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鳞龙感动莫名,“主人啊,你还是那么关心我!”

    画中的大腐女道:“不,你多想了。我只是想看你和新的主人Gao基。你身边的小哥哥是头好基老,要脸有脸,要唧唧有唧唧,你应该没什么不满的。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他们以后会成为你的侍卫。可惜,他们生前是基老,成了古尸后,基油油田早已枯竭,只能夺取别人的基油,自己是制造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成功的基老,他的基油油田也往往是高人一等的。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别说是油田了,就是基气也无,他们散发的都是尸气。理论上来说,两位夫人不再是基老,没有基油、没有基气,那算什么基老啊。啊,差点忘了,他们还有基情,这点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基情尚在,勉强还可做基老。

    画中的大腐女命令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向银鳞龙投诚,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。两位夫人虽然是古尸,可早开了心智,也回忆起过去的诸多往事。生前Gao基,死后亦然!成了古尸也要Gao基,谁阻止他们就是和他们过不去,不撕比不舒服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扬起袖子,掩住鼻子,他不喜画中腐女散发的腐坏气息,本能的厌恶。更何况,对面还有两具古尸,他们散发的尸气也让有洁癖的观鱼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,是是时候让他们知道九婴真经的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,你真坏啊。九婴真经一出,在场诸人,尚能存活下来的有几人?”白骨夫人笑道。他很自负,与他的孪生兄弟一般。

    九婴真经,道门武学。

    那年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还是基老时候,他们误入一处道观,那道观早已破落,断墙残壁,野草有一人高,白骨、黑骨视而不见,他们被一道神华所吸引,最后却失去了方向,只得进入道观。“白骨夫人,此地没落,为何我心绪不宁?”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,我们早晚会扬名基老界,差的是运气与功法。贵人之说,对你我行不通。你说,我们遇到多少所谓的贵人了,他们还不是看中了我们兄弟俩的基色与局部地区之花。让他们提挈我们,难于上青天。在那些贵人眼里,我们是玩物,是没有尊严的小人物,挥之即来。哼!”白骨夫人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啊,那些只想和我们Gao基的贵人,无一例外,全被你我分尸。他们是自找的,也不看看我们是谁。”黑骨夫人也道。

    俩兄弟在道观中穿梭,且行且聊,还不忘搜寻之前消失的那道神华。

    宝物将出,必有异象。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吃定了即将出世的那幢神物。哪管什么有能者居之,拳头大、唧唧大的人才配拥有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起手一托,一物旋扫了出去,分明是一座石塔,塔高三尺,分为五层。据传,这座石塔是当年炼制雷攻塔剩下的角料锻造的,威能虽不及雷攻塔,也是一件稀罕物。掌有此塔,人的属xing也会产生变化,都会成为“攻”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那座小石塔,白骨夫人才成为了强“攻”,黑骨夫人也不遑多让,他同样是“攻”。

    嗡!嗡!

    石塔蓦然膨扩,高有五十丈,灰色的气浪迸飙,自塔门中涌出。道观之中的荒草东倒西摇,似难经受灰色气浪的扫荡,可是它们很快竖立,石化,全都石化了。像是一根根石笋,直刺苍穹,望之幽寒。

    “散开吧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他话声刚落,空中的石塔降了下来,轰然镇向地面的那一根根石笋,咔咔咔,咔咔咔!石裂之声绵延不绝,尘烟迸扬,石灰荡洒。

    道观的空地,除了一座石塔,再无它物。

    “喂喂,白骨夫人,你太夸张了吧,毁了道观,我们去哪里寻找宝物。”黑骨夫人道,说话间,他秀发飞扬,宛如柳枝扫动,“给我下来!”飕飕飕!飕飕飕!一束束头发甩向西北方。

    “被你们发现了吗。贫道吴基,这是吾的道友,白枫。”

    刷刷,两道清俊的身影降下,一道人身穿黑色的道袍,另一人穿月牙白道袍,两人气度非凡,也是为了寻宝而来。

    两位道人也未出手,可是黑骨夫人的头发却不能扫到他们身上,纷纷避开,像是在惧怕他们。

    “嗯?”黑骨夫人不悦,“吴基,白枫!”

