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道是无事不登三宝殿,唐伯猫之身而入雁龙宫,非是有求于雁赤霞。

    是宁彩尘,龙宫的女主宁彩尘遇到问题了。当年,雁赤霞为了得到宁彩尘,与大基老聂小钱撕比,因此废了一条手臂,可以杀了聂小钱,成功抱得美人归。宁彩尘是得到了,以雁赤霞豪迈的Xing格,自然不会约束他。然雁赤霞也有底线,宁彩尘不得走出雁龙宫,若是忤逆了这条,雁大胡子会废掉宁彩尘的一双手臂。

    宁彩尘人虽薄情,可也知雁赤霞的厉害。况且,宁彩尘在外面还有很多仇家,没了聂小钱、雁赤霞的保护,十个宁彩尘也不够仇人杀的。只要他待在雁龙宫,一生衣食无忧,享尽人间富贵,即便是糖国的女国主也没宁彩尘娇奢。

    雁龙宫虽大,可位于海底,宁彩尘久居龙宫,静极思动,偏偏又怕雁赤霞,久而久之,生出一桩怪病。也许是心病,也许是小病。雁大胡子广邀名医神医,无一人能治好宁彩尘,他的病情毫无起色,愈演愈重。雁赤霞也是聪明之人,如何不知宁彩尘的心思,他是在拿自己的生命与大胡子做赌注。赢了,他宁彩尘即会离开龙宫,输了……万事皆休,包括他的命也没了。

    宁彩尘也是狠人,铁了心要离开龙宫。雁赤霞决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。一日,宁彩尘忽地对大胡子说:“听说唐伯猫是个妙人,丹青与医术同样高明,你何不将他请来,兴许他能治好我的心病。”

    雁赤霞也是听过唐伯猫的大名的,他虽在海底建了一座龙宫,却也经常上岸走动,陆上有很多朋友。虽疑有它,大胡子还是发了一封请柬,飞剑传之,直接塞给伯猫。

    伯猫收了飞剑所化的剑丸,看了请柬,目光最后停在落笔处,雁龙宫之主,雁赤霞。

    别人这般无礼邀他,唐伯猫自不会赴宴,雁赤霞不同。他是糖国女国主的亲舅舅,没他的扶持,女国主焉能坐上皇位。

    想了很多,唐伯猫欣然赴宴。该来的避不开,水来土掩,兵来将挡。

    行至海边,雁赤霞亲自迎接伯猫,他抱拳道:“有劳有劳。”

    唐伯猫道:“久闻雁龙宫之主的盖世大名,缘锵一面。有幸与雁大胡子想见,伯猫怎敢说辛苦。”

    不卑不吭,哪怕见了皇舅,唐伯猫也是一般表情。

    雁赤霞也听过糖国女国主与伯猫之间的那点事,今个见了唐伯猫,才知传言不虚,“好个俊美的小哥哥,比之宁彩尘也不遑多让。宁彩尘多是病柔之美,伯猫却是十全十美。”

    “宫主邀我前来,只是为了赞叹我的美貌,哼,也是俗人。我唐伯猫的美名,在糖国、薯国、鸡翅国、可乐国都是排的上号的。不管是汉子还是姑娘,见了我都移不开脚步,一群肤浅之人,只能看到我的美貌,不知我的内涵。”唐伯猫不悦道。“本以为雁大胡子不同,原来也和常人无甚区别。”

    雁赤霞安安静静,听了唐伯猫故意讲出来的一番言辞,也不生气,一笑哂之。“伯猫何出此言。雁某发了飞剑,客客气气请你做客龙宫,礼数已到,我们应当摆酒言欢才是。”说完,大胡子也不管唐伯猫是否同意,抓了他的手,使了避水诀,径向龙宫遁去。

    有一个大水泡裹了雁赤霞与唐伯猫,气泡内有空气流动,伯猫不至窒息而亡。雁赤霞倒不用这么麻烦,他可在水里呼吸。皆因大胡子修炼了一门神通,水中浮屠。

    雁赤霞心情很好,边行边与唐伯猫介绍海中的奇景。“伯猫,请看这里。”

