偷酒虫的本事可不止是盗酒,他可是神偷啊,甚至能盗走龙小白的基友,用他的基情与九个舌头成功征服了那位龙族小鲜肉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乐见赵基龙与偷酒虫撕比,可它也在担忧。为何偷酒虫会在星河画纸之内,而且它毫无察觉。事情超出掌控时,执宰者不免担忧,生辰纲的器灵也不例外,它不但是一群法宝的器灵,更是星河画纸小世界内的至高主宰。

    可就在生辰纲器灵的眼皮底下,偷酒虫悄然现身,毫无征兆。

    事情不一定会向着坏的方面发展,可智者必有多虑,未雨绸缪。“我要不要躲在生辰纲的宫殿之中,再毁了星河画纸,葬送此间之人。”

    星河画纸很珍贵,是画界之人心心向往之物,内部自成一界,已是法宝。生辰纲的器灵本有接纳之意,收了星河画纸,归入宝库之中,以宝养宝。可现在情势不同了,它忍痛割舍了画纸,也不会有任何留恋。即便是生辰纲中的弱小法宝,器灵同样可以舍去。丢弃弱小的,获取威能赫赫的,这才是通往至强之路的唯一途径。“我拥有无限的可能,画界,神秘的画界,我当入驻此界,探求画中至奥,证得无上之道。”生辰纲的器灵生来就有大志向,天意冥冥,隐有一线契机,引着新诞生的器灵证道画界,参求至妙。

    偷酒虫抛出去的三枚舍利,两枚是恶佛磐涅时,九天降下佛宅之火,焚尽恶佛之蜕,留下两枚善恶参半的舍利子。另外一枚舍利,色泽明亮,内中有千余道佛气涌动,结成异莲、灵芝、奇葩、彼岸草等地宝,这枚舍利是小千世界的一位无名之僧留下的,因缘际会,偷酒虫无意中盗得。三枚舍利子都未排斥偷酒虫,平时,被他放在生命之海的海眼中温养,既能同化舍利子,也能培本固原,偷酒虫也因此感悟出恶佛、无名僧的一些神通,像是无名僧的“扫地**”,恶佛的“红颜之轿”。

    扫地**,神通出时,有无数扫帚疯狂扫动,地起尘沙万丈,飞沙走石,天昏地暗,宛若浩劫。红颜之轿,需要配合迎娶新娘的花轿,敌人被困在花轿中,不能动弹,任由别人施为。偷酒虫依仗“红颜之轿”,配合扫地**,不知道破了多少鲜肉的局部地区之花,而他本人的气质也得到了升华,九颗脑袋更漂亮了,不管是基气的质量还是基油的品质,也都提升了。

    偷酒虫嫉恨龙小白,也恨悟能尊者、巫空兽、杀吾净等人,他见到悟能尊者的徒弟赵基龙生得唇红齿白,面相极好,隐隐动了Gao基之心,“先放出舍利子,暗中使用扫地**、红颜之轿,擒了赵基龙,摘了他之消声花,我再杀之,弃他如老狗。”

    嗡,嗡,嗡!两枚恶佛舍利一枚无名僧舍利,被雷攻塔撞飞后再次飞来,孽火骤生,卷地而起,高达八千丈,像是两条恶龙,它们是恶佛舍利子发出的。无名僧的舍利涌出一股明晃晃的禅光,犹如月华涌照大地,所及之处,莲花已生。偷酒虫踏莲而行,步履轻盈,娉婷之姿,直似神人。他的九个虫首,齐齐挥动,煞是威风。要知道每个虫首还掌握着一门神通。

    生辰纲器灵凭虚而立,在它背后,宝幢升起,金剑抖颤,还有三十枚霹雳子起伏不定,每一枚霹雳子炸开都可毁掉一只全盛时期的大基老,前提是对方什么都不做,三十枚霹雳子同时炸掉,强如偷酒虫也得变残,会付出代价的,更何况生辰纲的器灵还打算毁掉星河画纸,那时的能量冲击更夸张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自偷酒虫出来之后,他心下大安,他虽然和偷酒虫称兄论弟,可真正的实力却比不上基友。再者,偷酒虫生消声残忍,他也曾有数千基友,可那些基友无一幸存,不是死在偷酒虫敌人手中,就是死在他本人手里。

    和偷酒虫做基友,不啻于与狼同行,也许人家当你是随身携带的活物、食物,随时都可吃掉你。

    偷酒虫之所以不杀神秘基老,只因他还需对方的医术,用来治愈他受创的基油油田。当年,龙小白带着他的几个结拜兄弟,杀气腾腾而来,几乎废掉偷酒虫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也有他的打算,且不说他治不好偷酒虫的油田,就算有医治的方子,神秘基老也不会用在偷酒虫身上,治好他之时,也是神秘基老死亡之际。他可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。

    净坛!

