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人像是赵基龙,隐忍多年,只要给他机会,他定会一飞冲天。他的基情,他的品格,他的脸蛋,以及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都是极好的,岂有埋没之理。

    净坛,不过是赵基龙的底蕴之一,他的武学天赋极高。否则悟能尊者也不会看重他,传授给他无穷智慧与神通,尽得他之真传。

    有实力有样貌,更有向上之心,这等基老如果不能成功,试问,还能有谁能成功。赵基龙相中了柳皇叔,愿意与他证道Gao基,这是决心,更是目标,同样是追求。其实,赵基龙的品味和一般的基老不同,他喜欢的都是年纪比他大的叔叔辈之基。这样他才更有安全感,皆因他童年的不幸,渴望被人爱,长大后孤寂的心理始终伴随着他。这也是他看上了凰忠的原因,太有安全感了,肩膀宽厚,大叔气质很好,是个懂得生活的中年基老。

    柳阿豆则不同,他太年轻了,还是荒诞的小基老,哪里如得了赵基龙的法眼,被他排除在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雷攻塔,神秘的雷攻塔,更因成了赵基龙的法宝而大放异彩,否则也不会诞生出器灵。之前的器灵已被赵基龙穿越时空时祭炼了,成为了他回到未来的垫脚石。新的器灵,他和赵基龙的感情更好,也可说是焦孟不离。雷攻塔的新器灵离不开赵基龙,视他为父,仰慕者他,崇拜者他,愿和他同甘共苦。

    赵基龙也有冷酷的一面,除非他特别欣赏别人,否则得罪他的人必死。

    柳阿豆帮不上忙,只能帮倒忙。赵基龙虽然不喜,可也无可奈何,还要保护他,不至于丢到生命。回到蜀黍国,将阿豆皇子完整的奉给柳皇叔,赵基龙的任务才算完成,也能得到皇叔的赏识,更能为凰忠谋求一份好差事。

    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逐渐崩溃,承受不住雷攻塔、生辰纲的对撞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即将诞生,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,最喜之人非曹盖莫属。生辰纲诞生器灵后,他在大尾巴国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,甚至能得到父皇的喜爱,指定为王国的继承人,成为新的主君。

    越想越得意,曹盖也未放松,因为强敌环伺,神秘基老还在观察他,为了杀死他,取得生辰纲。法宝拥有器灵后,品质会提高很多,远飞一般法宝所能比。

    “谁阻止我得到生辰纲,我就杀了谁。雷攻塔,呵呵,它是我的,赵基龙,他整个人也是我的。净坛死者这门神通,我也要得到。”曹盖贪心想道,开放开基油油田,让一道剑气没入其中,和生辰纲的器灵真正的建立了关系,一损俱损。

    “时机到了。”凰忠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时机到了。”赵基龙也道。

    赵基龙要以净坛祭杀了生辰纲即将诞生的器灵,完善自己的神通,他的基老品格也会提升,基气不可限量呐,到时,柳皇叔见了,也会喜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雷攻塔怒对生辰纲,两方都是至宝,不愿臣服在对方脚下,非要决出王者才肯罢休,败者灰飞烟灭,轮回都断了。

    嗷!雷攻塔的器灵再度咆哮,引动数十道云柱交迸,坍塌下来,轰然砸向生辰纲这些法宝群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三个大阵同时旋转,光霞迸舞,紫烟涌动,金光荡飙。尤其是主宰杀阵的金剑,呛然一声,绽放数千道剑华,直达天穹,似要劈开霄汉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嘭!

    坍塌的云柱被金色的剑光破碎了,能量风暴滚滚散开,虚空晃动,像是末日。

    器灵之间的撕比大战异常惨烈,不服就发棵,谁怕谁啊。

    期间,雷攻塔的器灵已经得到赵基龙的授意,知道主人的想法,也愿意配合主,使用净坛,祭杀了生辰纲诞生的器灵。

    主人的荣耀就是自己的荣耀,雷攻塔的器灵奉为圭臬,深信不疑。赵基龙让它做什么,它就会做什么,绝不怀疑。这样的器灵打着灯笼没处找也难找了,赵基龙很幸运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不由叹息,“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得了了,吾想要暗中破坏,也无从下手。暂且旁观,寻找机会就是。”念头通达,神秘基老握紧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全神戒备,要知道他今天还能再断两只消声巴,否则必成太监,不能拿自己的擀面杖作为牺牲的对象,否则没得玩了,还能愉快地Gao基吗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!崩!无数道金色的长流倒灌而上,聚成黄金色的海洋,横亘在空中,仿佛千万年前就存在了,光芒炫目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生辰纲的器灵终于诞生了!

