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观外,小魔女祭出“女装三山脉”,镇死了很多基老,他因此也能开口讲话了。

    小魔女修的是杀基不动禅,唯有杀掉基老,才可暂时破功。以后再修炼也不影响。如果不杀基老就说话,他自己也会受到重创的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、山羊胡子老头、拐杖老头,三老认清情势,说得好听些,他们是与小魔女结盟。难听些,他们依附小魔女,成为类似他仆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别无选择,白胡子要为他们留下后路,只能依仗身兼魔女、伪娘双重身份的小魔头。

    三座山在半空巍然而立,断剑阁之人敢怒不敢言。他们深知小魔女的可怕。段袖怒气腾腾,肺都快炸了,因为他拿不下太乙门的废物少掌门。

    太乙门的少主被小魔女擒走之后,深受他的喜爱,而且小魔女成功让那位少主的取向改变了,不再是“S”,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“M”。

    “我早已舍弃太乙门少主之名,从现在起我就是主人最衷心的侍者,我名艾穆。”曾经的太乙门少主笑道。

    艾穆,取自“M”之意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决心,我受到了。”小魔女轻声道,“艾穆,杀了段袖。我会将他的断剑画千骨赐予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。您忠实的艾穆一定完成任务,不让您失望。”

    转动,艾穆的左眼开始转动,他原本的眼球早被摘掉了,现在的眼球是替代物。

    然而,替代艾穆左眼的珠子要比真正的眼球好使,嵌在艾穆左眼窝里的珠子又名“鳄鱼之泪”,是妖鳄凝结的内丹。小魔女斩杀妖鳄时,顺便取走了它的内丹。

    因为“鳄鱼之泪”的缘故,艾穆也可散发妖气,先前,他隐藏的很好,并未将妖气扩散出去。现在他得到了小魔女的首肯,狂喜之余,当即解印“鳄鱼之泪”,哧哧哧,哧哧哧!数千道妖气自艾穆的左眼窜出,比蚕丝还细,鲜红色的,犹如迸绽的红色弓弦。如果被它们扫中,休想活命。

    段袖大惊,“你怎会变成这副德行,妖不妖,人不人,你是人还是妖!”

    艾穆是太乙门的少主,他父亲是掌教,在修道界名气不大,可是货真价实的人,而非妖。其子自然也是人。

    艾穆也不答话,他左眼倏地阖上,咔咔咔咔!从“鳄鱼之泪”中飚射而出的红色妖气全都折断了,与眼珠子分离。

    数千道妖气一经离开,凝生为三股,比缸瓮还要cu,长有百余米,三股妖气,鲜红诡谲,散发着不详而又危险的气息。段袖是修道之人,平时也斩妖除魔,累积外功,以求飞升。死在段袖手中的妖怪、大妖、魔头少说也有数百位,可还没有哪一个像艾穆散发的妖气这么夸张。

    锵,锵,锵!

    段袖手中的断剑“画千骨”遽地颤幌,剑灵也降了下来,与段袖待在一起。小魔女讲了,如果艾穆能杀掉段袖,他会把画千骨赏赐给艾穆。然而画千骨的剑灵不愿归附魔女,他是器灵中的基老,相当讨厌魔女。当然,这位剑灵并不怎么讨厌伪娘,可小魔女的另挖一个身份是魔女啊!跟在他身边,剑灵早晚要面对众多女魔头的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!”画千骨的剑灵道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听贫道的话了吗。”段袖道。

    “花鸟月风。”段袖蓦地喝道,他右腕运转,断剑“画千骨”轻轻挥颤,荡洒开一片片红霞,犹如旭日升起,朝霞迸绽,将海水都染红了。

    以段袖为中心,方圆千米内,剑芒迸爆,呈遮天之势。艾穆释放出去的三股妖气被剑芒拦下了,不能落下。

    段袖使出的这招“花鸟月风”,不是他自创的,而是他爹段无力的成名绝招。段袖只得其形,不得其髓,由他使出,威力小了很多。即便如此,也不容人轻视。

    红色的剑芒滚滚荡涌,骤然间,狂风涌起,吹散了方圆千米内的剑芒。可扩散的剑芒并未消逝,它们衍化为奇花异草、红鸦、血鹰、赤鹤、月牙、半月、圆月,陈列在空中,呼呼旋动。这才是“花鸟月风”的真正之招,剑芒先出,再由狂风吹散,旋又化为花、鸟、月。

