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婴真经,道门之典,吴基、白枫志在必得。他们如果能把经书带回去,相信在门派中的地位会水涨船高。

    “贫道动嗔了。”吴基大袖一展,黑色的丹煞冲天滚出,困住了九个婴儿,他们都是道经投射出来的幻体,几乎凝实。可在吴基、白枫眼中,毫无秘密可言,两位道长均是内门弟子,在宗派中的地位很高,和自身修为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很奇怪,吴基、白枫他们并不是基老,可在基老界的影响很大,盖因道长们身姿飘逸,剑眉俊眼,唇若施朱。人人都想与之Gao基。

    白枫要比吴基沉着,在门派中,他与吴基的感情最好,虽不Gao基,门派中的其他内门弟子、外门弟子甚至是长老们,都口口相传,说吴基与白枫不Gao基太可惜了,毕竟从门主到杂役,基本上都是基老。遇到两个俊彦,大家呼之曰异类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嘭!黑烟荡滚,吴基施展出去的丹煞并不能困住九个婴儿,他们手掌相抵,围成一圈,倏然旋动,绞碎了那些困住他们的丹煞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冷冷观望,等待出手的时机。九婴真经妄图利用他们杀掉吴基、白枫。两位夫人怎会不知,他们才不做别人的刀,而要做那刽子手。

    冲破丹煞之后,刷刷刷,九个婴儿分开,两个一组,分成四组,还有一个婴儿是主帅,他斜扎着一条乌黑的辫子,辫尾系着铃铛,他一动,叮叮当当,铃铛作响。

    四组婴儿吼啸如雷,身体倏地膨扩,须臾之间,他们已变成肌肉虬结的汉子,最矮的也高有两丈,那最高的汉子有二十丈高,两只眼睛像是旋转的火球,磨盘大的手掌拍了下来,扫向吴基。

    吴基道长以丹煞困住他们,九个婴儿,不,他们是大汉了,九个大汉恼极怒极。道门奉九婴真经为真典,可道经产生了灵识,它可不这样想,与其受人所束,不如自由自在来得潇洒。

    器灵,经书也有器灵。而且九婴真经的器灵早已出世,不止一个,有九个,三个器灵醒了,还有六个沉睡在经书之中。除非九婴真经遇到毁灭性的打击,九个器灵才会同时苏醒。

    三个器灵浮了起来,她们有两指高,模样殊无二致,让人分辨不来。不止醒来的三个器灵,沉睡的六个器灵也长着相同的面孔。

    中间的那个器灵挥动手中的金杖,“姐妹没,还等什么,弄死这些基老与道人啊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器灵抓着一柄螣蛇剑,面有煞气,发髻里斜插的桃花簪不住轻晃,“杀,是该杀了他们。我们九姐妹从诞生起就没潇洒过,被困在九婴真经之中,经书被毁,我们肯定翘辫子,可是我们死翘翘了,经书犹在。过一段时间,即会有新的器灵出世,取代我们。可恶,我们要比经书珍贵啊!”

    铿锵!左边的器灵挥动螣蛇剑,劈向九婴真经。可是书页无风自动,刷刷刷,不停翻转,扫碎了螣蛇剑发出的剑气。那器灵气得直跺脚,恨恨不平。“不公平啊,我为什么不能毁了九婴真经。”

    “经书就像我们的母亲,哪有做女儿的毁掉母亲之说。妹妹,收起你的杀心。”右边的器灵笑道,她手里拿着花枝,轻轻摇动,氤氲香气登时涌开,如兰如麝。

    中间的器灵则道:“两位妹妹,稍安勿躁。我们是器灵,离不开九婴真经,可我们也不许外人役使经书,拿我们九姐妹当丫鬟使用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器灵不悦道:“听姐姐这么一说,让我想起一个仇人,那个可恶的腐女!”

    右边的器灵郁闷道:“别提她了,晦气!她是魔鬼,不,是魔鬼中的女魔头!当年,九婴真经也被她翻阅过,我们九姐妹中醒来了七位,还有两位被她封印了。唉,现在想想看,还不如被封印呢,至少不用经历那段不可描述的黑暗时光。”

    中间的器灵冷笑道:“还好,那个腐女死了,她不死,死的就是我们姐妹。”

    左边的器灵道:“可她真的死了吗?”

