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肆意大笑,笑声中充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库昊剑,佛汤剑,两剑是神剑,可道经的器灵还有第三柄剑,兰特剑!

    兰特者,它生活的那个时代的第二剑,仅次于小皇帝剑,兰特剑因为小皇帝剑太过强势,而且那厮还喜欢和兄弟未德剑、龙万剑、爱神剑、王爷剑一起行动,战无不胜。兰特剑被其压制,悒郁不快,终于,兰特剑爆发了,舍弃了它的兄弟剑神龟,与库昊剑、汤佛剑结盟,形成一股让群剑甚至是小皇帝战慕斯剑都感到不悦的剑盟。

    战慕斯剑也不好说什么,因为兰特剑太像它了,可运气就不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然而兰特剑与库昊剑、佛汤剑成为盟友,一切都变了!哪怕是战慕斯剑也得忌惮它们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也是气运深厚的道人,居然能同时获得库昊、佛汤、兰特,还让别人活吗。

    锵的一声长吟,兰特剑出鞘了!剑光颀长,犹如黑色的光带朝天甩去,气势万丈,丝毫不逊于库昊剑、佛汤剑,甚至盖过它们的剑芒。所以剑盟有战慕斯剑不出,兰特谁与争锋之说!

    三柄神剑出世,神华荡卷,如同烈焰席卷天地,诸天焚尽,海水迸沸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没命似的奔逃,哪敢停驻。如果被抓住,他们骨骼再清奇,也会被斩成碎片的。

    书虫,夺命书生放出的几群书虫全被蒸熟了,烤肉的香气飘荡千里之遥,道观外面的人也可闻到。

    当是时,夺命书生停止了与唐玉环撕比,他怒发冲冠,眼若血涂,像是不见底的红色漩涡。书虫,他的书虫又被人杀掉了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并无家人,书虫于他来说,即是家人。九婴真经的器灵挥动兰特剑,焚烧了几群书虫,夺命书生焉能不怒。“可笑的器灵,还敢在小生面前放迪奥。我杀了你。”夺命书生将身一纵,刷,遁向九婴真经那边,也不管身后的唐玉环了。

    此时,唐玉环半人半猫,眼中充满不解之意,“喵?”唐玉环卖了个萌,随后摇起尾巴,像是螺旋桨似的带着她追向夺命书生。“书生与道经的器灵都该死。”唐玉环恨恨道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豪取唐玉环的逍遥扇,九婴真经的器灵险些废掉猫娘,故而唐玉环怀恨在心。“我师尊是绝灭师太,修道界无人不知的存在。她老人家来了,你们还能活着?”想到绝灭师太,唐玉环更加自信。

    绝灭师太与倚天剑的大名就是招牌,修道界谁不知!

    “夺命书生,亮出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让贫道一观!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喝道,“吾讲过的话不变,有大姬姬的汉子可得道经。”

    “杀我书虫,还想看我的叽叽,狂妄!”夺命书生手腕一运,呼喇喇,逍遥扇内冲出数道香风。“器灵,乖乖献出道经,我不杀你的九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器灵摄来兰特剑,轻轻抖开,嗤嗤嗤,剑气迸出,有王者之风。

    兰特剑毕竟是与小皇帝剑并提的存在。“既不让贫道观赏汝之叽叽,那你可以去死了。”言罢,道人的身体凝实,不再虚化,而九婴真经也随即绽放光芒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九个二代器灵大惊,可她们不会质疑道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在九器灵之首的带领下,腾腾腾!九个一模一样的器灵钻进道经之中,九张书页旋了起来,每张书页中画了一个美人,分明是器灵模样。

    由书页化为符箓,共计九张。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张手一摄,抓来九张符箓。同时,他右臂挥动,兰特剑不住轻颤,嗡嗡,剑气蓄而不放。倏然间,道人踏罡步斗,将剑划开,九张符箓自行飞出。库昊剑、佛汤剑也降了下来,与九张符箓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知这座道观的前身,死了也是枉死。可怜。”道人冷笑道。

