儒门也有多事之秋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虽然厉害,可涉及到儒门中的高人之事,他充其量不过是兵卒,也许还未过河,桥也被人拆了。

    再者,儒门中与夺命书生有相同嗜好的人不在少数,夺命书生做的事,几乎和那些人无异,可他们做没问题,夺命书生做了就是碍眼,该杀当诛,而且不除不快。

    发足狂奔,夺命书生一刻也不想待在此地。“大儒,我知道那尊大儒是谁了,想不到他还活着,还好我足够机警,否则小命不保。”书生心思活络,他发散出去的神识覆盖百丈方圆,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他的基眼。“小生也是果断的基老,哈哈哈,想来,那些大儒不屑与我一般见识,以后我还是低调些为妙,惹了他们,儒门会将我除名的。”此行,夺命书生损了不少书虫,虫巢也被小魔女吃了几个,“逍遥扇,哈哈哈,此扇在我手中,不枉此行。”

    唐伯猫,糖国的大才子,他亦是儒门之人,同是画界之人,炼器界之人。此人天赋之高,哪怕是当时的十个大儒也赞不绝口。想着将伯猫收到门下,传他经天纬地之才,若真如这般,不出多少年,伯猫真的会成为第十一个大儒。

    问题就出在唐伯猫生平最好的朋友身上,吴烟祖。

    吴烟祖与唐伯猫不是亲兄弟,可他们的关系远胜兄弟,时人曰:吴烟祖半步外必有伯猫。可知他们的友情发展成了基情,可又不是纯粹的基情,还有真情在里面,要不然唐伯猫也不会因为吴烟祖回绝了十个大儒的邀请。只要拜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人门下,伯猫的成就不可限量。就连糖国的女国主都不忍拆散唐伯猫与吴烟祖,才怪!女国主动了很多心思,仍未杀掉吴烟祖。更奇怪的是,吴烟祖本身的修为平常,武技稀疏,也未大神通。

    却说那日,唐伯猫自雁龙宫归来,郁郁不乐,独自饮酒,有机灵的小厮悄悄退出,去寻吴烟祖。因为他们知道只有吴烟祖能让唐伯猫开心,两人平时也会Gao基,可是不讨厌女人,也和姑娘们有来玩,甚至一起行那不可说之运动。

    唐家的小厮一溜烟来至吴府,也不从正门进去,寻了南侧的小门,推门而入。恰好碰到了吴府的少管家,这人生得眉清目秀,心思活络,善于揣测人心,很受吴烟祖的信赖。“我道是谁,原来是你这泼皮。”吴府的少管家道。

    “碍事,碍事。”唐家的小厮一把推开吴府的少管家,自顾自地向前奔去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吴府的少管家挑起眉头,“小唐是怎么了,好像有急事?难道和伯猫大人有关?可我家主人正和人Gao基呢,被他撞到,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糖国有五大才子,吴烟祖、唐伯猫只是其中的两人,另外三人也是才气与基气并存的俊彦,分明是猪山,窦尼碗,黎迪奥。

    这日,与吴烟祖行那证基之道的人正是窦尼碗。

    糖国的五大才子之间的友情早已超越了世俗的认知,也不能说那是基情,肤浅,太肤浅了!友情发展到不可发展之际,Gao基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且住!”

    吴府的少管家一个纵越,闪电般切到唐家的小厮前面,他双臂展开,将唐家小厮拦下了。“不说清楚,休想打扰我家老爷与窦尼碗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哦,窦尼碗大人也来了。”唐家的小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伯猫大人派你来的。”吴府的少管家故意道。

    “不,我家老爷正在生闷气呢,他从雁龙宫回来之后,心情很不好,我们也不敢上前询问,几人商量后,派我来吴府,叫了吴爷,去唐府与我家老爷解乏。谁不知糖国五大才子就是吴烟祖与唐伯猫交情最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都是大实话,何须在我这里嚼舌。”吴府的少管家笑道,他也是明事理的机灵人,可窦尼碗与吴烟祖待在消声趣之房中,焉能叫出,这不是打扰了他们的雅兴吗,也许会吓到窦尼碗,人家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会不振奋。少管家虽然没有得到吴烟祖的命令,一来,吴老爷基情到了,阻拦不住,二者,窦尼碗戴了一壶酒、两味药丸而来。据窦尼碗说,药丸与壶中之酒一起服用,妙处不可言传,只能用汉子的大姬姬体会。吴烟祖听了之后,哈哈大笑,当然明白窦尼碗的意思,两人手牵手就离开了。吴府的少管家亲眼所见,还能有错?

