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赤霞成名之前只是一个小道士,既无靠山也无基色,在修道界与基老界混得很差,以至于吃饭都成了问题。他虽然是糖国的皇族,可是私生子,命运女神并未眷顾他。

    年轻时,雁赤霞并无大胡子,长相不甚出众。好在他有一杆大姬姬,终于搭上了修道界的聂小钱!

    聂小钱何许人也,黑山女妖的侍者。黑山女妖名字中有个妖字,她本人却是人,和妖并无半点关系,女妖是她的笔名。她以黑山为洞府,方圆七千里都在她的掌控下,在黑山生活的道人、妖怪、基老、腐女灯每月都要向女妖缴纳月供,否则他们会找到黑山女妖的驱逐,甚至连小命都会丢掉。

    与雁赤霞不同,聂小钱是个美基老,在他投靠黑山女妖之前就有很大的名气了。可一个人的名气大了,麻烦也会随之而来。聂小钱的仇家联手追杀他数月,双分早是不死不休的局面。

    可当聂小钱的仇人们追到黑山时,他们犹豫了,不敢上前。只因黑山女妖凶名在外,没有她的邀请或者拜帖,擅入黑山者皆杀。

    聂小钱与他的仇家都知道黑山女妖的规矩,“不管了,进入黑山是死,不入山马上就会死。拿命去博一次了。”聂小钱头也不回,拖着伤痕累累的基老躯壳,战战兢兢进入了黑山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,我们还要追聂小钱吗!”

    “不必,这里是黑山女妖的地盘,我们妄入,老妖会生气的,当场杀了我们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,黑山中不知有多少大妖、基老、腐女,他们肯定很乐意抓了我们向女妖邀功。聂小钱他已经成了那群人的猎物。”

    “聂小钱能死在黑山女妖的手中,也是他的运气。至少不用遭受我等的折磨。”

    “他落在我们手里,哼哼,想死都难啊,我等都是基老,不废了他的局部地区之花,岂不会被别人嗤笑。”

    聂小钱的仇家们待在黑山外,小声议论道。他们的声音很低,生怕被人听到。飕!飕!飕!黑山内忽地迸窜出三支长箭,戾风飙荡,箭头没入三个蒙面人的颅腔,又从颅后穿出,带起一蓬血雾以及脑浆。

    “啊,快退!”

    “不好,黑山女妖的手下们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我们还没进去黑山呢,他们就开始动手?”

    “老妖的脾气大,赶紧走,我可不想把小命丢在此地,家里还有小鲜肉等着我开光呢。”

    刷刷刷,几十道人影骤然飙起,迅捷无伦,远离黑山。他们不愿和女妖发生冲突,她在修道界、腐女界通吃,人脉极广,惹了她,不死都难。

    再说聂小钱,他虽受重伤,可神智尚清醒。尤其是进入了黑山,他更加小心。“此地是女妖的领地,我既没受到她的邀请,也无礼物奉上,为何没人抓我,或者杀掉我?”聂小钱疑惑愈深。他只敢在黑山的外围走动,不敢再向前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!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迅速亮出汝之大姬姬,让我等一观,如果我们不满意,黑山女妖大人也不会满意的。你的小命也就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姐姐说的好有道理。我们三人是黑山女妖大人的侍女,为她寻找俊美的小鲜肉,然后让他们Gao基,以供女妖大人陶冶心情,发现灵感,她的腐女气息才会更加浓郁。”

    从

    三个女人站在聂小钱身前,一脸倨傲,打量着擅入者。“你没听到我们说的话吗!”中间的女人道,她耳朵尖尖,皮肤很白,是木精灵。旁边的两位皮肤较黑,可面容同样姣好,她们是黑精灵。三个精灵拜在黑山女妖门下,成了她的侍女,近墨者黑,近腐女者腐,她们也是腐女,不用怀疑。

    黑山女妖选择麻豆有两个标准,一个无视。先说“无视”,女妖无视小鲜肉麻豆的内在美,用她的原话来说,去尼玛的内在美,又不能吃饭。另外两个标准分别是脸蛋要好看,姬姬足够壮观。

    木精灵、黑精灵姐妹们,她们发现聂小钱的脸符合黑山女妖的审美观,所以才没用箭射他。而追赶聂小钱的仇人们,有几个不长眼的,他们就没那么幸运了,谁让他们蒙脸装比。要知在黑山,汉子最好什么都别穿,这样活命的机会更大。

