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萌之奥义,双马尾斩!”

    城阳中伪娘的头目阿萌使出绝式,他的脖颈以每秒超过一千次的速度旋转,他的长发倏地分成两股,结为辫子,是马尾辫。呼呼!阿萌的双马尾辫超高速旋转。“弄死你,我要杀了你,宁梨花。”阿萌怒道。

    一开始时,阿萌对宁梨花并未抱有任何敌意,可宁梨花不知死活,老是挑衅阿萌的底线,女装派的首领再不能容忍,动了杀心,誓要扑杀了新晋的腐女妹子。城阳中,腐坏的美女也不少,可比起伪娘与基老还有萝莉,她们终究是弱势群体。“红萌道人也救不了你。”阿萌冷笑道。

    啪!啪!啪!啪!阿萌的双马尾辫扫在宁梨花身上,将其击飞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这头大叽叽美女是认真的,他要杀了我。”宁梨花道,她接近阿萌时候,也在试探,她的手臂、面庞被一层光膜覆盖,直接面对阿萌,宁梨花也无胜算。

    实际上,被阿萌的双马尾辫扫中的并非宁梨花,而是覆盖她的那层光膜。还想着不依靠红烛的梨花,再无选择,只得祭起红烛,呼喇喇,鲜红色的火焰窜起,映照的周围一片赤红。

    阿萌也不再甩动脖子,双马尾辫收了回来。他起手一抓,攫来地面上的两座高塔,向宁梨花镇去。轰隆隆,两座高塔遽然砸下。而宁梨花念诵咒诀,同时运转真元,嗤嗤数声,她的十指破裂,一道道血线迸射而出,浇在红焰之上,火势更甚,涌起数百丈,砰砰砰,火蛇、火柱、火龙不断撞击两座云塔。可它们一经碰触塔底,轰然爆散,不能成形。

    每座云塔有三十九道门,吱嘎吱嘎吱嘎,每道门都打开了,塔中涌出炽热的云霞,比下面的火舌、火龙、火海更炽盛。两座高塔以“云”命名,自有深意。它们是云鹤道人炼制的法宝,云鹤道人与大腐女花非花齐名。可有一点,他们不同。花非花热衷造假,喜欢仿制别人的法器、道器,云鹤道人则不然,经他之手的法宝都是真品,均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,他不屑高仿名家自品。也因此,云鹤道人的风评要比花非花好多了。

    霞光吞舞,炽丽无伦,向下覆去,吞殁了红烛放出的鲜红色火焰。如果宁梨花手中的法宝出自红萌道人之手,阿萌绝无胜算,可梨花姑娘使用的是假冒之品,虽不算伪劣,可终究不是真品。再者,花非花将仿制的红烛交予宁梨花之时,她也没想那么多,更不会料到宁梨花会拿它与云鹤道人炼制的云塔一争高下。否则,花非花会给她新认识的小友更好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烛光晚宴。”宁梨花急道,她忽地拍出一掌,击中红烛,登时,烛断上百截,不,应该说它由一百多截断烛连接而成。每一截断烛都在变化,有的变成盘子,有的变成佳肴,有的变成餐叉,还有的变成侍者。空中摆满晚餐,这才是真正的烛光晚宴。百余截断烛中,有两截最长,一截化作一人,另外一截变为一道人。

    “啊!”阿萌也失声道。

    因为两截断烛所变之人,一人是花非花,另外一人则是红萌道人。

    异变突生,在场的人,不管是腐蚀基派的人,还是萝莉派的人,亦或女装派的人,全都停了下来,刷刷刷,无数道视线扫向空中的两人,他们看上去太像真人了。

    宁梨花也怔住了,心道,握很好多草啊!花非花前辈,您老人家真会玩,不但仿制红萌道人的法器,还将他本人也给雕刻出来了,惟妙惟肖,和真人无异呐。宁梨花要不是事先知道红烛是仿冒的,见了红萌道人,她真的会拜倒在地。