    “别在拦我。伯猫老爷生闷气,若是气坏了身体,你担当的起吗,吴烟祖老爷也会责怪你的。”唐家的小厮厉声道,他也是颐气指使惯了,竟把吴府当成了唐家。

    吴府的少管家冷笑,拿眼瞥向唐家的小厮,这小东西还真敢说,我若不治治他,他还真蹬鼻子上脸。少管家右臂用力,砰的一声,扫在唐家小厮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哟!”唐家的小厮向后跌去,摔了个驴啃稀泥,哼唧不停。

    “哎呀,兄弟,你这是怎么了,不小心摔倒地上,可别伤了骨头。”吴府的少管家上前,他脚下用力,轻轻踢在唐家小厮的腿上。

    唐家小厮当时就亲娘喂叫嚷起来,好像真的很疼似的。其实吴府的少管家并没用力,他出手与下脚都知轻重,敲打敲打就好,又不是下死手黑脚,毕竟还要见面的,红了脸也不好,对大家都没好处。同是下人,为自家老爷分忧本是分内之事。唐家的小厮急躁,吴府的少管家也心急啊,真让唐家的小厮寻上门去,到时吴烟祖怪罪下来,他这个少管家也当到头了,在吴府别想有多大作为。在人檐下,仰人鼻息,没有自知之明,还真当自己是少爷不成。

    “你,你!”

    唐家的小厮叫了一阵,见没人搭理他,也觉无趣的很。吴府人来人往,他老是在地上哼唧,影响也不好。可少管家又不给他抬价下,唐家小厮恨恨道:“你下手也忒狠了,要拆了我的骨头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为你松松骨头,于你大有益处,为何不识好歹。”吴府的少管家笑道,他也不想和地上的小厮交恶。此人生得唐伯猫的喜爱,在唐府也是专横惯了,来到吴府,一时间没转换过来角色,直到被被人耍了一下,才知后悔。

    唉,是我失打点,怨不得小吴。唐家的小厮忖道。他自己爬了起来,窝在地上也不是好事,被人看了去,也不能博得同情,只会引来嘲讽,说他窝囊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随我一起去吧。”唐家的小厮道,他在袖子里抓了一物出来,塞到吴府少管家的手里,“小玩意,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拿人手短,吴府的少管家怎能不知,心道,算你还有些眼色。来者不拒,少管家收了唐家小厮的礼物。“也不瞒你,吴烟祖老爷又吩咐,不许人打扰他和窦尼碗大爷。”

    “草!”唐家的小厮心里直接问候少管家他爹。“通融则个。难道你就不来我唐府。”唐家的小厮冷不丁抛出一个问题。言下之意很简单,在吴府你给我使绊子,你最好别来唐府,否则要你好看!

    吴府的少管家只是冷笑,也不正眼看对方。他两眼朝天,盯着天上的云彩出神,好像它们都是金砖。

    唐家的小厮沉不住气了,他在唐府虽然受宠,可和他地位相仿的还有几人,这些人都不是良善之辈,没少做过落井下石之事。他此行不利,回去之后地位肯定会下降!

    “好哥哥,莫与我开玩笑,弟弟给你赔不是了。”唐家的小厮又从钱袋里拿出几块碎金,都给了吴府的少管家。“我家伯猫老爷还在等着呢,到时吴烟祖老爷问责,你要一人承担下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的话。兄弟你多虑了。”吴府的少管家这才道,拿人钱财,再不做事那就是不会做人了,别人以后还会给你送钱,少管家牵着唐家小厮的手,大步而去,两人谈笑风生,好不亲切。可心里不知道将对方悱恻了多少次。

    “等着吧,我先进去。”吴府的少管家道,“我家老爷与窦尼碗大爷都在里面,不知道穿没穿裤,要是成了全祼的才子,被你看了去,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哥哥教训的是。”唐家的小厮点头道,心里大是鄙夷。吴烟祖在唐家没少做过荒唐事,穿过皇帝的新装。唐府的小厮,哪个不知吴烟祖的大姬姬的尺寸呢。

