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悟能尊者活在一个时代的神秘基老,他愕然发现自己对净坛的畏惧从未消失过。

    赵基龙身为悟能尊者的徒弟、基友,修炼“净坛死者”神通,他祭出的净坛虽然没有悟能尊者的那么夸张,可也够吓人的了。

    咔嚓,咔嚓,咔嚓,咔嚓!在十几秒内,神秘基老自断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三十九根,碎裂的消声巴,无声无息,涌向净坛。它们像是碎瓷,比微尘更渺小,出人意料的是,净坛并未吞噬它们,似乎在犹豫。毕竟净坛不缺消声巴,不会因为缺什么吃什么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眼见自己的断叽叽之行为奏效了,还有些小兴奋,他再次运转法力,又掰断了五十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契合大衍之数。

    崩!崩!崩!崩……

    神秘基老的五十支汉子的擀面杖迸裂开来,似乎很脆的样子,也许他的基友知道是什么味道的,兴许嘎嘣脆。

    曹盖心情稍好,因为净坛对付的不是他,而是神秘基老。“这老头杀了我的坐骑,此仇结下了,我非杀他不可。”经此试探,曹公子料定赵基龙不敢拿他怎有,星河画纸外可是大尾巴国的地界,曹公,曹阿玛说了算。退一万步讲,即使赵基龙杀了曹盖,他也有为此付出生命的代价。曹公不会坐视不理,他的爱子怎容他人杀掉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的医术再高明,可也不能自断太多的叽叽,否则真的长不回来,他也会因此成为太监。

    “太诡异了,为何净坛不动了。”神秘基老不安道,这和他过去认识的“净坛死者”神通不同,他可是见识过悟能尊者挥袖之间,释出三座净坛,祭炼了一个城池的人。“赵基龙是悟能尊者的徒儿,修为比不上尊者,可也不能小觑他。”神秘基老的手有些哆嗦,不能再断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了,他一天能像壁虎那样断尾而断叽叽的次数有限,只剩下两支了,他今天还能再断一支消声巴!

    在净坛四周,五十支血水迸溅的新鲜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缓缓旋动,绕定净坛。与其说是困杀,倒不如是拱卫。就连神秘基老都觉得意外,草,为何吾断掉的五十支叽叽还不炸掉,它们不听吾的使唤了,吗嫂咳,吗嫂咳它们均被净坛反过来控制了吗!神秘基老忽地想到这点,念头通达之际,神秘基老运使秘法,转身就逃,刷,他像是冲破天际的黑鸦。

    当那之时,中年基老凰忠拈出一翎长箭,搭在弓弦上,弦开如满月,箭头所向,空中逃遁的神秘基老,他自始至终都没告诉众人他的芳名。“着!”凰忠吐出一口浊气,崩!脱弦之箭电射而出,撕开虚空,荡起数十米高的蓝色光气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只想着逃离净坛,身体绷直如劲松,丝毫不敢松懈。可他灵觉敏锐,早已察觉到下方疾驰而来的杀箭。“要不是净坛,吾怎会这般狼狈,你一个中年汉子,也想欺吾。真是没天理了!”神秘基老将腰一拧,刷!箭头几乎是贴着他的消声巴向上掠去,“吓!”神秘基老惊出一身冷汗,好快的箭,他若再迟钝些,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会被刮下来,炸成肉屑骨渣。

    凰忠一箭失准,颇觉落寞,“吾多久不用箭了,手已生疏,正如吾那封尘的芳心,等待着有缘人开启吾之心锁,与吾一证基道。”

    “凰忠,吾Gao基从不看年龄。”赵基龙道,毕竟基龙是看上柳皇叔的小鲜肉,年龄对他来说完全不是问题。就比如说这个柳阿豆,他在赵基龙身后频抛消声眼,可赵基龙视而不见,他稀罕的是柳皇叔,而不是阿豆皇子。

    “哦!”凰忠喜道。他干涸的心湖再次涌出思念的泉水。

    “天呐,你身上竟然散发着恋爱的酸味!”柳阿豆不悦道,他手指着凰忠,颐气指使,不习惯凰忠待在赵基龙身边,以之为情敌,还是劲敌。

    凰忠不屑去理睬柳阿豆,被宠坏的皇子,能有多大出息,“没了柳皇叔,你什么都不是,吾一支箭就能灭了你。”凰忠心中冷笑道,如果阿豆皇子再多嘴,凰忠不介意除掉他,顺便嫁祸于大尾巴国,让蜀黍国、大尾巴国撕比就是,那时,他凰忠已经和赵基龙远走高飞,从此过上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来不及休息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柳阿豆非是一般的纨绔,他是柳皇叔与其基友诞下的爱的结晶。“凰忠对我动了杀心!”阿豆皇子忖道,他不再寻衅,生怕中年基老杀了他,或者借人之刀枭下他的大好头颅。比如说曹盖,曹公子很乐意动手杀了柳阿豆。“我还指望赵基龙小哥哥带我会蜀黍国呢,暂时忍耐一下吧,不与凰忠一般见识。”柳阿豆拿得起放得下,还算能容人,有一点柳皇叔的气魄。

