士别三日,阿萌非是当年的阿萌,绿素还是那个绿素。

    绿素、玛尔考带夫斯基、宁彩尘三人被一神秘人带走了,他们三个均非常人,可在神秘人面前,毫无抵抗力。那人施了一个“圆环真理”,三个圆环降下,套住绿素、宁彩尘、玛尔考带夫斯基,和他一道隐去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。”绿素不悦道,他从对方身上嗅到了同类的气息,毫无疑问,抓到他们的人是一头伪娘,而且气息不弱。像他那样的大伪娘,不应该隐藏身份才是,除非他想做见不得光的事。可绿素又没从他身上感到杀意。

    腐蚀基派的掌教被困在彩色的沙尘暴之中,还未挣脱,倏然间,一道圆环砸来,无声无息,荡破数十万粒沙尘。玛尔考带夫斯基来不及思考,已被圆环套住脖子,被人拘摄走了。

    宁彩尘亦然,在神秘伪娘面前,毫无还手之力。可他隐隐猜到对方的身份,圆环真理!除了超级伪娘,那号称清晨的小鹿,王下七伪娘中的一员,鹿日圆!

    鹿日圆,“斩蝈之佛”统帅下的七大伪娘之一,他们又曰大器伪娘,每个人都有大姬姬。鹿日圆更是其中的翘楚,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尤为出众,不输于余下的六人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宁彩尘,你大约知道我的身份了。”鹿日圆笑道,他也不再隐瞒他们,陡地掀去面纱,现出一张圆脸。

    “好一张平淡无奇的脸。”宁彩尘怔怔道,“喂喂,你真的是鹿日圆,王下七伪娘之一?”彩尘不免怀疑。能做到七伪娘的位置,除了叽叽够巨,脸蛋也要高人一等才是啊。可宁彩尘不管怎么看,鹿日圆的脸都太平凡了。

    鹿日圆也不生气,他粉红色的头发很柔顺,“我就是鹿日圆,行不改名坐不改姓。和我一样迪奥的还有六个人,就问你们怕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,为何抓我。”绿素故意道。他其实也想到了抓他们的人是王下七伪娘中的一人,只是装出懵懵懂懂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绿素,你先别讲话。”鹿日圆不悦道。他和别人说话,最讨厌有人插话。绿素要不是伪娘的话,鹿日圆早就杀了他,不懂规矩,留着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鹿日圆能成为王下七伪娘,靠的不是颜值,虽然他本人不愿承认,他长相实在是不值得夸赞。鹿日圆除了伪娘的身份外,还有另一隐藏的身份,魔女,他可是有着救济魔女、仁慈魔女之名,契约兽是孵化之丘。

    “丑比,丑比!”鹿日圆的契约兽,自称是孵化之丘的异兽跳了出来,它看上去挺萌的,身体像是一座小山丘,长着两个大耳朵,耳朵上套着两个金环。

    “安静些,孵化之丘!”鹿日圆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丑比,丑比!”孵化之丘嚎叫道。也不看它的人类契主的脸色,皆因它太强大了,鹿日圆甚至都不是它的对手。很多次,鹿日圆亲手杀了它,可它马上就能重生,并以新的身躯重生,原有的躯壳被舍弃了。

    鹿日圆一脸冷漠,右手张开,嗤嗤嗤,几十道锋利的气刃劈了过去,砍向孵化之丘庞大的身躯。

    孵化之丘并不躲闪,它昂藏而起,两只大耳朵甩了出去,砰!砰!砰!砰!扫碎了劈向自己的气刃。它耳朵上套着的金环嗡嗡疾响,涤荡出一圈圈金色的波纹。

    绿素、玛尔考带夫斯基、宁彩尘只得躲避,他们哪敢去接那些金色的波纹。孵化之丘的威名,他们还是听说过的。若让他们亲身领教,想也别想,三人都是消声滑之辈,不会轻易涉险。

    两位基老,一只伪娘,他们被圆环禁锢了,行动多有不便。可他们面对的是超级伪娘鹿日圆,能有什么办法,能忍一时就忍吧,犯不着和他撕比,到时丢了小命可就不值了。

    孵化之丘也不再“丑比、丑比”的叫嚷,鹿日圆以魔女之姿降临,无穷量的魔气散开,罩住孵化之丘,让它不敢乱说话。

    鹿日圆化身为仁慈魔女时,也是他最危险的时候。名字中虽有仁慈二字,可他所为之事和仁慈并无半点关系。死人哪里需要仁慈,他们需要的是永久的平静。孵化之丘闷声闷气,庞大的身躯抖了几下,倏地变成一只小兽,比猫大不了多少,滚到鹿日圆怀里,闭了眼睛,异常乖戾。

    “宁彩尘。”鹿日圆忽道,他现在还是魔女,也没切换到伪娘的姿态。“我抓你们三人,不为别的,受人所托。我在魔女界有一个学姐,她的脑袋最近丢了,很是苦恼。她告诉我,有三人可帮她寻回脑袋。”

    绿素也不傻,“前辈,你该不会告诉我们,那三个人就是我、宁彩尘、玛尔考带夫斯基吧!”

