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器灵之首忽地瞥了一眼白骨夫人,眼中有不明意义的寒光一闪而逝。白骨夫人笑了,对黑骨夫人说:“看,九婴真经的真正器灵在催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在白骨夫人眼里,其她的器灵都不算什么,除了排在第一位的器灵,余下的八只都是渣,是陪衬品,是绿叶。红花则是九器灵之首,她说了算。“白骨夫人,我们也该行动了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运腕一甩,一蓬黑色的光雨撒了出去,嗤嗤嗤,腐蚀之声大作。这蓬光雨可销熔人之肌、肉、骨。“白骨夫人,我们与道门俊杰一较高下,拿出你的真本事来,不能让别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鸭翎,黑色的鸭翎齐齐窜出,向道观的南侧斩去。砰砰砰,黑芒迸荡,尘烟叠荡。“哈哈哈,被发现了吗,两位夫人还是那么美丽,小生愿意拜倒在你们的裤叉之下。”声音清冽,犹如泉水撞石,一才子走了出来,他双袖鼓舞,像是笼了什么东西在里面。蓦然间,才子左袖一扬,袖中之物迸扫而出,蓝莹莹的,像是一团聚在一起的虫子。

    “这可是书虫。”才子道。“两位夫人,接受小生的爱与基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是夺命书生!”

    “这厮脸皮很厚,而且没底线。怎么来此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同时道。

    道门中人,吴基、白枫也警惕地望向夺命书生,“此獠是基老,但凡相中的汉子,不管对方是否愿意,他都要与人Gao基,如果不从,他通常将那人的四肢碎去,捣成肉末,糊在书中,还美其名曰书中自有鲜肉,比玉还美。”白枫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夺命书生,哼,既然来了,贫道让他有来无回。杀了就是,今个贫道要替天行道,以白虹剑斩去他的是非之棒。”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正气凛然,非要诛了夺命书生不可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素以才子自居,可他不是那百无一用的书生,他有大器,可让鲜肉的局部地区之花绽放。

    “两位谁啊,小生认识你们吗?”夺命书生疑惑道,他似笑非笑地盯着白枫、吴基,道长们口口声声要斩了书生,可他压根不知他们姓甚名谁。

    不管是白枫还是吴基,他们都觉面上无光,以他们在基老界、道界的名气,竟有基老所不认识他们。难道不是在搞笑?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疲于应付书虫,这些蓝莹莹的小虫子可不简单,被它们叮上一口,伤口溃烂,很难愈合,而且创口会越来越大,直至全身腐烂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书中自有黄金屋,书中也有颜如玉。可有很多古籍多年不见天日,未有人翻阅,久而久之,书中会生出虫子,它们以书籍的怨气、妒恨为食粮,成群成群地聚在一起。书虫之中有一只母虫之皇,在它的庇护下,成千上万的小书虫得以存活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未发迹之前,也很落魄,卖字抄书为生,偶尔为让作画。一日,大水郡的土豪拎了几百本书,丢给夺命书生,并告诉他:“我是土豪中的战斗豪,不差钱,听说你的字很漂亮,把我祖传的古书抄一遍。价钱你定。”大水郡的土豪得意道。

    送上门的钱财,不要是傻瓜。夺命书生饿了好几天,当时就拍板同意了。原来土豪带来的书蒙了一层灰,可这层挥土豪挥之不去。灰尘不去,土豪也不能翻阅书中的内容,所以他才找到夺命书生。

    “小生试试看。”夺命书生当场摄来一本书,他手掌一拂,呼,劲风鼓舞,吹散了书上蒙着的灰尘。土豪大喜,“本豪没看错你,你是有真本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拿人钱财,替人做事。谈不上什么本事。”夺命书生淡然道。他将书放在石案上,伸出两指,点向古书的封皮。当!书的封皮发出一声金铁撞击之音,与此同时,书香散开,覆盖数十尺方圆。土豪也觉放松,他肚子里也是有墨水的,而非酒囊之徒,饭袋之流。“先生好手段。”土豪再次赞道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使出的那一指也有说法的,其曰“点金指”,是块金子也能被贯透。他自己也很吃惊,以他三十年的“点金指”功力竟不能点透古书。“这书究竟是什么来历。”夺命书生问曰。

