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女只管揭榜,从不过问发榜之人,只有能狩杀魔女,其它的都是小事。

    杀掉魔女能获取的报酬不菲,可那不是剑女关注的。她只是享受猎杀过程,“麻烦啊,这次遇到了不夜城的城主,她还带来了东门子、西瓜双、南瓜女。我要在她们眼皮底下杀了霸麻美,几乎不可能。而且未央雪的手下锁定了霸麻美,我要不要离开?”

    想到离开,剑女忽觉沮丧。揭榜而不能完成任何,除了报酬拿不到外,猎人的名誉也会受损。不但同行会指责剑女,魔女们也会疯狂报复她。

    走还不是不走,剑女犹豫不定。因为这不仅关乎她的职业生涯,更和她的生命相关。剑女如果继续执行狩杀任务,也拿不下霸麻美,也许会丢掉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就在剑女为难之际,刷!刷!刷!几道人影倏然降下,庞大的魔气四下滚开,这次来的人也是魔女,而且明显的,她们不是不夜城的人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剑女讶道。“怎回事,魔女一个接一个的出现。是霸麻美有问题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这座城有问题!

    在魔女界,霸麻美虽然讨厌,想要她命的人不少,可她的朋友同样多。东门子、西瓜双、南瓜女并未放松警惕,她们瞥向来人,“是你们!”南瓜女不悦道,“来此作甚。你们和霸麻美的关系并不好。为了保她吗,当真要与不夜城为敌?”

    未央雪对来人置之不理,她只想收了不死鸟,而且还是当着不死鸟的契主的面。霸麻美虽是不死鸟的主人,可她面对强势的未央雪,不敢有所动作。如果让她选择,霸麻美会毫不犹豫地交出契约兽,解除契约关系也可以。然而未央雪并没要求霸麻美做任何事,她喜欢用强,亲手解决麻烦。待她擒下不死鸟,自会抹除它与霸麻美的契约关系。

    在剑女以旁观者的身份看来,不死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。休说是幼兽,就是完全体的不死鸟都不一定能逃出未央雪的手心。不夜城在魔女界屹立多年,敢打城中魔女主意的人不多。至少剑女不敢。她揭榜看似随意,实则经过挑选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批到来的魔女,她们是武庚宫的人。”剑女暗道。

    武庚宫,魔女界的另外一方巨头,宫主是五更琉璃,五更琉璃来历不详,魔女界中的人没人知道她的底细,横空出现,突然崛起。此女喜欢穿着哥特服,最喜欢的有两套服装,一套是黑色的,一套是白色的。她穿黑色的套装时,属下们呼之为黑猫大人,穿白色的套装时,手下则恭称之曰白猫大人。五更琉璃除了貌美之外,据传喜欢在镜子面面做出种种不可告人的动作。她的爱将们都道照镜子的五更大人可爱程度爆表,而且消声耻的程度也很难形容。

    其实,未央雪随意地扫了一眼武庚宫的人,已知五更琉璃并未现身,剩下的小猫之类的魔女,不值得她出手。“那个黑猫女来了才有意思,可惜她人不在。”未央雪十指叠舞,呼呼呼,银色的魔气迸出,涌向不死之鸟。

    “坏女人。你再欺负我,我,我……”不死鸟激动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样,我欺负的就是你!”未央雪道,不觉丢人。“我喜欢仗势欺负你这样的弱小之鸟。”

    “魂淡,我一点也不小,将来会超过母亲大人的。”不死鸟怒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将你母亲召唤过来,如何。”未央雪抛出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“唔,唔唔!”不死鸟犯难了,它也想啊,可它母亲被蛋壳圈了起来,还未孵化呢。“母亲修炼的神通很怪,她会生出一枚蛋,在那之后,她吃掉蛋中的一切,自己钻了进去,并且利用地肺孵化。”不死鸟心道,它不敢打扰母亲,生怕它被吵醒后,提前破蛋而出,功亏一篑,那它要面对的可是母亲的怒火了。不死鸟可是见识过生母凰发火时的样子,想想都觉得可怕。“不行!绝不能联系母亲。也许她醒来后会吃掉我!”

