玛尔考带夫斯基在成为腐蚀基派的掌教之前,也曾籍籍无名,可他毕竟有大叽叽,人又长得帅,再者,他是剑豪,持有名剑枯桐,没过多久,他就加入了城阳中最大的基老派系,腐蚀基。从小卒子做起,献出自己封存了十几年的纯净局部地区之花,偶尔也会采撷别人的花,终于,他上位了,成为腐蚀基派的至尊,万人之上,唯有玛尔考带夫斯基。

    手指搭在枯桐剑的剑柄上,玛尔考带夫斯基感受剑带给他的安全与喜悦,他们像是血肉相连,同损共荣,使出“饮恨枯桐”的剑式之后,玛尔考带夫斯基有几个刹那的停滞,因为火海从天而降,放眼望去,烈焰迸腾,沙尘暴内部的空间也随之扭曲。玛尔考带夫斯基的眼也瞪直了,瞠目结舌,什么想法都没了。

    宁彩尘分明是要烧了他玛尔考带夫斯基,不给他任何活命的机会。相较声势骇人的火海,枯桐剑释放的剑气杯水车薪,阻止几十个几百个火球尚可,可焉能截流火海。

    热浪迸舞,烟气滚滚,玛尔考带夫斯基的头发已然枯焦,面部被炙烤的发黑。“出来吧,我的契约兽,海底的霸主,海星中的王者,派大星!”

    不再犹豫,玛尔考带夫斯基当即召唤他的最强契约兽,派大星,此兽哪怕在海王中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,恐怖如斯呐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异空间倏地裂开,无数锋芒迸舞,接着,一只粉色的海星跳了出来。它道:“玛尔考带夫斯基,是你吗,你又在召唤我,所为何事?难道我最好的朋友海绵宝宝遇到危险了?”

    派大星与海绵宝宝是铁哥们,好基友,两人制霸海底世界,都拥有感人的智商。再者,能看到这行字的人也是稀有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派大星,别比比了,快点灭掉火海,你的主人马上就被烤焦了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激动道。

    派大星淡然地瞥了一眼玛尔考带夫斯基,“主人,莫急,英雄总是最好出场,先让我装个比,然后再释放王霸之气,震退火海。没有什么我做不到的,如果真的做不到,那就来两只派大星,两只不行的,三只,三只不行的话,四只。一个派大星死了,还有千千万万个派大星!”

    虽说派大星表情淡然,可玛尔考带夫斯基一脸懵比and淡疼,他道:“够了啊,派大星,你都快被烤熟了,我都能闻到糊味。再不抓紧些,我们都要死在此地。”

    派大星这才认真起来,它双手在身前划动,哗哗哗,海水迸涌,朝天飙去,轰然扫向从天而降的火海,冰与火之歌,生死只在一瞬间。当是时,派大星踩着轻盈的步伐,眼眸闪烁之间,一股让这片天地都颤栗的气息释放了出去,“吾乃派大星,吾是王者!大家一起去看流星雨啊!”派大星吼道。

    空间异变,星空忽地闪现,旋踵间,一颗颗流星拖曳着长长的尾光,砰砰砰,像是撞击地球一般,撞到火海之中去了。火舌迸起千丈之高,热浪掀舞。火海之下,钴蓝色的水流不断冲刷火焰,将其浇灭不少。

    “哦,是流星雨!”玛尔考带夫斯基喜道。“派大星解印异空间,放出流星雨,大势已定。沙尘暴再不能困住我,火海也不能烧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是派大星。”粉色的海星得意道,“我的智商堪忧,可实力是真实的,质疑我能耐的人都成了死人,包括我的前任人类契主。玛尔考带夫斯基,你可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。”

    刷刷,派大星目放两道蓝色的光束,劈向腐蚀基派的掌教。

    玛尔考带夫斯基冷笑不已,手腕微动,枯桐剑绽放数缕剑气,形如飞絮,缠住了两道两色的光束,将其一寸寸绞断。“滑稽,明明是没脑子的海星,比海绵宝宝更智障,也敢在我面前嚣张。要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,派大星,我早杀了你!”玛尔考带夫斯基很不满意自个契约兽的态度。好像它才是主人,玛尔考带夫斯基反成了下仆。简直荒谬。