    “也不瞒你。我是大水郡咸鱼氏,我们咸鱼一族世世代代守护着大水郡。而我是郡主的第七子。平时就喜欢装比散财,人称散财土豪是也。先生,你也是有抱负的人,何不来我大水郡,凭先生的能力,谋取功名易如喝水。”土豪笑道。他来找夺命书生有两个目的,其一,试探对方是否有本事,其二,愿与之Gao基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指尖窜出数缕浩然正气,涌向古书,刷刷刷,竟然真的翻动古籍了!大水郡的土豪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。来此之前,他不知道找了多少人,有大儒有高雅之士,有隐士,可他们都不能翻动古籍。夺命书生做到了,而且轻而易举地做到了。“先生,你果然是我的恩人。”土豪笑道。

    目运神光,土豪也向古籍望去,可惜,他一个字也看不到,整本书都被蓝色的光晕裹着,像是深不见底的汪洋。以土豪的目力也难看穿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就不同了,他的视线凝实,直如两柄尖刀,刺透蓝光,直达书页。虫子,夺命书生看到了一只拇指大小的虫子趴在书页中。“书虫!是书虫!”他暗自惊道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夺命书生都将书虫之说归于传说,因为他并没亲眼见过。如今,他见到了真正的书虫,心中的震撼无以复加。书虫的价值远胜古书。“难道说这些书里面都有书虫?”夺命书生收回视线,刷刷,扫向土豪带来的其它古书。

    “先生自行观看就是,待会告诉我书中的内容即可。”土豪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夺命书生也不是矫情之人,他十指弹舞,咻咻咻,螺旋气柱掀舞,翻开了一本本古书,正如他所料,每本书中都有一群书虫,没群书虫都有一只母虫皇,她是女皇,更是统帅,统领虫群。

    至于书中的内容,也没甚新奇的地方,夺命书生不加理会,他在意的只有书虫。

    大水郡的土豪待在一旁,也不打扰夺命书生,知他在思考,担心打断书生的思路。“这个抄书的书生很不一般。我是土豪,又是大水郡之主的儿子,收了书生做基友,也没人敢指摘我。”土豪心思电转,他们咸鱼氏不翻身则以,一翻则惊天动地。故而有咸鱼翻身之说。

    “时也命也运也,真乃天助我也。”夺命书生暗道,猝然间,他右掌怒拍,砰,掌劲飙荡,击中土豪的身体。由于事起仓促,土豪并未有任何堤防,中了一掌,“呃噗!”土豪吐了七升的鲜血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海阔凭鱼跃,小小的大水郡,焉能困住我这头龙。”夺命书生起手又是一掌,可这掌并未拍向土豪,而是挥向桌案。砰,桌案炸裂,上面摆着的一块毫不起眼的石头应声而起,嗡嗡,黑石急遽旋转,它变得像是蜂巢一般,其上,千疮百孔。数不清的气旋飚洒开来,向古籍中隐藏的书虫刮去,将它们拉入石头之中。母虫皇也不列外,它们同样被摄走了。

    做完一切,书生右掌抓着蜂巢似的黑石。土豪惊道:“这,这不是压书石,而是”

    夺命书生道:“是,它是天机石。据传,得到天机石的人都会有大机缘,古人诚不欺我。哈哈哈哈,痛快,痛快!”

    收了书虫之后,土豪带来的古籍失去了神华,迅速暗淡下来,像是生命走到尽头的将死未死之兽。亏得土豪是大水郡的咸鱼氏一族,夺命书生忌惮他们一族,并未下死手。“山不转水转,土豪,你想和小生Gao基,然小生志在天下基老,你一棵树真能比得上树林。我去也。”言罢,夺命书生左足点地,腾,人已纵身而起,向东方投射而去,其疾如电。

    土豪这才从地上站起,掸去身上的泥土,“父亲,可以出来了吗,我已完成您的嘱咐。夺命书生取走了书虫。”

    “吾儿,做得好。”大气遽地一幌,一人凭空走来,他目如闪电,行走如风。“书虫,夺命书生可以沟通书虫,并利用它们。”此人正是大水郡的郡主,也是咸鱼氏的族长。

    “父亲,您为何不出手,为何不留下夺命书生。”土豪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为父做事自有道理,吾儿,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,不用质疑我的做法。”咸鱼氏的族长笑道。“书虫虽然珍贵,可它们不但能腐蚀古书,同样能腐蚀人心、人魂。夺命书生将它们搜刮走,养在天机石之中,这是对他的最大考验。稍有不慎,他将会被书虫反噬,白骨洒于荒野。”