    不管是“花非花”还是“红萌道人”,他们都是伪造之物,由断烛雕刻而成。造假高手花非花割分出两缕神念,一道注入“花非花”烛雕之中,一道灌入“红萌道人”烛雕之内,也可说两个雕像都是花非花的分身。真人不在此,她亦可通过分身洞悉即将面临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假冒的花非花、红萌道人同时笑了,可声音不同,一者清脆,一者沉闷。脆生生的自然是花非花的声音,沉闷的则是红萌道人的语调。花非花功课做得很好,也下了苦功,她不但雕刻出红萌道人的烛雕,还近乎全仿了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红萌道人虽然神秘,可他的画像与声音还是传了下来,在少数人中流传。花非花手眼通天,收集全了红萌道人的点滴信息,再加以利用,然后就没有然后了……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是梨花妹妹吗,嗨嗨,你还好吗。”断烛雕刻出的“花非花”热情道,“你怎么才将我放出来,看,我为你找来了谁,红萌道人哟,名震伪娘界、修道界的红萌道人。”

    “花非花”一边向宁梨花介绍,一边打量断烛雕刻出的红萌道人,那道人剑指扬起,向“花非花”挥扫,锵嗤,剑气迸飙,斩向“花非花”的颈部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!”

    “花非花”惊道,“你,你是谁,什么时候进入烛雕中的,还替换掉了我的神念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红萌。”道人哼道,“花非花,你该死。背着贫道,行那假冒之事,除了红烛外,你还仿造出贫道用过的剑盘、玉蝶、昆仑女、山海奴,真当贫道不知吗。更可恨的是,你还敢用红烛雕刻出贫道的样子,冒充贫道行事。你拿了不少好处吧,女骗子。”

    红萌道人的声音自烛雕中传出,显得很生气。他追踪真正的花非花不是一天两天了,每次都能被她逃掉,道人既郁闷又火大,更加坚定了要抓出花非花的决心。不仅是面子上的问题,更是关乎他的荣耀。

    “红萌,你为何那么小气。谁让你名气比我大,我不找你还招谁。”

    “花非花”振振有词道,丝毫不觉得惭愧,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。宁梨花听了,暗暗为前辈揩了一把冷汗,“您还真敢说啊,对方可是红萌道人,超凶的。”听花非花的语气,她似乎不怕红萌道人,宁梨花则不然,她很担心道人不高兴,会杀了在场的众人,包括宁彩尘。“啊咧咧,人呢,欧尼酱哪里去了,绿巨人中的伪娘哪里去了。”宁梨花惊慌道,在她分心的短暂时间内,撕比中的宁彩尘、绿素皆不见了,一点踪迹也无,宁梨花甚至捕捉不到兄长的任何气息。

    刷!宁梨花纵身即去,急于寻找哥哥。“红萌道人”不悦地哼了一下,一盏碟子旋了出去,碟子中放了一只半青半红的苹果。“贫道有说让你离开了吗,小丫头,你通过假造的红烛施展出贫道的‘烛光晚宴’招数,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宁梨花瞥了一眼碟子中的苹果,就知“红萌道人”决不允许她遁去。“此人喜怒无常,师傅再次,也不敢与他撕比。可恶,怎能才能远离此地。”宁梨花苦思冥想,也不忘出手对付碟子。

    运转手腕,宁梨花唤出一物,“孽角。”宁梨花冷声道,是断角,她手中多了一只断角。

    断角取自妖兽“孽魔婴”,孽魔婴长了十支角,中间最长的那支弯角不可折断,否则它必死无疑。失了内丹,孽魔婴还能活下去,可中间的那支弯被人折去,它绝无生还的可能。依宁梨花的本事,几十个她也不能折断孽魔婴的角,可她运气极佳。那日,一群道人、大妖围堵住一只处在全盛时期的孽魔婴,双方小心翼翼,不敢大意,他们也察觉到宁梨花就在附近,然而宁梨花太弱小了,他们根本不放在心上。孽魔婴与群道、大妖发生了惨烈的撕比大战,虚空都被打碎了,方圆数千里内夷为平地,宁梨花仗着师傅传下来的蛟龙甲,得以幸免,并且捡了便宜。群道、大妖都被孽魔婴咬死了,可它也再难支撑,轰的一声,坍倒在地。宁梨花在暗中观察了好几个时辰,确信孽魔婴命不久矣,她才出手,咔嚓,掰断了孽魔婴的弯角,登时,一股黑色的魔气沿着断角冲入宁梨花体内,和她同化,那是孽魔婴一生的魔元所在,全部传给了宁梨花。当然,孽魔婴也有它的盘算,它想夺舍了宁梨花的身体,继而重生。时至今日,宁梨花能熟练役使断角,和她体内的魔元分不开。

