夺命书生由一个无缚鸡之力的小鲜肉变成基老中的基老,他的经历让人侧目,当然,现在他不用握消声消声了,自然有很多俊美的汉子争着去握去抓夺命书生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尽可能地讨好他,因为有求于他。

    可说是委曲求全,也可说是为了活下去。夺命书生在基老界的能量很大,甘心或不甘心献出局部地区之花的小鲜肉们数不胜数。“逍遥扇,小生终于要得到逍遥扇了。”

    扇中的几只花妖已经和夺命书生沆瀣一气,比起唐伯猫的后人,她们更远跟随一只基老,至少夺命书生对她们没兴趣。“我得到才子扇之后,一定要广招基友,开那无消声羞大会,诸君一起嗨皮。”夺命书生笑道。

    唐玉环再难构成威胁,夺命书生根本就不把她放在眼里,应该说从一开始就是这样。在基老界,能入得夺命书生基眼的人也不多,毕竟是有文化的基老,眼光与品位都是极好的。当然,夺命书生有一点还是比较好的,只有有求于他的基老,不管年龄大小,他都来者不拒。一言以概之,日后再说。

    “基老,你死定了!”唐玉环气冲冲道,“我要不是被九婴真经的器灵伤了,你哪能碰到我,你充其量只是捡便宜的货色,此生能有多大成就。”纵使受制于人,唐玉环依旧言辞冷厉,可在夺命书生看来,玉环不过是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给我拿过来吧。”夺命书生大手一捞,掌心涌出一团吸力,将逍遥扇摄了过来。“才子扇,这才是才子扇。小生是基老界为数不多的风雅书生。逍遥扇正适合我用。”喜笑颜开,夺命书生仔细观察宝扇。唐伯猫炼制的法宝,怎会是凡品。夺命书生可是识货之人。

    唐玉环又惊又怒,她取回伯猫的逍遥扇没多久,扇子还没捂热,就被夺命书生强摘了,她如何不怒呢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唐玉环还受了夺命书生一巴掌,脑门至今生疼。绝灭师太的徒弟和师太一个样,都是心眼很小的女人,擅记仇。锵的一声,唐玉环抽剑,要斩夺命书生的狗头。

    “急着送死,小生也没法子。只好做一回好人喽。”啪,夺命书生合上逍遥扇,把手一扬,虫巢飞将出去。嗡!数百书虫振翅而出,它们口器尖长,钉向唐玉环。如果被它们刺中,唐玉环的身体会变得像是蜂窝似的,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不久前,白枫祭起血樱,让夺命书生损失了好几个虫巢,母虫皇也未能幸免。最后,他还是斩断血樱树,报了大仇。这次,夺命书生出手毫无顾忌,因为他吃定了唐玉环,“一个受了重伤的女人,逍遥扇都不能保住,如何与我撕比。哼。”夺命书生冷笑。

    叮!叮!叮!叮!书虫凭恃口器击碎了唐玉环发来的那道剑气,金玉互撞之声既细且密。

    唐玉环蓄势劈出的剑气被书虫们轻而易举化解,她本人再难淡定,因为数千书虫一窝蜂似的罩了下来,它们色彩斑斓,双翅振幌之间,播撒毒粉,人的皮肤如果沾了一些,别说是肉,就是骨头也保不住,都不被腐烂掉。全盛时期的唐玉环不惧书虫,可她现在濒临半死状态,如何敌得过几千只书虫。

    额头、脸、后背、四肢生出一层细密的冷汗,唐玉环第一次觉得死亡离她那么近,“不,我不能死。我还要取代周紫若成为师父最喜欢的徒弟,死在此地,我什么都不是,谈何超越周紫若那个贱女。”唐玉环杏目中迸起虚电,她是唐伯猫的后人,身体里流淌着大才子、大能的血液,焉能引颈受死!

