甫菱观再现,观主的怨念凝为实体。可怜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不中用,被九个器灵抓了关进九婴真经的佛宅之中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打开逍遥扇,与扇中的几个花妖谈笑风生,聊的是汉子的大姬姬如何让姑娘感到愉悦。夺命书生是基老,可花妖不是,她们的取向正常。

    然,百荷仙子、桂花之妃、芍药女红等人被唐伯猫抓来,剥剜魂体,封印在逍遥扇之中。时间一久,花妖的魂体再次修炼,寄附在荷花、桂枝、芍药上,再次修出躯壳。相当于活了两世,唐伯猫是炼器奇才,逍遥扇可保花妖魂体不散,她们就算不寄身于花枝中,也能安作那花中仙子。伯猫是大才子,可她也抓不到仙女,退而求其次,擒下花妖,又觉“妖”字较为扎眼,故以“仙子”呼之。

    几个花妖经受不起夺命书生的如簧之舌,也将姐妹之间的秘密告之书生。像是青鸾汲水、双雌同帐、坐忘思忧等高雅的解乏之法,也尽数道来。夺命书生听了,大呼妙哉。“几位姐姐可做小生的红颜。我有几样上好的材料,不知如何炼器,姐姐们且收了,为我炼出汉子擀面杖形状的小玩意即可,尺寸,嗯,要分等级;韧度嘛,越像真物越好,最好有温度,不,是随着时间可自由调节温度!”夺命书生的要求也很高,毕竟是书生。话语落,夺命书生一拍脑门,泥丸宫迸出一物什来,黑漆漆的,原是食盒。食盒中放了六个石球、三根似木非木似金非金的棒条。“姐姐们收了收了。”夺命书生手背扬起,送出一阵清风,托了食盒送入逍遥扇之中、

    “嗯?公子,你这是?”桂花之妃讶道。

    “六个石球,三个棒。原来公子是想让妾身炼制出三支高仿的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百荷仙子也道。“我有一术,可让手指所碰的事物变绿,不管是活的还是死的,都不例外。公子,就让我把这三条棒变绿。”百荷仙子瞥到夺命书生也没反对,她也就放心去做了。

    只见仙子挽了荷花袖,显出那截欺霜赛雪的手腕,她倏地抬起右手,两指骈起,点向食盒中的三根棒。碧光涌现,瞬间没入棒中,为其镀上一层绿光,真个是绿油油的。百荷仙子不愧是此中高手。夺命书生见了也啧啧称赞,直呼高明。

    “让公子见笑了。”百荷仙子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。”夺命书生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如此,我们姐妹就去为公子炼制三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了,绝不让公子失望。”桂花之妃道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夺命书生喜道。

    啪!他阖上扇子,谨慎地别在腰带中,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至于甫菱观的观主在说些什么,夺命书生也未多在意,能不听那就不听了吧。可唐玉环必须死!念头急转,夺命书生双手虚抓,攫来一刀一笔,“小生没带简牍,就以你的身体作竹简。”

    左手执笔,右手握刀,夺命书生再次飞向唐玉环。

    半猫化的唐玉环“喵呜”一声,夺命书生散发的杀机如此浓郁,她自有体会。锵!一口剑竖了起来,无穷无尽的剑气迸爆开来,堆砌成倚天绝壁,而唐玉环就站在绝壁之后。

    “倚天剑!”

    夺命书生震骇道。

    “是倚天剑!”

    甫菱观的观主也惊道,“师太,师太她将倚天剑传给你了吗,难道你是下任恶梅派的人选?”

    唐玉环也不答话。心里大不以为然,其实她是知道的,绝灭师太最喜欢的徒儿是周紫若,可周紫若背叛了师太。

    哪怕周紫若背叛了恶梅派,叛出师门,可绝灭师太仍没杀掉她,只是将她关了起来。师太心中尚存意识希冀,周紫若要是回心转意,师太百分之百会原谅她的。

    “不许,我绝不许那种情况发生!周紫若必须死,倚天剑是我的,恶梅派也是我的。”唐玉环心想,她右手伸了出去,轻轻碰了一下倚天剑的剑鞘,剑气森然,刺透了唐玉环的五指。这才将半猫娘化的唐玉环拉回现实,提醒她倚天剑还是绝灭师太的,她不过是暂时拥有,还不配持有它。

