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小钱的武器是铜钱,可他现在身上有伤,不能发挥铜钱的全部力量。那些个铜钱变成的短剑瞄准半人马王,齐齐射出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丢掉手中的半截锁链,双掌握为拳头,倏地两拳同时向前捣出,其时,热浪迸舞,数百个拳头飞了出去。当当当,与飞射而来的短剑碰撞,并将它们击飞,不能伤害到半人马王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第三次挑衅我。”半人马王不掩杀气,他的马尾来回扫动,“人类,在你死之前,可还有心愿未了。”

    聂小钱苦笑,他把怀中的宁彩尘放了下来。自己受了伤,还抱着小鲜肉,再与强悍的人马汉子撕比,那不是找死是什么。“心愿未了?我的心愿太多了,你愿意听?”聂小钱试着拖延时间,他希望半人羊姐妹去找黑山女妖来帮他。可聂小钱一转头,愕然发现半人羊姐妹毫无动静,她们站在原地,也不知在想什么,“她们不愿得罪半人马王。”聂小钱忖道。只能靠自己了,“没受伤,我尚且不是这头人马汉子的对手,如今拖着伤体,怎能撕比得过他。”聂小钱思考对策,可毫无头绪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太强了,聂小钱的计策对他无效。

    腾!

    一道矫健的身影自东方投来,“唔哈哈哈,我是马车夫,神秘的马车夫。正缺少一个半人马为我拉车。想不到黑山就有半人马,还有半人羊。半人羊虽好,终究不是马,兀那强人,还不跪下,成为我的马。”

    被宽檐帽子挡住脸的马车夫叫嚣道,嗯,是女的,帽子下传出去的是女声。“马车夫是女的。”聂小钱奇怪道,“传闻中他是爷们,是汉子,为何就变成女的了。”一时间难以接受。要是汉子就好了,聂小钱心道,还有机会与之Gao基。

    “拿开你的帽子,让我看一看你的真容。”半人马王道,“我不杀无名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有本事自己来看。”忽地,马车夫按在左眼上的手拿开了,“LOOK我的眼睛啊!”马车夫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半人马王漫不经心道,“看你的眼睛又如何,你难不成能用眼睛杀我?”也未多想,半人马王还真看了。

    “瞳术,真飞鸟!”马车夫道。他的左眼倏地变红了,扑扑扑,一只红色的鸟飞了出去,电掣一般,那鸟撞到半人马王的脑袋里去了。嗡!半人马王的脑袋遽地幌荡,像是盛满水的气球,随时都能破裂。与此同时,半人马王的脑袋中有一道声音响起,“完全听命于我,吾名鹿鹿修·压路基,喜欢以智商辗轧敌人,半人马王,跪下吧,你只能仰望吾。”

    马车夫相当狂妄,因为他有傲慢的资本。鹿鹿修·压路基,实际上是神圣布高基塔马德帝国的第11皇子,因为野心太大,其父将他和他弟弟丢到了帝国占领的一个小国之中,他们扮演的角色和人质无异。

    鹿鹿修不甘心啊,他仰天嚎叫,他目光如电,他发誓道:“Gao基,吾要Gao基,吾要比父皇以及皇兄皇弟们更厉害,他们相中的汉子,吾都会抢走,待吾厌倦他们的基友之后,无情杀掉,视他们为牲畜,吾是他们的王啊!”就这样,鹿鹿修·压路基开始了在小国的生活,凭借他的美貌、手段与基情,鹿鹿修和一个俊美的绿发鲜肉成了同伙,那绿发鲜肉帮助鹿鹿修开启了瞳术,其曰“真飞鸟”。发动瞳术时,鹿鹿修的左眼会冲出一只红色的鸟,敌人一旦中招,他将无条件服从鹿鹿修。

    可好景不长,鹿鹿修·压路基的强势崛起引起他的皇兄们的忌惮,几位强势的皇子联手,掳走了鹿鹿修最心爱的基友朱有雀,朱有雀,小国的皇族,可国家都被神圣布高基塔马德帝国占领了,他的皇族身份就是他最大的麻烦。然而朱有雀天赋异禀,并有超级大姬姬,成功引起鹿鹿修·压路基的注意,两位落魄的皇子一拍即合,赫然是那烈火遇到了干燥的柴禾,他们的基情熊熊燃烧,绿发鲜肉都介入不得,感觉自己做了小三。

