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风起时,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再次颠覆,只是换了主人。生辰纲的器灵替代曹盖,接管星河画纸。至于曹公子,将死之人而已,被自己的器灵设计,曹盖想不通他哪里配不上生辰纲。

    嗤的一声,一道剑气自生辰纲的杀阵中升起,在空中盘旋数圈,划开金色的光晕。

    在那光晕之中,模糊的器灵之体渐渐清晰,她高有两尺,似男似女,身上有两者的共同特征,而且背后长着两对薄翅。

    “它就是生辰纲的器灵!”曹盖不甘心道。他积攒最后的力气,正要破口大骂,锵!锵!两柄剑飞驰而至,狒狒王在后,破天狼在前,双剑同时贯穿了曹盖的颅腔。

    三副剑之首,画虎,它犹豫了一阵,剑尖不住疾颤,而后斜劈而来,扑哧,斩去曹盖的脑袋,断送了他的生机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向失去脑袋的曹盖这边瞥来,它四翅“扑扑”扇动,几十股剑气绞成两股,一股黑,一股金,两股剑气怒飚而去,扫中曹盖的身体,将其轰成数万片,血溅千步。曹公子临死之前的眼神让器灵觉得不悦,哪怕是杀了器主,它仍有芥蒂。

    星河画纸已被生辰纲的器灵接掌,它再造乾坤,定地水火风,浑浑噩噩的小世界再次恢复了清明。高空之上,星辉涌动,垂照而下,为生辰纲的器灵镀上一层星光,它像是星空之下的精灵,血管、脏器纤毫毕现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三个大阵停止运转,数百法宝呼喇喇遁入宫殿之中,宫殿也是生辰纲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“它想做什么!”

    “它要做什么!”

    神秘基老以及赵基龙一行人心里起疑道,无人能猜出生辰纲器灵的想法。

    不管是净坛还是雷攻塔,都被定在星空之中,无穷无尽的星力浇灌而下,不断冲洗净坛、雷攻塔。赵基龙也吃不消,他想收回雷攻塔,可做不到。

    雷攻塔的器灵挥舞着前肢,闷头冲向生辰纲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定。”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道。

    登时,雷攻塔的器灵像是掉到了树脂之中,越是挣扎,越陷越深,最后会被做成琥珀化石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指着柳阿豆,忽地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柳阿豆指着自己,确认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你。你的画技超凡,而且在场的诸人都未穿裤子,就你穿了,所以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。我愿意与你结下誓约,你可愿意?”生辰纲的器灵傲慢道,它不是在征求阿豆皇子的意见,而是在吩咐他,看它眼神行事。

    柳阿豆疑窦顿起,他可不愿做生辰纲器灵的主人,它的上个主人不是被宰掉了吗,下场有多凄惨,阿斗皇子亲眼目睹的,要说心中没阴影,别人会信吗。

    阿豆皇子也不知道生辰纲的器灵为咩看上他了,呀咩蝶啊,不要啊!最好看上中年基老凰忠,柳阿豆不住拿眼瞄向凰忠,似乎想引起生辰纲器灵的关注。可人家眼里只有他,阿豆也很无奈。

    “是了!”

    柳阿豆忽地悟了。“它看上我出神入化的画技,故而想与我缔结契约。呵呵呵,我早晚要做画界大神。不得不说,生辰纲的器灵有些眼色,胆色也不差。可惜,它配不上我,只有基龙小哥哥才堪与我Gao基。”阿豆皇子喜欢赵基龙,可赵小哥不稀罕他,只想和他爹产生基情。

    天下之事,总是那么奇妙,想要的得不到,不想要的赶不掉。

    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全靠生辰纲的器灵运转,是再生还是毁灭,只在它念头闪烁之间。“净坛,净坛!”赵基龙打出一道印诀,煌煌耀世,照亮小世界。那些加诸在净坛、雷攻塔上的星力、星辉全都化去,像是沸汤在雪地里滚了滚,焉能不化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净坛,小哥哥。我只想和阿豆皇子探索画技,我知你的想法,你试图用净坛镇杀我,可惜,我气候已成,又在星河画纸之内,你们的命运姑且掌握在我手中。再者,我杀了曹盖,和曹公划清界限,他不会放过我的,唯有投靠柳皇叔或者东污国的基老小霸王,我才能幸存。眼下,阿豆皇子在你们这些没穿裤子的变态之中是那么的闪耀,我不得不注意他,毕竟我是正常的器灵,不想被你们带坏了。近朱者赤,我还是懂的。”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开口道,它声音清冷,如同削金断玉之音,在星空之下回荡,星河迸涌,星子明灭之间,有朗朗之力飞迸而下,瞬间划开一道深壑,并不见底。