    “人类,奉劝你一句,快点将我放了。母亲大人要是知道你这样对我,她会杀了你的。你在魔女界似乎有些地位,为何不珍惜现在的生活,偏偏与不死鸟一族作对。这很不明智,你也是聪明人,应当知道我在说什么。”不死鸟故作淡定道。它讲的话连自己都不信,未央雪要是信了,那就怪了。

    果然,未央雪冷笑,袖子一抽,一股寒气扑出。躲在金色气泡中的不死鸟不停颤抖,周身散发的火焰也即将熄灭。“不好,这个女人太聪明了,撕破我的伎俩。她挺厉害的,勉强可做我的对手。”不死鸟心道,它也只能这样想了。

    叭的一声,守护不死鸟的金色气泡破了。寒气涌入,浇熄了不死鸟的护体金焰。非但如此,不死鸟的爪子、腿、收拢的翅膀也结了一层薄冰,诡异的是冰的颜色是黑色的。冻得打哆嗦,不死鸟仍道:“坏女人,你犯了一个大错!”它话还没说完,翅膀抖开,一缕缕金焰涌起,倏作一条条金鱼,红眼金尾,飕!飕!飕!射向未央雪。

    “自作聪明。”未央雪不悦,她取下簪子,向前抛去。簪子在虚空中一划,一条冰河显化而出,那些个游向未央雪的金鱼不知怎么了,失了方向,扑通扑通扑通,闷着头扎入冰河之中。一旦跳了进去,绝不可能离开。冰河再次冻住,化为一线,没入簪子之内。

    未央雪把手一招,摄来簪子。这才对不死鸟说,“你还有什么本事,都使出来吧。我知道你傲慢惯了,不抹掉你的脾气,你怎会心甘情愿成为我的笼中之鸟。”

    话声落,未央雪一弹簪子,叮,声音脆生生的,像是琼枝崩碎发出的声响。笼子,簪子里飞出一只笼子,素描金边,笼子顶镶着一颗火红色的珠子,焰火腾腾,自珠子里窜出,升起数尺高,然后又像是喷泉洒落一般,落在笼子四周。未央雪拿簪子拨开门,又道:“是你自己飞进来,还是让我抓你扔进去。你还能选择。”

    不死鸟气坏了。“你怎敢把我关在鸟笼中,我是不死鸟。自由自在的鸟,谁也不能关我!”

    未央雪不理会,道:“美丽的东西总是容易坏掉,我将你关起来也是为了你好,在笼子里,你才能永葆美丽,谁也不能伤害到你。快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不死鸟也不敢再抖翅,它知道放出去再多的金鱼都会被未央雪收走。“可恨的霸麻美,总是吹嘘自己如何了得。如今自顾不暇,哪能护全我。早知这样,我就不响应她的召唤。”不死鸟悔之晚矣,再怎么责怪无头学姐也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叮。不死鸟的爪子抛出去一个金环,那环儿见风就长,径逾十丈,抡扫向未央雪以及她拎着的鸟笼。“这是母亲留给我的年轮,取自她的生命之树。”不死鸟得意道。

    不死之鸟一族生来就有命树,又曰生命之树,长在它们的生命之海中。随着年龄增长,年轮也会增加。完全体的母凰担心幼兽,留给它们年轮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“是年轮!”未央雪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彩,“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她本想依靠不死鸟的幼兽引出完全体的母凰,再杀掉她,砍树取年轮。可未央雪想不到的是幼兽身上就有它母亲放置的年轮。

    呼,未央雪身子一拧,迎着金色的年轮飞了过去。她抬起笼子,挥向年轮。砰,鸟笼瞬间炸为碎屑,只留下笼子顶的那颗珠子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珠子与簪子是一对的。未央雪两指拈着簪子,划向金色的年轮。当的一声,竟把年轮撞飞了。而红色的珠子跟了上去,降下一道道火光,困住年轮。

    扑!扑!扑!

    金色的年轮在火光中腾跃,像是鱼跃龙门,不管如何努力,还是不能跳出,难以化龙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未央雪随后而至,她也不担心手被灼伤,径向年轮抓去。红色的火焰触及未央雪的手,倏地灭掉。啪!未央雪抓住了年轮。嗤嗤嗤!她的手指向上迸起一道道血箭,“还想逃。”不夜城的城主冷淡道。她运转真元,聚于左手,通过五指传给金色的年轮,将它冻住了。

    缩小,金色的年轮忽地变小了,比尾戒还小。可仍附在未央雪的手指头上,挣逃不得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颤鸣!年轮扩大了,直径超过千米,结果还是一样的,依旧被未央雪抓着,没有一点胜算。另外一边,不死鸟看傻眼了,“不可能的,母亲大人的年轮都治不了那个坏女人!”