    恶梅派与乌当派、倾城派、画山派都是修道界的大派,绝灭师太为人狠辣不近人情,道心坚若磐石,哪怕是倚天剑也劈不开她的道心。

    剑灵,倚天剑的剑灵自然不在,因为她还在看守周紫若。

    即使剑灵不在,倚天剑也不容任何人小觑。佛汤剑、库昊剑、兰特剑,三柄剑被倚天剑散发的剑意激怒了。刷!刷!刷!三剑齐出,纵向倚天剑,要与之一争高下。

    绝命书生虽然取出了刀笔,可也犹豫了,修道界流传着一句话,见剑如见人,即是说见到倚天剑如同见到绝灭师太。“唐玉环不足为惧,师太的剑就不同了。”夺命书生目光闪烁,基气迸绽,显示出不俗的修为。嗡!嗡!书虫成片成片的聚在他上空,颜色斑斓,像是花海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一道剑气撕破道观外的无形壁障,倏然而至,不偏不斜,斩向唐玉环。

    剑灵,是断剑“画千骨”的剑灵引出的一道剑气。

    断剑阁可与恶梅派、乌当派、倾城派相提并论,画千骨与倚天剑相比也不见得多逊色。“倚天剑的剑灵不在,我可毁了绝灭师太的剑。”画千骨的剑灵出手毫不犹豫。

    “喵?”

    唐玉环的猫尾巴都炸毛了,她感到了强烈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黑暗之翼。”

    小魔女在画千骨剑灵后面幽幽道。他右手抖开,黑心小刀爆发出一蓬蓬雾气,此雾非彼雾,它们是刀气。黑雾似的刀气很快凝聚成一双翅膀,两翅展开超过三十丈,倏地向前飞去,追上了画千骨剑灵释放的那道剑气,将它拦下,并且拍碎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我吗。”小魔女道。“哦,这里还有三口好剑,让我看一下,库昊剑,干!我不喜欢它,摇头晃首,不知他在做咩。佛汤剑,又被成为铁剑,我同样不喜。至于兰特剑,它想超越战慕斯剑,告别千年小二之名,不知它成功了吗。”小魔女还是识货的,可三柄剑都不为他所喜。“倚天剑!绝灭师太的倚天剑,拿来吧!”

    小魔女相中的是倚天剑,呼呼,黑暗之翼怒舞,数千道刀气乱劈,要将唐玉环斩成碎肉,丝毫不怜惜她是个美人,而且还是能变成猫娘的美人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夺命书生心有顾虑,小魔女可没。他明心见xing,索取所需之剑。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。小魔头!”夺命书生暗道,“这大迪奥美女在伪娘界、魔女界都很吃得开,他的样貌也是极好的,哎,小生也是第一次见到他,可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对他有感觉了!”

    突!突!突!

    夺命书生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前刺出,似乎在向小魔女敬礼,微微一消声,这是礼节,夺命书生的礼节。他见了心仪的汉子,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会变得兴致很高,非要破了对方的局部地区之花才会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小魔女显然也注意到了夺命书生的异变,“可恶的书生,一脸消声荡,绝非好人,我要想办法扶他过马路,让他知道我的厉害。”小魔女不再理会夺命书生,“女装三山脉。”

    轰隆隆,三座高山撞了过去,是伪娘王补天留下的一块顽石所化。

    三座高山有伪娘王的气息,虽然很淡就是了。

    小魔女为了得到倚天剑,什么也不顾了。“太漂亮了!”夺命书生大声笑道,“穿着女装的大迪奥美女实在是太漂亮了,小魔女,小生越来越喜欢你了,我要和你困觉!”

