浑身基气荡舞,断剑阁的内门弟子太喜欢小魔女了,“贫道就是喜欢拥有大姬姬的姑娘,这有什么不对的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,贫道也不例外。吾稀罕大迪奥美女,并不妨碍吾成为基老呀。”

    段袖挥动断剑“画千骨”,哧哧哧,剑气迸舞,凝为五只黑皮葫芦,怒冲冲滚向小魔女,它们是用来困杀伪娘的,并非真取他的命。段袖还没与小魔女Gao基,怎么舍得害他。

    小魔女心中冷笑,他修的是“杀基不动禅”,只要杀了基老之后,他才可开口,才能说话。发困就有人送枕头,要是不欣然笑纳,岂不是傻子。

    黑心小刀暂时没有器灵,可它毕竟是名刀,可与断剑“画千骨”对砍。小魔女纤腰一拧,骤然发力。腾!他像是扑跃出去的黑猫,杀机毕绽,毫不掩饰。

    五个黑皮葫芦围起了小魔女,团团旋转,荡起数十丈高的剑气,它们本来就是剑气凝成的。

    锵!

    小魔女凶猛地劈出一刀,黑色的刀气滚荡,像是劈甩的铰链,砰的一声,扫中一只黑皮葫芦,将其撞爆。可刀气并未消散,反向旋来,斩向第二只黑皮葫芦,也是一击即中,炸声随后响起。

    砰砰,又是两声,两只一人高的黑皮葫芦也炸裂了。

    五只黑皮葫芦,小魔女一刀劈出,毁了四只。还剩下一只最大的葫芦,高三十丈,剑气缭绕,时不时地向外吐纳,像是有道修士在服霞饮露。

    小魔女右手抓刀,目运两道魔气,倏地扫向最大的葫芦。可以他现在的目力,也难直视葫芦的本源,“葫芦中肯定有什么东西存在。”小魔女无比笃定,他念识甫动,刷,人已掠出,斜飞而过,像是燕子穿柳而行,姿态轻盈,可当小魔女经过黑色的大葫芦时,他左掌陡地拍出,而非用右手握着的黑心小刀。

    掌劲浩荡,其如九幽之风迸穿大地,扫向苍穹。轰!黑色的大葫芦一下子被撞了出去,像是被三匹齐头并进的烈马撞中,葫芦的前侧塌陷了,可它还未炸裂,剑气向外荡舞,填平塌陷的地方,不过数息,黑色的大葫芦回归原状。

    葫芦肚向外廓张,像是一个黑胖子的腰上套了游泳圈,看上去笨拙且丑陋。

    如小魔女所料,最后的这只黑皮葫芦中藏了一道纯阳剑气,是段袖的父亲封存的一道剑气,段无力还是很宠溺他的独子的,也知其子平日里做的有些过分,害怕有心人对他不利,故而封印了一道纯阳剑气,用来保护段袖。

    小魔女冒然打破最后的黑皮葫芦,那道纯阳剑气顺势迸爆,距离它最近的小魔女,逃也无处可逃,不死即重伤。

    段无力的剑术昭仪远非段袖所能比的。

    “有古怪,可我不上当。”小魔女心道,刷,他疾掠而出,使了一个“蛇分荒草”小神通。

    蛇分荒草,即是蛇腹贴着荒草而行,两边荒草向外分开,让出一条路来。小魔女此刻就像是一条毒蛇,在他两旁,气浪向外滚涌。

    断剑阁之人,百人中有九十九个是基老,跟着段袖出来的内门弟子几乎都是基老,小魔女只要杀了其中的任何一人,即可开口讲话,破了“杀基不动禅”。

    “起!”

    倏然间,小魔女舌绽春雷,一块顽石祭了出去,登时,彩光万丈,流霞溢彩。

    “啊,是女装三山脉!”

