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成为了废墟的道观外围,也有人暗中窥视,宝物出,有能者居之。

    一女人坐着,可她的椅子不寻常,是一个四肢着地的小鲜肉,小鲜肉好像也没甚可抱怨的。他的左眼是假的,右眼尚在,而且他还像狗一样衔着一块骨头。女人修着她的指甲,看似漫不经心,可她的念识早已飞进道观之中,关注那里的任何风吹草动。

    离女人不远处,有三位老者在争辩什么,白胡子老者道:“两位师弟,不能再等了,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留着灰色山羊胡的老者道:“瞎消声巴扯淡什么,你没看到小魔女坐在那里不动麽。你们也看到了,太乙门掌门的儿子就在她下面,太乙门尚且不能动小魔女,我们三个老骨头哪是她的对手。还好,我们老了,老得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不能动了,否则她坐着的人就是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拄着拐杖的老者道:“那是。我们年轻时也是俊美的汉子,走到哪里都有姑娘围观,说我们长得如何如何帅。她们净说实话,我们要是不帅,消声巴能累到出血吗!”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听不下去了,道:“够了,你们俩还要不要老脸,我见过给自己脸上贴金的,可没见过像你们这样胡扯的。我们年轻时,长得漂亮?拉倒吧,我们三个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打的,大家一边打一边说,长得丑不是你们的错,可出来吓人就是你们的不对了。有点自知之明好不好,还帅到消声巴出血,是你自己强消声的吧,手都起了茧子,还好意思炫耀。”

    听白胡子老头这样一说,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拄着拐杖的老头都沉默了,场面一度十分尴尬。老人嘛,年龄大了,脸也就那样了,年轻时再帅,老了也有褶子。

    小魔女似乎也被三个老头的话题吸引了,支起耳朵,静听他们在讲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,我们成功引起小魔女的注意了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得意道。“小魔女太可怕了,明明是伪娘,却赢得了魔女们的尊重,被她们呼之为小魔女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据说小魔女生来时就带有一件宝物,是一块顽石,这块顽石来头不小,是神话时代的伪娘王补天时留下的一块角料。伪娘王何许人也,他手指缝里撒点东西,就够我们受用的了。小魔女也是伪娘嘛,能得到顽石的青睐亦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小点声,小心他用抛过来那块顽石,砸死你们。”拄着拐杖的老者谨慎道,“小魔女的顽石能变成三座山,他为其命名曰女装三山脉。”

    “草。好紧张。我们正好三人,他要是真祭出女装三山脉,岂不是我们的劫数,应了山的数目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头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小魔女很尊敬老人,最喜欢扶着老者过三路。有天,太乙门的掌门不慎崴了脚,无人上前搀扶,小魔女见了,大喜,言道,做好事不留名的机会到了。他很开心地扶起太乙门的掌门,送他会门派。按理说,这是好事!”

    “好事?”山羊胡子老头奇怪道。“我看悬呐。小魔女之所以被人唤作魔女,她会做好事?”

    “收取报酬啊!小魔女做好事不留名,可他要钱啊,别人都是刮地三尺,他更恨,刮地三丈,将太乙门值钱的东西都带走了,有四条腿的桌子只留下一条桌腿,还美其名曰做魔女要有底限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太乙门掌门的独子就是那个时候被小魔女掳走了!”

    “粗鄙,你这说法有问题,咱们都是文人,小魔女抓走,不,是带走太乙门掌门之子,那是少主的造化到了,跟在伪娘身边,他前世修了多大的福气。你们俩个蠢货,知不知道很多变态喜欢拥有大姬姬的姑娘。老夫要是再年轻些,也会拜倒在小魔女的魅力之下,听其差遣,甘做犬马。”白胡子老者故意大声道,他在表态,说给小魔女听的,分明是在讨好他。其实说来也不丢人,人都一把年纪了,棺材齐备,只差躺进去了,还有什么看不开的。

    小魔女站了起来,她右手捏着一柄小刀,适才,他修剪指甲用的就是这柄小刀。若是给外人瞧去了,指不定会大骂小魔女,说他浪费名刀。小魔女手中的刀唤作“黑心”,刀柄缠着黑色的金属丝,刀身却是白色的。然中刀之人,不出半晌,他的心脏就会变黑,随后固化,人已会生机无存。故曰黑心。

