封存于画中的大腐女的残留念识,历经上百年而不灭。她当然要保护曾经的契约兽,是她亲手将银鳞龙变成了基老龙。一开始,银鳞龙是拒绝的,可它经不住大腐女的熏陶与再教育,时间一到,银鳞龙自然而然的成了龙族中的基老。

    银鳞龙与其它的龙族略有不同,它们从出生时就没Xing别,可公可母,完全由自己选择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来到龙鲤前方,袖袍一振,砰,基气荡滚,拦下了蠢蠢将动的龙鲤,不远处出现的龙门并非真正的龙门,而是仿品。龙鲤只要靠近,绝无幸存之理。

    鱼眼发白,毫无生气,龙鲤像是死鱼,机械似的游向龙门,这会,它也不再疯狂。可龙门对它仍有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“迷途不知返。”观鱼公子左手向下抓去,他五指半屈,形如钩爪,掌心产生一股吸力,登时将龙鲤吸了过来。

    扣住,观鱼公子用左手扣住了龙鲤的脑袋,“龙门,龙门,龙门……”龙鲤一味的重复道。

    龙鲤龙鲤,名字中有一个鲤字,去掉才可成龙。

    虽然以龙为食物,它们却羡慕食物的身体。希望有朝一日化龙而去,遨游诸天。不知是讽刺还是嘲笑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抓住龙鲤之后,那两扇伪龙门忽地打开,门内有无数黑色的根须、藤蔓飞舞,自“龙门”打开后,飕飕飕,飕飕飕!门内的藤蔓、根须劈甩而出,向观鱼公子抓去,它们欲以观鱼为食,拉进门里,分食一空。

    因为龙鲤的缘故,观鱼公子向伪龙门靠近,不是他想主动接近,而是门吸引着龙鲤,观鱼公子只是附属品而已,和龙鲤一道被拉向伪龙门。

    见了腐女就莫名心烦,观鱼公子右臂抬高,偃月刀向前扫去,嗤啦,青芒芒的刀气迸劈而出。

    这时,和银鳞龙叙旧的大腐女也有所行动,她只能在画中行动,一旦离开画卷,封印在画中的残识亦会烟消云散,不复存在。可她毕竟是大腐女,身体死去、魂魄也散,尚留下三十五道念识,藏于同等数量的画卷之中。

    画中的大腐女摇动小旗,呼呼,黑色的飓风冲出画外,像是两条黑龙,向前拧摆而行。所过之处,地面崩塌,尘土飞扬,另有腐女特有的气息暗藏其中。观鱼公子的六识何其敏锐,顿觉呼吸艰难,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。“腐女不死,基老如何扬名天下。她们虽然也做过部分贡献,可终究是吾辈的敌人。杀。”观鱼公子运转基气数个周天,刷刷,他善于发现美的基老之眼再次清澈如水,目能视物千尺之遥。

    “青鱼邀月。”观鱼公子蓦地喝道。偃月刀朝前劈去,嗡的一声爆鸣,刀气撕开虚空,锵然旋开,像是迸飙的青雾,先是扩散,而后聚成一团,凝生成一轮圆月,圆月之中有两尾青色的鱼,头尾相衔,呼呼旋转,越旋越快,圆月也升了起来,立于星河之中。万千星辉也不及青月耀眼,被其掩盖。

    哧哧哧哧,月光迸洒而下,浇灌向两扇“龙门”。

    伪龙门遽地摇幌,想要避开坠落而下的月光,可是躲无可躲。画中的腐女冷笑道:“那长着卧蚕眉的帅哥,你能毁掉我的龙门?不自量力。”她再次挥动手中写着“腐”字的小旗,登时,黑光滚滚,跃出画卷,旋即变作两口黑色的棺材,“压不住了,我曾经封印过的两具古尸要出世了。”画中的腐女屈指一弹,咻咻,两道光束劈出,分别劈向两口黑棺。

    “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吾出来了!”