    那日,鹿鹿修·压路基和朱有雀在山坡上讨论哲学,神圣布高基塔马德帝国的皇子、皇女们降临了,他们以铁血手段擒走朱有雀,并且带走了鹿鹿修相依为命的奥豆豆。鹿鹿修感觉天都塌了,心好塞。然后他远遁他乡,做了马车夫,与绿毛鲜肉游山玩水。可有一天绿毛鲜肉也不见了,瓜大的鸟都飞了,鹿鹿修无可奈何。心灰意冷之下,他发挥自己画画的天赋,引起大腐女黑山女妖的注意,两人一见如故,相约在黑山。其实,鹿鹿修·压路基是穿梭时空而来的,他不属于这个世界,黑山女妖不在乎,他只在意鹿鹿修有健康而又迷人的大姬姬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中了鹿鹿修·压路基的瞳术,精神像是分裂了似的,有两股意识在碰撞,一股是鹿鹿修降下的王之哲学,另外一股就是半人马王自己的意识。

    “臣服于我,我将带你称王称霸。与比利聊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滑稽!马车夫,你想控制我,哼,也不看看我是谁,我可是半人马中的王者,身上有霸气。且让我用霸王之气震慑一下你。”

    砰砰砰!砰砰砰!两股意识在半人马王的灵台附近撞碰,地动山摇,日摇月幌,半人马王的识海沸腾了。“痛啊!”半人马王吼道,他的脑浆像是被蒸熟了似的,那张俊俏的马脸也拧巴了,“滚出去,滚出我的头。”半人马王左手扣住自己的脑袋,右手捏拳,Duang,Duang,Duang!他一次次的拿拳头撞击自个的头颅,五官渗血,一脸血水,很是吓人。

    “半人马王,想不到你还能反抗我,有意思。你越强,我越喜欢。今天不收你做我的马,我就不配做享誉基老界、画界的马车夫。”鹿鹿修·压路基觑准时机,刷,向前驰去,他右臂扫出,诡异的是他的手臂像是面条,能拉很长,而且很劲道。啪的一声,鹿鹿修的手掌印在半人马王左边的奶大肌上,嗤嗤嗤,鹿鹿修·压路基的基气通过他的掌心窜入半人马的身体中,摧枯拉朽,如同江河决堤,冲击大坝。

    除了瞳术“真飞鸟”之外,鹿鹿修·压路基还修炼了其它的武技、神通,其中有一门神通曰“基不择鸟”。

    基不择鸟这门神通相当可怕,施术者与被施术者都冒着同样的风险,是拿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做赌注啊。然而,鹿鹿修·压路基吃定了半人马王,他现在比半人马王更强势,可轻松捏拿他。所以马车夫才发动了“基不择鸟”神通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,半人马王的基油油田迸沸了,基气浩荡八千里,迸出体外。

    基油油田是基老产生基油的关键所在,可以说和生命之海同等重要,半人马王不能同时坚守灵台、油田,他愈发烦躁,头疼似裂。

    哗!哗!哗!鹿鹿修·压路基闯入半人马王体内的基气凝成数千道比头发丝还细的金线,金线织绕,形成黄金色的毯子,顷刻间覆盖了半人马王的基油油田。

    “啊!”半人马王像是疯了一般,咆哮不歇,可他的基油油田被鹿鹿修封印了,更让半人马王崩溃的是,他之大姬姬也被金色的细线缠住了,似乎成了木乃伊,被裹得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“基不择鸟”啊,中了神通的人,不但基油油田被封印,汉子的大雀也受制于人呐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几乎是崩溃的,心里拔凉拔凉的,“马车夫怎会怎么强,难道我真要做的代脚工具?”念头方起,半人马王就把它驱散了,“不要,本王绝不做别人的马,除非我愿意,否则谁敢骑在我背上。”

    “啊,宁公子。”聂小钱愕然发现宁彩尘后背上的伤好了,像是自己愈合了。更让聂小钱吃惊的还在后头,他只见宁彩尘手里多了一个小鼎,鼎中装的不是金银财宝,而是丝毫不起眼的泥土。

    他想做什么。聂小钱不由想到。

    磅!宁彩尘一掌击在小鼎之上,鼎中的泥土迸散而出,可颜色变了,不再是单调的褐色,五颜六色,像是彩色的鳞粉。如梦如幻,彩色的土壤陡地向半人马王罩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敢!”鹿鹿修·压路基大声喝道,他俊俏的脸都快气歪了,他马上就能得到半人马王,半路杀出一个宁彩尘,抢在马车夫之前,收取胜利的果实。鹿鹿修怎能不怒。