    唐伯猫顺着雁赤霞所指,望向一片珊瑚草,“啊,这里是?”伯猫看到珊瑚草中有一排尖锥,尖锥上捅了一个个人头。他们表情生动,维持死前的最后表情。

    “是宁彩尘啊,这些都是宁彩尘的杰作。”雁赤霞道。“他玩坏的人都是这个下场。今日请你来,也是因为宁彩尘对你感兴趣。希望你能活下去,不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。你是糖国的大才子,脑袋很灵光,不会死在龙宫才是。你要是死了,糖国的女国主可不会放过我,说笑的。”雁赤霞尴尬道,因为唐伯猫根本没在听他讲什么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在看哪里,小唐唐。”雁赤霞有些恼道,“来到了雁龙宫,你得听我的。咱好歹是龙宫之主。”

    “宁彩尘,你真的喜欢宁彩尘?”唐伯猫忽道。“别骗人了,雁赤霞,你在利用他。恐怕宁彩尘也不知道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雁赤霞讶道,“哦,你是如何发现的,我们才第一次见面,难道通过这些人头杖,就能看出端倪来。我是不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    唐伯猫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,啪,他打开逍遥扇,开始扇风。

    “唉,你们这些书生就是难缠。”雁赤霞道,“我不及你们。像是宁彩尘,他也是文化人,肚子里的墨水多,你们之间的话题应该会很多,不像我,和他说不到一块去。除了Gao基,我和他之间似乎没做过其它的事情。想想也挺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不放了宁彩尘,对你对他都好。我也没必要来雁龙宫。”唐伯猫笑道。

    “小唐唐,你这话说的我不爱听。我好歹也是雁龙宫的主人,说出去的话哪能像泼出去的水,说收就收。终宁彩尘一生,休想离开龙宫,除非我死。哪怕宁彩尘死了,他也要葬在雁龙宫。”雁赤霞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多心了。我和宁彩尘并无交情,不会因为他和你交恶。雁大侠,你听过洛基赋吗。”

    “雁某对诗词不感兴趣,文化人的玩意,咱玩不来,想想脑袋都疼。小唐唐,你还是闭嘴吧。宁彩尘唤你来雁龙宫,你可知他的目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与他非亲非故非基友,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。倒是雁大侠,你们Gao基多年,还不知彼此吗。”

    “宁彩尘将心思埋得很深,雁某又是粗人,从未细究,所以不知。”雁赤霞哈哈笑道。看似不在意,却一脸杀气。适才,唐伯猫道出雁赤霞是在利用宁彩尘,大胡子因此动了杀心,可他也知道伯猫在糖国的地位,暂时还不能杀他。

    雁赤霞,又曰雁大胡子,曾经是大基老聂小钱的朋友,可大胡子相中了聂小钱的基友宁彩尘,与好友反目成仇,自废一条手臂,也因此杀了聂小钱。这是雁赤霞心里永远的痛,不愿被人提起。知道他和聂小钱是朋友的人都被大胡子杀了,真相和聂小钱一起被埋在海底。

    珊瑚草的人头杖之中,有一颗脑袋就是聂小钱的,只是蒙了面,镶金带银,谁又认得出来。任你生前光风霁月,死后也是白骨,更有甚者,尸骨不存。

    唐伯猫、雁赤霞都不是那种会怀旧的人,两人互相试探,虚与委蛇,反倒是棋逢对手,有些乐此不疲。大有相见恨晚之意。

    “小唐唐,你真想让宁彩尘离开,也不是没得商量。”雁赤霞笑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是想让我留下吧,代替宁彩尘。可惜,我好动,难在一个地方待的很久。宫主的美意与基情,伯猫不敢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有趣,有趣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,为何不杀了宁彩尘。”唐伯猫话锋一转,直指本心,发问道。看到珊瑚草中的人头杖,伯猫就已明白雁赤霞为何强留宁彩尘。

    “宁彩尘的祖上出了一位大人物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猜猜看是哪位大人物,宫主不要说话。”唐伯猫道。

    “伯猫已知,直接讲出就是。此地,阒寂无人,只有你我。”雁赤霞笑道。杀你也好丢尸。

    “宫主故意让我看到珊瑚草中的人头杖,你的心思不加隐藏,伯猫想不知都难。宁彩尘的祖上出了一位大神,是画界大神,他与当时的画圣是好朋友。两人之间的友情超越了基情,发展成了爱情,而后同投基老界,甚至破格得到基神的接待。”唐伯猫道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唐唐,你也是有心人。”雁赤霞道。“宁家的那位大神又曰宁小王爷,他的那我画圣朋友号曰画中之鬼,人以画鬼呼之。画鬼与宁小王爷由画界改投基老界,表面上他们是为了Gao基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不然。”唐伯猫接过雁赤霞的话头。“画鬼,据传他的手非是人手,而是鬼手。”