    腐蚀基派的掌教不愿和救济魔女为敌,可更不想为他所驱,做一些他不愿做的事情。颐气指使惯了,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脾气不减,即道:“鹿日圆,你的魔女学姐,难道是霸麻美?最近魔女界闹得动静很大,有人传出话来,说霸麻美的脑袋被人割了,并且带出了魔女界。真是让人惊叹,魔女的脑袋没了,还能活下去。好羡慕。不知拥有仁慈、救济之名的你,是否也是那般。”

    这时,鹿日圆怀抱的孵化之丘睁开眼睛,刷刷,两道金绿色的电光射向玛尔考带夫斯基。呜呜呜,孵化之丘低声吼嘶,嘴唇向旁边翻起,现出尖牙。鹿日圆随便下达一道命令,孵化之丘当回冲上前去,撕碎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身体。在孵化之丘心里,只有它能稍稍欺负一下鹿日圆,别人可没这样的权力,它不介意葬送他们。

    鹿日圆拍了一下孵化之丘的脑袋,让它安静。尽管不悦,身体变得小巧的孵化之丘还是收起爪牙,它拱了拱鹿日圆的手心,表达不满之情。“我们还要利用他们呢,在那之前,我不允许你伤害他们。霸麻美学姐是我的闺蜜之一,她脑袋丢了,也很苦恼,我这么仗义,又肩负着仁慈、救济的名头,能置身事外吗,学姐的事就是我的事,她的脑袋也就是我的脑袋!小丘,如果我的脑袋丢了,你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孵化之丘哼道:“谁敢割你的脑袋呀,我第一个不同意。除非他们先杀了我。”

    鹿日圆也没表现出多感动的样子,一切都是顺理成章,一切都是理所当然。契约双方既是约束又是互利。

    玛尔考带夫斯基挥动枯桐剑,当!当!当!他一下下的劈向腰上套着的圆环。火光迸起,寒芒爆涌,枯桐剑更是名剑,可没能劈碎圆环。腐蚀基派的掌门并不死心,手腕运力,“给我破!”他吼道。最后一劈,力逾千钧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鹿日圆消失在原地,再现身时,他站在玛尔考带夫斯基身前,并将怀里的孵化之丘递了过去,几乎在瞬间完成这一动作。所以玛尔考带夫斯基劈的是孵化之丘,而非真理圆环。“哎哎哎?”孵化之丘惊得大呼小叫。“主人啊,不带你这样玩的。”

    锵当,枯桐剑劈中孵化之丘的脑袋。可剑却弹了出去,挣离玛尔考带夫斯基的右手,飞向宁彩尘。“啊。”彩尘喜道。他想得到枯桐剑,可不曾想会以这种方式入手。如此机会,宁彩尘自不会撒手不管,他顺势接管了枯桐剑。剑上有玛尔考带夫斯基的烙印,宁彩尘一触即知,他笑了笑,左手两指从小鼎中拈出一些彩色的土壤,洒向枯桐剑。哧哧哧,剑上迸起数百道基光,而后一座繁缛的契约阵浮了起来。宁彩尘左手一扬,呼,小鼎飞起,撞向枯桐剑上浮起的契约阵。咔嚓、咔嚓、咔嚓,契约阵开始溃散,先是阵脚,接着是主阵,再接着是阵中心的枢纽,不过几十息的时间,玛尔考带夫斯基在枯桐剑上烙下的印记已被抹去。

    “枯桐,枯桐!”宁彩尘喜道。他抓起古剑枯桐,一双眼睛再也离不开。呼呼,小鼎围着枯桐剑上下旋飞,时不时迸甩出一道道彩色的泥尘,附着在剑身之上,一闪而逝。得了古剑,宁彩尘自然种下印记,不再易手。

    另外一旁,玛尔考带夫斯基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吼道:“还我枯桐剑,还我的剑!鹿日圆,我消声你爹!”

    鹿日圆蹙眉不悦,孵化之丘怒道:“城阳的一只基老,狂妄如斯,小圆,让我杀了他!”