    欢呼声此起彼伏,犹如松涛齐啸,声震千里之遥,完全将雷攻塔器灵的咆哮之声盖了下去,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生辰纲是一座小型的法宝库,它们共同诞生的器灵非同小可,出生之际,引发天地异象,生灵拜祭,也在曹盖的意料之中,欣喜之外。曹盖乐不可支,很想对他的兄弟们炫耀,你们都死心吧,不要与我争夺皇位,否则必死。

    “长什么样,生辰纲的器灵长什么样。”好奇好奇,曹盖很好奇。他只是接受了一道器灵传来的剑气,并未探知他的真容。

    吼!生辰纲的器灵咆哮震天,云海沸腾,气浪叠爆,恐怖的能量啸动持续不断,嘭嘭嘭,击中雷攻塔,将其撞飞万丈之遥。宝塔的器灵自有手段,未与雷攻塔一起倒退,它待在原地,龙首摇动,鹿角向前抵去,枝丫似的鹿角迸放出一道道光束,劈退涌来的能量风暴。

    “哼,狂妄的新生器灵。”雷攻塔的器灵心道,它运转气机,与塔体建立关系,将其攫来,再次对抗生辰纲。

    轰隆隆,轰隆隆!大气幌颤,日月失色,群星黯淡,净坛降临!赵基龙的最强净坛稳如泰山,不可抵挡,镇向下方的生辰纲。成片成片的剑气迸裂,溃散,难以成型。不是被摧毁就是被净坛吸收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净坛,以万灵的生命为食,祭杀的活物越多,它的威能越不可测。赵基龙还未依仗净坛杀掉过法宝的器灵,他既紧张,又期待。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,就像是汉子的情人,越多越好,谁会嫌少呢。若能够祭炼了生辰纲的器灵,赵基龙有了经验,以后再杀其它的器灵,他会得心应手,净坛也会更加强大。

    凰忠、柳阿豆站在赵基龙身旁,屏息以待。他们期望赵基龙能够成功,然后趁势杀出,荣归蜀黍国,享受众人的尊敬。哪怕是柳皇叔都会高看赵基龙的,前提是柳皇叔不怕与大尾巴国之主曹阿玛撕比,曹公喜欢曹盖,大尾巴国的基老都知道。

    光幕,三十几层光幕向上拥叠,阻止净坛坠下,毁坏了生辰纲的器灵。

    “是时候了。”雷攻塔的器灵消失了,投到塔中。嗡的一声轰鸣,雷攻塔扶摇而上,与净坛争锋。净坛也不排斥这塔,与之和睦相处,皆因赵基龙视它们共同的主人,尚可牵绊它们,不至于撕比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刷!五十九道比树干还cu的剑气鱼贯而起,绕过光幕,疾风骤雨似的劈砍净坛。迸爆之声连亘不断,恍如海啸引发的轰鸣。

    雷火,蓝汪汪的雷火从塔中迸出,狂呼着撞向五十九道剑气,将它们逐一蒸沸,而后消散在天地之间。雷攻塔的器灵出手了,为了让净坛不受影响,方能祭杀生辰纲的器灵。奇怪的是,生辰纲的器灵还未现身,明明诞生了,仿佛是故意藏起来,不愿见人。这点,不但赵基龙、凰忠等人奇怪,曹盖也很揪心,因为他身为生辰纲的持有者,同样不知器灵长啥样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举棋不定,还在徘徊。想出手,有担心时机不对,可不出手吧,他又莫名烦躁,心绪不宁。“不等了,也许生辰纲的器灵很脆弱,吾不能再浪费时间,成败全在吾一念之间。”神秘基老猝然发难,大手扬起,摄来三头风兽,张牙舞爪,随他一起冲向曹盖,曹公子。

    赵基龙身边有凰忠,有柳阿豆,神秘基老不会去撕比他们,因为那并不明智。曹盖就不同了,他是大家共同的敌人,星河画纸里的基老都希望曹公子死掉,还能分掉他的法宝群生辰纲,何乐不为,只是要有实力去拿才行。入手之后,必须马上逃走,躲开曹公曹阿玛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曹盖与生辰纲的器灵建立联系之后,可再次催动法宝。呛的一声长吟,剑鸣清冽,如同冰玉撞击,两相同碎。画虎剑,曹盖招来了画虎剑。