    “伪娘王补天留下的边角料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容小觑啊,毕竟是伪娘王传下来的石头。”

    断剑阁之人作鸟兽散状,不敢承接“女装三山脉”这块顽石。轰隆隆!顽石迅速膨扩,化为三座山岳,镇杀向下方的基老。

    十几个内门弟子躲闪不及,被三座山岳压成肉饼,亡魂升天,与基老之神、比利大神作伴去了。而小魔女也能开口讲话了,如鲠在喉的感觉也消失了的。“段袖,你这厮也不对着镜子照照自己,你配得上我吗,我在伪娘界、魔女界通吃,你一头基老,仗着身后有断剑阁,甚至偷了段无力的画千骨断剑,这样就想吃下我,我也只能呵呵了。”小魔女的声音如玉珠落入盘中,叮叮当当,很好听。可他那双眼睛却破坏了正体的美感,太吓人了。小魔女双目向外突出,眼珠子也是白多黑少,血丝遍生。

    虽有“画千骨”傍身,段袖仍不觉安全,他下意识地瞅向左右,跟着他一起出来的断剑阁的同门师兄弟,死的死,逃的逃,待在段袖身边的只有寥寥数人。

    断剑“画千骨”的器灵双手抄在袖中,也不拿正眼瞄段袖。在他眼里,段袖死了就死了吧,和他一点关系也无。只是到时候段无力追究起来,画千骨的器灵也不免费一番口舌,与断剑阁的长老言辞交锋,分说一二。

    “小魔女,老夫来助你。”白胡子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有他带头,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拄拐杖老头也不好再说什么,联袂而来,他们与白胡子一损俱损,密不可分,虽不是基友,可胜似基友,嗯,他们不Gao基的。

    三个老头出身贫寒,所在的门派也没多少名气,几年前甚至别的门派顺手灭了,他们三个游方在外,逃得一劫,不知是幸运还是悲惨。

    小魔女不觉意外,他也没多说什么。“三个老头倒也识趣,我不妨收了他们,作为我的管家。有时间,我再带他们去伪娘界、魔女界走一遭,让他们开开眼界,知道我的厉害。可惜了,他们实在是太老了,否则我……”小魔女暗笑数声,掩过自己的真实想法。

    三个老头不知小魔女在想什么,只得赔笑。

    段袖不乐意了,断剑指向三老,“草,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不能用了,还敢与贫道抢美人,真是不要命了吗,贫道愿意送你们最后一程。”

    腾!

    一道人影飞扑而至,他双臂舒展,形如白猿展臂,此人竟是太乙门的少主。

    小魔女已经放太乙门的少主离开,可他并未走去,仍然待在小魔女身边,因为他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这只伪娘,愿意为他献出一切,包括他爹!太乙门的掌门若在此地,小魔女只消一个眼神,太乙门的少主即会上前,毫不犹豫地杀了掌门。

    劲风怒荡,如高速迸飞的细沙打在脸上,隐隐生疼。段袖怒道:“狗东西,离我远些,贫道不屑用画千骨剑杀你,会脏了我的剑。”

    呼呼!太乙门的少主倏地合拢,他要勒死段袖。

    “这个死基老,也想抢我的小魔女,不杀他杀谁。”太乙门的少主眼中迸出怒火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废物!”

    “太乙门的掌教在我们面前也得跪下!”

    段袖身边的几位道人不屑道,他们挥剑劈向太乙门的少主。

    太乙门也是流年不利,掌门好好地走着路,偏偏摔倒了,摔倒了就自己爬起来呗,可他又碰到了“做好事不留名”的小魔女,非要扶着他走路,亲自送他回山门,然后将太乙门多年的藏品搜刮一空,少主也被牵走了。这事已经成了修道界的一桩笑话。是以,太乙门的掌教闭门不出,谁也不见,儿子也不要了,他是万万不敢招惹小魔女的。

    当!当!两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,断剑阁的内门弟子竟然没能用剑劈死太乙门的少主,反被弹开,而且他们手中的剑也飞了出去,不是他们不想握住,而是不能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段袖终究还是避开了太乙门的少主,放在以前,他才不屑与这位废物少主说话,可今天不知怎地,他心生警凛,急着避开太乙门的少主,原因无它,对方身上的气质变了。不再是“S”,彻彻底底变成了“M”,受的气息强烈,这让段袖很不开心。表面上,段袖是“攻”,其实他的本质是“受”。可太乙门少主散发的“受”的气息太夸张了,如渊如狱,稳稳胜过段袖。

