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麻美还有她的契约兽遇到的人正是猎人,猎魔女之人。“遇到我,是你此生最大的不幸。”猎魔女之人冷笑道。她有名字的,而且在猎魔女之人中的名气很大,排名很靠前。虽是猎人,可她也也拿赏金的,有人出钱,放出狩杀榜单,她揭榜而已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向后推开,躲过剑罡。可它双翅上附着的晶粉已经炸开,被那些剑罡刮开,像是以刀刮骨,个中疼痛,也只有它自己能够体会。名字中虽有“不死”两字,不死之鬼还是能被人杀掉的。一方面,它惊讶于敌人的狠绝,另一方面,它也有自己的打算。不死之鬼并不忠诚,它并没效忠霸麻美一辈子的打算。与魔女缔结契约,也是为了能吃到鲜美的魔女的腐肉。

    是的,不死之鬼喜欢吃腐肉,而非鲜肉。所以霸麻美每次献祭都会费一番苦力,还要将她杀掉的魔女们的身体剁碎,加速其腐蚀程度。全是为了迎合她的契约兽,不死之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霸麻美,你不是想找一张人脸吗,用来制作你的面具。真是抱歉,我将你拦下了,你兴冲冲地去赴会。”猎魔女之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次魔女的舞台举办的时间。”霸麻美道。“我知道了,一定是魔女中传出的消息吧。不,也许榜单就是她们签下来的,再四处张贴,你们这些讨厌的猎人就会像苍蝇一样飞过来。死在我手中的猎人也不少,你不是最特别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可我是能够活下来的。无头的魔女啊,你想知道我的名字,可我偏不告诉你。”小个子猎魔女笑道。她今天很爱笑,和往常不同。因为接到了大单子,魔女界的的换头魔女,无头魔女,魔女学姐,使用双枪的魔女,讲的都是一个人,霸麻美。“能杀了你,是我至今最大的单子。也许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给自己放个假,好好休息一番,再出来接单。霸麻美,死吧。”

    小个子女人挥起那柄巨剑,锵!劈向刚换过头的魔女,剑罡像是迸爆的砂砾,倏地涌来,自四面八方飙涌而来,全向一个方向扑去,霸麻美。

    魔女的晚礼服猎猎而舞,她的眼睛与唇都是暗金色的,倏地,霸麻美双臂扬舞,一柄柄枪出现了,她无需亲自动手,只是念识散出,缠住那一柄柄枪,砰!砰!砰!砰!密集的火光迸出,无数的子弹倾扫而出,与猎人挥扫来的剑罡撞在一处。登时,剑风咆哮,炸声如雷。

    霸麻美能控制的强的数量也是有限的,因为她的魔力并非源源不断。一阵阵的子弹雨扫了过去,消耗的都是无头学姐的魔力。

    反观小个子猎人,她挥舞着巨剑,行动灵敏,不见挫败之相。几次下来,猎人的剑罡愈发狂霸,刷刷刷,刷刷!她连续挥动十几次巨剑,剑罡折叠在一起,聚成剑之沙尘暴,卷地而起,呼啸着冲向霸麻美。这次的声势与威力远超前几次,无头学姐也神情一滞,左眼开始燃烧,以几身的魔力为燃料,“不死之鸟啊,从火焰中重生,于鲜血中重塑羽翼。”霸麻美轻声念道。

    哧哧哧,她的左眼迸窜出一道道金色的火焰,形如龙蛇,照亮千丈方圆。“不死之鸟,霸麻美竟然还和不死之鸟缔结了契约!”不死之鬼惊道。

    不死之鸟,有人唤它们为凤凰,有涅槃重生之说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和不死之鸟不是一个等级的。后者还未现出真身,不死之鬼已经匍匐在地,将脑袋埋到泥土之中,不敢仰望不死鸟。威压,浩荡如海的威压迸涌而下,压得不死之鬼灵魂都要炸开了,它的生命之海像是一潭死水,“吾族的王者啊,像您向上我最尊敬的致意。”不死之鬼虔诚道。

    浴火而生,凤鸣冲霄,金色的不死之鸟终于现身了。它是那么的优雅而又高傲,收拢双翅,睥睨之间,金焰骤生,向前涌去,撞向剑罡凝化的沙尘暴。

    轰隆隆!炸声惊起,像是万丈高的海浪撞向蓬莱之岛,撼动四方。剑罡所化的沙尘暴登时消散,无所遁形,被金色的光焰吞噬了。残余的金焰变作一尾尾金鱼,飕!飕!飕!飕!劈波斩浪,游向小个子猎人,与其说是金鱼,它们更像是火箭。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,你的第二契约兽竟然是不死之鸟,让人惊叹。”小个人猎人道,“不死鸟远比不死鬼高贵多了。就算是我,也不敢杀它……”