    刺啦,一声裂帛之响,画虎剑绽开一道剑气,形如饿虎,吼啸林间,与三头风兽对上了。

    画虎剑,顾名思义,剑气浮动,即可成虎,择人而噬,绝不收手。

    叮的一声,曹盖以指扣响画虎剑,金声大作,极其悦耳,可同样危险。五指抓紧虎首形状的剑柄,曹盖向着天空劈去,嗤嗤嗤,嗤嗤嗤!十数道剑气迸开,虎啸遽然而起,虚空直荡,十五头煞气很重的黑虎出现了,它们长尾剪动,目绽戾气,奔向神秘基老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想杀曹盖,曹公子何尝不想反杀了神秘基老呢。

    画虎剑是生辰纲杀阵中的名剑之一,业力不逊于金剑,是三大副剑之首,另外两柄剑分别是狒狒王,破天狼。

    呛!呛!

    狒狒王、破天狼也飞出杀阵,与画虎剑同时排开,杀气陡重,肃穆之氛让人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召唤的三头风兽早被撕成碎片,不能抵挡副剑之首,画虎剑。“奇怪!”曹盖忽觉不妙,生辰纲明明在对抗净坛,为何杀阵中的三副剑离开了,不与金剑一道对付净坛。

    曹盖只凭心意,唤来画虎剑,他并未摄抓另外两柄剑,狒狒王、破天狼,它们是不请自来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!难道是生辰纲的器灵指使它们的?”曹盖心惊胆道,此刻,他反而看不清生辰纲器灵的真正想法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事关曹公子的生命。他怎能不惊,如何不急。

    更让曹公子吃惊的还在后头,狒狒王、破天狼并不是来帮助画虎剑的,而是前来牵制它的,三柄副剑,其实相差无几,都有无上威能。画虎剑劈出去的十几头黑虎,全被狒狒王斩了,在这之前,曹盖手中的画虎剑不受控制,自己飞出,与两剑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曹盖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,危机,前所未有的危机攫取他的神魂。

    狒狒王、破天狼不听他的使唤,只有画虎剑勉强听从曹盖的指使,供他驱使。那金剑呢,杀阵的金剑是否还听话?曹盖战战兢兢,试着去牵引金剑,这时,他的基油油田升起一道剑气,怒贯天穹,犹如立天之柱,嘭嗤!嘭嗤!嘭嗤!曹公子的油田遽地迸涌,基油都被蒸发了,包括他的本命基油!

    本命基油一旦消耗,再生几乎不能,可以说是奇迹才可。曹盖哪有那种逆天之能。

    基油油田溃迸,曹盖当即栽倒在地,命存一线。因为他的生命之海还在涌动,并未干涸,生机不至于断掉。

    是器灵啊,生辰纲的器灵在使坏,它释出善意,佯与曹盖,它的目的是为了杀掉器主,成为无主之器,不愿受任何人的牵制,获得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生辰纲诞生的器灵与雷攻塔的器灵不同,它不依赖器主,有自己的意识,而且更为桀骜。想驱使它,难于登天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也发生的异变惊呆了,反转太快,曹盖马上病怏怏,行将就木,那接下来,生辰纲器灵要对付的人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生辰纲与雷攻塔、净坛对峙,不落下风,还能匀出杀阵中的三柄副剑,可见器灵的自信。

    当当!当当!画虎剑被狒狒王、破天狼围杀,突围不得,相形见绌。剑光也颓败许多,不及另外两柄副剑光芒直舞。

    又有几十个回合,画虎剑败下阵来,与狒狒王、破天狼飞天而起,而又刺下,凿向曹盖曹公子的脑袋、生命之海、喉咙。

    曹盖吐血不止,危在瞬息,他挣扎着站起,右臂一划,一物飞旋而出,当的一声,撞中狒狒王,将其击退。

    是金土豆,曹盖抛出去的是金土豆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我的生命不能在此终结,我的王国,我的荣耀,我的基友啊,他们都在等我。”曹盖痛苦道。

    三柄副剑调转方向,与那颗金色的土豆斗在一起,这时,杀阵中旋起一道血光,番茄,是充满无限可能的番茄,番茄与土豆一同飞走了,留下错愕当场的曹盖,“噗!”曹公子飙出千尺长的血水,人迅速枯竭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