    “您喜欢就好。”土豪只得道。他知咸鱼族长说到做到,不容人置喙他的决定,哪怕是他的儿子也不行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自从取得书虫之后,不再低调,一改往日的作风,做了几件大事,终于在基老界引起轰动。可惜,他的风评和名声并不成正比,知道他的人多了,恨他戳他脊梁骨的人也多了。最终,夺命书生成了基老界败类中的杰出代表,佼佼者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拿书虫毫无办法,他们运掌拍击,砰砰砰,一团团气浪飙出,只能暂时扫退成群成群的书虫,可它们很快就会跟上,再次围攻两位夫人,它们可是比毒蜂还厉害,有的书虫尾端长着毒针、毒刺,寒光闪烁,若被蜇中,不死也残。

    白枫、吴基分开了,吴基去取九婴真经,白枫则施展无上剑式,白虹剑犹如经天长虹,倏地旋起,而又劈下,浩荡之势,让人心悸胆寒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左手捏拳,朝天打去,蓝色的拳浪猝然而起,骇浪穿空,遮掩天地,与白虹剑劈出的剑气碰撞,发出隆隆啸音,响彻十方天地。夺命书生在拳法上也是宗师,与很多大拳法家都有基情,不,是交情。“白鹤之拳。”夺命书生道。砰砰砰,他瞬间挥拳上百次,拳气铸成一只只展翅而非的白鹤,羽翎绽放寒芒,割裂气流,向白枫冲去。

    刷!白枫脚踏罡步,气机外放,引动诸天异象。锵!锵!白虹剑贯日,绽出两道长达百丈的剑气,大剪刀也似,剪向一只只拳气凝成的白鹤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当!两道剑气与上百只白鹤对撞,发出惊天裂地之响。而白枫将身旋起,忽地摄来白虹剑,人与剑合,向前纵去。

    嗤啦!一道白茫茫的剑气乍然而现,撕开云雾,冲破苍穹,像是一道白线横亘在空中,难以愈合。

    是“白云苍狗”,白枫的无上剑式,寓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夺命书生吐气开声,蓝色长衫滚荡,衣服下像是藏了一颗圆球。锵的一声短促之吟,墨剑出鞘,夺命书生执起墨剑,刷,向天纵去。他鼓荡的腹部这才瘪了下去,与此同时,他的气势攀到了极点,“泼墨天下。”只听夺命书生吼道。墨剑劈出,锵嗤,剑光迸荡,像是澄清的水池忽然涌起一团黑墨,迅速泅散开来,染黑了一池之水。

    两股可怕的力量最终撞在一起,轰隆隆,天际先是发白,而后发黑。白与黑成了世界的颜色,能量风暴四下荡扫,粉碎了道观,片瓦不存。

    刷!刷!白枫、夺命书生翩然掠起,像是优雅的蝴蝶,当当当!墨剑、白虹剑击斩,一触即分,不加停留。

    道门高手,儒门败类,各逞几能,都要置对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吴基也遇到了麻烦,九婴真经的器灵在抗拒他,“可恶。”吴基怒道。“你们一再挑衅贫道的耐心。”道长将手一挥,刷刷刷,二十一枚羽翎旋扫而出,挟起万丈高的黑风,怒旋猛绞,有形之物皆被粉碎。

    可九器灵之首,她再次调动九婴真经的力量,纳为己用,“凤凰展翅。”九器灵之首叱道。她双臂倏扬,向前劈去,两股能量波动涌起,汇成一股,倏化一只彩凤,将翅展开,拍击苍穹。光焰迸涌,犹如九彩霞光吞舞。

    砰砰砰!吴基放出的二十一枚羽翎被彩凤挥展的双翅拍飞了,不成阵型,歪歪扭扭。

    “气吞寰宇。”吴基怒喝道。哧哧哧,哧哧哧!他周身三百六十五个气孔向外飙出一道道黑气,像是绷直的黑色钢丝,而吴基看上去像是黑刺猬。

    三百六十五道黑气迸射,裂云穿石,锐利的啸音绵密不绝。噗噗噗,那只彩色的凤凰瞬间被串成了烤肉串,挣扎几次,轰然崩碎。

    久攻不下,吴基也很烦躁。“贫道不施展雷霆手段,你们真当贫道无能吗?”吴基冷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