霸麻美,魔女界的大人物之一。她与鹿日圆关系极好,两人情同姐妹,闺蜜二字已不足以形容她们之间的关系。鹿日圆是大伪娘,拥有大器。霸麻美并不介意鹿日圆的大姬姬,再者,霸麻美的品味也很独特,除了红茶外,她还喜欢伪装自己,时不时的给自己安装一个假的汉子的擀面杖,然后和姑娘们玩一些能增进彼此感情、拉近她们距离的游戏。故而,霸麻美与鹿日圆之间诞生了纯洁的友谊。她们经常在一起,广邀魔女,开无消声羞大会,乐此不疲。

    “脑袋,我的脑袋没了!”霸麻美伤心道。失去脑袋也不算什么,这位大魔女仍能存活,还能饮用美味的红茶。可她喝茶的方式比较惊悚,直接用手端着茶杯,向断颈处倾倒。任谁见了,都会骇破胆子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委托小圆帮助我找回脑袋,可自己也要努力。不能总是麻烦她。”霸麻美在喝了一百斤红茶后,终于顿悟了。“小圆是好人,是好姑娘。可她也有自己的生活。仔细想想,我和她成为朋友后,也没为她做过什么。都是她在帮我,我脾气不好,别的魔女不愿和我玩,小圆却不然。”腾,无头学姐站了起来,她的断颈向上涌起一缕金色的火焰,像是盛开的莲花。“小圆有契约兽,我也有。出来吧,我的伙伴,第五次太阳落后,死亡之沼中爬出来的不死之鬼。”霸麻美轻声呼唤道。

    嗡!魔女的房间遽地摇幌,异空间裂开,一头长着黑羚羊角独眼的不死之鬼跳了出来。“主人,是你在召唤我吗,祭品何在。”不死之鬼口涎不止,红色的独眼像是一轮旋转的圆盘。

    “喏,就在那里。”霸麻美指着角落里摆放整齐的魔女之尸,随意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那我不客气了。”不死之鬼身躯陡地溶解,像是一阵黑烟,向墙角飘去,迅速盖住那堆魔女的尸体。然后传出咀嚼的声音。

    霸麻美所杀掉的魔女都是和她有仇的人,也可说是被污染了的魔女。“我站在正义这边,讨伐不洁的魔女是我与生俱来的使命。纵是牺牲自我,也要杀尽魔女界的异数与污秽之女。”霸麻美道。

    初衷是好的,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霸麻美变了,她杀害魔女,也不再需要理由,误伤、误斩甚至误杀,都在她承受范围内。一开始时,她还有罪恶敢,渐渐的,霸麻美迷惑了,进而麻木,到了今日,她以猎杀魔女为乐。甚至忘了自己也是魔女。

    在霸麻美杀害的魔女之中,不乏朋友、仰慕她的学妹、引路的学姐、道高望重的前辈。无一例外,她们都信任霸麻美。被杀只是一瞬,她们没时间考虑被人背叛后如何应对。“死人是慈祥而又仁慈的。”霸麻美左手拎着一个魔女的头皮,那魔女的面庞保持生前的表情,“暂且用你的脑袋吧。”霸麻美笑道。

    提着学妹的脑袋,霸麻美将其安置在自己的断颈上,嗤嗤嗤,金色的魔气迸涌,和断颅接融。“让我看看新脑袋如何。”霸麻美挥动魔法棒,一面镜子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通过镜子,霸麻美可看清镜中的自己,陌生而又熟悉的脸。“别哭,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,我也是你。我们不是姐妹吗,我是你爱慕着的学姐。你甘愿为学姐献上一切,包括脑袋,还有身体。只是你的成体成了不死之鬼的甜点。”

    霸麻美一指点去,咔嚓,镜子碎了,无数碎片炸开,变得更碎,像是冰屑。它们向一个方向洒去,即是墙角,那里,不死之鬼还在狼吞虎咽,享用魔女的身体。“不管吃了多少次,都太太美味了。我想不通,世间还有什么肉比魔女的更鲜。”不死之鬼当然注意到了房间的异变,它后背向后隆突,呼呼,两只翅膀张开了,护住它全身。叮叮当当,无数镜子碎裂的粉末击中不死之鬼的双翅,为其蒙上一层银光,使得它的翅膀像是镀了水银,明光可鉴。