    赵基龙、凰忠、柳阿豆被深壑之中飘出的磅礴宏力扯动,不由自主,向深壑边缘走去,并在地上犁开一道两尺见方的划痕。

    柳阿豆如果不同意,生辰纲的器灵也没什么好说的,杀了他们就是,再将曹盖死掉的污水泼给他们,想来曹公也不会介意的。曹公虽然是基老,可也有妻子,当然,她们只是工具,为他诞下王国的继承人,除此之外,再无它用。正如曹公自己说的,女人嘛,也就那样,又没有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要了何用。

    对曹公来说,死掉几个儿子完全不值得换取一件产生器灵的法宝。如果柳阿豆不与生辰纲的器灵交好,它理所当然地投靠曹阿玛。

    凰忠当即取出弓箭,飕飕飕,飕飕飕!箭枝密集,宛如骤雨。生辰纲的器灵嗤笑不已,小手一招,摄来画虎剑、破天狼、狒狒王以及控制杀阵的主剑,那柄金剑。

    在金剑的带领下,三柄副剑横劈竖扫,大开大阖,刷刷刷,剑气奔窜,将射来的数千箭枝逐一劈断,落入深壑之中,一隐不见。

    “大叔啊,快掉干掉它。它太邪了,强迫我与它订下契约,我再怎么说也是皇室之人,也有尊严的。你只要帮我,我父皇绝不会亏待你。”柳阿豆已知赵基龙的想法,所以才去攻略中年基老凰忠。

    赵基龙也已收回净坛、雷攻塔,蓦地,它长枪扫开,银光炸舞,银鳞枪搠向生辰纲器灵的小脑袋,杀了就是,何必听它废话。

    拥有了雷攻塔之后,赵基龙很少以本身的武力斩退敌人,生辰纲的器灵让他想起久违的热血与基情,故而破例,提枪杀向器灵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”生辰纲的器灵道,它身后的四只翅膀扑闪,四道光流迸开,分别卷起杀阵中的四柄长剑,金剑、狒狒王、画虎、破天狼,杀向赵基龙。

    “我先杀了这个使枪的小哥哥,这样柳阿豆才知我的厉害,小哥哥一死,阿豆除了臣服于我,做我的傀儡,别无它法。”

    生辰纲由很多法宝汇聚而成,它们诞生了同一器灵,其威能非同小可,直追雷攻塔。赵基龙也是见猎心喜,非要和生辰纲的器灵过招,似乎忘了他们的处境,他们可是待在大尾巴国啊,在敌国!

    说来说去,皆因柳阿豆自己作死,然后拉上很多人和他一起作死。阿豆皇子的作死天赋让人惊叹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当!

    赵基龙一人一枪,像是翻江双龙,仅是数个照面,就已挥退四柄长剑。破天狼剑甚至被劈出几个豁口,品质明显下降了数个等级,再不能与其它三柄副剑相媲美。赵基龙觑准机会,银鳞枪一点,咔嚓,击穿了破天狼剑,彻底废掉了它。

    狒狒王、画虎剑,低呜数声,像是在惧怕银鳞枪。

    赵基龙长枪的本体是银鳞之龙,狒狒王的本体是妖王狒狒,画虎剑的本体是鲳虎,鱼身虎头,可终究不是真龙,不如银鳞龙。

    心道麻烦,可凰忠还得保护柳阿豆,不能让他死在星河画纸之内。否则赵基龙会责怪他的,两人之间的基情也难以维系。

    啪。凰忠一把抓住柳阿豆的臂膀,将他拉了回来,因为阿豆皇子差点掉到深壑之中,尽管他给自己画了一只鸟,支撑着它不至下坠的太快。

    死里逃生,阿豆皇子自然是心有余悸。他恨死生辰纲的器灵了,“我父皇要是在这里,哪容得它嚣张,它都不知道被父皇杀掉几百次了。”柳阿豆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凰忠生气道,“敢不敢有出息些。柳皇叔的一世英名全毁在你这个儿子身上了。真想看到他一掌拍死你的场景。”

