宁彩尘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,他手中的剑被玛尔考带夫斯基的枯桐剑比下去了。“好剑。”彩尘赞道。旋即,他眸光转寒,“你不配执掌枯桐剑,它落在你手中,只会蒙尘。”

    腐蚀基派的掌教冷笑,“放心,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人,只要你能让我愉悦,我可将枯桐剑交予你把玩。”

    “基老,甭说废话,快点上。劈了城阳第一美人。人家才是呢!”金小妹不悦道,她的追随者无数,都快把她捧到天上去了,所以她的心灵才会这般扭曲。见到比自己漂亮的人,而且还是汉子,金小妹只想摧毁对方。之前,双马尾萝莉对宁彩尘毫无兴趣,现在见到了真人,她的妒火噌噌上升,愈发旺盛,恨不能亲自动手,灭了宁彩尘。

    飕!

    一支小箭射了过来,径取双马尾萝莉的脑袋。要她的命。

    射箭之人不是别人,正是宁彩尘的妹妹梨花。“你这xiong很贫瘠的萝莉,简直相当于重度残废,也怂恿别人杀我哥哥。我今天不宰了你,今生就不再做腐女。”宁梨花狠下心肠,再次拈出三支箭,搭在弦上。崩崩崩!三箭同出,犹如蛟龙出海,荡开层层气浪。

    金小妹陡觉杀机瞬间而至,她对危险相当敏感,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一只思想腐坏的女人。喂喂,那位姐姐,你长相还算出众,你也知道的,我喜欢推比我年龄大的姐姐。你勉强可入我的眼睛,我就收了你。”金小妹伸出手指,在空中划圈,金色的能量涟漪一圈圈荡开,像是水纹扩散。

    蓬!蓬!蓬!

    三团金色的光屑炸开,射向金小妹的三支箭登时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宁梨花收起堕天弓,“金小妹,别人不知你,我可是知道的。你表面上是一只双马尾萝莉。”

    “表面上?”

    “难道金小妹不是萝莉,而是大妈?”

    “拥有萝莉外貌的大妈?”

    “不,也许是拥有萝莉外形的大叔也说不定。太可怕了,难怪她那么神秘,说不定本体真的是大叔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好啊,我喜欢。难以置信,我爱萝派的掌教不是萝莉,她究竟向世人隐瞒了什么。其中必有不可告人的阴谋。好想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听完宁梨花轻飘飘的一句话,腐蚀基派、女装派甚至是我爱萝派的人,都开始起疑,怀疑金小妹的真实身份。要是她非萝莉,而坐上萝莉派掌教的大位,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。

    “住口,你知道什么!”金小妹气得不轻,小手一挥,金色的能量涟漪向前涌去。她要杀了宁梨花,不让其乱讲。“不可能的,难道那个腐女真的知道我的来历?”金小妹不得不防。“我本不是城阳人士,也不是这个国家的人。我的真实年龄超过……”金小妹自己都不好意思回忆下去,按年龄划分,她还真不是萝莉。

    宁梨花面带冷笑,给自己加了一个扩音术,“金小妹,非是糖国、可乐国等国人士,她出自糖山!”

    轰!金小妹如遭山岳轰砸,惊得说不上话来。因为宁梨花说的不错,她确实出自糖山。

    而糖山盛产的除了糖外,还有一种让人避之如蛇蝎的生物,童姥!又曰糖山童姥。

    金小妹是童姥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。金小妹竟然是糖山中的童姥!”腐蚀基派中的一位基老震惊道。

    “天呀,童姥能当我爱萝派的掌门人,简直滑稽。”又有基老大声喧哗,他们本就瞧不起金小妹,知道了她的真实身份,自然而然地出言奚落。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。我们女装派和我爱萝派关系融洽,到头来,你们却欺骗了我等大姬姬美女的感情,实在是罪无可恕。说,你们拿什么补偿我等。”女装派的长老们也怒了,他们和我爱萝派的萝莉长老感情很好,不曾想,她们的领军人物是童姥。比大妈还过分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还萝莉派呢,我看你们改名为大妈派比较好,毕竟你们中走出了一只叛徒。她就是金小妹,不,她是童姥,糖山的童姥!”