    “春为刀,秋为笔,春秋杀!”夺命书生喝道,他手中的刀飞了出去,以刀为中心,春风化雨,同时,夺命书生的笔也祭了出去,巨笔如椽,秋风未至蝉先觉。一时间,春秋交替,异象频生,两种异象罩住了小魔女。

    “现在,小生要与你做那春秋大梦了。”夺命书生笑道。

    小魔女被困在春、秋两季之中,他凝神一瞬,如海如渊的魔气迸滚而出,“我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胎神诀。”小魔女的声音如同雷霆荡炸。

    胎神诀,太乙门的少主艾穆只学会了三分之一的胎神诀,可他杀了段袖,可断剑画千骨还是飞走了,回到剑灵身边,化为剑丸,被剑灵藏在口中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剑是用来守护剑灵的,可画千骨的剑灵反其道而行之,他要比剑本身更厉害。

    元胎,翻滚的魔气中浮着三个元胎,一白,一红,一蓝,三种颜色的元胎。嗵嗵嗵,蓝色元胎不住跳动,大地一颤一幌的,随之颠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红色的元胎、白色的元胎裂开了,像是凶兽张开嘴,吞纳方圆千米内的春雨、秋风。像是长鲸汲水,囊括四方。

    破了!碎了,夺命书生的春秋大梦也醒了。书虫,数万只书虫也被两只元胎吞噬了,可蓝色的元胎除了跳动外,还没其它动作。

    唐玉环完了,她被三座山镇在下面,背上有一座山,两手同样压着一座山。两臂形同虚设,早已废掉。

    小魔女以“女装三山脉”拿下了唐玉环。倚天剑悬在虚空中,像是一块美味的肉,是人也会变成野兽,恨不能一口咬下那块肉。

    “道友,摘走倚天剑!”躲在白枫袖中小世界里的吴基大声道,“此时不取更待何时。绝灭师太不再,倚天剑的剑灵也不再,简直是天助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枫颇为意动,可他并未上前。

    倚天剑虽好,有命去拿,有命去使用吗。且不说能否摘下倚天剑,即便取走了,依绝灭师太的凶名,她会坐视不管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两代器灵齐齐望向小魔女,“他……难道他才是道经等待已久的主人吗。”

    “伪娘啊,他是大迪奥美女,按理说也有资格成为九婴真经的主人,可是贫道总觉得哪里不对,可也说不上来。”甫菱观的观主拿不定注意。之前,他命令道经的器灵捉了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并且投到佛宅之中,是困而非杀。“道经和两位夫人有缘啊,贫道也不能违背它的意思,再者,贫道只是观主的怨念所化,不能长留在此间,时间一到,自会消散。”

    小魔女杀掉的书虫要比在场的诸人杀掉的都要多,而且两个元胎并没停下来的意思,还在吞噬。

    更让夺命书生心惊的是,他抛出去的虫巢收不回来了,坐镇虫巢的母皇虫几乎成了摆设,因为它们再不能控制外面的虫群。书虫虫群不要命地扑向两只元胎,像是赴火的飞蛾。

    “回来,快回来!”

    夺命书生在后面吼道。他的声音也没传多远,被虫群的振翅声湮没了。

    小魔女这才重新拎出黑心小刀,刀尖一挑,哧啦,一缕黑光迸出,绕着蓝色的元胎缠了几十匝,并将它拖向小魔女。

    可小魔女也没用手去接,他用刀尖抵住蓝色的元胎,像是篮球高手以手指转球那般。

    呼呼!蓝色元胎转动的速度越来越快,小魔女的头发倒飞而起,他的脸也被染成了蓝色,“去死吧,唐玉环。”从小魔女口中吐出几个字。

    压住唐玉环双臂、身体的三座山同时碾轧,没有任何意外,绝灭师太的徒弟一命呜呼,一缕香魂赴黄泉去了。

    “元胎是用来吃的!”小魔女道。他张口,刀尖挑着的蓝色元胎倏地变小,像是果冻,被小魔女送到口中,也不用嚼,直接吃掉。

    小魔女只吃了蓝色的元胎,至于白色的元胎、红色的元胎,他也没动它们,放任它们吞纳夺命书生的书虫。

    不止是书虫,虫巢也难逃掉,同样被元胎吃掉了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反而平静下来了,他奇怪地望向小魔女,吃了蓝色元胎后,小魔女似乎没多大变化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倚天剑爆发出一阵剑鸣,如金玉相撞,三座高山退避数百丈,不与之争锋。倚天剑之利,哪怕是库昊剑、佛汤剑、兰特剑也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静,现场出奇的安静。

    甫菱观的观主,九婴真经的两代器灵,佛宅中的白骨、黑骨两位夫人,白枫道人、吴基道人,以及夺命书生,他们都没进一步动作,全都凝视小魔女。也不是他有多大的魅力,而是……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