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婴真经的上一代器灵出现了,他行将就灭,可仍存于世。一剑斩出,重创了绝灭师太的徒弟唐玉环。要不是祖上有灵,唐玉环真的会死在此地。

    逍遥扇中封印着的花妖们忙不迭地救治唐玉环,生怕她死掉。“噗!”唐玉环一低头,吐出三十七斤鲜血,简直比大姨之妈妈来了还要夸张。“想不到九婴真经中存在着两代器灵,前所未闻。”太出乎绝灭师太徒弟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唐玉环只得认栽。她待在花妖张罗开的网中,先服下两丸丹药,调理气息,同时还需警戒夺命书生。基老界的大才子对逍遥扇很看重,不惜杀了玉环,开罪绝灭师太。

    当是时,夺命书生疲于捉杀血樱,白枫祭出去的血樱,吞掉了两个虫巢中的书虫,甚至连母皇虫也吃了。普通的书虫死掉了,夺命书生不加心疼,可母虫就不一样了,死了一只相当于死掉一窝书虫。

    就算拦下了夺命书生,白枫想搭救他之道友吴基,还有其它麻烦。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痛施狠手,铁了心要杀吴基。

    当!声如金石撞击,银光荡滚。白枫一剑斩向白骨夫人,夫人则以手臂迎挡,他的手臂业已化为骨刀,刀背很厚,刃口锋利,白枫的佩剑“白虹”也是门派中的名剑,居然没能斩断白骨夫人的骨刀,着实让道长吃惊。

    “白枫,我的另外一条手臂也能变成刀啊。”白骨夫人幽幽道,他话音未落,只听刷的一声,刀光迸起,夫人的左臂也变成了刀,横削向白枫的腰部,腰斩之。

    白枫道袍鼓舞,向外激荡,锵当!接下了白骨夫人的横斩。“贫道的道袍也是一件宝物。你死心吧。”白枫催动丹煞,刷刷刷,一道道丹煞之气横劈竖砍,悉数招呼向白骨夫人。

    “有些门道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的两条腿变成了轮子,当场飙出,速度极快,只把背影留给了白枫。

    “贫道草。”白枫也无语了。“他们的身体天赋也太溜了,贫道不及啊。”能将骨骼随意变化,进可杀敌,退可自如。

    “收。”白枫两指拈起,一缕气旋射出,攫住那支两头尖尖的法宝,将其捉来。道长以指头拈住法宝,对准飞遁的白骨夫人,念念有词,嗤的一声激鸣,两头尖尖的法宝电掣而出,拖曳着长长的尾光,像是一道银色的鱼线横亘在空中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也知身后急追而来的法宝的厉害,咔嚓咔嚓,他肩胛骨向外延展出去,变为两翼,倏地拍动,是骨翼,既轻且坚,两片骨翼张开,不住拍舞,一道道羊角飓风旋扫迸飙,绞向飞来的法宝。

    噗噗噗!哪知两头尖尖的法宝向前闷头撞去,刺破几十道羊角飓风,去势不减,反而更疾,哧啦,尖头迸出一缕比针还细的厉电,钉向白骨夫人的后心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心惊之下,收拢双翼,覆盖后背,它的骨翼上迅速生满尖刺,密密麻麻,数量无以计数。可迸射而来的那道厉电摧枯拉朽,一下子拱了过去,集中在一点上,钻破了密集的尖刺、骨翼,直达白骨夫人的真身。

    如遭电殛,白骨夫人心头狂震,他的脊椎骨早已向外拱起,像是拱桥,正是这道拱桥抵住了穿刺而来的厉电,将它拒之体外,不至伤到内里。

    咻。两头尖尖的法宝迅速跟上,它同样贯穿了尖刺、骨翼,钉在同一位置上,还是刺在白骨夫人拱起的脊椎骨之上。咔嚓,骨碎之声遽地响起,白骨夫人的脊椎断了,白骨化渣,陡地迸舞开来,与此同时,夫人的那对骨翼也碎了,像是雪沫一样散开。

    “啊!”白骨夫人向前跌去,口中吐出去的也是雪白的骨渣子,像是细盐。“白骨夫人。”黑骨古人急道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四肢早已变成了剑,他这也算是人剑合一,刷,黑骨夫人御剑而来,四剑齐动,斩向白枫。“敢伤白骨夫人,你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白虹。”

    也不见白枫多觉意外,他右手施开,抓来白虹剑,剑随意动,划了开来,像是满月,横劈而去,当当当当!剑光飙荡,高及百丈,黑骨夫人四肢所化的黑色长剑难进半分,被白虹剑斩出的圆形剑气阻在原地。

    白枫也未得意多久,忽听砰的一声巨响,冰屑、雪花同时炸开,护住吴基的两层保护全都裂炸开来。是九婴真经的上代器灵出手了,他出现后,挥了两剑,一剑砍斫向唐玉环,近乎废了她,第二剑斩向断了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吴基,蚀掉两层保护壳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九个一模一样的二代器灵大感困惑,问曰:“为何要杀吴基?”