    吴府的少管家径直走向大房,他推开门,走了进去,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少管家忽地叫了起来。声音之大,让房顶的瓦片都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的小厮心道,那家伙叫什么,难道,难道里面有异?他也顾不得许多,腾!一步迈出,向房间内瞅去,不看倒好,一看心里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地上,血水干涸,可吴烟祖、窦尼碗像是得了失心疯,口吐血沫,手脚也被人捆了。最惨的还要数窦尼碗,他的脑袋上放了一个碗,碗里面盛放了大半碗水。不管他如何吐血,就是不敢让碗里的水溢出。

    “老爷,老爷!”吴府的少管家冲上前去,去抢吴烟祖。也不管窦尼碗,还是自家老爷重要。唐家的小厮,心思和少管家一般无二。只顾着吴烟祖了,哪管窦尼碗的死活。

    原来,窦尼碗虽然是糖国五大才子之一,可他家境贫寒,与另外四大才子相比,穷酸多了。所以受人待见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吴烟祖被吴府的少管家与唐家小厮扶了起来,坐在绣墩上,停了半晌,他才能开口说话,“痛煞我也!”吴烟祖愤怒道。他忽然想到了什么,命少管家将窦尼碗也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唐家小厮正要去取窦尼碗脑袋上的碗,忽听吴烟祖喝道:“不能拿掉,否则窦尼碗必死无疑。”语气之肯定,让唐家的小厮吓了一大跳。愣在原地,也不敢伸手。

    “老爷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”吴府的少管家关好门,并未通知其他人,他也知道发生在自家老爷身上的不是好事,不宜外传。唐家的小厮看到了,那就看到了吧,相信他也不会乱嚼口舌,除非不想活了,唐伯猫岂会饶他。

    “窦兄,你坚持几天,”吴烟祖笑道,“糖国的女国主当真消声荡,她得不到伯猫兄,拿我开刀,以为杀了我就能得到伯猫的身体与心,可笑。我与伯猫情比金坚,她知道什么,一介妇人,坐在大殿之上,本是大不敬之事,她还不满足。”

    “吴兄,不要开玩笑。顶着这个碗几天,还不如杀了我。”窦尼碗紧张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。”吴烟祖道。他右手一伸,摄来墙上挂着的一柄宝剑,锵!抽剑,并将剑指向窦尼碗,“说,是谁让你来杀我的。”吴烟祖冷笑道,“要不是你给我吃了酒与药丸,我怎能被人擒下,受她们欺贱。”

    窦尼碗心里有苦说不出来,他也是受害人,可吴烟祖偏偏多疑,“我也被人算计了。吴兄,你当真看不出。要说糖国的女国主最恨之人,非吴兄莫属,举国皆知。我若真的为女国主卖命,岂会傻到与你一起被擒,而且脑袋上还安了一个危险的碗,那几个姑娘说了,碗破我死!”窦尼碗紧张道,他真担心吴烟祖一剑劈来,他小命不保,提前死了,那真是憋屈。

    吴烟祖提着剑,在屋里走来走去,也不说话。吴府的少管家也唐家的小厮推到墙角,眼皮也不敢抬。房间里针坠可辨,只有窦尼碗的心跳越来越疾。

    猝然间,吴烟祖挥剑斩向窦尼碗。

    “啊!”窦尼碗尖叫道,站了起来,碗中的水也洒了出去。“不要杀我,不要杀我!”窦尼碗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谁要杀你了。”吴烟祖冷笑。“我在帮你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碗里面的水洒了,你不是好好地活着吗。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!还真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窦尼碗惊魂未定,咔嚓,他脑袋上放置的那只碗破了,水花迸溅。原来吴烟祖那一剑并非要取窦尼碗的小命,而是劈坏了碗。

    “吴兄深明大义,小弟在此谢过。”窦尼碗喜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的话,都是自家人。”吴烟祖道。他让少管家收了剑,自己坐了下来。并让窦尼碗也坐下,不许站着。

    窦尼碗面带笑容,还是坐了下来。他心中惧意未散,知道吴烟祖还未完全信任他,而且刚才那剑来的蹊跷,“吴烟祖没和我商量,自己就劈了我头上的碗。要是碗破了,我也死了怎么办!”窦尼碗心里冷笑道,他转念一想,马上明白了,吴烟祖根本不在意他的死活!

    “可恨的吴烟祖。”窦尼碗当即把吴烟祖还有他的家人诅咒了几十遍,口上却道:“多谢吴兄仗义,救我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兄弟,休得见外。”吴烟祖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