    派大星的智商毕竟需要充值,也没读懂玛尔考带夫斯基眼中的憎恨之意,它还心道:“这只基老被我唬住了,以后会乖乖听我的话,并成为我的助力,与我一起称霸海底世界,作威作福。那时,我再迎娶海绵宝宝,至此走向海星巅峰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。”派大星被自己的想法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怠惰,我实在是太怠惰了,脑浆都块冷却了,是时候拿出我超高的智商,辗轧诸天。”派大星右手一起,顷刻间,数十万道水流涌起,向天刺去,似能将天空都给捅出一个大窟窿来。

    “很好,做得漂亮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赞道。“派大星就是派大星,只要它认真些,还没办不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在几十万道水流与流星雨的轰击之下,宁彩尘制造出来的火海也没能撑多久,即作灰烬,轰然散去。

    火海一去,彩色沙尘暴的内部空间顿时清凉了下来,玛尔考带夫斯基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冰凉的水气在他肺部打着旋,而后化作热浪,透肤而出。如是几十个呼吸,玛尔考带夫斯基才觉神清气爽。当然,派大星功不可没,没有它,腐蚀基派的掌教还需费一些手段。

    沙尘暴之外,宁彩尘目光凝重,“哼,想不到玛尔考带夫斯基有两把刷子,破了我的火海。既然如此,我也不再试探他,直接玩真的。”念头遽转,宁彩尘左掌竖起,状如蒲扇,呼的一下,他左掌扇动,一股戾风刮了过去,卷起数百丈高的彩色土壤,瞬间没入沙尘暴之中。

    在那股戾风之中,有一盏油灯忽明忽灭,烛焰看似短且没甚精神,可油灯里面燃烧的是基油啊!

    时至今日,宁彩尘才成了见习基老。可在这之前,他也做过研究,城阳中的基老最多,就连彩尘的亲爹宁七哥都是基老,彩尘再躲避也避不开,只能慢慢研习,一探基老的奥妙。过程是辛苦的,结局似乎是注定的,钻研的时间越久,宁彩尘越发心惊,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走向了基道,基油油田已经成形,只待迸涌。

    实践方能检验真理,为了洞悉基老的本质,宁彩尘解剖了大大小小的基老不下百人,他又高价够来一盏基莲灯的仿制品。虽说是赝品,可也能燃烧基油,威力不及真品的千分之一,可对付基老可堪大用。

    宁彩尘打的就是玛尔考带夫斯基的主意,而且料定他没见过真正的基莲灯,“哪怕我祭出去的仿品,玛尔考带夫斯基亦无暇多顾,杀了他,取走枯桐剑,我也该离开城阳了,这地方太小,容不下我。糖国同样太小,我需要出去转转,不做井底的观天之蛙。”彩尘念识转动,目光始终不离沙尘暴。

    诚如宁彩尘所料,基莲灯的仿品一经现身,腐蚀基派的掌教惊出一身冷汗,“那盏灯难道是传说中的基莲灯,以基老的油为燃料。”经此一想,玛尔考带夫斯基一颗芳心沉了下去。“难怪,难怪宁彩尘敢忤逆我,原来他的依仗是基莲灯。有了此灯,别说是我,就是城阳的避世基老也能被炼化。怪了,他是如何得到基莲灯的,相传,基莲灯是上古异人李火巴炼制的法宝,专门用来对付秀恩爱的基老的。发棵,我又没秀恩爱,不过是想和宁彩尘Gao基,他就要杀了我?好凶残的小子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也不愿束手待毙,虽有所惧,腐蚀基派的掌教毅然而然地直起脊梁,像是一杆长枪。“来啊,看是你能炼化了我,还是我反炼了你的基莲灯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“腾”的一下,电抹而出,枯桐剑陡地挥扫向“基莲灯”。

    派大星也被基莲灯的仿制品吸引了,可他忍住了,并未靠近。因为海绵宝宝的缘故,派大星果断地投了基老界,并且发下大誓,不与海绵宝宝修成正果,此生就不完整。试问,给不了基友幸福,不能与之探索比利王道,还做什么基老,一头撞死算了。派大星志气很高,“海绵宝宝在哪里,他躲我很久了,难道它发现我暗恋它的事实了麽?”派大星心惊道。它是基老,然海绵宝宝不是,派大星一直隐忍,并未向它最好的朋友告白,就是担心海绵宝宝心理承受能力差,不能接受它的爱。可哪有不透风的墙,海绵宝宝还是知道了派大星的心意,可巨大的冲击力让它失去了一贯以来的沉静与冷酷,故而,海绵宝宝开始躲避派大星,不与之相见,生怕对方管不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破了它守护了几十年的消声花。