    “他虽然有大叽叽,可那是往事了,现在的他废了,活在世间只会痛苦,贫道送他早归极乐。也算是对他的仁慈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将身一旋,剑气再度凝实,向前旋劈而去,比之前的那剑更快更狠更厉。

    白枫震怒难遏,“混账东西。你一介器灵,几乎废了,也想伤害吾的道友。”话声未落,他人已电掠而出,形如长虹,经天而起,挡在吴基身前,试图接下九婴真经斩来的第三道剑气。

    白虹剑迸放数万道剑气,凝成数堵墙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

    九婴真经劈出去的剑气,以气破墙,像是沸水泼雪,腐蚀掉了几堵墙。两人的剑气不可同日而语,道经器灵的剑气更盛一筹,而且他手中的剑也是名剑,其曰“库昊”。

    库昊者,剑成之日,诸天大放异彩,红烟迸舞,紫气荡动三千里。时人赞曰:“噫,此剑真乃神剑也,有日天之能!”

    与库昊剑齐名的剑出自释门,又曰“佛汤”。库昊、佛汤名噪一个时代,持剑者都是大剑豪,历经数十代剑主,库昊被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获得,成了他的佩剑。落在道经器灵的手中,也未让名剑蒙尘,反而剑芒更胜以往。

    道门名剑白虹与库昊相比,略显逊色。

    “库昊,是库昊!”白枫失声道,“居然是库昊剑,你一个废灵,如何得到库昊剑的。相传,库昊剑出世,佛汤剑也将再临世间,双剑,贫道都要入手!”白枫旋又大喜,他剑术上的造诣不凡,更喜欢收藏名剑。

    库昊剑与佛汤剑,焦不离孟,“难道,难道佛汤剑也在你手中。”白枫瞠目结舌道,他想到了可怕的一点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淡淡一笑,道袍无风自舞,这时,忽闻锵的一声,剑啸穿越道经,直贯苍穹,佛汤剑出世了!

    与之回应的是库昊剑,它与释门名剑佛汤竟相辉映,剑光逆舞,朝天涌起,像是万千火舌迸发。而白枫手中的白虹剑彻底被比下去了,剑芒微弱,剑气似断似续,像是在畏惧库昊剑、佛汤剑。白枫无奈地叹了口气,这时,他看到库昊剑飞离九婴真经器灵的右手,停在高空,剑尖左右幌动,做出让人费解的动作来。

    刷,佛汤剑飞来,与库昊剑并立,双剑照耀这方天地,剑气灵动,像是飞絮飘舞,绦绦缕缕,倏地洒落,嗤嗤嗤,嗤嗤嗤!剑气所落之处,地面销熔,像是岩浆迸滚。

    白枫无处落脚,只得飞起。在那之前,他已将吴基的残躯摄取了过来,横在他身前。看到道友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断裂处结了一层黑色的晶体,像是碳化了,白枫才知断棒再难长出,已是彻底坏了。“无妨。”白枫心中升起另外一种声音,“贫道本来是基老,为了不让吴基道友伤心,才隐瞒真实取向。现在,吾之道友失去了消声巴,不能成为攻,只能做那受,正遂了贫道的心意,贫道本来就是一个攻,还很强。哈哈哈哈,难道是天意,老天要让吴基成为吾的基友,而不仅仅是道友。”白枫念头通达,喜上眉来,再不觉得难过,兴许以后能和吴基过上一天好几次的不可描述的愉快行为,岂不美哉。

    白枫、吴基,道界的乌鸡白凤丸,两人若真的成了基友,想必是道界、基老界的一大喜事,要知道在道界,修道之侣可不一定是异xing,道长与道长,道姑与道姑也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库昊剑、佛汤剑仍在泼洒剑气,可白枫浑不在意,他大觉痛快,吼!道长仰天做咆哮状,纾解心中窒郁之情,“天意,这是天意!”白枫吼道。

    天意不可违!