    铸造出“黑心”的大师,他最出名的杰作却不是“黑心”,而是“姨妈刀”。

    小魔女也想收藏姨妈刀,可惜,他只得到了“黑心”小刀,饶是如此,他的气运亦好的吓人,否则魔女界之人也不会和他交好,称之曰小魔女。一个伪娘,长得再漂亮也不会被魔女们接纳的,小魔女是个例外,他身上有太多秘密,似乎和上古时期的伪娘王有牵连,才能获得“女装三山脉”这块顽石。

    看到小魔女站起身来,三位老者略显紧张。他们也是精明之辈,识时务,通晓人情。白胡子老者是他们中的主心骨,最有话语权。他当仁不让,腾,向前掠去,荡起阵阵罡风。“小魔女,你也听到我们三个老东西讲的话了,我们无意与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小魔女点头,右手却轻轻抖动,嗤嗤嗤,黑心小刀斩出一道道漆黑的光弧,凝实不散,像是贵妇的柳眉,聚在他身前,数量多达六百。

    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拄着拐杖的老头在白胡子老者身后紧张异常,他们可不想被小刀劈中,心脏如果黑了,凝固了,失了心跳,他们就真的入土为安了,不,是死不瞑目!

    白胡子老者毫无杀意,他又道:“小魔女,附近的人不止你我,还有他人,我们不敢与你作难,其他人就不好说乐。”

    小魔女仍未吱声,他左手抓着一条链子,链子另一头锁着太乙门的少主。随着链子的扯动,太乙门少主四肢并用,爬将过来。

    就在白胡子老者、山羊胡老者等人困惑之际,小魔女左手轻抖,咔咔咔咔,他手中的链子一节节崩碎,金属屑坠落在地上,重新组成链子的形状。可太乙门的少主自由了,他同样起疑,不知小魔女将做什么。

    刷刷刷!小魔女挥动“黑心”小刀,刀气横纵,聚成几行字,“我近来修炼一门神通,曰杀基不动禅,除非基老在我身前,我才可开口,并且还要杀了他们。你们几个老丈,胆小怕事,而且不是基老,所以我不便开口,否则你们必死。”

    瞥到几行字,白胡子老者、山羊胡子老者、拄拐杖的老头长舒了一口气,知道他们无生命之虞。

    “小魔女,你也不要担心,大不了我抓来几只基老,让他们跪在你面前,供你耍玩,这样你也能开口讲话了。说真的,你手中那柄黑心小刀怪渗人的。”灰色山羊胡子老者笑道,而且他很认真,并未开玩笑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,幸亏我们不Gao基,否则必死啊!”拄着拐杖的老者也道,暗自揩汗。

    道观被封锁了,以小魔女的能为,想要进去不是很难,可他偏偏隐忍,并不动手。是以,三位老人心有忌惮,不敢在小魔女面前出手。

    小魔女再次挥动小刀,嗤嗤嗤,刀气在地上犁出两行字:滚吧,太乙门的少主。

    明显的,太乙门的少主愣住了,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小魔女就这样放他走了?这位少主的一只眼睛毁在小魔女手中,他本以为自己的小命也不长久,可自由之神马上眷顾他了。

    走,还是不走?太乙门的少主陷入两难境地。被小魔女用链子拴住的数个月,少主知道小魔头喜怒无常,说出去的话也不怎么算数,出尔反尔对他来说再平常不过。“这该死的伪娘,他要是在试探我,我起身走了,说不定他在身后给我一刀。中刀之后,我的心脏会变黑,立马死掉。哼,好死不如赖活着,我暂时不动就是了。”太乙门的少主敛起心思,傲气全无,仍旧不敢抬头,也未离开。

    小魔女居高向下,斜睨了一眼太乙门的少主,心道,这人怎回事,放他离开为何不走了,难道还想被我拴着不成?真是搞不懂男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其实,小魔女也是男人,伪娘也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啊。