    “大叔,你恐怕要失望了。我是蜀黍国的未来,父皇终会老去,而我会成为新的王。哼,那时,无数的鲜肉争相向我示好,我想得到谁就得到谁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你永远得不到赵基龙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柳阿豆不再说话,凰忠说的不错,并非所有的鲜肉都贪慕柳阿豆身后的皇室之威,趋炎附势。赵基龙就是例外。

    凰忠、赵基龙,两人无言,本就有代沟,更因赵基龙的关系,他们隔阂更深。

    “好友,你也该出来了。”神秘基老忽地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纳尼,他还有同伴。”凰忠、柳阿豆惊道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是与悟能尊者、巫空兽、杀吾净、龙小白一个时代的人,经历过基老界的数次大变动,能活下来就证明了他的实力。他的同伴自然也是那个时代的基老,过去的基老,隐忍多年的基老。

    可是神秘基老叫唤了半晌,毫无动静,哪有新来的基老。

    “大叔,我看他多半是装腔作势。”柳阿豆道。

    “言之有理。”凰忠也道。

    昂!龙啸九天,云气荡滚,萧瑟杀气自一截黑色的木头中迸出。此木非真木,而是幻化之物,本体是偷酒虫。

    偷酒虫,上古异种,长了九个脑袋,喜欢饮酒,无酒不欢。一日,偷酒虫潜入海龙王府中,琢磨着盗走几桶老龙王珍藏的琼浆,说来也巧,那日老龙王不在家,龙王最优秀的三太子龙小白也不在,可龙小白的基友在啊!

    “好个漂亮的小伙子!不是老龙王的就是小龙的,我的身份也很高贵,与那小伙子Gao基也不会丢身份。”偷酒虫恶念顿起,现了本相,九颗虫子一样的脑袋不住摇幌,毒瘴、黑烟、绿光、紫阳等,分别飙出,出其不意,困住了龙小白的基友。

    龙小白的基友也是龙族之人,也是有身份的基老,可惜他的家族还需仰仗龙小白的父亲。他能有什么办法,也好绝望的,只得与龙小白Gao基,虚与委蛇。

    被偷酒虫困住之后,龙小白的基友定眼一看,握草,好多脑袋,说明他有很多长舌,舌之妙用,不可道出啊!于是他们就好上了,过上了哲学大家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可惜好景不长,龙小白的脑袋有绿光,自然会报复偷酒虫,并趁机杀了那个龙族鲜肉,谁让他不从一而终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,偷酒虫就和龙小白结下了仇,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与偷酒虫一道而来,可他变成一截黑木,彻底隐去妖气,星河画纸内的众人皆未察觉。

    “淡定啊,朋友。”偷酒虫笑道,“我这不是出来了吗,呵呵,悟能尊者的传人,让我看看他有多大能耐。龙小白是悟能尊者的结拜兄弟,他们都该死,何况是他们的传人!”

    偷酒虫以人形之姿现身,高冠衮服,身前悬着三枚舍利子,毫光大作,清圣之气直冲云霄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,赵基龙同时收手,向下方瞥去,“偷酒虫!”

    “古老的基老,还未死掉吗。”生辰纲的器灵道。

    偷酒虫目中有恨,手一扬,三枚舍利子连珠而起,砸向赵基龙。

    赵基龙是悟能尊者的传人,偷酒虫自然不会放过他。“我知道悟能尊者还活着,那可恶的龙小白也没死。可惜,我寻不到他们,今天碰到你了,替你的师父们偿还代价吧!龙小白杀了我心爱的基友,这种痛苦你不会明白的。”偷酒虫把身一摇,高冠迸炸开来,一头秀发飘舞,倏地,九颗脑袋长了出来,像是色彩斑斓的虫子。

    偷酒虫的每个脑袋掌握着一种神通,可惜,当年他还不是龙小白的对手。更让偷酒虫火大的是,龙小白不是一个人来的,带着他的兄弟们一同而来,巫空兽、杀吾净、悟能尊者都在,甚至是路过的关口二郎基君也在。

    拼了老命,舍去一身法宝,偷酒虫拖着一条残躯,勉强逃走。龙小白还有他的兄弟们对偷酒虫有多狠,偷酒虫就有多恨他们。

    三枚舍利子近身,赵基龙不敢大意,袖子一拂,雷攻塔旋出,当当当,爆音遽响,撞退两枚舍利子。还有一枚舍利子被雷攻塔的器灵抱住了,不让它离去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