    蓦然间,白枫大袖一扫,覆盖了吴基的残躯,将其纳入其中,一闪而逝,道长的袖中自成一界,放一个活人完全不成问题。像是那执掌刑典的太上长老,他有一门神通,曰袖里乾坤,一袖甩出,可接纳一座城池。现阶段,白枫还比不上门派中的太上长老,可他还很年轻,潜力很大,和道友,不,是基友,与基友双羞之后,实力自会增进,在门派中的地位也会升高。

    “白虹!”

    白枫低声道,“你是贫道的本命法剑,岂可在库昊、佛汤面前失了剑骨,贫道助你。”言罢,白枫左手食指迸出一道血箭,洒在白虹剑之上,滋滋滋,血滴弹跃,像是一一颗颗红豆飞迸,跳起,落下,跳起,落下,如是七次,最终被白虹剑吸收了。

    铿锵!白虹剑爆发出一道不输于佛汤剑出世的剑啸。当当当,库昊、佛汤遽震,似乎在说,很好,很好,小子你成功引起我们的注意了,来啊,相杀吧,撕比哇。

    白枫以自身的宝血激发了神剑的光彩与斗志,要与库昊剑、佛汤剑一争高下,论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的脊椎骨折断了,好在他气息绵长,自身血气旺盛,并未夭折。休说是脊椎骨断了,就是颅骨裂了,也能愈合。黑骨夫人守在白骨夫人身边,助他刮骨疗伤,得把断骨处的骨刺削去,白骨夫人断掉的脊椎骨才可接好,这个过程所经受的痛苦,常人难以想象。强如白骨夫人和哼哼唧唧的,显然在忍耐。

    “希望九婴真经的器灵不要那么快杀了白枫,我要亲手剐了他。”白骨夫人恨恨道。

    “先接好骨头再说吧。”黑骨夫人道。他们俩兄弟同生共死,绝不可能一人独活,一人死了,另外一人不是殉葬就是与杀亲之敌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,你说库昊剑、佛汤剑谁更厉害些。”白骨夫人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在它们之前,还有三柄剑光耀它们所在的时代,俏丹剑,阔毕剑,以及战慕斯剑,在我看来,这三柄剑才是真正的神剑。库昊、佛汤暂时比不上它们。”

    “俏丹剑!阔毕剑!战慕斯剑!”白骨夫人听了也是心神澎湃,“的确,我也赞同你的说法。”

    两位夫人心中自有他们对名剑的排名。

    其中,俏丹剑的名声最为显赫,一剑出,万剑莫敢与之撄锋。俏丹剑之后,又有阔毕剑横空出世,也是不凡。在它们归隐之际,战慕斯剑无坚不摧,有剑中的小皇帝之称,辗轧,直接辗轧诸剑,谁敢不服,战慕斯剑当即和它的兄弟们,像是未德剑、龙万剑、王爷剑、爱神剑一起灭了对方,真个是威风凛凛,笑傲群剑。后来,有兰特剑效仿战慕斯剑,也希望取得它的成就,这都是后话了,暂且不提。

    唐玉环直呼倒霉,遇到了九婴真经的前代器灵,她损失惨重,祖上唐伯猫留下来的那对紫色的燕子也被毁了。“还好我取走了逍遥扇。”唐玉环忖道。“啊,不好!夺命书生哪去了!”唐玉环惊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,你们为何冲着我发笑。”唐玉环又发现逍遥扇中封印着的几个花妖笑的不对劲,也可说是花枝招展。桂花之妃,芍药女红,牡丹之妖等,她们哪里像是傀儡,一脸幸灾乐祸,并不掩饰她们对唐玉环的憎恶之情。

    唐玉环是唐伯猫的后人,她身上有伯猫的血脉,几只花妖将对唐伯猫的恨意转移到了他的后代身上。可怜唐玉环,做了她们的出气筒。

    “玉环姑娘,几只花仙子都成了小生的粉丝,她们仰慕小生的才情,愿意听我抚琴,愿观我舞剑Gao基。”夺命书生的声音陡地响起,而且近在咫尺!

    唐玉环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她头顶挨了一掌,是夺命书生拍的,他一掌将唐玉环拍了下去,“给我老实些。”夺命书生恼道。“小生早说了,逍遥扇你不配拥有。我是大才子,与你的祖宗唐伯猫相比,不遑多让。你就是不听,非要与我为难。小生不杀你,简直对不起你伯猫祖宗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!”唐玉环气得讲不出话来。她也是有师门背景的女修士,心道,夺命书生再狂,也不敢与绝灭师太作对。

    可这次唐玉环错了,错到离谱。夺命书生不但要夺逍遥扇,还要杀了唐玉环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