    “小唐唐,你诗画都是一绝,听说过画鬼也不意外。你,还还听说过什么……”雁赤霞道。“不知府上可有画鬼传下来的大作。”

    “绝无。”唐伯猫道,“那些收集了画鬼之画的收藏家,无一善终,都做了冤鬼。谁敢收藏呢,画圣的画再好,可也要有命去拿。”

    “宁彩尘手中就有两幅画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你将他留在龙宫的目的吧。”唐伯猫道。

    “有是有,可宁彩尘打不开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宫主这样说,即是表明你也打不开,所以你们有求于我,希望我能发现那两幅画的秘密。”唐伯猫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唐唐快人快语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要让雁大侠失望了。伯猫即使能打开画鬼传下来的画,也不会告诉你们其中的秘密。”唐伯猫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,小唐唐为了保命,不会讲出去。”雁赤霞笑道。

    “伯猫虽然好画,可更爱惜自己的命。雁大侠还是不要让我为难,画圣的鬼画,我无缘得见,不见最好。缘分不可强求,该见时自然就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你还有选择吗。”雁赤霞道,他右手多了一杆尖锥,和珊瑚草里的没有多少区别。唐伯猫要是不知趣,大胡子乐得掰断他的脑袋,将它做成人头杖,安置在珊瑚草里。

    “雁大侠,你知道侠的真正意思吗。”唐伯猫道,他也不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大侠比不得书中的真正大侠,欺世盗名而已。唐大才子,见了宁彩尘,说你该说的,做你该做的,还需雁某教你?”

    “不敢劳你。”唐伯猫道。“只是有句话想奉劝你,雁赤霞,小心有一天,你的脑袋也会落在那群人之中。”唐伯猫的逍遥扇指向珊瑚草那边,人头杖忽地幌动,一颗颗人头哭了起来,声音尖细。

    雁赤霞听了,只觉刺耳。他暗哼一声,五指箕张,拍了出去,刷刷刷刷刷,五道水柱旋扫而出,斩向珊瑚草中的人头杖。尖锥上的人头迸炸了好几颗之后,余下的人头才安静下来,不再吵闹。

    毁掉几杆人头杖,雁赤霞也不心疼,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人头杖加入,害怕人头少麽,这里可是雁龙宫,而且雁赤霞的敌人不比宁彩尘的少,被他杀掉的人都有幸成为众多人头杖中的一员。

    “伯猫好胆色。”雁赤霞捏碎了尖锥,笔直望向唐伯猫。“希望你的脑袋永远待在脖子上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有高人为我算国命,我会长命百岁的。”唐伯猫以逍遥扇挡住脸庞,只显出两颗眼睛来,和雁赤霞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雁赤霞非是大侠,可也不是真小人。唐伯猫不怕他。

    “走吧,雁龙宫就在眼前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前面,金光万道,偌大的龙宫安静地矗立在海底,雁龙宫三字映入唐伯猫的眼帘。

    “我想以后我会经常来龙宫走动的。”唐伯猫道,他先雁赤霞之前讲出这话,倒让雁大胡子噎着了,不知如何对白。

    此行,就算唐伯猫见了宁彩尘手中的两幅画,也不见得能发现其中的秘密,以后,雁赤霞自然还会邀请伯猫来龙宫的。“宁彩尘会喜欢你的。”雁赤霞道。

    “不,他会讨厌我。”唐伯猫道,“因为我比他聪明,比他漂亮,而且更重要的是,我比他自由。仅是这点,足以让宁彩尘恨我妒我想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都说了,我还能讲什么。”

    雁赤霞也很无语。碰到太聪明的人,还是先杀了他算啦。

    大胡子做出请的动作,他早已散去气泡,两人可在雁龙宫中自由行动,和陆地上并无差别。因为雁龙宫并非建在真正的海底,障眼法而已,真正的龙宫在小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唐伯猫没有心情欣赏雁龙宫的美景,而雁赤霞狐疑不定,也不多作逗留,在前引路,带着伯猫前去寻找宁彩尘,宁小王爷的后人。

    “人太有名也是麻烦啊。”唐伯猫忽道。

    “何须感叹。”雁赤霞道。“唐伯猫,你真的不想留在龙宫,以你的本事与样貌,自可取代宁彩尘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不夺人所好喜,才子不抢人之基友。雁大侠,你放心就是,我不打宁彩尘的主意,他还是你的人,永远都是。”唐伯猫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