷。

    小猴女手腕一转,那根齐眉棍不再陡直,变得像是面条一般,一圈圈缠着剑女的脖子。“你是猎人吧。”小猴女在剑女身后冷冷道,“你虽没杀过啸月庄的魔女,可终究是我等魔女的共同敌人,今天不能饶你。可笑,猎人的剑被魔女取走了,犹如猎狗失了爪牙,你如何与我们斗。”小猴女言语中尽是不屑。

    剑女在猎人中也有名气,可还没有名到值得小猴女关注。除非是猎人协会的会长亲身而至,小猴女才会动真格的。

    “要杀就杀,哪来那么多废话。”剑女道。她心思一转,猜到未央雪、五更琉璃、小猴女留着她还有用,在那之前,绝不会要她的命。所以她才有底气在小猴女面前互怼。

    小猴女的齐眉棍变成了面条,缠绞住剑女的脖子。别无它意,想占据主动权而已。未央雪擒了不死鸟,五更琉璃摘走天阙剑,小猴女不做些什么,总觉得对不起自己。拿下剑女后,小猴女心里稍微平衡了些。在她身后,啸月庄的魔女们清一色的打扮,她们使用的武器多以棍、棒为主,也有几个擅用暗器的,空着手,天知道袖子里、头发中、衣服里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未央雪将笼子交给东门子,她右手一挥,簪子中迸出一道剑光,在未央雪前面跳了跳,倏生一剑,剑曰水寒。

    不夜城的城主将簪子收了,并抓来水寒剑,“宫主、庄主,既然都到了,我们就开始吧,献祭。”

    五更琉璃举着天阙剑,点头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小猴女也道:“多年心愿,今日得偿。两位,请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小猴女一掌按在剑女的后背上。砰!剑女向前飞去,口中飙出九十多斤的鲜血,“啊!”剑女怒火攻心。她还未反应过来,就见五更琉璃、未央雪摧开魔法,一个个猎人向高空抛去,其中与剑女认识的,也有不认识的。数量多到吓人。见状,剑女忘了锥心之痛,目瞪口呆,甚至连呼吸都忘了。怎回事,这是怎回事!不止是剑女,被放出来的猎人同样惊诧,平时,都是他们狩杀魔女,今个,魔女们将他们抓了过来,并且聚在一起。

    武庚宫、啸月庄、不夜城的魔女们也觉吃惊,她们中罕有人知道临冬谷最有权势的三大魔女在计划什么。哪怕是未央雪、小猴女、五更琉璃派出去抓猎人的魔女,同样不知三大魔女的心思。可她们奉命行事,不敢有怠。

    不夜城秘密行动的魔女抓了七百五十八位猎人,武庚宫的魔女捕获了一千一十三位猎人,啸月庄的人比较怠惰,只抓了三百二十六个猎人,不,算上剑女,也有三百二十七人。

    说来讽刺,还是剑女清空了一城的人,她也没伤害他们,将其迁到别处,并无生命之虞。“榜单,我揭的榜单究竟是怎么回事。”剑女望向霸麻美。

    一切的源头,都因霸麻美而起,无头的魔女,换头的魔女,是谁,是谁在算计我!剑女苦思冥想,得不出任何结论。更让她惊恐的是,即将面对的事她仍然不知。未知、等待最是可怕,剑女感觉自己快要疯掉了。她想吼,可脖子上缠着的齐眉棍不是摆设。

    东门子、西瓜双、南瓜女三人也放开了霸麻美,既不让她离开,也未说和她是一伙的。霸麻美既惊又恐,拿不定临冬谷的三大魔女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

    未央雪、五更琉璃、小猴女齐齐飞向东、南、北三方,至于西方,她们空了下来,最后的魔女未至,静心等待就是。

    四方魔女,来了三人,还有最后一人未来。

    被抓住的猎人们,被禁锢在空中,除了眼睛能动外,再不能做其它的动作,剑女亦然,她也任何优待。猎人和三大魔女都在静候,静候命运的降临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股魔气轰然荡起,万丈方圆顿成无主之地,第四位魔女来了。

    未央雪、五更琉璃、小猴女齐刷刷瞥向西方,目光闪烁,有期待也有不屑更有轻蔑。自西面而来的魔女,踩着玄鸟,戴着面纱,虽只有一人,却胜过千万人。武庚宫、不夜城、啸月庄的人都屏息以待,翘首以望。她们当然知道第四魔女是谁……

    一个让临冬谷所有魔女都忌惮的人,连她的名字都不敢提起的魔女。

    “希望之女,你来了。”未央雪淡淡道。也就不夜城的城主敢直呼第四魔女之名。

    冠以“希望”之名,实则毁灭一切的魔女,希望之女。

    希望之女的面庞藏在面纱之下,没人知道她长什么样,恐怕也无人想知道。

    小猴女、五更琉璃默不作声,她们也感到压力了,希望之女带来的魔氛太恐怖了,让人呼吸如窒,强如啸月庄的庄主、武庚宫的宫主,也不敢掉以轻心,生怕被希望之女杀了。

    猎人们听到“希望之女”四个字,全都绝望了,没有人例外。

    从没有猎人能在希望之女的手下逃走,哪怕是前任猎人协会的会长也不能,被希望之女轰杀的连渣都不剩。现任会长,更是忌惮希望之女,甚至不许人提起她,因为前任会长是他的亲生父亲。

    霸麻美忍着不逃,站着都很困难。和霸麻美有同样心思的包括南瓜女、东门子、西瓜双等人,她们也是大魔女,可和希望之女比起来,不,不能相比,云泥之别,岂非几句话就能道出的。

    “我来了。”希望之女道,她的声音也听不出年龄来。算是回应未央雪的招呼。

    “都到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未央雪又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这次是武庚宫的宫主点头道。五更琉璃取出命运记录,将其祭起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