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河画纸内,观鱼公子到了,诸事已定。有他主持大局,柳阿豆放一百个心。“据说,观鱼二叔的消声花只为父皇绽放,也不知真假。”阿豆皇子暗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观鱼公子也觉察到柳阿豆异样的眼神,“这小子一点不像大兄,不知大兄为何这么在意他。哼,阿豆无能啊,大兄百年之后,蜀黍国后继无人也。那时,我将取而代之,成为新的国主。至于阿豆,杀了就是。没用的残次品,留在蜀黍国也是浪费资源。大兄用在阿豆身上的时间耗费的金钱、武技、丹药、地宝等数不胜数,哪怕是一头猪,也会一飞冲天的,阿豆却只在画技上略有小成,尚不能制霸画界。他现在是画界的小神,对外宣称,全凭一己之力,可实际情况呢,明眼人心里都清楚,不加点破而已。没有柳皇叔,阿豆的小神神位早被人夺剥,神格也会被取走。”观鱼公子愈发不喜阿豆皇子,明明是他结拜大兄的爱子,却一点也没霸气,基气也很稀疏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目光锋利,扫在柳阿豆身上,后者也觉不舒服。按捺着杀心!“观鱼啊观鱼,你仗着自己是父皇的结拜兄弟,与狂妃两人都不把我当回事。以为我不知,我在你们面前唯唯诺诺,真懦夫也。可知这是为了什么?我羽翼未全,故而行事荒诞,处处作死,让你们为我善后。你们还真有些本事,不管我捅出多大的篓子,你们都可堵好。哼,你们的自信早晚会摧毁自己。我终究是父皇的爱子,比起儿子,难道他更在意自己的外姓兄弟?蜀黍国是柳家的,皇室之姓非张非观!父皇在时,还可制约你们,倘若他老人家仙逝,我如何震慑你们!相信父皇也有打算,他会为我清理登基之障,哪怕是他的兄弟,也会清算。”柳阿豆避开他二叔的视线,藏好杀机,以他现在的实力,一百个也打不过观鱼公子。观鱼在蜀黍国、大尾巴国、东污国声名极盛,他之青鱼偃月刀也是名刀,此外,观鱼还和龙鲤缔结契约,更添助力。

    柳阿豆是知道的,龙鲤封印在青鱼偃月刀之中,也算应了这刀的名头,刀中有鱼。

    名刀虽好,可惜,青鱼偃月刀的器灵早已死去,观鱼公子获得此刀之时,就无器灵。上一代器灵随前任刀主逝去,新的器灵还未诞生。可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生辰纲、雷攻塔,它们都有器灵。心气高傲的观鱼公子如何能忍,杀!他要杀了那两只器灵。

    生辰纲、雷攻塔的器灵本没有错,可它们出现在观鱼公子面前就是罪,还是那种不可宽恕之罪。

    只见观鱼公子右掌向上一翻,掌中那团青光爆涌,哧哧哧,哧哧哧,刀气迸窜,浑似钢丝抛撒,如若缠住人的脖子,定会勒断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像是受到惊吓的野猫,手指扬起,狒狒王、画虎剑、金剑同时飞出,迎向那些刀气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劈出去的刀气,绕指成钢,坚固异常。画虎剑首当其中,被八百道刀气劈中,当当当,当当当!金铁交击之声响起,画虎剑被捶打的变形了,剑刃坑坑洼洼,像是锯齿,剑身也被凿穿,前后过风。

    狒狒王也好不到哪里去,它隐去剑形,以本体之姿显化,是有一头高数十米的白色狒狒,银色的皮毛炸开,像是草窝。它的双眼也被鱼形刀气刺透,碧血迸溅。

    生辰纲杀阵的三副剑,毁了两柄,还有一柄半残,主剑尚在。金剑的剑柄是镂空的,里面封着一颗铃铛,叮叮叮叮!剑柄内的铃铛发出短促的响声,金色的剑气迸开,流火烁金也似,绽放万千光华,与周围的刀气绞在一起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施展霸王步,杀气滚滚,向生辰纲的器灵纵去。在同一时间,他掌中的那团青光遽地一幌,铿锵!刀吟倏起,在天地间扫荡,撼彻寰宇。青鱼偃月刀,观鱼公子的爱刀现身了,刀气如蚕丝,绕定刀身,它们旋转的速度很快,发出嗤嗤嗤的撕裂气流之音。