    聂小钱冷汗涔涔,他也听过黑山女妖订下的规矩,可他毕竟是骄傲的基老,有尊严的。在三个精灵妹子面前让他展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比杀了他还难。

    “可恶,你们想看我的大姬姬,万万不可能。”聂小钱大声道。“我生于书香门第,自幼知书达理,基神与我同在,比利与我同在,你们三个精灵,不知廉耻,居然想看我的姬姬。还有没有天理。黑山女妖,你给我出来!”聂小钱直呼女妖的大名。

    三个精灵面色哗变,“闭嘴,你快闭嘴!女妖姐姐真的来了,你就死定了,我们也救不了你。”木精灵急道,“瞎叫唤什么,黑山里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,有的人并不买女妖姐姐的账,他们住在黑山,是为了避世,而非投靠姐姐。他们要是发现了你,你可真的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和他那么多废话作甚,前天不是来了一个半人马汉子吗,他在进入黑山之前,抓了一小鲜肉,好像是叫宁彩尘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就是宁彩尘。半人马汉子貌似很喜欢宁彩尘,和他形影不离。可我怎么听说宁彩尘是在上面,而半人马在下面。”

    “纳尼!有没有那么夸张。宁彩尘是个攻,半人马是受?”木精灵妹妹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女妖姐姐也向半人马索取宁彩尘,可那人马汉子不许。姐姐大人好说歹说,他依旧不交出宁公子,还说什么山无陵天地合,与君Gao基到天荒。女妖姐姐也被他们的基情感动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看多半是她的灵感来了,姐姐大人最近在创作一本长篇小说,主要是讲兽族与人类中的小鲜肉跨越物种,同证基老大道的。说不定半人马汉子与宁彩尘给了姐姐创作灵感,他们会出现在她的书中也不足为奇。”

    “黑山女妖姐姐的上本书诗人忘了爱然后与水神相恋的三十三天大卖,很多人都想知道诗人和水神结婚了没有,可姐姐很高明,在书的末尾故意留了悬念。”

    “切,你们俩太傻了吧。是车夫啊!那个戴着斗笠不见真容的车夫才是绿毛诗人的最爱,水神不算什么,充其量是小三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,我还是支持水神与车夫这对CP。”

    “草,老娘最讨厌车夫了。装什么神秘。”

    三精灵姐妹因为CP的问题吵了起来。聂小钱自然而然地被晾在了一边。“那个,我可以说句公道话吗。”聂小钱实在是忍不住了,开口道。“黑山女妖大人的诗人忘了爱然后与水神相恋的三十三天,我也看过。比起小说的内容,我更喜欢书中的插画,请问,你们谁知道插画师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诶诶?你想知道插画师是谁,而不关心我们的女妖姐姐?”木精灵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插画师什么的,她是画界新出道的无名画师,没多大名声。还不是姐姐大人帮了她一把,才让她走红的。如今她在画界有一定的影响力,而且她的笔名就是马车夫!”

    “超讨厌的说。明明是姑娘,却给自己起了马车夫这个笔名,真不知她脑回路是怎样的。哼,女妖姐姐大人还和马车夫签订了协议,她以后的小说都由马车夫配插画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大人喜欢提携新人,人尽皆知。马车夫走大运了。人家也想学插花啦,可我画出来的东西不太好形容,姐姐大人说比较抽象,你们知道什么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鬼知道。”

    三个精灵吵吵闹闹,也不给聂小钱开口的机会。“原来是马车夫小姐。”聂小钱小声道,“真希望死之前能见一面马车夫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说啊,赶快拿出你的大姬姬,这样我们就能判断要不要杀你。只有活着,你才有机会见到马车夫,我保证,她会和你见面的。”木精灵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啊,马车夫和半人马汉子之间的感情很好。据说他们是情侣。”

    “宁彩尘呢,他算什么!”聂小钱吃惊道。

    “新来的人马汉子,他既喜欢姑娘,也喜欢汉子。宁彩尘与马车夫小姐都是他的恋人。”

    “宁彩尘……”聂小钱重复这三个字。“他也在黑山。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三傻叉精灵,让开让开,女妖大人说了,带他去见她。”两只半人羊走了过来,她们长着山羊的身躯,姑娘的半个身体。