    赵基龙再次祭出净坛,偷酒虫的三枚舍利子太难缠了,单凭雷攻塔,远非他的敌手。

    轰嗡!大气爆颤,万千气箭怒飚,可是恶佛留下的两枚舍利子纹丝不动,绽放数十万道黑气,扫碎射来的气箭。无名僧留下的舍利子,佛曜煌煌,堪比日月,几个挥扫,澄净了方圆千丈内的黑气。

    刷!偷酒虫合身而起,势同猛兽飞跃,神通,偷酒虫同时使出“扫地**”、“红颜之轿”两门神通,扫帚,数以千计的扫帚骤然出现,无需控制,它们自己开始扫地。当是时,泥尘迸扬万丈之高,地裂山崩,江河断流,尘烟之中,一座花轿凌空降下,轿子很大,内部的空间可容纳数十人,很多基老在里面愉快运动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恶佛舍利、无名僧舍利,三枚舍利子与净坛对抗,砰砰砰,将净坛砸得石屑迸窜,寒芒荡舞。

    赵基龙心道苦也,他还需雷攻塔防备生辰纲的器灵,可偷酒虫的扫地**、红颜之轿又岂是好破的,不尽全力,赵小哥哥知道他的消声花不保,小命说不定也会留在此地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基龙瞥了一眼净坛,南角赫然缺了一块,被三枚舍利子砸碎了。“欺人太甚。”赵基龙长枪挥开,龙吟遽起,荡破十方。

    可是偷酒虫更感兴趣的是赵基龙的大铁锅,“这锅不凡也。人类,你不配拥有。还是让予我吧。”飕飕飕,偷酒虫的三个虫脑袋拉长,像是蛇一样灵巧,它们咬向大铁锅的锅沿。

    大铁锅本是食皇赐给手下的法宝,被虚圣夺走,赠送给了穿越者赵基龙。“你太小瞧我了,别说是三个虫脑袋,就是七个,八个,九个,你的脑袋一起上,也休想拿走我的锅。它早已通灵,只差诞出器灵,晋升为更高等级的锅。呜,为啥升级之后还是锅呢?”赵基龙忽然想道,这是一个问题,就不能换个形象,来点新造型,与时俱进嘛。赵基龙开始为以后的事情做打算。

    可赵基龙忽视了一件事,偷酒虫擅盗,比雷攻塔中曾经镇过的大妖初六香还有名,初六香有盗帅之名,偷酒虫则是盗帅之上的盗王!他当然瞅出大铁锅的不寻常之处,故而有心试探,放出三个脑袋,进可攻,退可守,合乎偷酒虫的一贯作风。

    呼呼,偷酒虫的一个脑袋吐出一团绿光,瞬息间吞噬了大铁锅,另外两个脑袋幌了幌,紫阳、白色的气带飙出,砰然扫向绿光包裹的铁锅。

    切断了!绿光能切断赵基龙与大铁锅之间的联系,咯噔一下,赵小哥哥就知不好,“怎会这样,我失去对铁锅的控制了。”

    呼喇喇,绿烟迸腾,紫色的小太阳、白色的气带伴随两旁,严密控制着大铁锅,不让其从绿光之中逃掉。偷酒虫窃喜,他想不到一出手就拿下了大铁锅,神通都没使出,出乎他之意料。“小鲜肉的铁锅不凡,有来历,我要好好研究一下,将其祭炼成自己的法宝,再不济它也能当防御堡垒,我站在下面,谁也攻不进来。”

    眼看着大铁锅被拖向偷酒虫,赵基龙的忘年之交凰忠,他当即发出三箭,崩!崩!崩!气流迸爆声接连响起,三支长箭拖曳着长长的尾光,仿佛是舞动的蛟龙。

    三箭齐至,穿爆了那团绿光,大铁锅随即自由了,一个纵越,向前奔去,迅速离开紫阳、白色的气带以及偷酒虫,生怕再被它们抓住。

    这时,生辰纲的器灵动手了,它轻声呼唤法宝库,飕飕飕,飕飕飕!数百个造型奇古的法宝迸飙而来,向神秘基老撞去。“是时候解决这只讨厌的基老了。”生辰纲的器灵暗道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早在防备器灵,他双手攥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朝天扫去,罡风怒舞,吼啸不歇。叮叮当当,震退上百个法宝。可神秘基老的擀面杖并未折断,原来,他给自己的叽叽加持了一层银都神油,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看上去就像是一条发光的棒,尖端形状像是裂了一口的蘑姑之头。