    对着不死之鬼的翅膀,霸麻美对镜自怜,道:“换了一个脑袋,我还是那么美丽。唉,说来我自己都不信。小圆去寻找的那颗脑袋,并不是我自己的,而是从一个公主的身上摘走的。至于我自己的脑袋,哎呀,放在哪里了。”霸麻美啃自己的指甲,陷入沉思,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是诅咒啊!霸麻美被诅咒了,诅咒她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鹿日圆的契约兽,孵化之丘,那个整天叫嚷“丑比、丑比”的未知异兽。

    施加在霸麻美身上的诅咒愈发强烈,只要她想,灵台遽地幌摇,神识涣散,不能重聚。头疼似裂,像是有上千钢针在扎她的脑袋,新脑袋,别人的脑袋,可也是她的脑袋。感同身受,痛得想死,可又死不成。只要霸麻美做出自戕、自杀之类的动作,立有一股玄异的力量制止她,不让她赴死,只能活着,活下去,痛苦的活下去。这也是霸麻心理越来越扭曲的外因之一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霸麻美不知道的是她和鹿日圆的相遇都是拥有“孵化者”之称的契约兽安排的。孵化之丘在和鹿日圆相遇之前,就认识霸麻美了,并且对她下了诅咒。可孵化之丘抹去了她们之间的那段记忆。霸麻美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,待她忆起之时,也是丧命之日。孵化之丘的诅咒最是恶毒,哪怕是它本人也不能解除。中了诅咒的人只有一个下场,在无尽的折消声之中,渐渐等死。霸麻美可是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狐疑道:“主人,为何让我的翅膀变成这副德行,像是水晶做出来的。”它正要运使魔力,震碎翅膀上依附的碎镜片,霸麻美制止了它。“住手,你若违背我的命令,当知下场如何。被你吃掉的魔女就是你的榜样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奇妙,换了人头,你的声音也变了。”不死之鬼笑道。它也真的没了下一步的动作,让翅膀看起来像是镜面。随霸麻美喜欢就好。

    “祭品你也吃了,走吧。”霸麻美凌空踱步,踏,踏,踏,几步走至不死之鬼的头上。并且伸手抓住不死之鬼的黑角,“去一个地方,魔女的舞台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可是好地方。我担心自己不能控制自己,会吃了舞台上的魔女们。”不死之鬼的独眼转了起来,红色的死气溢出,凝滞在空气中,像是一条条红色的带子。

    呼!呼!不死之鬼的双翅扬开,直接撞碎了霸麻美的屋顶,“走吧,主人。”不死之鬼笑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就不能爱惜些,我的房子不知被你毁了多少。小心下次我扣掉你的祭品。”霸麻美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请不要那样做,我们之间的友谊长存。可我是吃货,蒙您召唤,需耗费大量的魔力,唯有魔女的尸体才能补足我消耗的魔力、魔元。”不死之鬼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掂量着。”霸麻美也不妥协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笑而不语。如何掂量,敷衍你吗,冷酷的魔女。它同时有些怜悯这个人类契主,“你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已被孵化者引向了歧路。就连我都不敢反抗孵化之丘,何况是你。鹿日圆也是孵化之丘的猎物啊,可怜的魔女,你们都是它的观赏物,早晚有一天,你们会明白的。那时,你们又会有何种表情,真让我期待呢。”不死之鬼心中闪过冷酷的想法,它自有法子隔绝,不让霸麻美窥知。虽说契主与契约兽可共享感情、想法,一方不愿,而ta又很强大,隔断双方的交流管道,再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“魔女的舞台,主人,你要去哪里做什么。”不死之鬼为了解乏,也为了不引起霸麻美的注意,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聚会啊聚会。我的好姐妹们都在那里,我自然也会出席。可在那之前,我需要一个面具。”霸麻美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。”不死之鬼道。