    未央雪左手五指缠在年轮上,她右手拈着簪子,敲了下去,砰!金芒荡舞,向天涌去,炫目之极。不管是武庚宫的魔女还是不夜城的三大魔女,都睁不开眼睛,不敢直视年轮。剑女也好不到哪里去,闭了眼睛,还觉眼皮疼痛难忍,像是被针扎了似的。

    未央雪一击奏效,散了年轮上依附着的母凰的神识还有禁制。这下子,它彻底成了无主之物,不夜城的城主想炼化它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也没任何犹疑,未央雪强制炼化金色的年轮,金光散去,年轮变成了耳环,挂在了未央雪的左耳下,和她很般配,并无不适之处。收了年轮后,未央雪再次拿来那颗珠子,以珠子为中心,描金边的鸟笼现了出来,笼门仍然开着。踏,踏,踏。未央雪向不死鸟走去,她没走出一步,不死鸟的心向下沉了一分,等不夜城的城主靠近之时,不死鸟再没脾气。未央雪能炼化了母凰的年轮,对付一只幼兽还不是小事尔。

    也没等未央雪吩咐,不死鸟这次主动了,有些不情愿,还是飞到了笼子里。

    未央雪手指纤长,按在笼子顶,咝咝咝,酷寒的真元降下,纳入不死鸟体内,生生磨灭了它与霸麻美的契约印记。至此,不死鸟也成了无主之物。可奇怪的是,不夜城的城主并没打算和它缔结契约,就像她自己说的,只是将不死鸟关在笼子里而已,观赏用。

    霸麻美也不会说什么,更不敢说什么。她瞅到武庚宫的人来了,心里升起一点希望,不夜城的魔女要是和武庚宫的人撕比起来,她还有点希望,能逃离此地。可武庚宫的魔女什么也不做,任由未央雪收了金色的年轮与不死鸟。绝望,霸麻美绝望了,因为未央雪拎着鸟笼,向无头魔女走来。

    剑女也不敢离开了,她被人锁定了气机。而且不止一道,有三人锁定了剑女,一者,不夜城的城主未央雪,另外一人,西瓜双。还有一人并没现身,如果剑女没猜错的话,那人即是武庚宫的宫主,五更琉璃!

    “……我明明是猎人,狩杀魔女。怎么感觉今天自己成了猎物,魔女们的猎物。”剑女心中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。“要被反杀?”剑**沉想道。

    事情不容乐观,剑女可没把握在五更琉璃、未央雪的封锁下逃离此地。一个西瓜双就够剑女应付的了,何况两个在她之上的大魔头。

    双手缠着天阙剑的剑柄,这多少能给剑女带来一些安全感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骤然间,一物怒驰而来,击中天阙剑。

    “啊!”剑女失声道。一股沛然异力沿着天阙剑的剑柄传向剑女,她不得不撒手。“我竟不能握住自己的剑。”念头既起,天阙剑已经飞了出去,挣离剑女的手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一女自南方驰来,她接住了天阙剑。“好重的剑。”来人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大人!”

    “宫主!”

    “您来了!”

    武庚宫的人齐声道。

    夺了天阙剑的人即是武庚宫的宫主,五更琉璃。“我正缺少一把剑,不知你可否忍痛割爱。”五更琉璃淡漠道。

    剑女无言。忍痛?割爱?这是商量的语气吗,分明是下命令。

    五更琉璃单手举起天阙剑,并无任何违和之处。天阙剑就像是为她打造的,反观剑女,她才像是夺剑之人,而非正主。“奇怪!”剑女忖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已经承认我了。”五更琉璃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承认。”剑女道。

    “有区别吗。”五更琉璃问道。

    “区别大了!”剑女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吗,她是武庚宫的宫主。”

    武庚宫的魔女们哗然道,她们均认为剑女太嚣张,当杀。不,应该说必须杀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