    此间道观又曰“甫菱观”,观主是一位有道之士,可他生前并不张扬,几乎没人知道他,甫菱观之主正是九婴真经的上任持有者。在他化道之后,九婴真经也就成个无主之物。

    甫菱观的观主能与道经的两代器灵相处融洽,足见他之魅力。哪怕死了,观主也排下计策,为了不让有心人得到九婴真经。其实,兰特剑本是观主的佩剑,九婴真经的器灵只取得了库昊剑、佛汤剑。观主一死,道经的器灵顺手接纳了兰特剑而已。

    轰隆隆!地面浮荡,泥尘迸起千米之高,一座新的道观出现了,之前毁掉的道观是替代品,真正的道观原本藏在地下。九婴真经的器灵将完整的道观召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、夺命书生、唐玉环陡觉危险,他们择路而逃,可是道观内传出一道宏大的声音,“都留下吧。成为贫道的葬品。”

    是甫菱观观主的声音。

    观主早已身死道消,发出声音的是观主留下的一道怨念,历经数十年而不散。

    甫菱观的观主在修道界声名不显,可他确是有通天之能的大修士。否则也不能折服九婴真经的两代器灵与兰特剑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兰特剑飞了出去,纵向那道怨念,围绕着它上下飞舞。

    观主的怨念倏化人形,高冠道袍,双目狭长,鼻梁高悬,面容冷峻。正是甫菱观之主生前的模样。九婴真经的两代器灵见了,也不多说话。他们曾经忌惮过观主,纵是观主化道了,那种打从心里感到畏惧的念头仍然存在。

    “贫道死后,你们还不消停,仍来烦我。就连贫道的住地都被你们掀个底朝天。甫菱观啊甫菱观,你们当甫菱观是什么地方,想来撒野就来麽!”馆主怨念所化的道人怒道。他抓起兰特剑,剑指夺命书生等人。“是爷们就亮出汝等的大姬姬。贫道最擅长通过汉子的叽叽判断他们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砰!砰!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两人撞到了一处气墙,头昏眼花,跌落在地,再不能飞遁。“想逃,不可能,在贫道的甫菱观,你们都是待宰的畜生,记住,贫道让你们死,你们绝不会活。”观主的怨念低吼道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在地上哼唧了几声,也没答话。忽然,他们被拖走了,有两只大手拖着他们向九婴真经拉来。“啊!”白骨夫人震怒,他肩头一拧,一杆骨枪投了出去,搠向那只大手。

    咔嚓!骨枪崩裂。碎屑迸扬,白骨夫人也是一惊。他投出去的骨枪由他的肋骨所化,竟然不能捅穿那只大手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也在挣扎,他长出了一条尾巴,当然只有骨头不见皮肉,一节节尾椎骨接在一起,数丈长,蓦地,尾骨扫出,崩,裂音刺耳,黑色的尾骨由上向下扫向另外一只大手。

    喀拉拉!

    黑色的尾骨迸开,像是冰块被人狠狠摔在钢板上,碎冰纷扬,黑沫飞舞。

    抓住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的两只手当然是甫菱观观主的怨念之体捣的鬼,观主生前的法宝并未毁去,封印在真正的道观之中。

    其中就有一对手,不是人手,而是猿妖的手。观主年轻时,外出游历,与一只水猿结了梁子,一人一妖在水中斗了好几天,水猿散了一身癸水真元,也未能奈何观主。观主那时已经获取了兰特剑,他仗着兰特剑的锋锐,斩去水猿的一双手,封印在剑中。

    回到甫菱观,观主以道家的三昧真火与佛家的六贼火煅烧水猿之手,炼去水猿附在上面的真元,烙上了自己的气息,收发遂心,成了一桩炼魔之宝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不知抓他们的大手是水猿之手,只觉被抓之处,冰冷刺骨,身体都冻僵了,咯咯咯,牙齿打颤,冻得讲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、唐玉环可没那么好心,他们才不会去救两位夫人。故而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唤醒甫菱观之主的怨念后,九张符箓陡地散开,像是树叶翻飞,刷刷刷刷,跳出几个小人来,正是道经的第二代器灵,九姐妹殊无二致。