    “贫道吴基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白枫。”

    两位道人冷漠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乌鸡白凤丸!”白骨夫人喝道。“正要去杀你们,想不到你们自己送上门来,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,束手待毙,我们还会留你们全尸,否则先消声后杀,或者先杀后消声,你们选择吧。我与黑骨夫人的耐心有限。”

    原来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也是一黑一白,他们心存大志,早晚会一飞冲天,赢得基老界的美名。可惜,白骨、黑骨还未出名,道门中却有吴基、白枫横空出世,在极短的时间内引起各方基老的重视,声誉渐起,愈发隆重,可以说是如雷贯耳,更有好事者将他们比作是乌鸡白凤丸,加以推广。

    吴基拂尘一扫,银色的尘丝旋开,哧哧哧,寒光溅迸,犹如锋锐的钢丝飞旋,扫向黑骨夫人。

    “贼道,你在加速自己的死亡进程。”黑骨夫人银牙交迸,火星窜出。同时,他从怀里拎出一条蛇来,拈着蛇尾,挥了挥,小蛇醒了过来,嘶嘶嘶,蛇信喷舞,黑色的毒雾升起,占地半亩方圆,裹了黑骨夫人、白骨夫人。

    砰砰砰!吴基道人拂尘迸出的寒光扫在黑雾之上,发出闷响,难进分寸,均被卸去。

    “去!”雾气之中传出黑骨夫人的冰冷之声,他手中的小蛇分开毒雾,向前电射,蛇躯也在拉长,现了本形,是一条百丈怪蛇,身上长满了黑、红两种颜色的细鳞,蛇腹的鳞片是红色的,蛇背之鳞却是黑色的。“霓虹,霓虹,霓虹。”大蛇发出声来。

    是的,这是霓虹蛇。

    霓虹蛇,xing消声,很危险。在契约兽中也不怎么受欢迎。黑骨夫人虽养了一条霓虹蛇,却没打算和它缔结契约,因为白骨夫人说霓虹蛇配不上黑骨夫人。

    黑色的毒雾也是由霓虹蛇释放的,它背部的蛇鳞张开,雾气飙涌,发散成团,活物若不小心吸了毒雾,身体将会不受自己控制,脏器也会腐蚀掉,可是从外面却看不到。从内部腐烂,外表光鲜。

    吴基剑指一扬,哧啦,纯正的剑气劈出,砍斫向霓虹蛇。这蛇身躯庞重,难以躲藏,很容易成为目标物。可它的蛇鳞坚固异常,刀劈不坏,剑砍不伤。

    瞥到剑气纵来,霓虹蛇忽地将身体颠倒了过来,蛇腹对准那道剑气,数万片红色的蛇鳞同时张开,像是嵌在蛇肉中的尖刺,看了让人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一团红烟升起,吴基扬洒出去的那道剑气,虽然劈中了霓虹蛇的腹部,可没能伤害到它,被红色的蛇鳞撞碎了。

    霓虹蛇的黑鳞能释放毒雾,红鳞可放出烟气,红色的烟气同样危险。

    吴基的做法显然激怒了霓虹蛇,嘶嘶嘶,它长信再吐,迅疾如电。“霓虹,霓虹,霓虹。”大蛇再次发出奇怪的响声。

    刷,白枫向前飞去。道袍猎猎而舞,丹煞之气向外滚啸,结成数十种幻象,诸如白象、狻猊、麒麟等,随着他一齐飞动。“一条不成气候的霓虹蛇,也敢在道爷面前放肆,贫道就以宝剑斩去你的蛇首。”

    锵的一声轻鸣,白枫背负的法剑离鞘而出,剑光洒开,白茫茫一片,盖过黑色的毒雾、红色的烟气,将霓虹蛇困在下方。“死!”白枫蓦然喝道。

    倏地,困住霓虹蛇的那团白色剑气开始绞动,咔哧咔哧咔哧,发出金属刮擦之声,听到了让人耳膜生疼。

    不出半晌,霓虹蛇化为一团烂肉,黑鳞、红鳞也被挤碎了。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并肩而立,蔑然望向黑骨夫人、白骨夫人,“滚吧,贫道不愿杀生,饶你们一条小命。”

    他们忽略了道观中的那座石塔!