    黑色的棺材中,两具古尸推开棺材板,坐了起来,他们枯瘦如柴,头皮上也没多少头发,眼窝深陷,面皮像是刀犁剑划过,皱纹遍布。嗡嗡数声,两具古尸的眼窝中升起四团绿火,熊熊燃烧,可周围的温度却在下降,尤其是黑棺附近,结了一层薄冰。

    吞噬月光,两具古尸在吞噬青色的月光,他们全身的毛孔张开,产生数数千个拇指大小的旋涡,滔滔不绝地摄取青色的月光,甚至是星辉也不放过,全都纳入体内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忽觉不妙,因为宝库中的法宝像是蒙了一层尘烬,灰蒙蒙的,不是明珠蒙尘,而是它们散发的宝光被黑棺中坐着的古尸吸走了。

    赵基龙、凰忠也暗自警觉,运转玄功,抵御两具古尸产生的旋涡吸力,将其震碎,不至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空中,那一轮青色的月亮迅速干瘪。最后只听咔嚓一声,月轮迸炸,清辉荡洒。月亮是毁了,可是月中的两位青色的鱼还在,它们倏然分开,呼呼,利箭也似,窜向黑色棺材中坐着的两具古尸。

    两具古尸吸收了月光、星辉、宝光之后,身体恢复了年轻状态,头皮生发,双眼中的碧火也熄灭了,沉在眼底。当当当!黑棺震荡,变成了年轻人的古尸站了起来,他们面容俊秀,身段修长,双手过膝,对望了一眼,哈哈大笑。“快哉,我们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说来讽刺,黑棺是封印我们用的,可最后却成了保护我们的屏障。”

    “否极泰来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    两具古尸轻轻一跃,离开黑棺。凌空虚立,左边的古尸五指挥扫,刷刷刷刷刷,尸气迸出,凝炼成气带,玉光闪烁,哪里看得出是尸气。

    右边的古尸口唇翕动,念诵咒诀,轰嗡,灰、黑两色气浪叠起,高有数千丈,层峦叠嶂,向前涌去,砰的一声怒响,撞碎了一尾青色的鱼。

    左边的古尸也已尸气缠住了另外一尾青鱼,他稍稍用力,尸气凝成的气带当即绞碎了青鱼。

    两口黑棺悬在他们的下方,棺材盖也已盖上,可是他们始终跟着古尸,并与他们保持距离,可也不离不弃。

    “主人,他们是……”银鳞龙小声问道。它觉得那两具古尸太可怕了,而且很邪异。

    “哼,他们生前是一对孪生兄弟,也是基老界之人,左边的唤作白骨夫人,右边的唤作黑骨夫人。”画中的大腐女回道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基老,为何以夫人自居?”银鳞龙困惑道。

    “基老的事,我哪里知道。”画中的大腐女白了一眼自己的契约兽,不,是曾经的契约兽。银鳞龙现在的契主是赵小哥哥,赵基龙。

    刷。赵基龙驭使基光而来,他神采飘逸,气度雍容,画中的大腐女见了,暗暗点头,“好个英俊的基老,阿银啊,你很有眼光,不,是我很有眼光,把你教育成不得了的基老龙。”

    凰忠也跟在赵基龙左右,他盯着画中的大腐女,只觉得她不正常。“她既然能放出两口黑色的棺材,也许还能祭出更多可怕的东西。龙门也能仿造出来,她究竟是谁,死了还不安定,讨厌的女人。”凰忠对画中腐女的印象并不好。

    而这时,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他们兄弟俩相中了观鱼公子。“多么美味的基老,我要吃了他!黑骨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,我也有同样的打算,怎么办,好为难,像他这样的基老不多见,我们都想吃了他。”黑骨夫人故意道。

    其实,这对孪生兄弟,同年同月生,同年同月死,成了古尸之后,依然记得生前之事,他们的感情很好。

    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一片死寂,天空也是灰蒙蒙的,星河暗淡,星光差不多都被两具古尸吸纳走了。生辰纲的器灵气极,它才是这片小世界的主人,随随便来几个人,他们就要颠倒乾坤,不可一世,让它这个执宰如何淡定。再说,组成生辰纲的众多法宝,不管它们是否躲进宫殿之中,宝光都被两具古尸吞噬了,甚至是宫殿,也不再金碧辉煌,像是历经千年岁月腐蚀过的废墟。

    生辰纲是无数法宝共同的器灵,法宝们受损,它身为器灵,同样受损,同气连枝而已。更让它气愤的是,两具古尸根本不将生辰纲放在眼里,他们自顾自地扫量着观鱼公子,好像除了他们外,再无活物,都是背景,都是空气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?黑骨夫人?”观鱼公子腹中藏有典史万卷,可他搜遍其中,也找不出关于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的记载。