    女装派的伪娘声势夺人,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反观我爱萝派,因为她们的首领是童姥,人人自危,而且面带惭色。她们也是受害者啊,哪里知道金小妹的过去。要说委屈,谁比萝莉派的人更苦。一些德高望重的萝莉却动了别的心思,何不将金小妹拉下台去,自己做那高高在上的一派至尊。有这样想法的萝莉不在少数,是以,我爱萝派暗流诡谲,已是山雨未至风灌满楼。

    金小妹很为难,辩解即是自招,不解释又代表沉默,沉默太久了即是默认了宁梨花的说法。也不能说是默认,因为金小妹本来就是糖山的童姥,她们中最杰出的人唤作铜姥。金小妹显然没达到那种高级的境界,可她在童姥中也很有名气,只因她喜欢推漂亮的姐姐。

    没废多少唇舌,宁梨花瓦解了金小妹最大的依仗之一,她就算在我爱萝派待下去,也会被人架空,难以服众。不是萝莉,怎能坐上萝莉王的的宝座。

    眼瞅着自己的手下蠢蠢似动,金小妹不住冷笑,心道,一群养不熟的狼,早知今日,我当初就杀了你们。可晚了,哪怕是金小妹最忠心的属下,也有了叛变的想法。这些个萝莉所效忠之人是真正的萝莉王者,而非童姥。

    金小妹的闺蜜阿萌当即和她撇清关系,并且大义禀然道:“想不到你竟是糖山的童姥,我与你认识多年,诚心待你,你苦苦欺骗我,不拿我当闺蜜。我又何须与你这等狗肺狼心之辈相处,至此,你我形同路人,你也不再是我的闺蜜。”

    阿萌是城阳伪娘一系的领军人物,他上知道天文,中晓取舍之道,下通地理,当断即断,立刻抛弃了金小妹。拥有大叽叽的美女,当有所为有所不为。

    听完阿萌的一番正义之词,金小妹不觉意外,她很了解自己的闺蜜,他交朋友,从来都是看重利益,当然有一个人例外,那就是绿素。绿素和阿萌之间的关系太好了,无人可介入到他们中间去。

    放眼四周,金小妹忽地发现自个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,“宁梨花!”来自糖山的童姥自然将怒火倾向大腐女。

    宁梨花道:“这位年龄不详,大概也有一百多岁了吧,你不待在糖山,为何来我糖国。糖山不服糖国国君的治辖,你们这些童姥功不可没。国君早有敕令,若能擒拿任何一只童姥,交予糖国,可换取三千金,另赐护国之爵的封号。诸君,童姥就在此,何不拿下她!”

    梨花话语甫落,女装派、腐蚀基派、我爱萝派的人,个个人心浮动,均动了念头。哪怕是萝莉派的人也是如此。既能扳倒现任掌教,又能为自己谋取功名,两全之事,若不为,当真是脑子有病。当即,一只单马尾萝莉站了出来,她身高六尺,在城阳的萝莉中也算是高的了。此人唤作“妃录”,在我爱萝派中也是仅次于金小妹的存在。可妃录不满金小妹很久了,“掌教,服罪吧。不可伤了我等的心。”

    妃录站了出来,萝莉们并不诧异,她们都知妃录与金小妹不合,当年,如果不是金小妹横空出世,妃录早登上了掌门之位,焉用等候至今。

    除了妃录,另有三只萝莉站了出来,她们打扮如一,相貌神似,是派中的金牌打手,谁敢挑衅我爱萝派,她们三个会在第一时间出动,挑了对方的经脉,废了他们的生命之海。

    别看三只萝莉模样乖巧,长相甜美,xiong也很贫,她们可是实打实的暴龙兽,动辄日天。三只萝莉都是妃录的好友兼手下,除了妃录,派中再无人能支使她们。妃录既然站了出来,她们第一个响应。

    金小妹目光不善,暗道,失算了,为何事情会变成这样。她想离开都难,别说以妃录为首的萝莉不会答应,即是那女装派、腐蚀基派的人也不会同意,何况还有一个大腐女暗中窥伺,也要取糖山童姥的命。

    怒极反笑,金小妹总算见识到了腐女的可怕。另外,宁彩尘与玛尔考带夫斯基之间的撕比大战也在继续。腐蚀基派的掌门人取出了枯桐剑,他对彩尘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宁梨花出言挑拨金小妹与三大派的关系,让其成为众矢之的。可梨花更关心的确是兄长的安危。“哥哥手中的剑经不住古剑枯桐的连续劈砍。再有几次,那剑就会断了!”宁梨花眼界高明,已然算出兄长的剑不能再承受枯桐剑的砍斫。