    龙鲤未出,观鱼公子也没打算解印契约兽,单凭青鱼偃月刀足矣。

    “北冥之鱼。”观鱼公子挥起青鱼偃月刀,天地肃杀,风停云止人寂,哧啦,哧啦,哧啦!刀气抽丝剥茧似的,飞离偃月刀,向前划去,聚成一根青丝,向高天抛去,众人不及细看之间,青丝三千丈,接天连地,忽地化为一鱼,号曰鲲。

    此鲲非彼鲲,而是观鱼公子命名的,他将三千丈长的刀气凝成大鱼,他又问三国群基,谁敢不服,也就传说中的鲲鱼才配得上他的刀式,故曰北冥之鱼。

    遮天掩地,青色的大鱼轰然降下,虚空裂荡,大气遽晃,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几乎承受不住鲲鱼的冲击,地裂山崩,林木迸炸。组成生辰纲的众多法宝也感到了可怕的刀气,腾腾腾,它们飞出宫殿,旋绕着它们的共同器灵,保护它不受鲲鱼的伤害。

    赵基龙左手托着雷攻塔,右手执枪,脚踩大铁锅,他也在戒备观鱼。“观鱼,观鱼!好可怕的基老。”赵基龙心道,他虽然想取代观鱼公子在柳皇叔心中的地位,可眼下,他还不是观鱼的对手。

    偷酒虫、神秘基老退到一旁,窃窃私语,“好友,观鱼来了,这里已经没我们什么事,何不离开。”

    神秘基老点头,同意偷酒虫的建议。

    偷酒虫的一颗黑色的虫脑袋不住挥舞,黑烟滚滚,包裹住他们,就要遁离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星河之上,一人急坠而下,比流星还快。这人双手一展,一杆丈二长矛倏然而现,是狂妃,张狂妃,柳皇叔、观鱼公子的结拜三弟,“两位,留下。”狂妃喝道。长矛向下扫去,砰!扫爆了那团黑烟,里面的偷酒虫、神秘基老被炸了出来,两人脸色很不好看,尤其是偷酒虫,他的那颗黑色的虫首被刺穿了,血肉翻动,可不能愈合。伤口向外涌出大量的黑血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我英俊的脸。”偷酒虫气急,张狂妃废了他的一颗脑袋,相当于废掉了他一门神通,偷酒虫如何不急。

    飕飕飕,偷酒虫掷出三枚舍利子,连成一线,打向持矛而来的狂妃。

    张狂妃呵呵冷笑,蓦地,他以长矛作为画笔,开始在空中作画,狂妃的书画造诣很高,在画界也有大神之位,神格很稳。可是鲜有人知。柳阿豆却是知道的,所以他才和狂妃亲近,远离观鱼公子。

    以矛当笔,虚空为画布,张狂妃泼墨之间,云海掀涌,紫气东来,显衬的他神采飞扬,双目顾盼生辉。狂妃画的是竹林七基老饮酒图,古意盎然,有魏晋风骨。

    作画完毕,竹林、七基老、山、水、鸟、酒走出画中,来到现世世界。千亩竹林,蔚然成荫,百鸟争鸣,有凤来仪。

    从张狂妃画中走出来的七个基老,都是基老界历史中的清流,他们特立独行,与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格格不入,被群基呼之为异类。然而,七基老对世人的说法嗤之以鼻,他们结为兄弟,互换了基油,每日不是饮酒、打铁、作画就是登断消声山,采消声花于山脚之下,岂不美哉。

    画中的七基老走出来之后,也不理睬狂妃,他们与狂妃心有灵犀,皆是豁达之基,此时无声胜有声,还不如一起愉悦Gao基,讨论哲学。

    七基老中的铁匠扛起大锤,砸向无名僧留下的舍利子,砰!穿石裂云,舍利子绽放万道佛光,劈向铁匠还有他的大锤,将其轰退。铁匠也不以为意,仰头喝了一酒葫芦的酒,道了一声“干”,这才挥扫铁锤,凶焰腾腾,杀向舍利子。

    另外六人,像是商量好了似的,也走出两只基老,杀向恶佛留下的舍利子。

    当下,竹林七基老中的三位与三枚舍利子撕比的热火朝天,基气纵扬,偷酒虫却开始紧张了,他的九颗虫脑袋,已被狂妃刺穿了一颗,还剩八头,不容再失。

    原来,张狂妃是偷偷赶来的,柳皇叔只让观鱼公子一人独行,并未通知狂妃。可狂妃待在大军之中,无聊至极。有位叫做马铃薯的道长来了,马道长擅铅汞之术,为柳皇叔炼得一炉增叽叽丸,皇叔配合无根水服用之后,当场杀退一百三十六头小鲜肉,“妙哇!马道长,你就留下吧,吾册封你做吾的御医。你为延长吾的叽叽,下了一番苦功,吾不敢忘记。”于是马铃薯道长留了下来,成天和柳皇叔腻在一起,也不知道在谈些什么。狂妃、观鱼公子都被他们的大兄疏远了,颇有微词,没发作而已。