    铿锵!剑吟遽起,拔剑了,有人拔剑了。可不是白胡子老头一伙人。

    “诸君,拔剑吧!”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,他第一个拔剑,此人是断剑阁的内门弟子,在修道界也有薄名,人称段袖是也。嗯,段袖是个基老,他仗着自己的身份,不知道破了多少外门弟子的局部地区之花。所以,他在断剑阁中的名声不怎么好,可他有个好爹,段无力。段无力是断剑阁的长老团中的一员,身居高位,所以段袖才可肆意妄为。

    锵!锵!锵!锵!断剑阁的其他俊彦也都拔剑了,毕竟段袖做出表率了,他们再怎么讨厌他,也得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断剑阁之人用的剑也和别的门派不同,他们的剑都是断剑,并未完整之剑。哪怕是得到了名剑,他们也会想方设法折断那剑,非断剑不用。

    “小魔女,你是伪娘,却得到了魔女们的青睐。她们难道相中了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?太搞笑了吧。来啊,与我撕比,我会打败你的,并让你做我的基友。”段袖大笑道。

    第一个冲了过去,段袖得意洋洋,他手中的剑,其实是他爹的,再准确点说,是他偷出来的。段无力也是知道的,可他故意装作不清楚。

    段无力的剑又曰“画千骨”剑,这剑铸造之初就不完整,是断剑,可不妨碍它成为神剑,因为铸剑师的名气太大了。

    而且“画千骨”拥有剑灵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、山羊胡子老头、拄拐杖的老头,他们默不作声,小魔女与断剑阁的人,都不是他们能招惹的人,除非他们不想活了。是帮小魔女,还是袖手旁观,几个老头也很为难。帮谁都会得罪另外一方,如果什么都不做的话,兴许会得罪两方!

    灰色山羊胡子老头、拄拐杖的老头都拿眼瞄向白胡子,催他拿定主意,他们都是没主见的人,平常里也斗嘴,可到了关键时刻,还是白胡子拍板做主。

    鸭梨山大,白胡子冷汗涔涔。他也想豪迈些,可现实是残酷的,他们都是小人物,不敢轻蹚浑水。

    可段袖杀了过来,“画千骨”的剑灵也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剑灵以年轻道人的形象出现,长相清秀,好似画中走出来似的。段袖道:“还等什么,与我一道拿下小魔女,我与他行双羞之事时,你可旁观。我知道你有一个徒弟,可惜他和你走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画千骨”的剑灵听到徒弟两个字时,明显动怒了,蓬!剑气荡扬,锐利若细钢丝,向天抛舞,咻咻咻,爆音不绝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敢对我这样说话,我会杀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画千骨”的剑灵凄厉道,“你爹段无力都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”段袖抖抖肩,也不在意,他是知道的,画千骨的剑灵很另类,明明是器灵,却还学人,而且有模有样,非但如此,他还收了一个失去了容身之器的器灵作为徒弟,可惜那个器灵还是逃掉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宝器等消失后,器灵也会随之死去。可画千骨的剑灵另辟法门,修得一种神通,可保无器之灵不消散,得以存活。当然,这些无器之灵仍需寄宿在法宝中,有些鸠占鹊巢的意味。

    段无力也因他的佩剑“画千骨”,才在门派中声誉渐隆。

    “喔,那不是太乙门的少主吗。”段袖怪笑道,他拿剑斜指地上的太乙门少主,“你不是很有骨气麽,为何成了小魔女的狗。”

    呜呜呜!太乙门的少主喉咙中发出嘶吼声,像是被踩着尾巴的凶兽。段袖说到了他的痛处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也有几分基色,哈哈哈,我还是收了你吧,顺便收了小魔女,你们主仆俩都是我的翅膀,我的基友啊。”段袖再道。他举止轻浮,可在剑术上的造诣不假,断剑阁出来的修士都是狠人。

    挥动“画千骨”,段袖使出门派中的“平阳葫芦剑式”,骨碌碌,剑气凝作五只黑皮葫芦,就地一滚,冲向小魔女、太乙门少主。

    轰隆隆!五只黑皮葫芦造出的响动可不小,像是五头猛犸象狂奔。被它们碾中,骨头都会变成渣。

    小魔女的“黑心”小刀是好刀,可惜没能诞出器灵,暂时不能与“画千骨”剑并论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