    两只半人羊容貌相近,她们是姐妹。左边的是姐姐,她长着黑山的头发,白色的羊角。右边的是妹妹,她拥有白色的头发,黑色的羊角。可她们眼睛的颜色却是一样的,鲜红色。

    听到三傻叉几个字,木精灵与黑精灵们不乐意了,一副想要与半人羊撕比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做你们该做的事情。”半人羊姐姐道,她一抬手,呼,一条黑色的缎带甩了出去,捆了聂小钱的双手。“给我们离开,女妖大人还在等你。”半人羊姐姐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宁彩尘与马车夫也在,半人马王也来了。”

    半人羊妹妹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两位姑娘,快到我去黑山女妖大人那里。我要见一见传说中的马车夫。”聂小钱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半人羊姐没拖着聂小钱向黑山女妖的住处前进。其间,半人羊妹妹道:“小哥,你是基老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是基老,纯正的基老。”聂小钱当即表态道,生怕半人羊姐妹不知道他的取向,最好说明,否则姑娘误会了就不好了。基老和兽耳娘不会产生感情的。

    “半人马王来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笑声甫落,陡听“哒哒哒”的蹄声响了起来,震得地面隆隆作响,聂小钱伤体未愈,再一听蹄声,只觉胸膺窒堵,哇的一声,吐了一百多斤鲜血,这才好受些。刚一抬头,聂小钱就看到了半人马王,作客黑山的半人马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皮肤呈褐色,光头,脸上有大大小小的疤痕,像是扭曲的蜈蚣。半人马王身后拖着一人,那人显然跟不上半人马王的速度,是被拖行的,他仰面朝上,后背着地,可衣服早被刮损了,背部也是血肉模糊,几可见骨。宁彩尘,半人马王在地上拖行的小鲜肉正是宁彩尘。

    宁彩尘哼也不哼,表情不变。不将伤势放在眼里,好像半人马王拖着的人不是他似的。聂小钱爱莫能助,他有心帮助宁彩尘,可自己仍是病体。得罪了半人马王,他与宁彩尘都没好下场。“奇怪,精灵姐妹说半人马王深爱着宁彩尘,为何故意伤害他。”聂小钱不明所以,却也没傻到开口询问。别人之间的基情,关他何事,自扫门前雪,休管他人瓦上霜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突兀地停了下来,哗哗哗,他扯动手中的锁链,将宁彩尘从地上拽了起来,砰的一声,重重摔在前面。

    宁彩尘这次是面部着地,他那张俊美不凡的脸跌落在尘埃之中,血水混着泥土,涂花了他的脸。半人羊姐妹与聂小钱这才能正视宁彩尘背上的伤势。“半人马王大人,您这是为何?”半人羊姐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饲养的小伙子,想怎么玩关你何事。离我远些,别以为你长了四条腿,我就不不会杀你。”半人马王轻蔑道。他不拿自己当外人。

    半人羊姐妹怒视半人马王,也不敢动手。对方是客人,黑山女妖的客人,半人羊姐妹再怎么受女妖的宠信,也不敢拿自身开玩笑。

    聂小钱开口了,他看不惯半人马王的傲慢。“欺负弱者让你感到开心吗,你就这点出息?”

    半人马王倏地挥扫手中的锁链,带起地上趴着的宁彩尘,呼的一下,扫向聂小钱。“不知死活的人类,我让你开口讲话了?”半人马王怒道。

    聂小钱别无它法,只能接下飞扫而来的宁彩尘、锁链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宁彩尘撞到张开双臂的聂小钱怀里,如遭巨石轰击,聂小钱气血迸腾,向后退出几十丈,他的两脚陷入地下,犁出两道划痕。不仅是鞋子,就连脚底板都擦破了。

    半人马王眉毛拧起,很不满意聂小钱刚才的表现,“撒手!”他手腕缠了几圈锁链,要将宁彩尘拉回。可聂小钱双臂揽住宁彩尘,说什么也不放手。“铜钱之刃。”聂小钱忽地喝道。

    刷,刷,刷,刷。十几枚铜钱飞旋而出,铜光迸舞,倏然间,铜钱化为短剑,当当当!劈向锁链,火光迸起,捆住宁彩尘的锁链断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