    蓬!蓬!唐玉环两肩迸爆出数丈高的血光,与此同时,她的面庞开始扭曲,脸颊长出黑色的猫须,眼睛也变了,不再是人眼,而是金绿色的猫眼。

    脸化猫,唐玉环的面庞倏化猫脸,而且长出了猫耳,在她身后同样拖着一条黑色的猫尾,末梢系着三颗铃铛。

    “哦!”夺命书生惊奇道,“你,你能变成猫?难道说唐伯猫的本体是猫?”

    “喵呜!”唐玉环尖声道,声音也像猫了,可她的一双手还是人手。血光散去,唐玉环全身的伤势愈合了,而且她的生命之海也变了,海水一分为二,一半是金色的,一半是绿色的,妖异而又美丽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半猫化的唐玉环斩出一剑,剑气拧动,像是碧龙摆尾,虚空荡幌,嗤嗤嗤嗤!剑气蓬然炸开,化为上万根绿针,刺向书虫虫群。

    剑气所化的绿针的数量数倍于书虫,十几支长针刺入一只书虫腹部、翅膀、头部,将它们钉的死死的。一时间,虫鸣急促,声音尖亢,像是石头和铁块刮擦发出的响声。

    钉死书虫之后,绿针继续扫向夺命书生。

    “小生决定了,不杀你了。我要将你锁在金丝笼中,成为小生的宠物猫。”夺命书生疯狂道,啪,他抖开逍遥扇,蓦地拍舞,香风荡啸,其中掺杂着几只花妖的冷嘲之声,她们恨不能立刻撕了唐玉环。

    崩崩崩崩!上百根绿针炸裂开来,它们抵抗不了那阵香风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初次使用逍遥扇,却未显得有多生疏,好像他本来就是宝扇的主人,使用起来很是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一击奏效,夺命书生窃喜,他手腕运转,再度挥舞逍遥扇,桂香、牡丹香、荷香等汇融成一道香风,像是怒龙拧身而起,冲击苍穹。风旋高三千丈,呼喇喇,扫向唐玉环。

    喵。唐玉环又叫了一声,她的那双猫耳抖了抖,似在分辨风旋的薄若之处,其曰听风。

    飕的一声,唐玉环身后的黑色猫尾竖了起来,跃过她的脑袋,叮叮叮,尾巴末梢系着的铃铛摇响了,一圈圈音浪涟漪似的荡开,旋劈向那道香风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叠爆之声倏地响起,怒舞的风旋竟然满满消失了,抵不住无数音浪的连斩。

    这时,夺命书生骤然掠出,避开残余的音浪,向唐玉环冲来。“我有多少年没养过猫了,好怀念啊。你放心,我不会亏待你的,天天喂你吃老鼠、蝎子、毒蛙。”夺命书生笑道。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唐玉环显然是被激怒了,即便她的面庞、尾巴接近猫了,可她还保持人的理智。夺命书生说给她吃老鼠、蛤蟆,恶心到她了!“至少给咱小鱼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。”唐玉环激动道。蓦然间,玉环右臂挥扫,五指带出一道道金色的气流,倏然刺向夺命书生的眼睛、嘴、咽喉、腹、腿。

    “好一只野猫!”夺命书生喜道,“比家猫更有趣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夺命书生抛出逍遥扇,扇中的几只花妖如逢大赦,各逞己能,桂花之妃拔下堕马髻上的钗子,扬了扬,钗子竟然活了过来,原来钗子的本体是儒钩蝎,这种鞋子最是狠毒,喜欢藏在妇人的消声沟之中,故而得名。桂花妖也是奇才,将儒钩蝎藏在头发里,而不是消声沟中。

    儒钩蝎支起蝎尾,螯肢齐动,迅速爬出逍遥扇,见风就长,像是巨大的风筝,只是没人牵线而已。

    牡丹妖搓了搓手,一道道红烟升起,凝成一束,像是红头绳,“着!”牡丹妖娇斥道。红头绳迸甩而出,跃离逍遥扇,劈向唐玉环。

    百荷仙子、芍药女红不甘示弱,她们联手祭起一事物来,那物似铁非铁,似石非石,长有五寸,观其模样,倒像是汉子的擀面杖……

    牡丹妖、桂花之妃见了那物,也多看了几眼百荷仙子、芍药女红,两只花妖面带残霞,当即摆手,“不是的,不是你们想的那样!”