    锵!刀吟忽起,震彻星河。青色的刀光倏化无数小鱼,穿梭而行,奔向偷酒虫。

    “这熟悉的刀气,这霸道的基气!是观鱼叔叔!”柳阿豆喜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还能是谁。”一贵气公子现身了,他手里有一团青光涌动,刀气正是发自那团青光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观鱼公子,柳皇叔的异姓兄弟,与张狂妃一样,深受皇叔的信赖。原来,柳阿豆身上有一道子母符印,母符在柳皇叔身上,子符则在阿豆皇子身上,只是柳阿豆自己不知道而已。皇叔通过母符获悉了阿豆的踪迹与现况,故而派出他最信任的得力干将观鱼公子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散发的气场太强了,中年基老凰忠暗中戒备,长弓化刀,随时准备出手。凰忠知道观鱼公子手中的那团青光的本体是青鱼偃月刀,当世名刀,据说,可与姨妈刀、雪饮刀相争锋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那微不足道的杀心。”观鱼公子淡漠道,“凰忠,杀手中的翘楚,哼,你未遇到过我,否则必让你好看。”观鱼公子一脸倨傲,掌中的那团青光绽放璀璨光华,刺得凰忠双眼生疼,中年基老只得目运真元,阻止刀光侵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观鱼公子,柳皇叔麾下第一人!”凰忠道。

    “然也。”观鱼公子脸色好看了些,他不喜欢别人奉承他,可如果对方说的是实话,那就是赞美,是敬仰,是爱慕!“你这汉子有些办事,可你人到中年,仍然一事无成,何不归顺我大兄柳北,柳皇叔有大xiong襟、大志向,东污国、大尾巴国难以与我蜀黍国相抗衡。”观鱼公子眼力极佳,已然看出凰忠的不凡之处,登时生了爱才之心。

    可当观鱼公子望向赵基龙时,眼神立即变了!杀意,他对赵基龙只有杀意,恨不能挥刀斩了赵小哥哥。然而,在他来此之前,柳皇叔特意吩咐观鱼公子,不得伤害赵基龙。

    “可恶的小鲜肉,仗着自己年轻,试图在大兄面前表现,赵基龙,你知不知自己死定了,不止是我,狂妃也想杀你。”观鱼公子心道。

    柳皇叔很早就注意赵基龙了,可并不急着将他招到麾下,暗中观察,柳皇叔还在观察赵基龙,而且对他的评价也很高,认为赵小哥哥将来的成就可比当今的观鱼公子。

    观鱼公子如何不紧张,任何危及他地位的人都得死!哪怕是张狂妃,好在狂妃有自知之明,以观鱼公子马首是瞻,观鱼也就放过了他的三弟。

    赵基龙就不同了,他不是张狂妃,赵小哥哥更年轻,更有气魄,实力不在狂妃之下,观鱼公子自然感到了压力,现在还不足道哉,再过几年,谁知道赵基龙会成长到什么地步,那时节,他气候已成,观鱼公子再想杀他,难!

    观鱼公子是直接撕开星河画纸,闯进来的。无视生辰纲的器灵,他既然能进来,当然能离去,而且不受生辰纲器灵的制约。

    赵基龙、神秘基老、偷酒虫也开始紧张,观鱼公子太强势了,他站在那里,右脚蹬地,轰隆隆,裂开的深壑居然合上了,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已知不妙,如果观鱼公子有意得到生辰纲,它绝无胜算。如果不遂了观鱼的心意,下场只要一个,死!

    偷酒虫见过的基老也不少,带给他无穷压迫感的人不多,不远处的观鱼公子算是一个。

    “观鱼公子,蜀黍国第二人,仅次于柳皇叔的存在。”偷酒虫暗道,“是因为柳阿豆这个废物吗,看来传闻是真的,柳皇叔很在意他的废物儿子,不惜派出最强武将。”

    观鱼公子来了之后,柳阿豆焕然一新,“二叔,杀了凰忠!杀了他!他跟我抢赵小哥哥,必须得死。”阿豆皇子叫嚣道。

    “阿豆,闭嘴。”观鱼公子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!”柳阿豆当即道,他其实很怕这个二叔的,比起狂妃三叔,观鱼公子更吓人。

    在蜀黍国,也就柳皇叔可命令观鱼,谁敢对他下令,绝对是找死,哪怕是柳阿豆也不行,不够格。“二叔真不给面子。”柳阿豆无辜想道,可也不敢吱声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