    救济的魔女并未答话,依他的脾气,杀几十次玛尔考带夫斯基都不够。可霸麻美的脑袋不知在何处,还需腐蚀基派的掌教、绿素、宁彩尘出力寻找。“只要他的脑袋活着就行!”鹿日圆道。

    话声刚落,急躁的孵化之丘甩出左耳,陡地盖向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,叭嗒,孵化之丘阔扁的大耳覆盖住腐蚀基派掌教的整张脸,用力一拧,咔!直接摘掉了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。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孵化者吗。”鹿日圆的契约兽冷笑道。它张口呼出一团粉烟,吞噬了失去脑袋的玛尔考带夫斯基。烟雾翻滚,很快变成一颗蛋。“啊!”孵化之丘吃掉了那蛋。“只要蛋还在我肚中,你的脑袋就会活着。除非主人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孵化之丘的耳朵扬了起来,它将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对着绿素、宁彩尘,两人视若无睹,都明白了鹿日圆的意思。要是再激怒他,他们的下场同样,无头之躯变成蛋,被孵化之丘吃掉,而脑袋则会和玛尔考带夫斯基的摆在一起。

    绿素很嫉妒宁彩尘,玛尔考带夫斯基半死不活,可他的枯桐剑落到了宁彩尘手中。“可恨。鹿日圆好歹也是伪娘界之人,胳膊肘却向外转,为何不将枯桐剑送予我,而给了宁彩尘。”绿素心生不满,可他不敢向鹿日圆抱怨。仁慈的魔女能毁了腐蚀基派的掌教,同样能摧毁他绿素。

    宁彩尘凭剑叩鼎,叮的一声长吟,剑叮齐鸣,响彻方圆千丈。“救济魔女,你既给了我枯桐剑。我自会帮你。拿人实惠,不回馈任何好处,我做不到这事的。霸麻美的脑袋,我一定找来,亲自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,绿素大怒,心中恨道,好个见习基老,什么话都让你说了,典型的得了便宜就卖萌。可他也知再不表示,鹿日圆将会生气。“前辈,我亦然。为您做事,理所应当,不敢推迟。”

    鹿日圆让孵化之丘收好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,契约兽应了一声,而后张开嘴,直接吃了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绿素、宁彩尘、鹿日圆都呆掉了,握草啊,什么情况。你吖怎么直接吃了,还能愉快交流吗,你吃了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,怎么凑集三人,怎么找回霸麻美的脑袋。

    感受几人锋利的视线,孵化之丘也觉坏事了,暗道糟糕,无意识的就吃了基老的脑袋。抓,抓!鹿日圆死死抓住孵化之丘的脑袋,“给我吐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孵化之丘立即道。它知道鹿日圆生气了。“小圆,你需要帮我催吐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。你何须求我,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做的。”鹿日圆道。

    鹿日圆将孵化之丘放在了地上,然后,砰!砰!砰!砰!他的拳头直接招呼向契约兽的肚子,“叫你乱吃东西,叫你不听话。我弄死你啊!”

    “别、别再揍了,我会死的,小圆。”孵化之丘痛嚎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你要是会死,我就不是鹿日圆了。”

    “鬼啊,主人你是鬼吗!”

    “再不吐出玛尔考带夫斯基的脑袋,我剁了你,再剖开你的腹,剜出那颗人首。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知道啦。吐,我吐!”孵化之丘着急道。它知鹿日圆说到做到,从不说谎,要是它再不卖力些,真的会被他剖腹。

    死鬼,玛尔考带夫斯基这个死鬼,简直不让人安生。孵化之丘一边吐,一边诅咒腐蚀基派的掌教。

    绿素、宁彩尘都不忍心看下去了,只道鹿日圆太凶残了,对自己的契约兽都那么狠,何况是别人。“可不能招惹这个假仁假慈的魔女。他真的会要人命。”两人达成一致意见。

    鹿日圆的出现打断了宁彩尘的计划,可也无妨。“阳城,弹丸之地,我早晚会离开。救济的魔女不过是在我背后助推了一把,让我早些离开阳城。”宁彩尘看得很开,只因实力不如别人。

    再看孵化之丘那边,它真的努力了,也很痛苦,可不是说吐就能吐出来的。鹿日圆大为光火,“不够啊,我对你的爱不够深沉,再来!”

    圆环,鹿日圆直接降下几十道圆环,勒住孵化之丘的身体,尤其是肚子。“怎样,这下难受多了吧。”鹿日圆喜道。

    “够了!你想杀掉我吗。”孵化之丘艰难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