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魔女,以为伪娘之姿进入魔女界,本就是一桩异事。更奇的是魔女们也接纳了他,呼之曰小魔女,待之若同类。

    魔女界,与道界截然相反的大界。只要成了魔女,都会祭炼出魔种。

    魔种,神妙异常,与道心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修道之人若坏了道心,空有道基,此生休想再进一步,除非转世。魔种则不然,魔女生出魔种后,却不是用在自己身上,而是用在身具兰质蕙心、良材美质的人身上,即便没有魔种,这些人的成就也不低。得到魔种后,他们将来的成就更高,可到头来不过是为魔女做嫁衣,他们有的,全都会成为魔女的。

    按理说,只有魔女才能蕴生出魔种,可小魔女是异数,他是伪娘,拥有大姬姬,有一杆好壮观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然而小魔女的生命之海有一处泉眼,泉眼方圆百丈内,灵气葱郁,更重要的是这里长着魔陀罗花,此花结的果实即是魔种。

    是以,魔女界的大魔女们有心接纳这只误闯误入的伪娘,赐予他魔女的封号,不见芥蒂之心。小魔女也不傻,乐得与女魔头们以姐妹相称,他也曾想过自断大姬姬,做真正的魔女。可青冥之中,有伪娘王的意志不灭,暗中出手,阻止了小魔女的自戕。

    伪娘王何许人也,与基老之神、半祼之王、霸道主等其名,自然还活着。小魔女是伪娘王的一枚棋子,同时也是他的隔代传人。

    基神也曾经说过,世间有诸神,然大姬姬可与他相提并论者,唯伪娘王一人而已。半祼之王当时就不乐意了,还拉上霸道主,与基神、伪娘王约定,大家都有大姬姬,谁也不服谁,那就一齐亮出,谁的壮观谁的渺小,一看就知。几位大神闲的比较淡疼,均同意了。狗带大帝、滑稽大帝联袂而来,好说歹说,也要做那裁判,其实他们只是想知道基神、伪娘王、霸道主、半祼之王等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长度。

    大神就是大神,不管做什么事都讲究师出有名。其实,他们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,本身可以超然世外,有什么规则能约束他们呢。

    至于伪娘王与半祼之王、基神、霸道主、狗带大帝、滑稽大帝谁的姬姬更胜一筹,凡人岂会知道。大神一怒,无数扑街血流成河,除非那啥……

    小魔女思绪不宁。

    他以“女装三山脉”镇死了绝灭师太的徒弟唐玉环,与恶梅派算是结下了大仇。倚天剑就在前面,伸手可碰,可小魔女并未出手。

    非是不出,而是不敢!

    倚天剑散发的剑气似断似续,既是如此,小魔女也得挥动黑心小刀抵御,之前,他吃掉了蓝色的元胎,愿意无它,正是为了抵御倚天剑散出的剑气。因为剑气针对的不是别人,只有小魔女一人而已。

    气机,倚天剑锁定了小魔女的气机。“我稍有动作,倚天剑自会劈来,斩杀我。”小魔女忖道。他修的神通不少,兼即伪娘界、魔女界。

    “艾穆,该舍弃他了。”小魔女无奈道。

    魔种,小魔女在太乙门的少主身上种下了魔种,后者不知,懵懵懂懂,还以为是靠着自己的清奇骨骼与天赋才修炼胎神诀有所小成。

    是魔种催发太乙门少主的潜力,修行日进千里,任何阻碍都如雪水倒进沸油之中,自行消融。

    “主人在唤我!”

    太乙门的少主也未多想,四肢并用,飞奔而来,像是野兽,而非人。他也不当自己是人,而是小魔女的狗。

    无知无觉,太乙门少主的生命之海浮起一团团水藻,鲜红色的,这些水藻正是魔种长出来的,可惜火候不到,是催熟的,而非火候到了,自然而熟。

    “奇怪?”太乙门的少主怪道,他的身体不受自己的使唤,明明向趴在小魔女脚下,可他的四肢带着躯干跳向空中的倚天剑!