    有两种人物不会在历史中留名,一种人是活着像行尸,人云亦云,该死时就死了,从出生到死亡都是浑浑噩噩。还有一种人,手眼通天,可抹消曾经存在过的痕迹。这种人比天之骄子更遭天妒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他们属于哪一种人呢。”观鱼公子暗道,“造出伪龙门的腐女,她似乎知道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的来历,想来,他们也不是太出名。”

    翻转青鱼偃月刀,观鱼公子轻轻一跃,飞向两具古尸,他要以他们的头颅祭刀。

    观鱼未至,两口黑棺升了起来,挡在古尸前面。不详的黑气翻滚,向前迸去,拍向观鱼公子。

    “白骨夫人,我就说嘛,黑棺会保护我们的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,黑棺都把我们炼成古尸了,这样也算是保护?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,我们的生命还在延续,由一种心态变成了另外一种心态,可我们还是基老啊,黑棺并未改变我们的本质。你我生前Gao基,死后亦然,棺材板盖不住我们,我们重生了,还要Gao基!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黑骨夫人,你这是强词夺理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两具古尸,一唱一和,也不管被黑色棺材拦下的观鱼公子如何看待他们。

    观鱼挥刀劈向黑棺,蓬蓬蓬,首先炸开的是黑烟,它们被青鱼偃月刀劈中之后,再不能重新汇聚成团,向远处飘去,越来越淡,最后归于虚无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偃月刀劈了几十下,黑棺一个豁口也没,仍旧完好。观鱼公子颇觉讶异,道了一声“哦”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手牵着手,跃过黑棺,直接面对观鱼公子。“小帅哥,可愿与我们Gao基。”他们直接问道,也不含蓄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目运神华,早已看穿两具古尸,他们的生命之海干涸了,基油油田也已枯竭。“你们这样也算是基老?何不自我了断。”观鱼公子不悦道。“不要再消声渎基老!”

    锵!

    观鱼公子双手握刀,陡地砍向白骨夫人的脑袋,刀光迸起,宛如青虹划破天际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笑而不语,一指点向自己的心口,尖长的指甲刺了进去,旋即,他取出手指,且向前挥去,一道血线劈出,只是血液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黑骨夫人做了相似的动作,也以指甲刺穿心脏,带出一道血线,可他的血液是黑色的。

    一黑一白,两道血线化为阴阳鱼,将尾一摆,直向观鱼公子窜去,它们去势如电,惊鸿一瞥之间,已然冲至观鱼身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龙鲤终于清醒了,它忽地望向阴阳鱼,死鱼眼也能活动了,恢复了神采。“啊,主人,我在做什么,我为什么在这里,难道我是咸鱼?”龙鲤问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观鱼公子很想你捏死自己的契约兽算了。

    哗啦啦,龙鲤青尾一摇,水浪倏分,“阴阳鱼?我看是死鱼。毫无生气。”龙鲤驭水而行,数十道水柱悬起,而又向前倾倒,砸向阴阳鱼。

    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他们之所以放出两道血线,化为阴阳鱼,一方面是为了试探观鱼公子,另外一方面是挑衅,观鱼公子有龙鲤,他们有阴阳鱼啊!

    “两位。”

    一卷画飞了过来,画中的大腐女笑着看向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,“你们如何感谢我,要不是我,黑棺早就把你们炼化了,你们也不是古尸,而是脓液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死了,仍然向我们索取报酬。女人啊女人。”白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看在你照顾过我们的份上,早就上前,撕了这幅画,让你的残识无处寄托。”黑骨夫人道。

    “既能放出,我同样能收了你们。”画中的腐女摇动幡旗,轰隆隆,两口黑色的棺材再次幌动,棺材盖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,住手!”

    “女人,你果然没安好心,还在算计我们。”

    白骨夫人,黑骨夫人,又惊又怒。

    “臣服于我的契约兽,可饶你们不死。两口黑棺被我重新炼过,你们不妨试试能不能逃离它们,记住,我只给你们一次机会。如果逃不掉,都得死!被黑棺镇死,做古尸都不成。”画中的大腐女冷笑道。

    滋滋滋!黑棺向上涌出大量的黑烟,像是沸腾了一般。白骨夫人、黑骨夫人恼极,可真要他们去冒死一试,却又不敢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