    马道长一人得宠,在蜀黍国也不是什么隐秘之事。狂妃这次偷偷跟着二兄观鱼,也有他的目的,“须得与二兄欧尼酱商量一番,弄死马道长。”观鱼公子能穿过星河画纸,狂妃也能,他们都是一等一的基老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不介意狂妃帮他,兄弟嘛,都知道彼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长度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的亲三叔啊!”柳阿豆舍了凰忠,向张狂妃奔去。“皇叔救我,救我。”阿豆皇子殷切道,“杀了中年基老,杀了他!”柳阿豆指着身后的凰忠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阿豆。”张狂妃长矛一挥,水墨泼开,幻化为桥,将柳阿豆接了过来。不像观鱼公子,狂妃与柳阿豆的关系很好。

    凰忠也是无语,心道,柳阿豆还真是和自己Gang上了,看来投靠柳皇叔还需重新考虑。有一个成天在自己背后使坏的小魔头,日子也不会好过。

    “阿豆,不要慌张,有三叔在此,没人能伤害你。”狂妃道。

    “太可靠了,三叔不愧是画界大神,小侄的小神神位在你面前几乎破裂啊。收起你的大神之光,这样我的压力也会随之减小。”柳阿豆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啊,阿豆,你天赋有了,努力不够。这样如何登上大神之位,回去之后,三叔会好好指导你的,记住,你一个人到我房间来,只能一个人。”张狂妃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啊,你的脸为什么变成紫色的了?”柳阿豆疑惑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张狂妃大声笑了。他再次挥动丈二长矛,刻画出一座石屋,“进去,阿豆,没我的允许,不许出来。”狂妃也不管阿豆皇子是否同意,他念头闪烁之间,基光涌出,拖了柳阿豆,拽向石屋。石屋除了换气孔之外,再无它物。

    “三叔果然对我好,让我在小屋子里思考哲学。”柳阿豆喜道。皇子静心,蓦地,他双目睁开,扫量四壁,本来无一物的墙壁浮起一张张充满哲学气息的画作,无一例外,它们都是临摹之作,是狂妃临摹前代画家的大作,虽然是仿品,可也尽得其真髓。阿豆喜的不要不要的,“三叔的画技更上一层楼,我只能仰望呐。”这是皇子发自内心的赞叹。

    “等等,这幅画!”石屋中,柳阿豆忽然发现一副临摹之画有异,“不是仿品,是真品,居然是真品。是画圣污道子的真迹!”阿豆震惊道。

    污道子,画界的不世奇才,一生只画基老图,他之大作,享誉数界,像是写手界、腐女界、基老界、画界、萝莉界等。“三叔怎会收藏污道子的裙姬阁。”

    裙姬阁,画圣污道子的传世之作之一,讲的是一群穿着裙子的比美女还漂亮的基老,他们在临江的疼基阁翩翩起舞的故事。初次见到真迹,画界小神柳阿豆再难淡定,他激动万分,就连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兴奋了,向上挥动,砰砰砰,砸向墙壁。可是柳阿豆小心地避开裙姬阁,生怕毁坏了这画。

    “三叔不愧是画界大神,他之藏品让我大开眼界,哲学,好强烈的哲学气息!只是看到这幅画,我的心就跳个不停。”

    裙姬阁像是有某种魔力,柳阿豆一看到它,眼睛再不能挪走,植根于其中,灵魂也被那幅画摄走了。左手一招,阿豆皇子凭空取来画笔、颜料、画布,他之基气外放,犹如寒月悬于江水之上,洒下幽幽月辉。

    石屋外,凰忠再次搭弓,崩!崩!崩!气流撕开,数支破基箭射向观鱼公子,因为观鱼要对赵基龙不利。凰忠自然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凰忠,你这是自断前途。枉我这么欣赏你。”观鱼公子道。破基箭的大名,观鱼也是听过的。他虽然不怕,可处理不当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的卧蚕眉一抖,刷刷刷,数道基气旋起,汇同刀气,绞绕形成锋利的气刀,数量与破基箭同等。

    以一破一,观鱼公子正是要一柄气刀砍掉一支破基箭。他有这种自信,因为他是观鱼。凰忠虽然厉害,是个人物,观鱼也不怎么放在眼里。收服不了,那就杀了!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