    恶趣味,魔女的恶趣味,不过我喜欢。不死之鬼并不讨厌,乐得配合霸麻美。

    她们又飞了一段时间,途径一座城池的上空。“就这里了。”霸麻美命令道,“我们下去吧,寻找一个人类小姑娘,小心翼翼划破她的后颈,取下整张面皮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知你通晓此间之道。这就下去。”收拢双翅,不死之鬼落在钟楼之上,“如何选择面具?”不死之鬼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办法,抛羽毛,谁接到就选谁,看谁有这个福气了。”霸麻美道,她挥动魔法棒,一支支白色的羽毛飞洒而出,覆盖整座城池,像是下了一场大雪。可能看到羽毛的人不多,只有被选中的少女方能看清从天而降的白羽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、霸麻美也不再交谈,她们散出神识,追寻猎物。能接住羽毛的姑娘肯定不多,可也不会太少,仍需选择。优中选优,霸麻美更喜欢面部线条坚毅的少女,而不是那种狐狸脸。不死之鬼更没意见,它辅助吃掉尸体。所以她们配合的很好,从没出过岔子。

    咔,咔,咔,咔!

    散落在城池中的羽毛,一支支炸裂了,有人故意而为,并不隐瞒杀意。霸麻美、不死之鬼相互看了一眼,都觉奇怪,“还有人不怕魔女?找死?”

    霸麻美生气了,她的新面庞也扭曲了,刷刷,两道锋利的视线扫向钟楼西南方。她散发出去的神识竟然没有一缕收回,全被破坏者收走了。“哦,有趣。”不死之鬼笑道,它放出的神识也有去无回,和霸麻美一样吃了亏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张开翅膀,还没飞出,刷,霸麻美跳下钟楼,她脚底浮起一座时钟模样的魔法道具,载着她寻找敌人。“我想她选好猎物了。”不死之鬼随即跟上,“强大的猎物更值得被我吃掉。”不死之鬼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不对!这座城池的人怎么都像是了死了一般。”不死之鬼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,明明不久前,他们还在街道中穿梭而行,怎么就站在原地不动了?

    毫无生机,感觉不到一丝活人的气息。不死之鬼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。“我们似乎遇到麻烦了。”不死之鬼传音于霸麻美。

    “嗯,有人故意引我们来的。看了她下了一番苦功,不惜杀害了一座城池的人。”霸麻美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在我们来之前,这里的人已经死掉了?”不死之鬼惊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霸麻美道,她也不愿多说。

    不死之鬼既兴奋又有些担忧,因为还没人敢打她们的注意,从来都是她们算计别人,今天遇到了狠角色。“不和你斗上一斗,今天就白来了。你究竟长什么样。”不死之鬼的兴趣也被暗中的敌人引了起来。扑扑,它陡地拍动翅膀,飞得更快,跃过教堂、酒楼、广场,最后在一处宽阔的平地上停了下来,那里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,她双手按住剑柄,那柄剑可和她的身段不合。女孩长得并不高,可她的剑太夸张了,她现在是站在石头上,才能双手按住剑柄,半柄剑在地下。“喂喂,这个女人怎回事。”不死之鬼奇怪道。

    一个小个子女人能挥动巨剑?不死之鬼觉得眼前所见之景很不协调。可除了她之外,又没别人。“是你将我引来的。”霸麻美降落在地,时钟也收了起来。她抬起魔法棒,指向站在石头上的小个人女人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的Xiong不如我的。”霸麻美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不管是小个子女人还是不死之鬼,都很无语。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霸麻美还在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事,难怪别人说Xiong大无脑,讲的就是霸麻美这种人。不死之鬼也就想想而已,也没告知它的人类契主的必要,给自己制造麻烦,纯属多事。

    缓缓的,小个子女人拔出地上的那柄巨剑,呼!她向前跳了出去,神识吓人,而且她的爆发力也很可怕。那么小的姑娘,扛着巨剑,陡地劈向霸麻美的身体。

    霸麻美也吃了一惊,“真没礼貌,好歹先回答我的问题。”不及多想,魔女挥舞魔法棒,嗤嗤嗤,魔焰升起,不住跳跃,挡在她和小个子女人之间。敌人要向靠近霸麻美,除非跃过魔焰。

    锵!小个人女人一剑斩了过来,黑色的剑弧贴着魔焰旋过,整片焰火熄灭了,像是不曾燃烧过。而且剑弧像是弯曲的弹簧,倏地弹开,再次劈向霸麻美。

    “好强的小矮子。”不死之鬼赞道。“以你的身材来说,能挥动那柄巨剑已是极限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矮子三字,小个子女人明显生气了,她左袖飞出几十支小箭,袖中箭,全都射向不死之鬼,为了封嘴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