    取走了孽魔婴的断角后,宁梨花为其命名,呼作“孽角”。

    “红萌道人”祭出碟子、苹果,可他还是小瞧了宁梨花。后者挥动孽角,哧啦,一道魔气旋开,劈爆了半青半红的苹果,就连碟子也不能幸免,在魔气的侵蚀下,碎成千百片,随后变成一滴滴红色的烛油,洒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包括“红萌道人”、“花非花”、“烛光晚宴”在内,它们都由红烛雕刻而成。

    觑到盛放苹果的碟子和毒苹果一齐被摧毁,“红萌道人”哦了一声,目光停在宁梨花右手握着的断角之上,“孽魔婴的弯角,小丫头,将它交给贫道,你方可离去,贫道保证今后不再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宁梨花也不回应“红萌道人”,向南风投去,风驰电掣,转眼没了踪影。管它什么红萌道人、花非花,宁梨花更在意兄长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人家走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花非花”不忘揶揄道。

    “走不远的。”

    “红萌道人”不悦道。“她胆敢拒绝贫道的好意,贫道哪里还会容得下她。先杀了你,贫道再去追向南逃走的腐女。你们身上散发的腐女的酸味让我不悦。”

    “还真敢说,明明本体不在此。”

    “杀你足矣。”

    “红萌道人”将眼阖上,左手三指骈起,大拇指小拇指相抵,“花非花,贫道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烛光晚宴。”

    哧哧哧!哧哧哧!“红萌道人”左臂迸发出千余缕红线,分别缠向空中摆放着的盘、碟、杯、盏、筷、餐叉等,这些餐具或者佳肴果蔬都由断烛所化,是烛光晚餐的一部分,可“红萌道人”剥夺了“花非花”的控制权,它们换了主人!

    “花非花”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,太棘手了。红萌道人的神识取代了她的,“常在河边走,哪会不掉进水里,我失算了。惹了红萌道人,那就惹了吧。我总不能向他低声下气。”一念至此,“花非花”不再犹疑,她也是大腐女,炼器高手,自然在“烛光晚宴”这套伪造的法宝群中做过手脚。

    阿萌收了两座云塔,在一旁从容观望,不管是“红萌道人”还是“花非花”,都是假的,阿萌颇觉无趣,“哎,要是真人来了那就好啦。”阿萌还真想见一见货真价实的红萌道人、花非花。

    “宁梨花飞走了,我的好姬友绿素也和宁彩尘一起消失了,奇怪,他们去哪里了。”阿萌也不知。“跟上宁梨花,她比我更在意宁彩尘。”阿萌打定主意,刷!他也向南风遁去,女装派的人没得到命令之前,待在原地,没人跟上他们的掌教阿萌。他们也想在掌教面前表现一番,可阿萌没给他们机会,他们亦不敢妄动。

    混入我爱萝派的糖山童姥,她已被萝莉们“请”了下来,之所以说是“请”,因为名义上金小妹还是萝莉派的掌教,名存实亡,可死板的萝莉们还遵守着礼节。在选出新掌门之前,金小妹暂无生命之虞。萝莉们虽不杀她,可也会让金小妹吃尽苦头。咔嚓,咔嚓,一位红发萝莉踩断了金小妹的腿骨,让她再不能站起来。“啊呀,抱歉,不小心伤到您了。”红发萝莉一脸心痛道,“掌教,您的腿断了,还能在地上爬吗?”

    金小妹正要大骂,一柄剑刺了下去,封合了糖山童姥的嘴,让她再不能张口。动手的人是三无萝莉,她冷漠至极。

    “带下去,看好,不能让她逃了。”萝莉派的第二号人物命令道,她现在是代掌门,行使掌门之权。

    “是!”代掌门的心腹应道,她一手拎起金小妹的后领口,将曾经无限风光的萝莉王提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离开吧。此地再待下去也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该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萝莉派中的实权长老们心思诡谲,她们也想当掌门,就算当不上,也会给第二号人物使绊子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