    右边的器灵手臂倏地停住,嗤嗤嗤,莲藕似的手臂窜出十几道灵气,扯碎了花枝。“别提那个女人,她就算不死,也不敢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就算她出现了,我们,我们也能逃啊!”

    中间的、左边的器灵沉默了,深以为然。是的,打不过那位可怕的腐女,不是还可以逃掉吗。留得青山在,种出好多树,留给好多人,让他们自挂东南枝,包括那个腐女!

    九婴真经的三个器陡觉无趣,只得观察撕比中的九个大汉、两位道长。

    九个大汉几如实体,他们铁塔似的肌肉闪烁着哲学的光芒,吴基、白枫看了,道心不稳。“怪哉,门派中也有黄巾力士,贫道见多了,也未有任何感觉。不知为何,今日见了九头大汉,遽地生出Gao基的念头。这样不好不好!”吴基伸出手指,点向眉心。嗤的一声,一道清光没入他的脑袋,直达灵台,唤醒了一件宝物,是羽翎,七个一组,合计三组。二十一枚羽翎均是黑色的,寒光熠熠。

    三组羽翎同时飞起,绕着吴基的灵台旋转,粉碎了他的杂念。灵识澄净,吴基双目也恢复了清明。他抓起法剑,向前方的一头大汉劈去。“幻化之物,怎能乱了贫道的心智。当诛。”吴基剑上运起三昧真火。呼哧,呼哧,呼哧!火焰腾窜,呈燎原之势,覆盖千丈方圆。

    那头大汉不幸被火焰围住了,眉发皆燃,周身百孔生烟,挣扎了几十下,变成一页经书,似金非金,似纸非纸,似绢非绢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吴基诧异道,“原来他们是以这页经书为父体,显化而生。”

    呼。吴基大袖甩去,要拿下那页经书,可惜一道土黄剑气劈来,阻止了道长的摄拿动作。那页经书得以遁出,飞回九婴真经,飞旋几圈,就此落了下去,隐入道经之中去了。

    适才,发出剑气的正是手持螣蛇剑的器灵,她眉黛含嗔,杏眼怒视吴基,“你想收了经书,做梦!”

    白枫左手劈掼而下,扣抓住一头汉子的头颅,五指将其颅骨凿穿,那汉子叫也不叫,反而冲着白枫眨眼。白枫一惊,已知不好。可惜晚了,砰的一声,炸音如雷,白枫的左臂也应声折断。这头汉子的脑袋炸掉之后,无头之躯倏地一幌,也变成一页经书,刷,疾遁而出,飞向九婴真经,一隐不见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刷!余下的七头汉子向后变成书页,倒飞而归,没入九婴真经之中。

    三个器灵站在一排,齐齐凝扫向吴基、白枫以及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。“你们都是坏东西,只想拥有真经,奴役我们。可我们偏偏不遂你们的心意,愿与你等斗上一斗,败者自亡,赢家逍遥天地间。”

    中年的那位挥舞着金杖的器灵,也不多说,口唇微动,当是时,金霞迸涌,如同井喷,“金鸡司晨。”器灵道。

    伴着一声鸡鸣之声,金霞掀舞,向中间聚来,凝成一只金鸡。这只鸡只有一条腿,却有七个爪子。它全身像是在燃烧,金芒万丈。

    呼!单腿金鸡拍动双翅,向前飞出,如同脱缰之马,不可阻拦。

    “姐姐动手了,我也不能落后。”另外一只器灵将手指放在额前,轻轻一点,随后手指向前挥去,带出一缕彩光,光霞迸荡,一朵朵花瓣旋扫而出,小的也有杯口那么大,大的如苗圃。

    持有螣蛇剑的器灵,煞气最重,她一跃而起,脚踏一条灵蛇,将剑一扫,刷,一道剑流涌开,犹如春江破冰,摧枯拉朽一般,向前迸扫,所经之处,有形之物皆被粉碎,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三位器灵首先针对的是两位道长,谁让他们是道门中人。她们也不怎么喜欢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可两位夫人是基老,是腐女的对头,敌人的敌人也许能做朋友。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相视而望,都觉不悦。简直是大水冲了龙王庙,自家人不认自家人。九婴真经是道门中的经典,诞生的器灵却和道长作对,这算什么!