    咔的一声裂响,只是一击。宁彩尘的佩剑断了,“枯桐枯桐!”彩尘眼中闪烁着狂纵之意,并未因为珍藏已久的长剑断了而难过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枯桐剑遽地低吟,剑身弯折若圆,而后剑身拍向宁彩尘的脸颊。

    玛尔考带夫斯基有意在彩尘面前炫耀他的剑。

    宁彩尘眸中绽放一缕缕碧华,如同湖中升起的绿色雾水,“为何不躲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怪道。下一瞬,腐蚀基派的掌门人就知道原因了。

    一只小鼎从宁彩尘的生命之海中旋出,撞向枯桐剑,当啷!发出一声清越的撞击之音。

    鼎声过后,彩色的土壤涌出鼎外,沙尘暴一般,吞噬了玛尔考带夫斯基还有他手中的枯桐剑。异变遽生,后者毫无思考余地,已遭到了宁彩尘的暗算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

    “掌教被彩色的沙尘暴吞噬了?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啊,那可是玛尔考带夫斯基,宁七哥的公子,他算什么东西,哪能与我们的掌教相提并论。我没看错吧,一个藐小的虫子似的见习基老,居然拿下了我等的掌教!”

    “不要小看掌教,他不会有事的。玛尔考带夫斯基号称城阳第一人,哪有那么容易死掉。”女装派的掌门阿萌陡然笑道,他声音很大,传遍全场,谁都能听出他话外之意,玛尔考带夫斯基死了那就死了吧,只能说他不配做城阳第一人。当此之时,萝莉派的掌门金小妹形同虚设,自顾不暇,而腐蚀基派的掌教太过自信,水沟里翻船了,被宁彩尘算计了。要说谁最可能成为城阳第一人,非阿萌莫属。他的好姬友绿素就在身边,女装派的大佬们也在,有他们的簇拥,阿萌想不腾飞都难。

    “宁彩尘真是我的福星。”阿萌窃喜。此刻,他更加确信也拿下宁彩尘,即便对方做了基老。没关系,还可满满改变他,让其闭上基油油田,做那大叽叽美女,与众多大迪奥美女投入到建设伪娘世界的大计之中。

    宁彩尘拿手指抵着小鼎的底部,彩色的土壤源源不断地涌出,洒向沙尘暴,加速其转速。

    彩色的沙尘暴之中,玛尔考带夫斯基苦不堪言,他虽有枯桐剑护身,可也不是长久之计,总不能待在里面不出去吧,时间一长,人心散了,他这个掌门也算当到头了。“剑之律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道,叮,他以手指叩响枯桐剑的剑身,刷!刷!刷!一道道音律旋出,从内向外,斩向彩色的沙尘暴,激起一蓬蓬能量乱流。可沙尘暴固若金汤,枯桐剑的剑之律也不能毁灭掉它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这才真正的考虑宁彩尘的可怕之处,可堪做他的对手。“我倒是小瞧他了,能困住我的基老不多。他的手段不甚光明,可目的达到了,也算他的高明之处。”

    玛尔考带夫斯基虽在沙尘暴之中,目光沉稳,不见慌乱,他仍有自信可破而後立。

    彩色的沙尘暴之外,腐蚀基派的人心有所忌,有些惧怕宁彩尘指头上抵着的小鼎,生怕自己也被沙尘暴卷进去,步了掌门的后尘。“玛尔考带夫斯基,你很镇定。”宁彩尘的声音通过砂砾,传递给腐蚀基派的帮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狂妄,待我出去,就是破你局部地区之花的时间。等待吧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哼道。

    “死心吧,你出不去的。”宁彩尘冷笑,“你多半是因为在沙尘暴里面待的太舒适了,忘了自己的处境。我再给你添些火,帮你祛除寒气。”宁彩尘的声音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“来吧,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手段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暗道,他有些举棋不定。“难道那小子真的能困住我不成。趁此机会,我也好观察一下腐蚀基派的长老们,暗中查看,一观他们是否有异心,想取代我与否。”

    就在玛尔考带夫斯基念头旋转之际,轰隆隆,沙尘暴内部空间的上层落下一团团火球,飞坠而至,砸向玛尔考带夫斯基。

    “那小子玩真的。”腐蚀基派的掌门笑道。

    “枯桐饮恨。”玛尔考带夫斯基挥动枯桐剑,登时,剑芒迸涌若大江逆飙,从下向上冲去,嘭嘭嘭,撞碎了一团团火球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