    石塔被白骨夫人祭炼过,已成了他的本命法宝,收发极其方便。“给我镇!”白骨夫人气极,脸都歪了,两个道人的态度让他很不开心。

    轰隆隆,石塔离地而起,泥尘荡洒,遮天蔽日。灰色的气旋扫向吴基、白枫,恐怖的“攻”之气息瞬间罩住他们俩人,让其动弹不得。两位道人本来不是基老的,可他们忽然发现自己的道友眉清目秀,似乎可以Gao基。可怕的念头迅速传遍两位道人的身体,他们不由颤栗起来,大脑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不,不!道友,淡定些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,你也是,我们都是修仙之人,不应被外在的感情困住,大道无情,吾辈也应断情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各自辩解道,似乎想说服对方,同样说服自己。可Gao基的念头深植他们的脑海之中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啼哭,婴儿的啼哭声穿云裂石,在道观上空回荡。

    刷刷刷刷,神光迸升,向天涌去。整座道观蒙上了九彩神华,像是仙境再临,置身其中,吴基、白枫、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也不似凡人,像是谪仙人。

    “宝物即将出世!”

    “果然没错,神物就在道观中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宝物,竟能制造这般声势,贫道与基友,不,是道友!贫道与道友志在必得。”

    “得到宝物之后,道友,我们何不嘿,嘿……嘿。”

    道观中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是一伙的,吴基、白枫是一对,他们各有所思,开始搜寻宝物在何方。道观说大也不大,焉能瞒过他们的眼睛,这些人的眼睫毛都是空的。

    “嘻嘻嘻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嘻!”

    尖细的笑声再度传出,像是有九个婴儿同时发笑。尖声细语,闻声,让人不寒而栗。吴基、白枫当即运转道门神功,他们双目如电,刷刷刷,向前劈扫,循着笑声望向目标物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右掌一张一合,石塔倏然归来,而且飞回的过程中不断减小,最后落在白骨夫人的手背之上。“是谁在故作玄虚!”白骨夫人怒道,他手臂一挥,小石塔砸向发声源。

    轰!尘烟荡起,笑声戛然而止。吴基、白枫、黑骨夫人、白骨夫人同时发现了笑声的源头,也是神物即将出土之地。

    九个粉妆玉琢的小孩团团而坐,在他们下方,有一本阖上的道经,上面写了两个古篆,九婴!

    “啊,是九婴真经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居然是九婴真经!”

    吴基、白枫都是道门中人,他们马上发现了九个小孩下面的那本道经的珍贵之处。

    其实,九个小孩也非实体,他们是九婴真经投射而出的幻体,几乎能以假乱真。白骨夫人祭出去的石塔,嗡嗡打转,围着九个小孩,如羊角触藩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“我道门之物,岂容你们基老染指。”吴基道,刷,他率先冲出,黑影幢幢,留下一排残像。

    “道友,不可吓到九婴真经,小心它飞走!”白枫急道。他并不担心吴基独取道经,不与他同观。白枫担心的是经书通灵,会自己选择主人,那就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先拿了道经再说。”吴基头也不回。呼,他扫动拂尘,万千尘丝迸开,盖向九婴真经。

    当此之时,逗耍石塔的九个小孩分散开来,他们双手结印,朝天按去,轰嗡!震鸣之声传遍千里,九种道印旋起,霞光迸卷,绚芒飞舞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

    吴基扫过去的佛尘尘丝接连炸开,尘芒荡舞,银光炫目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啊!”吴基怒道。“九婴真经是我道门之经,还不回归,更待何时。”道人的拂尘已坏,他只得舍弃。这柄拂尘跟了他一个甲子,今日被毁,吴基也是心痛不舍。可九婴真经就在面前,道经的价值远胜拂尘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也不急着收回石塔,他与黑骨夫人对望了一眼,道:“黑骨夫人,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,我如何不知呢。”黑骨夫人笑道。他们兄弟心有灵犀。

    最先发现宝光的就是他们兄弟俩,吴基、白枫不请自来,可他们是道门之人,有先天优势。

    然而九个婴儿通过石塔向白骨夫人传递了一则讯息,只要他们杀了吴基、白枫,九婴真经就是两位夫人的了,谁也抢不走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