    海底的霸主也有烦恼啊,它们并非表面活的那么潇洒。像海绵宝宝、派大星的共同朋友海马王子,它也有烦恼。海马王子喜欢上了一只半人马帅哥,想要和其发展一段旷世绝恋,可双方的家长都不同意这门亲事,百般阻挠。海马王子一气之下,与族人撕破脸皮,携手半人马帅哥,唱着你是风儿我是沙,一齐去流浪了。这件事在海底掀起过巨大的轰动。派大星也是那时起坚定了自己要与海绵宝宝Gao基的信心。“此生非君莫娶,君在海底,其貌羞花,我亦盖世豪杰,与君Gao基乃是天作之合。”也是那时起,派大星的气质也变了,整个海星愈发深沉,每当夜深人静时,它都会在海绵宝宝房间外溜达,琢磨着是不是要破门而入,与其证道。可派大星是有知识有文化有品位有内涵有大叽叽的海星,它知道什么事该为,什么事不该为。也因此错过了与海绵宝宝的最后一次想见,不想,这也是两人此生最大的遗憾,再不相见。“相见时难别亦难,东风无力宝宝绿。”派大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盏灯,我要是得到那盏灯,能否唤回我暗恋已久的基友海绵宝宝。”派大星目光闪烁,凝视着伪造的基莲灯,它与玛尔考带夫斯基一样,不知其是仿品。

    心有畏惧,再装作不在意的样子,他们还是打从心里惧怕“基莲灯”。

    彩色的沙尘暴之外。糖山的童姥金小妹境况很不妙,不但女装派的人在打她的主意,我爱萝派的萝莉们同样在觊觎金小妹。也就腐蚀基派的人心有所虑,他们更担心被困的首领。可并非所有的人都抱着同样的想法,腐蚀基派中有位高权重者不想让他们的首领活下去,盼着为其送终,必要时,他们会倾力施为,送玛尔考带夫斯基最后一程。

    不想上位的基老就不是好基老。城阳,基老一派的人数最多,如果担任腐蚀基派的掌教,和做了土皇帝没多少区别。有想取代玛尔考带夫斯基的人不在少数,可他们也明白,首领很好很强大,目前他们不是他的对手,只能等待时机,而在机会降临之前,只能收起锋利的牙齿、爪子以及野心。

    当此之时,玛尔考带夫斯基被困在彩色的沙尘暴之中,腐蚀基派的大人物中,有几人恨不能上前加分添火,助宁彩尘一臂之力,炼化了里面的掌教,帮他登上极乐之地。只要玛尔考带夫斯基一死,腐蚀基派甚至是城阳都要变天了。不,现在已经开始变天。

    乱石,雄才辈出,非治世之能即祸世之枭。

    “童姥,你想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金小妹,你平日的威风藏起来了麽,拿出来让大家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作威作福惯了,如今成了落水狗,有何想法,可否介意分享一二。”

    我爱萝派的三只金牌打手萝莉一边揶揄,一边围起了金小妹,不放她离开,她们得到了上司的授意,务必擒下童姥。是生是死都没关系,只要留着全躯即可。

    阿萌与绿素互忘了一眼,已知对方的心意。他们笑了,似他们这等大姬姬美女,身穿女装,可不是真正的姑娘啊,要是女装派吸收了萝莉派,他们甚至能抗拒腐蚀基派,更何况腐蚀基派前途不明。“哈哈哈,女装派崛起的时候到了。”阿萌心道,不免得意。

    绿色怀着同样的想法,他可以和阿萌以城阳为据点,向周围大大小小的城市发展女装派,直至问鼎伪娘界也非难事。

    刷!刷!

    阿萌、绿素向后飞向金小妹,只有擒下糖山的童姥,他们才能进行后续的动作。“闺蜜,抱歉了,我只能踩着你的尸体向上爬,你会死的很有价值的。死得其所,讲的就是你这种肯为朋友付出一切的好人。”阿萌传音于金小妹,语气中尽是真诚。

    金小妹气极,讲不出话来,“不管了,拼死也要离开城阳,待我回到糖山,召集真正的姐妹,甚至是铜姥大人,再度杀回,看你们如何逞能。”金小妹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