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一击得手,也很得意。天下间与他们同级的基老罕有人能躲过他们的暗杀。吴基虽不是基老,那也无妨,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是也被斩断了吗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手臂化剑,白骨夫人手臂作刀,两人配合无间,可斩人之擀面杖。白枫心疼道友,追之不及,那断掉的难道还能接上不成,“是了,吴基可入写手界,与那些高深莫测的写手交流心得,索取秘法,再次接上自己的消声巴。相传,很多写手没事时就喜欢挥刀断叽,心血来时,再次接上,如是反复,乐在其中。他们中的翘楚之辈,更是赢得大太监的美名。”白枫心思电转,想好了对策。吴基一定要救回来。

    铿锵!

    白枫一回身,白虹剑与夺命书生的墨剑对上了。双剑碰撞,发出惊天裂地之响,四周气浪迸发,犹如海啸。“滚啊!”白枫恼道,“吾之道友,要是真的救不会来,在场的人都要陪葬。”语气冷漠,剑气更冷,哧哧哧,肆意迸涌,像是雪水冲洗画舫。

    绝命书生不以为意,让他死?难上加难。“天下书生那么多,我还等着为他们指明前进的方向,不入基老之道,不知此间之趣。”书生五指倏分,斩出五道气刃,迸旋而去,刷刷刷,照着下方的吴基劈去,分明是要断了吴基的四肢、项上之颅。绝命书生算准白枫不会坐视不管道友的生命,才那吴基的残躯做引子,让白枫上钩。

    愿者上钩,怪不得别人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白枫低吼道,他身子一拧,腰、肩膀发力,他的生命之海内飞出一物什,两端尖尖,长有尺余,倏地飞坠而下,寒芒迸炸,化雪而落,覆盖了吴基的身体,厚达半尺,雪花之后是坚冰,是第二层保护。而那两端尖尖之物是第三层保护,它急遽旋转,寒气迸发,形成龙卷风,砰砰砰,扫碎了绝命书生斩来的五道气刃,将其摧碎。

    可是想要吴基命的不止是夺命书生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亦然,两位夫人身如影魅,怒驰而来,刀剑再出,嗤的一声颤鸣,白骨夫人斩出一道刀气,像是绷直的弓弦,从上向下,扫向被坚冰、雪花覆盖的吴基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双臂全都变成了黑剑,腿亦然,同样变成了剑,更夸张的是他脊柱旁长出两排尖刺,几乎覆盖了他的背部。两位夫人,他们的骨头异于常人,可变作奇兵利刃,不管是刀剑斧钺,还是金瓜、判官笔,都不在话下。可白骨夫人喜欢刀,黑骨夫人喜欢剑,所以他们的骨骼大多数会变成刀剑。

    四肢化剑,剑气绕身,黑骨夫人行走时荡起阵阵剑风,拂扫十方。若被扫中,活人也会被剑风刮了,骨头也难留下。

    呼呼,黑骨夫人向下电掣而去,黑色的剑风劈扫,像是龙蛇疾走,当即扫向奄奄一息的吴基。

    两位夫人是孪生兄弟,可以穿一条裤子的,一个裤腿里能装俩腿,就是这样的关系。白骨夫人动手,黑骨夫人也动手。骤然发难,非要了吴基的命不可。

    此外,唐玉环虎视眈眈,抱剑而立,她也不是善茬,师父是修道界大名鼎鼎的绝灭师太,师太掌有倚天剑,而且剑中有器灵存在。要打唐玉环的注意,也得看看人家背后是谁。否则,师太提剑找上门去,不削你削谁。

    好在唐玉环极度自负,不愿借助师父的手取回属于她们唐家的宝物。“错的都是唐伯猫,我在弥补他犯下的过错。”唐玉环心道。

    几人当中,白枫心情最差,眼看着道友即将丧命,而夺命书生还在死缠烂打,他如何不怒。“书虫。”夺命书生扬手一抛,两个虫巢祭了出去,嗡嗡,书虫振翅之声响起,密密麻麻,像是金属相互刮擦,刺耳之极。听得白枫头皮都快炸开了。他气得直打哆嗦,心知夺命书生不会放他去救道友。“血樱。”白枫蓦地喝道。

    他三指曲弹,打出一物来,原来是一株树,樱花树,树高三寸,迎风就长,刹那间产耸入云,樱花飞舞,可花瓣是鲜红色的,不详而又诡异,香气炽烈,很呛人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丢出去的两个虫巢,其中飞出去的书虫全被血樱所吸引,簌簌簌,向樱花树飞去,逐花瓣而舞,每朵樱花四周都有几十个书虫,这还是少的,多的话,书虫像是蓝点一般,钉在花瓣之上,掩盖了樱花原本的颜色。