    “啊,想不到段无力连这招也传给了段袖!”白胡子道。

    “哼,他们是父子,这有什么可奇怪的。如果我有儿子,也会把自己的武学神通悉数传授给他。段无力在断剑阁也是有话语权的强势人物,也许会成为下一代掌门也说不定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人家的私事,你们管那么多作甚。”拐杖老头奇怪道,“我们和断剑阁结下了大仇,怕是化解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三老默然,可毕竟是枭雄人物,再次杀向断剑阁之人,仇已结下,多杀几个断剑阁的人也是为以后着想。

    断剑“画千骨”的器灵蹙起眉头,略显不满。段袖是使出了“花鸟月风”,可在剑灵看来,远远不够。“难道是我的标准太高?”剑灵忖道。“段无力啊段无力,你儿子真的比不上你。”画千骨的剑灵鄙夷地瞥向段袖的后颈。可以的话,剑灵很想亲手枭去段袖的脑袋。

    花、鸟、月、风,四物同出,太乙门少主左眼迸出的三股妖气很快被它们碾碎了,可艾穆很沉的住气,他左眼合拢,也不睁开。“胎神诀!”艾穆冷笑,砰砰砰砰!太乙门少主的心脏遽地狂跳,他十指抛弹,嗤嗤嗤,打出一道道真元,像是冰蚕吐丝似的,结成一茧子形状的元胎。

    元胎甫出,上空飞舞的花、鸟、月,甚至是狂风,全被元胎摄来,没入其中,一点声息都无。可元胎的体积又扩大了数倍,雪亮雪亮的,明光可鉴,照射出段袖、剑灵的影像。

    “嗯?胎神诀?那是什么?”段袖颇觉惊异,太乙门与断剑阁相比,直如云泥之别,两个门派不在一个层次上。“贫道从未听说过太乙门藏有高深的武学神通。难道其中有诈,太乙门的那些该死的老东西藏了好东西,没将胎神诀献给断剑阁!”段袖马上理清了其中的门道。他以断剑“画千骨”施展“花鸟月风”,还未现威,就被别人的胎神诀破了,段袖面上无光,又惊又羞,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武学!”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断剑剑灵也瞧不出胎神诀的端倪来,横在他们身前的那只庞大的元胎,像是椭圆球状的巨卵。此外,元胎还传出砰砰砰的跳动声,与太乙门少主的心跳重合。

    段袖、断剑剑灵,他们思前顾后,很是忌惮艾穆祭出去的元胎,生怕着了他的道,尸骨无存。“元胎里面藏着什么不成?”段袖问道。

    画千骨的剑灵目光何等锐利,刷刷,他的视线犹如光剑,撇向银色的元胎,可还未靠近,元胎陡地一颤,几道银链劈出,扫碎了断剑剑灵凝实的视线,将其阻断,不让剑灵探视元胎之中的玄妙之处。

    “怪哉。”画千骨的剑灵心道。

    “哼,蠢货。”小魔女心中得意道。因为太乙门少主的“胎神诀”并非出自太乙门,而是源于伪娘界,再准确些来说是伪娘王传下的一门小神通。

    伪娘王傲临一个时代,哪怕是基老之神、半祼之王、霸道主等人也与之交好,不愿为敌。有人说伪娘王陨落了,身死道消,也有人说他封印了真身,元神遁出躯壳的樊笼,云游诸天。可真相究竟为何,没人知道,基神也知之不详,半祼之王亦然。

    基神、半祼之王都还活着。

    小魔女因为是伪娘,采取走了伪娘王补天留下的顽石以及“胎神诀”。

    胎神诀并非伪娘可修炼,基老亦然,可真正的姑娘就不行了,人之妖倒是无妨。太乙门的少主也是修炼奇才,可惜他在太乙门不学无术,被耽搁了,好在他的底子还在,骨骼也够清奇,小魔女传授他三分一的“胎神诀”,他在数个月的时间内,修炼有成,也不枉小魔女的“良苦用心”。

    如果太乙门的少主背叛或者将胎神诀传给别人,小魔女无需亲自动手,艾穆自己就会走火入魔,毕竟他修炼的胎神诀不全。

    瞥到太乙门少主以残缺的胎神诀镇住段袖等人,小魔女犹豫着是否传给艾穆更多的残章。“算了,以后再说。”小魔女暗道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小魔女右臂一挥,黑心小刀斩出一道刀气,刀气绽放,像是泼开的墨水。哧哧哧,刀气自行作画,临摹出一幅西阿麟龟图,真正的西阿麟龟图出自画界女神“香林嫂”之手。