    “鸭翎!”吴基喝道。他以法力拘出二十一枚黑色的羽翎,刷刷刷,刷刷刷。一枚枚羽翎旋起,绕着吴基飞舞。

    上古有异兽,曰大黑鸭,它还有远房亲戚,只是羽毛的颜色呈金黄颜色。大黑鸭的羽翎可断金玉,而且能发出黑风。

    吴基拘来二十一枚鸭翎,正是为了撕比九婴真经的器灵,他感觉扎心了,非要捏死那些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器灵。“汝等小女子,见识之短,让贫道发指。”吴基大袖挥拂,刷刷刷刷,二十一枚黑色的羽翎旋劈而出,黑风滚荡,随它们一齐发出。

    白枫手指疾弹,咻咻咻,破空之声不绝于耳,数股气旋飙出,每一股中裹了一粒草籽。

    这些草籽最喜灵体,以它们为食,可以茁壮成长,成为灵草。可用来烧炼丹药,或者煎茶而服。白枫使用起来,最有心得。他凭恃珍藏的草籽,不知杀了多少器灵。

    三位器灵发出的剑流、金鸡、花瓣,铺天盖地而来,可它们都被二十一枚黑色的羽翎拦下了。不能再进分毫。而这时,裹着草籽的气旋怒荡而出,哧!哧!哧!九粒草籽一闪而逝,驰射向九婴真经的三只器灵。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心有灵犀,故而配合无间。“哈哈哈,死定了,三只器灵。”吴基心道。他最了解白枫,知他没有把握绝不下死手。

    “不好,九粒草籽让我心慌莫名。”左边的器灵紧张道,另外两只器灵同样发憷,她们本能的想避开草籽。

    中间的器灵最为稳重,她在九只器灵中排名第四,瞥及草籽有异,她当即挥动金杖,呼呼,金风旋扫,聚成风墙,高不可见到尽头,厚达丈余。

    三只器灵躲在风墙之后,可也不觉安心。忽听,扑扑扑,几声尖锐的嗤响陡地炸开,有四粒草籽破墙而来,疾如闪电,两粒打向中间的器灵,另外两粒分别射向右、左两只器灵。

    “啊!”左边的器灵惊叫。

    “赶紧逃!”右边的器灵也道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九婴真经遽地颤幌,一股足以撕裂苍穹的能量倏然迸发,崩!崩!崩!崩!四粒草籽裂炸开来,根本没碰到三只器灵。

    沉睡的六只器灵,又醒来了一位,她是九器灵之首,可沟通九婴真经,调用经书的力量,用来御敌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

    “姐姐醒了!”

    “姐姐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三只器灵异口同声道,她们恨死白枫与吴基了。

    九器灵之首抬起头来,蓦然望向吴基、白枫、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“你们都是觊觎九婴真经的恶人,劝你们离去,我还可留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,姐姐,杀了他!”

    “身穿白色道袍的妖道必须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,他们都要死。不得离开此地。否则九婴真经出世的消息将会传遍基老界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自有打算,你们安静些。”

    九器灵之首制止了还要说下去的三位妹妹。她们姐妹九人长得一样,实力则不尽然相同,有高低之分。拿实力说话,否则一切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大姐都这样说了,余下的三只器灵不好多说,只得闭嘴,拿眼恶狠狠瞪向吴基、白枫。

    白枫一下子毁了九粒草籽,也觉心疼。每一粒草籽都异常珍贵,要想再培育出,花费的时间与药材不可计数。“今天不杀了九婴真经的器灵,怕是取不走道经了。”白枫忖道。

    吴基右袖一扫,刷刷刷刷,收回了他的二十一枚鸭翎,他有些担心器灵会毁了他的羽翎。

    “道友,九婴真经我们必须拿到手,至于器灵,杀了就杀了吧,再过数年或者数十年就会有新的器灵诞生,而且新器灵更听话。”吴基直言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白枫也道,“她们不识趣,不愿臣服于我们,只能摧毁她们。贫道枉有仁爱之心,只得以杀证道。”

    锵!白枫身后飞起一口神剑,其曰“白虹”。白虹剑是门派中的一位长老亲自赐下的,也有拉拢白枫的意思。

    白虹剑出,如烈日焚江,剑芒吞舞,浩浩荡荡,举目皆是。“杀,贫道要杀了你们!”白枫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看,他们分明是想置我于死地。你还跟他们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犹豫了,杀了他们!”

    “我们唤醒其她的姐妹们,好久没一起行动过了。”

    三只器灵急道,她们催促九器灵之首赶快做决定,敌人都杀上门来了,还犹豫什么啊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