    可鹿鹿修慢了半步,彩色的土壤覆盖了半人马王全身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半人马王嘶声痛嚎,那些彩色的土壤落到他身上,像是牛皮糖,甩都甩不掉,更让半人马王惊惧的是他的身体失去了知觉,不管是手、马蹄、马尾等,均不受他的控制。几息之后,半人马王的表情也凝固了,再不能发声。

    “吓。”

    鹿鹿修·压路基向后退去,躲开洒落的彩色土壤。因为马车夫看到半人马王变成了一尊栩栩如生的彩兵马俑,一点生息也无,死的不能再死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不管是鹿鹿修还是半人羊姐妹,亦或聂小钱,他们悚然而立,像是看到鬼了似的盯着宁彩尘以及他手中的小鼎。

    彩色的土壤出自那只小鼎。

    彩土虽好,可能容纳它们的鼎更好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还是宁彩尘先开口的,他道:“半人马王已死,我自由了,谁想成为我的第二个主人,请随意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不管是暗中观察的人还是在场的几人,无人应声。宁彩尘刚杀了他自己的主人,谁也不傻,半人马王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,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宁彩尘被半人马王一路拖行,未有任何表示,直到鹿鹿修·压路基与聂小钱出手了,他才痛下杀手,一击即中,杀了半人马王。他的隐忍与狠辣让在场的基老们觉得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鹿鹿修·压路基围着彩色的兵马俑转了几圈,这才道:“宁公子,你杀了本王的马,如何赔我?”

    宁彩尘托着那只小鼎,鼎中的土壤又恢复了先前的颜色,毫不起眼,而且仍然盛满鼎,不见减少。杀半人马王时,明明用了大量的彩色土壤,可鼎中的土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。哪怕是强如马车夫,他也忌惮宁彩尘的鼎。

    “拿我的身体赔你,如何。”宁彩尘道。他收起小鼎,似笑非笑地凝视着鹿鹿修·压路基。

    “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,我们还是做朋友吧。”鹿鹿修道。“朋友,我这里有一瓶奶,你要喝吗,只要喝了它,我们两不相欠。”

    说完,鹿鹿修抛出手中的瓶子,丢给宁彩尘。

    宁彩尘伸手接了下来,他瞥了一眼瓶子,只见瓶子上写了三鹿……

    哎呦,握草。宁彩尘当时就怒了,可他并未吱声。再说,他也不觉得自己欠了鹿鹿修什么,都是对方一厢情愿,自我感觉良好。被宠坏了的皇子,怎知别人的痛苦呢。宁彩尘正要喝瓶中的奶,聂小钱将瓶子夺了过去,“宁公子,我也想和你做朋友,真心的。”聂小钱道。

    “真心,假意,又与我有什么关系。”宁彩尘淡漠道。他不知道的是,这世间真的有人一心一意待他,以后失去了,他将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我也许活不到明天,再喝了瓶子里的奶,那又何妨,我又不怕脑袋变大。”聂小钱笑道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马车夫,我们不相欠了。”聂小钱随后道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鹿鹿修·压路基不屑道,“多此一举,看在你长了一张漂亮的脸蛋的份上,本王这次放过你,可没下次了。”傲娇,马车夫很傲娇。

    聂小钱也不在意,“宁公子,何不一起去拜访女妖大人,黑山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不,她已经来了。”宁彩尘道,他手指扬起,指向北方。那里,黑山女妖微微笑着,向他们望来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黑山女妖!”聂小钱忖道,饶是他见识过大风大浪,真的遇到了黑山女妖,也心旌摇动,因为对方掌握着他的生死,自己人头点地与否,不过女妖一句话。

    半人羊姐妹一个在前面,一个在后面,她们连拉带拖,将变成彩色兵马俑的半人马王带向黑山女妖那边。“姐姐大人,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您也看到了,和我们无关,是宁彩尘做的。”

    半人羊姐妹直接道,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黑山女妖笑而不语。打量了几眼彩色的兵马俑,倏地,她右手掀起,旋即向前拍去,黑风迸涌,拂扫向宁彩尘。

    女妖所看中者,宁彩尘之鼎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宁彩尘不躲避,应了一声。“想要,拿去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迟疑,宁彩尘抛出小鼎,投给黑山女妖。本来吹向宁彩尘的黑风忽地停了下来,它们簇拥着小鼎,原来返回,当鼎落到女妖手中时,黑风也消散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