    纵是临摹品,小魔女以刀气为墨,也能得到“香林嫂”的两分真意。

    西阿麟龟图向前冲去,那画先是卷起,而又摊开,一卷一摊之际,掠出百米之遥,如是多次,照头盖向画千骨的剑灵。

    小魔女很钟意段无力的佩剑“画千骨”,想着先收了再说。可要对付断剑,擒下剑灵是上上之选,如果不能,直接抹杀之,不留后患。

    画千骨的剑灵抬起头来,瞥向西阿麟龟图,暗哼一声,已是不满。小小的魔女,气候还没成,也想与我撕比。断剑的剑灵相当傲慢,哪怕是剑主的儿子都瞧不上眼,何况是小魔女。“滚吧。”剑灵五指倏地弹开,崩!崩!崩!崩!崩!五道剑气迸开,携着刺耳的爆音,齐齐劈向西阿麟龟图。就算是画界女神“香林嫂”亲临,画千骨的剑灵也不会给她好脸色看。

    哧啦,哧啦,哧啦,裂帛之声响起,小魔女的仿品西阿麟龟图终究不是剑灵的对手,已被他弹出的五道剑气撕毁。

    “段袖,来啊,正面Gang。看你那怂比,怕了吧。”太乙门的少主叫嚣道。艾穆心情舒畅,说话也很有底气,以前,他不敢在段袖面前大声讲话,因为他深知太乙门不是断剑阁那样的大门派。现在不同了,艾穆跟随小魔女,还得到了主人的传功,自信心遽升,就是他爹来了,艾穆也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段袖,太乙门的少主太狂了,你代表我们断剑阁好好修理一下他!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段袖,你是这次的领队,可你也看到了,我们师兄弟死伤惨重。哪怕回到门派,你也要向掌门交代一二,不给出说法,段无力段长老也不能保得住你。”

    “段袖师兄,是爷们就劈了太乙门的少主,那什么胎神诀,不过是低劣的武学,太乙门能有多高深的功法,要是有,早被大派搜刮走了,他们守不住的。师兄,你在犹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段师兄,师弟们都听你的。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嗯,回到门派亦然,都是段师兄做主,所以这次的惨败我们也有责任。”段大郎道。

    段大郎,与段袖一般,都是断剑阁长老的儿子,可段大郎和段袖的关系不好,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。

    能落井下石,段大郎怎会袖手旁观。此刻,段袖就像是井底的蛤蟆,别说是想吃天鹅了,就是鹅毛也捞不到。“你完了,段袖。你爹段无力同样完了!”段大郎心喜道。“断剑阁也是时候变天了,父亲要是能取代段无力,他将会是下任掌门的最佳人选,而我则是少掌门!”段大郎真想大笑几声,可他忍了。现在只需看好戏即可,“你还会继续出丑的,段袖,段公子。”段大郎目光寒冷。

    段袖恼恨他的师兄弟们,可也无话可反驳。“只有杀了太乙门的少主,取走完整的胎神诀,再擒下小魔女,我才能不被门派惩罚。否则回断剑阁,真的不妙。我爹都会大义灭亲的,我太了解他了。”段袖打了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段袖,来啊,拿出你的本事来。你有神剑画千骨在手,怕什么,劈了我的元胎就是,我不躲。”太乙门的少主艾穆笑道。砰砰砰,砰砰砰!元胎仍在跳动,没跳一次,都会有一团元气荡开,像是云霞升腾,瑰丽无伦。

    可段袖哪有心情去欣赏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画千骨的剑灵一拧身,飞旋而出,离开了段袖。

    握草!段袖大惊。“麻麻的,剑灵,你飞走作甚!不是待在贫道身边保护我吗。”段袖心骇道。

    可断剑的剑灵哪会搭理段袖,他被小魔女引走了,“该死的伪娘,知道你在做什么吗,伪娘王再世都救不了你。”剑灵怒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们去吧。”白胡子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也去。”灰山羊胡子老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表态了,我还能说什么,只能撕比了。”拐杖老头道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

    三老破空而去,拦挡画千骨的剑灵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倒是机灵。老东西们。”小魔女不悦道,“你们再不聪明些,我怕自己都会动手宰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三老听到小魔女的话,飞得更快了!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