    牡丹妖揶揄道:“我什么也没想啊,你为什么急着解释。其中有消声情啊!”

    桂花之妃也道:“难怪你们俩整天在一起,原来在做那活计,想来也不需要汉子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百荷仙子、芍药女红直跺脚,可又不敢多说什么,生怕越抹越黑。她们联手祭出去的那物确实长相不雅,可用起来很方便啊!而且里面是空心的,可以贮藏消声液。

    逍遥扇中,几只花妖笑语晏晏,哪像是在和唐玉环拼命,分明是来踏青的。夺命书生也高看了两眼百荷仙子、芍药女红,“姐姐们真是妙人,小生以后还需依仗你们为我打造高仿真的汉子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你们懂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休要取笑奴家!”

    “先生,您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两只花妖不好意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夺命书生不怒反笑,“我们果然应该合作,逍遥扇不入我手,还能入得了谁的手!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器灵解印佛汤剑、库昊剑,本来死死克制白枫道长的,可白枫激起了道门名剑白虹的斗志,要与佛汤剑、库昊剑撕比一番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库昊剑摇头晃脑似的电抹而来,挥砍向白虹剑。

    佛汤剑淡定多了,也比喜欢摇首的库昊剑稳重许多,它随后而至,激开数千道剑气,嗤嗤嗤嗤,迸劈怒旋。

    库昊、汤佛不分彼此,一剑出动,另外一剑必然相随。

    白枫道长大袖一展,清风鼓啸,他手中的白虹剑欢呼雀跃,忽地挣开白枫的右手,锵,斩了过去,迎向库昊剑、佛汤剑。

    当当当!当当当!

    三口名剑在虚空中穿梭,劈砍,交撞出百米高的剑浪。

    “贫道的时间不多了!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忽地传音于九器灵之首,“吾视你们为亲生女儿,不忍你们受束于人,故而出来,杀退那些心怀不轨之人。可吾的道体也因此加速溃亡。女儿们,吾有心将佛汤剑、库昊剑传予你们,可它们桀骜霸道,你们役使不动它们,还有反噬之险。”道人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九个器灵齐声道,“您怎么会死呢,您还要一直守护我们呢,就像以前那般。”哪怕是九器灵之首,她也很依赖道人模样的前代器灵。

    “傻女儿,贫道能活到现在已是逆天,早已为天所不容,老天要贫道的命,那就给它吧,可惜,吾不能再守护你们与道经了。”道人像是在自嘲又像是难过。他是器灵,而非人,却有比人还细腻的心思。

    什么是人,什么不是人,他也分辨不清了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接好了断掉的脊椎骨,与黑骨夫人并肩而立,“我有不好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“小心些就是了,觊觎九婴真经的又不止我们俩,外面还有蠢蠢未动之人,他们不出手则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出手就要我们的命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怎会,只要我们待在一起,没有做不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微笑道。

    他们同年同月同日生,也会同年同月同日死,早已注定的,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“两位,请过来一叙。”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,你看,他有求于我们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我们都有大叽叽,可得道经。器灵不是说过麽,他应不会食言而肥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还等什么。”黑骨夫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白骨夫人也道。

    腾!腾!两位夫人电掣而去,遁向九婴真经。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父亲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父亲!”

    九个器灵不解。

    “放心,贫道不会害你们的,女儿,你们需要新的守护者。”道人安慰她们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您就给我们找了两个基老守护者吗!”

    “为啥是基老啊,黑人问号脸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!基老对我们姐妹才不感兴趣,父亲,你真是太英明了。”

    九个器灵很快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处。

    “噤声。贵客已至。”道人一压手,制止了九个吵闹的器灵。“两位夫人,你们可愿成为九婴真经的持有者。”

    “愿意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道人笑了,“可九婴真经只能有一个主人,你们决定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?”白骨夫人讶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黑骨夫人则是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道经只能由一个人持有?这分明是挑拨。好高明的手段,黑骨夫人心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