    白枫祭出血樱,他面色灰败,口吐几百斤鲜血,显然血樱不是随便就能放出去的,对宿主的影响也很大。可白枫顾不得许多,道友的生命更重要,也许以后还会发展成基友呢!“贫道一直隐瞒吴基,其实,其实,贫道是基老啊!”白枫暗道,他隐藏的很好,连自己都给骗了,也太狠了。在门派中,吴基素来最恨那些基老师兄弟,所以他才和白枫亲近,因为白枫也不是基老,至少吴基是那样认为的,要是让他知道真相,大概会气死,三观也会颠覆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白枫向下纵去,杀向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两位夫人还在与吴基身上包裹着的雪花、坚冰做斗争,试图削去它们,进而伤害最里面的吴基。当!当!当!电光迸起,那支两头尖尖的奇异兵器也不是吃素的,它也是白枫抛出去保护吴基用的,它给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带来不小的麻烦,两人分出一人来,专门应付它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四位器灵当场懵比,好像没她们什么事了,基老们该做啥做啥,道长们也在为爱而战,“我们究竟还要看到什么时候,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啦。就算你这样问我,我……”九器灵之首也很迷茫。闲来无事,本应逃走才是,可道观方圆七千丈内的空间已被封锁,外面,还有人在觊觎道经,还未现身而已。九器灵之首反倒觉得待在被锁的空间内更安全些,九婴真经像是鲜美的肉,很多虫子、食腐动物都想吃了它。暗中之人不怀好意,道经的器灵也很不安。她们心思转动之间,互换意见,最后四个器灵同意唤醒所有的器灵,九个器灵一道面对敌人。

    九器灵之首也不好反对,以她一己之力,难撑大局。“就这样做吧。”她道,旋即双手一振,向下扫去,两道彩光打入九婴真经的内部世界,勾连还在沉睡的五个姐妹,“妹妹们,醒来,不能再睡下去了,事关存亡,姐姐不敢拿你们的生命开玩笑。”器灵之首的声音像是穿透岩石的钻头,钉进五个器灵的耳朵里,她们睁开眼睛,长舒一口气,刷刷刷刷,遁离小世界,飞出道经,与四姐妹汇合。

    至此,九个器灵才得以聚集,她们身高一致,模样一致,都是性格有缺陷的器灵,当然,她们自己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唐玉环拿眼瞥向九婴真经,之前,道经传出一道声音,说有大叽叽者可得真经,唐玉环第一个被排除在外,她可是处女,哪有什么大迪奥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要取走九婴真经,献给师傅,她老人家肯定会很开心。”唐玉环琢磨着强取道经,能不能成是一回事,重要试试看才知道结果。

    眼下,基老们与书生、道长大战,他们无暇分心,无人关注道经。这也给了唐玉环机会。心如鹿撞,扑通,扑通,扑通。唐玉环最终按捺不住强烈的愿望,骤然出手。锵,剑芒迸飙,电扫而出,浩浩荡荡,涌向九婴真经。九个器灵飘在道经之上,唐玉环分辨不出她们的地位,故而想着全杀了事。做为处女,对自己狠,对别人更狠。

    九个器灵围成一圈,她们手擎各种武器,没有重复的。排名最低的器灵,她的武器被打了高光,大概不好详细描述吧,反正是会跳的黑色之蛋。

    “姐姐们,跟着我杀啊!”绰号小九的器灵嘿的一声,甩出手中的那颗黑色的蛋,嗡,嗡,那蛋超速旋转,荡开层层黑光,与唐玉环劈来的剑芒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剩下的八个器灵也知只能应战,腾腾腾,她们中飞出六人,与小九站在一起,并肩而战。九婴真经总得留下三个人保护道经吧。都冲出去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唐玉环笑了,她新收服了逍遥扇,可将其释出,压制九婴真经的器灵。呼呼,逍遥扇怒旋,花香迸涌,桂花之妃、牡丹之妖、百荷仙子等,她们双眼无神,显然是被唐玉环动了手脚,成了她的提线傀儡。

    逍遥扇一出,六个器灵陡觉呼吸窒息,行动也受阻,像是在烂泥塘中穿梭,感觉很恶心。而且花香对六个器灵来说是一种毒,让她们老化的毒。纵是器灵,她们还是爱美的,不能容忍脸上出现褶子。