    相传,有些契约兽不能杀害的,否则会被诅咒一辈子,也许还会传给自己的后人,生生世世不得挣出,除非那一脉的人彻底断绝了。小个子猎人出道至今,见识过的契约兽林林总总,还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不死之鸟,虽然只是一只幼兽。在猎人前方的那只不死鸟,显然不是完全体,它的羽翼未成,体积也很小。哪怕是幼兽,小个子猎人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面对急窜而来的一尾尾金鱼,小个子猎人一甩袖,飞出一物来,亮晶晶的,像是蜘蛛网,“今天做一回渔人。”猎人道。她默诵咒诀,那张网迅速张开,罩了下去,将上千尾金鱼一网打尽。说也奇怪,网口很大,金鱼应能游出去才是,可没有一个逃掉的。

    收了金鱼之后,小个子猎人一扬手,蓬,一团真元撒出,像是星光,璀璨之极。真元透入网内,钻进金鱼的鳞片之下。崩!崩!崩!崩!一尾尾金鱼炸裂开来,再次化为金焰,在网中腾窜,可不管如何挣扎,还是飞不出去,再大的网孔对它们来说比针还细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察觉到不死鸟没理睬它的意思,也觉惭愧,把脑袋从土里抬了起来,偷偷瞄向空中的不死鸟,它被一颗金色的气泡包围着,不需要张开翅膀,即可飞行。“什么嘛,原来是一只小东西,哈哈哈哈。”不死之鬼心中窃喜。“难怪我只是把脑袋按到泥土中,要是完全体的不死鸟来了,我连尾巴尖都会埋在土里啊,说不定还会吃几斤土。”不免得意,不死鬼暗喜。

    霸麻美竟也察觉到了不死之鬼的想法,因为后者没能藏好自己的心情,被契主探知到了。“难道你不觉得丢人?”霸麻美奇怪问道。

    “丢人,有啥可丢人的,我打不过不死鸟,天生被它们压制,别说是幼兽在此,就是一颗蛋在这里,我也会跪倒在前面,祈求它的原谅,也许我呼吸了它需要的空气呢。”不死之鬼很没气节,直接道。

    霸麻美听了,一时无语。忽地生出一股冲动,何不杀了不死之鬼,有不死鸟就够了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也感受到了魔女的杀气,当即道:“主人啊,不可杀我,我还是有用处的,我给你分析一下,不死鸟,多么高贵,多么美丽,您似乎也不能支使它做太多的事情。哪像我,随叫随到。你叫我做什么,从不讨价还价,而且高规格高质量地完成你的命令。像我这样廉价的劳动力真的不好找了,你每次只需给我几个魔女的尸体作为祭品就行。我猜,你唤出不死之鸟的祭品可不止几个魔女的生命吧。”

    打开话匣,不死之鬼和霸麻美摊牌,也不怕被她杀掉。再丑陋再卑贱的契约兽,也有它存在的价值。不,因为有人需要做脏活,它们才会存在。

    霸麻美果然打消了杀掉不死之鬼的念头,她也不隐瞒,传递给了自己的契约兽。

    就像不死之鬼说的,不死鸟是被召唤来了,可它除了象征似的放出几千尾金鱼,再不做其它的事,躲在金色的气泡中,信步闲庭,对霸麻美也爱理不理。仿佛它才是主人,而霸麻美是仆人。

    太好了,我的小命保住了。不死之鬼忖道。“那个小东西再嚣张些才好,霸麻美会越来越讨厌它的,而我在心中的比重也会增加的。我说呢,霸麻美与不死鸟缔结契约,也不大肆张扬,原来她是碰到了小魔头啊,根本使唤不了它,那要它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其实,霸麻美暗中也在和不死鸟沟通,许给它无穷好处,说了很多好听的话。可骄傲的幼兽充耳不闻,一点点消耗无头魔女的耐心与信心。即便如此,霸麻美仍传音道:“大小姐,拜托,您好歹来了,总该做些什么才是。你也看到地下那只脏兮兮的贱种了,它是不死鬼,和你一比,不,根本不能作比较。它得意洋洋,好像做了很多事似的,难道你比不上它,不不不,您肯定比它做的更好。只要您使出千分之一的实力,就可杀了那个小矮子,吃了她也没问题。喂喂,你也看到了,她用那张网收了你的金鱼。”