    与上代器灵一样,九器灵安静地站在观主的怨念体之后,以他为尊。

    库昊剑、佛汤剑也臣服了,锵锵,它们凭空竖起,分列观主两旁。这时,白枫御剑而来,之前,他与库昊剑、佛汤剑相斗,凭恃道门名剑白虹,也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“可怕的观主。他死后留下的一道怨念尚有摘星拿月之能,要是他的本体在这里,贫道只能逃了,绝无胜算。”白枫心思缜密,他的道友吴基失了叽叽,被他藏在袖中的小世界之中,也已醒来。

    吴基心如死灰,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被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砍断了,小命也差点丢在此地。如果不是道友白枫鼎力相助,吴基早就死了。“道友不负我,我亦不敢负道友。可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必须死!”吴基双目怒睁,近乎裂开,待在白枫的袖中小世界,他也能看清外面发生的一切。瞥到两位夫人被大手拖地而行,吴基大呼痛快,只恨不能上前斩了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。

    不能手刃仇人也是人生一恨。咔咔咔咔,吴基钢牙迸错,火星溅舞。他的滔天怒气自然传到了道友白枫那里。白枫喜道:“吴道友,你醒了,很好。贫道留了一葫芦丹药,你可取出,自行炼化,于你的伤势大有好处。你放心,道门中也有医术大家,贫道为求他们为你接好断掉的叽叽。你不是讨厌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够长吗,贫道为你斩下拥有大姬姬汉子的消声巴,小心封印好,待寻到名医,接在你的断口处,即可愈合。”白枫说出这话,他自己都不信,权作安慰吴基用的。白枫的本意,吴道友,消声巴断了就断了吧,这是天意,老天让你做贫道的基友,做什么道友啊!基友更亲密,跟更拉近你与贫道的距离,那是二十几公分的搏斗啊!

    “道友,难道是我的错觉,总觉得你很开心的样子……”吴基同样传音于白枫。

    “吾之道友哇,你肯定想多了!贫道难过啊,好伤心!你的痛苦就是贫道的痛苦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那对基老,他们伤在你身,同样伤了贫道的心。”白枫一脸严肃,说起谎来,神色如常。

    “也是呢。”吴基也没想那么多,在门派中,他与白枫的关系最好,别人都说他们是基友,可不是啊。“门派中到处都是基老,就吾与道友不是基老,我们之间的友情堪比日月。”吴基心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心思细密,贫道暂时收敛Gao基的心情,与他以道友相称,到时再谈基论道。”白枫忖道,他提剑而来,也不惧甫菱观的观主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放弃了抵抗,因为他们越是挣扎,水猿之手抓的越厉害,他们遭受的痛楚越重。拖了几百米后,两位夫人的大半边身体都冻住了。可他们神志清醒,知道自己面临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!怎么办。”白骨夫人与黑骨夫人心灵沟通。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。甫菱观的观主想杀我们易如反掌,可他只用两只大手将我们拖了过来,并未拍碎你我。尚有转圜余地,不可自误前程。”黑骨夫人回传道,“小不忍则乱大谋,比这糟糕的境况我们都经历,这点痛苦其实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好,一切都听你的。”白骨夫人道。两人散去杀意,像是木讷的愚人,双目无神。任由水猿之手托着行走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二代器灵们飞了过去,她们四个一伙,五个一团,擒了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向甫菱观的观主邀功。“主人,杀了他们么!”九个器灵同声道。

    库昊剑、佛汤剑也掉转方向,剑头指向两位夫人,只需观主的怨念体一声令下,拥有日天之能的库昊剑将会斩向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灭度他们。

    “将他们关在九婴真经的佛宅之中,没有贫道的命令不能放出。”甫菱观的观主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

    九个器灵遵法令,使了一阵旋风,裹了两位夫人,钻到九婴真经书中去了,书中自成一界,另有日月,而且设有佛宅,用来封印敌人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!”

    九个器灵打开佛宅之门,把两位夫人踢了进去,砰!宅门关上,刷刷刷,刷刷刷!九个器灵疾遁,跳出道经,与前代器灵待在一起,她们知道他时日不多,希望对陪陪他。器灵与器灵之间也是有感情的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