    以身试剑。

    小魔女当太乙门的少主是投路石、人盾、弃子,该发挥他最后的作用了,“也不枉我在他身上下的苦功。魔种,可惜了我的魔种。艾穆的天资不差的,加上我的魔种,再过数年,他的成就远超太乙门的历代掌教……”心道可惜,小魔女该舍弃艾穆时,绝不挽留。

    张口不能语。太乙门的少主心惊莫名,他回头看了一眼主子,从小魔女眼里看不到任何感情,哪怕是一丝讥讽都没有。“原来我什么都不是……”太乙门的少主心死了,咔咔咔!他颈骨拧动,脖子凭空向前窜出三丈,一拱一垂,像是起伏的山路。

    太乙门的少主竟是撞向倚天剑,他获悉了小魔女的真正想法,愿以自身喂剑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倚天剑怒吟,一缕湛蓝色的剑华旋出,由上向下,陡地劈向太乙门少主的面门。当是时,艾穆生命之海内的水藻连成一片,几乎覆盖海面。魔种是催熟的,拔苗助长也是成长。

    魔种耗尽了太乙门少主的真元、基油、生命力,他血脉枯竭,肤如树皮,骨头也崩裂开来,维持他人形之姿的是水藻,水藻遍布艾穆的四肢百骸。支撑着他撞向倚天剑,以试剑锋。噗!噗!噗!太乙门少主的身体炸起一团团血雾,不是被剑气斩的,而是魔种放出的魔气太磅礴了,刺穿他的气孔、皮肤,向外涌出,否则艾穆会爆掉的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蓝色的火光迸射,倚天剑劈来的一道剑华没能斩爆太乙门少主的脑袋。

    噗唧,噗唧!两声弹跳之后,太乙门少主的眼球跳了出去,有一点油皮连着,并未掉在地上。可也够吓人的。

    太乙门的少主也不知从哪里生出来一点力气,长长的脖子摆了摆,有气无力地甩向倚天剑。这是他最后能做的了,魔种也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、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拐杖老头看呆了,手脚冰凉,他们待在原地,不敢上前。他们虽说是投靠了小魔女,初次见到小魔女借剑杀人,不免戚戚。太乙门的少主跟了小魔女很长时间了,说舍弃就舍,何况他们三个老东西,似乎也没多大价值。

    “白胡子!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扯了扯白胡子老头的袖口,“你害我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该怎么做,没回头路了。”拐杖老头也道,他们杀了很多断剑阁的人,不管理由为何,断剑阁绝不会放过他们的。

    见了小魔女杀人的手段,三个老头就算真的跟着小魔头,也没多少安全感,遑论归宿感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沉默不语,三老之中,他才是拿主意的那人。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拐杖老头信任他,他当然不能带着大家跳火坑。事已至此,走一步算一步。像是下定了最后的决心,白胡子向前走去,踏着断剑阁之人的尸骸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拐杖老头只得跟了上去,他们是一个小团队,谁也不能掉队,因为掉队的那人只有一个下场,死亡。

    “太乙门的少主去喂剑了,你说小魔女会拿我们试剑吗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小心道,他和拐杖老头以密语传音。白胡子冷哼了一声,没说什么。山羊胡子老头、拐杖老头的话,白胡子也能听到,他同样担忧,可他的步伐坚定,速度不变,三老逐渐靠近小魔女。

    太乙门的少主早已不成人形,像是被绿藻覆盖的石头。

    倚天剑照着艾穆劈了十几下,每次只能激起一蓬碧光。“似乎我们有救了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道,太乙门的少主不死,他们就能多活一会。

    可三老哪里清楚小魔女的心思,他不愿在他们的身体中种下魔种,皆因他们太老了,潜力早被开发完了,魔种也不能帮助他们突破。

    “你不取剑,小生来取。”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双臂展开,形如野鹤。倏然间,他怀里划出一物,不是刀笔,而是一册古籍。簌簌簌,古籍摊开,书页翻动,一个个斗大的古篆旋了出去,共有九十九之数。

    九十九个古篆绕着倚天剑旋舞,投下一道道儒门正气,将倚天剑、太乙门的少主困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甫菱观的观主、九婴真经的两代器灵奇怪道,他们都不识那九十九个古篆。“荒谬。”道经的前任器灵怪笑道,“贫道博古通今,可只能辨出十一字,分别是,王,尼,玛,你,为,瞄,戴,头,套……”什么意思,这是什么意思,九婴真经的器灵无从考据,登时面带苦比之色,悒郁不快。