    气泡中的幼兽这才望向小个子猎人,眼里尽是不屑。它勉为其难,心道,霸麻美,你也不是啥好女人,妈妈说了,人类都是坏蛋,不值得信任。我看挺老实的,也不像妈妈说的坏人,再者,那个小矮子太讨厌了,怎么敢收走我的金焰。啪的一声,包裹不死鸟的金色气泡炸开了。不死鸟长啸一声,引动无边落雷降下,劈向小个子猎人。

    猎魔女之人虽然收了上千尾金鱼,可它们并不安分,时而为鱼,时而为火焰,在网中腾窜。猎人虽以自身的真元压制金鱼,仍不能收了它们。她正在着急,咔嚓,咔嚓,咔嚓,一道道雷电劈下,猎人方寸已乱,只得强收了那张网。

    呼!那张网倒飞而归,可还没落到猎魔女之人的手中,一道凤凰形状的闪电降下,抓了网,扑扑扑,振翅而去,飞向那只小小的不死鸟。“回来吧,我的火焰,我的光明。”不死鸟呼唤道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困住千余尾金鱼的网迸爆开来,凤凰形状的闪电也被炸碎了,可是那一尾尾金鱼自由了,它们欢呼着飞向不死鸟,嗤嗤嗤,一缕缕真元从它们的鳞片下溢出,那是属于小个子猎人的真元。金鱼一经靠近不死鸟,猎人的真元再难隐藏,都被震退了。

    呼!呼!不死鸟的凤翅扬开,金光迸飙,一尾尾金鱼钻到了它的翅膀之中,没入其中,一隐不见。再次重归于它。收了金鱼之后,不死鸟轻蔑地望向小个子猎人,“人类,给你一点时间,马上自我了断,对你好,对我也好,可不想脏了我的爪子。”不死鸟傲慢无比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小个子猎人也很无语,开什么玩笑啊。难怪人们都说不死鸟讨厌,你长了一张那样的鸟嘴,说话又难听,谁会喜欢你们一族,简直见鬼了,消声了哈士奇。

    “纳尼,你为啥还愣着,快点杀掉自己啊。我真不想动手的。”不死鸟再道,不满意,它现在很不满意。明明给了那个小矮子改过自新的机会,让她自裁,可她就是不听话,难道听不懂人话,不,是鸟话!

    “不死鸟是吧,杀了你我也会遭到诅咒,我偏不信邪,今天试试看再说。”小个子猎人像是下定了决心,忽地冲了过来,她御风而行,目光如电,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百剑残。”

    双手执剑,小个子猎人忽地劈向不死鸟,东风鼓舞,啸动山河。随即,一柄柄残剑倏然而现。

    百残剑式,小个子猎人修炼的剑术神通之一,配合她手中的那柄巨剑“天阙”,威力加成,她并不再惧怕不死鸟,劈了它也感觉不打紧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锵!一百柄残剑破空而去,劈向不死鸟。

    不死鸟感觉自己都快气炸了,“挖草,她脑子有毛病,怎么敢杀我,我可是不死鸟哎,妈妈说,我走路时眼睛要朝上看,要多骄傲就多骄傲,区区一个小矮子,区区一个小矮子,也敢挑衅我!我要杀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,就该这么做,杀了她!不,不要毁了她的脸,我要剥来做面具。”霸麻美喜道。

    “谁管你啊,丑女人。”不死鸟轻蔑道,直接无视霸麻美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霸麻美新换了一个脑袋,这人的脸蛋也很漂亮,胶原蛋白很多,哪里丑了,可她被不死鸟说是丑女人,“该死!我当时为什么要和这样的小东西缔结契约。”霸麻美心中咆哮道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可逮到发言的机会了,滔滔不绝道,“主人啊,这下你知道我的好处了吗,不死鸟啊,得到了它,你敢奴役它们一族?那些眼高于天的狂妄之鸟,本事稀疏,一个比一个会装腔作势,简直不可理喻。你找到机会,和它解除契约就是了,放心吧,主人,我不会抛弃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还是你懂事。”霸麻美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懂事,而是会观察人心。”不死之鬼道,“像我这样的丑角,谁不喜欢呢,我能做你不想做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杀了猎人。”霸麻美哼道。

    “有不死鸟出手,哪用得到我。”不死之鬼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废物。霸麻美暗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