    “小魔女这个伪娘真是天才啊!他是如何做到的。也许,贫道应该放下身段,与他结好,并且以我的本来面貌与他Gao基,相信在小魔女的调教下,贫道也会变成超级M。”段袖有那方面的意思,可不好开口。身份摆在那里,没有台阶下。

    投靠小魔女的白胡子、山羊胡子、拐杖老头,他们可没想那么多,与断剑阁的内门弟子们都在一起,出手即收割他们的生命。三老的门派被灭和断剑阁也有关系。所以他们才那么恨断剑阁之人,能全杀绝不放过一人。

    除了断剑阁,还有隐藏之人未出,他们眼神闪烁,在暗中互通消息。“哈哈哈,断剑阁的人与伪娘界的超级新人小魔女撕比上了,这下有意思了,魔女界大概也不会袖手旁观,也许她们已经来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哼,魔女都不是好东西,我等遇到,除去她们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炎兄言之有理,到时候你第一个冲上去,我们在后面为你摇旗呐喊,祝你马到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太不够意思了吧,我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,得罪了那些魔女,我所在的门派也休想保住我。”

    魔女界的那些女魔头都很恐怖,她们发起疯来,谁敢拦。而小魔女也是奇人,明明是伪娘,却打入了魔女界,和很多女魔头称姐道妹,比闺蜜还像闺蜜。应了某些掌教的话,“消声的,这个世界肿么啦,那些拥有大叽叽的汉子,不但和女人抢爷们,还和爷们抢爷们!该死的大迪奥美女啊!”

    道观之中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也是狠角色,他让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撕比,两人只能留下一人,继承道经。

    谁死谁活,让两位夫人自己决定。这招高明,放在别人身上,他们也许真的就互相残杀了。可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谁也离不开谁,他们绝不会因为一本道经大打出手。哪怕是毁了九婴真经,两位夫人也要待在一起,直到天长地久。

    “两位,你们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器灵再次问曰,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器灵望向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“他们这是……”道人模样的器灵,他念头未落,一口黑色的剑,一柄白色的刀,齐刷刷扫了过去,剑斩道人的颈部,刀削向道人的腰,断其头,裂其腰。两位夫人要置道人于死地,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,只凭这点,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就不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啊,父亲!”

    “父亲,小心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基老,就知道他们没安好心!父亲,我来助你。”

    “姐妹们,先杀了再两个基老。”

    道经的九个女器灵手忙脚乱,齐齐冲出,不让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伤害道人模样的器灵。

    嗡!嗡!嗡!虫鸣声隆隆而响,成群成群的书虫飞扑而下,黑压压的,压城而来。是书虫,好几群的书虫,它们在母皇虫的带领下飞向九婴真经,道经再怎么珍贵,可在夺命书生眼里不过是一本书。有书就该有虫,夺命书生也在打道经的注意,他打算用九婴真经饲养书虫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人欺我无能。贫道今个要破戒了!库昊,佛汤!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吼道,剑气如浪,迸涌而出,砰砰,扫中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呃噗,两位夫人吐了两百斤的鲜血,倏地后退。

    将死未死的器灵,临死反击,必回惊天动地,两位夫人不愿正面与他Gang。

    锵,锵!

    库昊剑,佛汤剑,双剑倒飞而归,落入道人模样的器灵手中。握剑的刹那,道人双目迸绽出两道紫色的电弧,他身高骤然升至一丈两尺,“拼了最后的残命,也要将你们悉数杀掉。”

    佛汤与库昊剑本来就是神剑,它们与道人剑意相通,韵动,方圆三百尺内产生一股玄而又玄的韵动,嗵,嗵,嗵,嗵!像是巨兽的心脏被看不见的大手擂动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再退,迅速远离九婴真经。

    黑压压罩下来的书虫们也觉不妙,嗡嗡!它们乱了阵型,朝天飞去,不愿待在此间,哪怕是母皇虫都不能约束它们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当贫道只有库昊剑、佛汤剑吗,哈哈哈哈。”道人狂笑,“其实贫道还有一剑……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