    道经的二代器灵,她们平素里也已才女自诩,可她们见了九十九个古篆,心里也蒙了一层阴影,前代器灵还能识得十一字,她们一字也不识。挫败,九个器灵生出挫败感,很想钻进书中,不愿见人。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。

    倚天剑、太乙门的少主被困,有一人眼睛睁大,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。因为那九十九个古篆他全部识得。“怎会这样,怎会这样!”白枫骇道。

    并非白枫博学多识,而是九十九个古篆的意境主动跳到白枫的识海,“王尼玛你为喵的戴,头,套?乌鸡白凤丸,迟早要完。白骨、黑骨,一碗骨头汤……”白枫自言自语道,不吐不快!

    白枫的声音不大,在场的诸人全都听去了。

    “吓!”夺命书生怔了怔,“小生穷极半生,也只能认出五十字,那道人怎会知道全部的古篆!”

    九十九个古篆像是齑语,道出在场诸人的下场,可王尼玛不在此间,无从谈起……

    夺命书生也不是那本古书的原有者,是他从墓中拿走的,怎么说呢,顺手牵,牵书,不是牵羊。夺命书生年轻时落魄的很,可他不屑做梁山君子,于是自学成才,喜欢去别人家的墓园转转,并非为了扫墓,讲究的是一个“盗”字。

    那册古书就是夺命书生在一处无名之墓中拿走的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锵!

    倚天剑冲着九十九个古篆砍斫,可不能冲出去。太乙门的少主成了一滩水,浮在空中,来回幌荡,也没散去。

    “倚天剑和我有缘,小生不取,即是逆天。绝灭师太见了,也会多说什么的。哈哈哈哈。”夺命书生大笑几声,抄起古书,腾腾腾,他在空中挪移七次,飞至困住倚天剑的九十九个古篆之前。

    亏得白枫,夺命书生终于知道了九十九个古篆代表何意。也算了却他心中的一桩心病,“这些古篆不会伤害小生,聚。”夺命书生喝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,近乎一半的古篆飞到了夺命书生手掌、手背,烙在其中,像是肌肤原本就有的纹理。这些古篆嵌入夺命书生的肤肉中,堪比铠甲,有了它们的加持,他也不再惧怕倚天剑,直接抓了过去,“是该易主了。”

    夺命书生五指忿张,蓦地扣紧倚天剑的剑柄。

    砰砰砰!倚天剑不住挣扎,不愿臣服于夺命书生,剩下的古篆贴了过来,附在剑身之上,一隐而蓦,剑光登时黯黜,倚天剑也不再跳动,像是离开水的鱼,蹦跶久了,自觉没趣。

    小魔女在一旁安静地看着,既没阻挠夺命书生,也未争辩什么。是他用“女装三山脉”砸死了绝灭师太的徒弟唐玉环,按理说,小魔女更该执掌倚天剑……

    “我的了,是我的了!倚天剑是小生的了!”夺命书生好不得意,他挥动长剑,嗡!嗡!倚天剑发出沉闷的吟啸,像是有人在敲扣水缸。“可惜,此剑的剑灵尚在,小生得到了倚天剑,也不能助它生出新的剑灵。”美中不足,夺命书生略觉遗憾。

    这时画千骨的剑灵动了!他一直在等待,等待有人困住倚天剑。

    画千骨的剑灵屈指弹舞,咻,剑丸电抹而出,电光石火之间,射向夺命书生的后心。“先杀了你,我在取走倚天剑,将其纳入画千骨之中,补全残缺,成为完剑。”

    画千骨是断剑,断剑虽好,可终究不是完剑。

    “画千骨,也是我的!”夺命书生背后像是长了眼睛,猝然间转身,怀中的古书再度飞出,簌簌簌,书页翻舞,这次冲出去的不是古篆了,而是一尊大儒的虚像。

    这尊大儒面庞模糊,一身浩然正气直贯天际,让人忍不住膜拜,在他身前,只有敬仰的份,哪还有其它心思。

    画千骨的剑灵抛射断剑,本就没安好心,可当的目光触及那尊大儒时,已知不好,根本来不及召回断剑!

    大儒一指压下,锵当!断剑爆鸣,如同悬瀑截流时发出的惊天动地之响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