    除了逍遥扇外,唐玉环还有其它杀招,唐伯猫也不是将所有的法宝都留给了外人,自己的后人嘛,多少还要照顾一下的。“飞燕。”唐玉环手中多了一对玉琢而成的燕子,两只燕子是一对,可它们都是紫色的,眼睛是红色的。唐伯猫雕刻出的这对燕子也大有来历,那年,伯猫受到吴烟祖的邀请,两人游历诸国,他们在一个帝国稍作逗留,并且见到了帝国最漂亮的女人,她的脚很小,能够在君王的手上跳舞,因此而出名。唐伯猫、吴烟祖见了,自然是喜不自胜,那妃子也不是忠坚之女,与唐伯猫、吴烟祖一见如故,三人趁着君王酣睡之际,进行了深层次的交流,彼此有索有取,都很满意。离开之后,唐伯猫特意炼制了一对紫色的燕子,用来纪念他和吴烟祖、飞燕之间的感情。

    如今,这对燕子传到了唐玉环手里,她将手一抖,两只玉刻而成的燕子像是活了一般,穿梭而行,燕翅展开,登时刮起阵阵紫雾,将九婴真经的六只器灵罩在里面。逍遥扇本来就能克制九婴真经,再加上这对燕子,六只器灵毫无胜算。她们在紫雾中乱飞横撞,噗!噗!噗!一团团紫雾炸开,旋又愈合,归于一大团,并不放走六只器灵。

    余下的三只器灵也跟着着急,有只再不能忍受,她挥开绿色的藤蔓,向前扫去,蓬!蓬!蓬!瞬间劈出几百次,仍不能扫爆紫雾,她的绿藤沾了些紫雾,竟被腐蚀了,坑坑洼洼的,“啊。”器灵一惊,还未抖动手臂,藤蔓已断。

    唐玉环很得意,她也没想到一出手就困住六只器灵,刷!唐玉环人随剑起,向九婴真经斩去,还剩下三只器灵,一起收拾了。

    两只紫色的燕子伴在唐玉环左右,像是侍卫,更像是她的翅膀。它们红色的瞳孔涌出一片片残霞,映照的唐玉环眉发皆赤,像是染发了一般。“索尼子之斩。”唐玉环轻声细语道,哧哧哧,粉红色的剑气瞬间爆发,如同火山迸爆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尚能活动的三只器灵,飞出两只,一人挥掌连劈,碧芒旋出,凝织成数百道有刺的藤条,呼呼呼,扫向粉红色的剑气,与之对撞。另外一只器灵,檀口一启,一尊小巧的玉鼎飞了出去,玉华逆飙,涤荡从天而降的剑气。

    真经的八只器灵都可离开,唯有九器灵之首不可擅去,她就像是九婴真经的代言人,失了她,九婴真经损失惨重。“我的孩子啊。”经书中传出一道宏大的响声,好似冬雷绽放,轰!轰!吞噬了六只器灵的紫雾迸散,难以汇聚成团。

    嗡!又是一团神华迸绽开来,九婴真经的书页中升起一道虚影,他束发高冠,身穿道袍,左手执剑,右手捏诀,不怒自威。此人正是道经的前任器灵,他并未死去,可离死亡不远了。九个新器灵倒真的像是他女儿。

    唐玉环大惊,倏地掉转方向,折身即遁,迅速远离九婴真经。“这经书要不得。”唐玉环忖道。

    之前,那说拥有大叽叽者可得真经的人就是他。

    就是九器灵之首也低下她骄傲的头颅,向道人的虚影表现出足够的敬意。道人遥遥瞥了一眼飞遁的唐玉环,冷笑连连,“女人,你成功惹怒贫道了,困住我的女儿,还妄图染指九婴真经,凭这两条,你就该死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道人挥剑斩去,锵嗤,似虚似实的剑气弯弯折折,倏然追上了唐玉环,向她的后背斩下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迫近而来的剑气,唐玉环骇得讲不出话来,两只紫色的燕子救主,它们燕翅横开,挡在唐玉环身后,接下了道人劈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咔嚓、咔嚓,两声碎响,像是瓷器炸裂的声音,两只紫色的燕子化为碎屑,飞荡洒开。可是道人劈出去的剑气还未完全消失,残余的剑气仍然砍斫在唐玉环右肩上。

    唐玉环只觉如遭一柄重锤狠狠地敲了一下,身体不稳,向下栽去,她的半边身体几乎废了。

    呼。逍遥扇飞了过来,几只花妖张罗着撒开一张网,接住了飞坠的唐玉环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