    “草!你们的手怎么就牵上了!”柳阿豆怒道,他失神的空当,赵基龙与凰忠手牵着手,基情蓬涌,基气陡生。阿豆皇子就站在他们旁边,妒火醋意一同飙出,“小哥哥,说,你喜欢的是我!”阿豆皇子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赵基龙转过身来,“我喜欢的是你爹啊!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我就知道!”柳阿豆跳了起来,“你们都稀罕吾父皇,不在意我,可我也渴望被人爱,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爱,而不是奉承之爱。我父皇是蜀黍国之主,他坐拥三万基友,还有无数基老趋之若鹜,争着向他献出生命以及局部地区之花。我呢,我有什么,我只有一个头衔而已,柳皇叔之子而已。”阿豆皇子激动道。

    他是真真正正,第一次喜欢了一个基老,可惜对方眼中没他,只有他父亲。柳阿豆双目失神,“我万万没想到父皇成了我的情敌!”阿豆皇子又道。

    遗憾的是,赵基龙、凰忠依旧没理睬柳阿豆,他们掌贴掌,互传基情,而且交换了基油。

    柳阿豆气得直跺脚,一佛出世,二佛升天。他双掌一分,陡地按向凰忠的后心,杀了他,阿豆皇子要杀了他。抢别人的基友,已是不共戴天之仇,还当着自己与他互诉基情,简直诛心!

    凰忠也生气了,柳阿豆一而再的打扰他与小鲜肉加深感情,他人到中年,还如容易遇到一位知己小鲜肉,岂会轻易放过,必须与之Gao基。“阿豆皇子,去死吧!”那时,凰忠还未投靠柳皇叔,并不介意杀了皇叔的爱子。

    砰。

    凰忠与柳阿豆对了一掌,皇子纵是双拳,也不敌中年基老的一掌。

    “噗!”柳阿豆吐了七十斤鲜血,“你敢伤我!”他随即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。吾下手还是轻的。”凰忠道,按照他的脾气,一掌就能拍碎阿豆皇子,可是凰忠出掌的刹那,赵基龙急忙传音于中年基老,让其不可杀掉柳阿豆,稍施薄惩倒没什么,只要不伤他元基就行。

    一来,凰忠不愿赵基龙为难,二来,他也有建功立业之心,柳阿豆他爹算是明主,投靠他,也许能有大作为。所以凰忠下手轻多了,没要阿豆皇子的小命。

    即是如此,柳阿豆也失去了七十斤鲜血,否则吐个几百斤都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可不止有赵基龙、柳阿豆、凰忠,还有幸存者,像是神秘基老,诸如曹盖公子。此时,他们很郁闷,因为这片小世界内涌起恋爱的酸臭味,让他们很开心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躲过凰忠一箭,此外,净坛也不再追逐他,他悬着的芳心放了下来,蓦地,他局部地区有异!

    是曹盖,曹盖撒了一把金豆,瞬息而至,砸中神秘基老的局部地区,“杀我独角马之仇,与你一把金豆,算是便宜你了。老头,来啊,不服与我相杀。”曹盖手中的金剑向上一划,哧啦,剑气迸出,仿佛是一道金线,同样是索命之绳,绕向神秘基老的脖子,只要他躲不过,即会被勒断脖颈,至此消逝。

    除了金剑外,曹盖还能控制更多的法宝,它们同属于“生辰纲”。

    生辰纲是法宝群,有三大阵,一者,杀阵,一者,守阵,一者荒阵。曹盖手中的金剑主控杀阵,持剑拥有无穷煞气,可也容易反噬剑主。所以,曹盖不敢完全解印金剑,担心自己被剑锋所弑。

    金剑一动,生辰纲中的另外两阵也开始旋转,再次与雷攻塔相抗衡。咚的一声撞响,雷攻塔被一股比古树还粗的剑气撞飞了,这时,塔中的器灵苏醒了,它幌了幌脑袋,一道门凭空而现,接连到外面的世界,器灵可自由进出雷攻塔,塔中被困之人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,落入塔中,除非塔主有意放他们,否则塔中之人绝无逃出的可能。

    雷攻塔的器灵长着龙首马身蛇尾,头上有枝桠一般的鹿角,它一出现,幌荡的巨塔登时稳定下来,听它的调遣,不至于失了阵脚。

    刷刷刷刷!金红色的剑气劈迸而来,向雷攻塔的器灵旋劈而去。“啊!”曹盖惊道,他手中的金剑不受控制,自行飞出,落到杀阵的阵中心,引动十万剑气,朝天抛卷,刺穿了苍穹,扫尽八荒。金芒炫目,剑光迸涌,流火烁金也似,齐齐涌向雷攻塔。

    异变突然,曹盖惊愕交加,他竟然失去了对金剑的控制,即是说“生辰纲”也不受他的控制了。这可是前所未有之事,曹阿玛耗费无穷心力,才将生辰纲入手,并且赐予他最心爱的儿子,曹盖。

    曹盖如何失去生辰纲,也别想做皇子了,别说其他的皇子,像是匹诺曹,草丛中的盖伦,曹大仙,他们绝不会放过到手的好机会,肯定会往死里整曹盖。而且曹公曹阿玛也会袖手旁观,坐观他的几个爱子撕比,他暗中观察,选择合适的继承人,成为大尾巴国的第二任国主。

    一刹那,曹盖惊恐、慌乱、无措,失去了往日的镇定,生辰纲事关曹盖的一生,焉能失掉,无异于杀了他!

    “太荒唐了,我不信!”曹盖强自冷静下来,眼皮耷拉,收敛心神,思忖如何重掌生辰纲。

    生辰纲有三个大阵,同时运转,行云流水也似,很是畅通,无主竟然胜过有主!

    赵基龙、凰忠、以及神秘基老,甚至是柳阿豆,都被生辰纲的异变吸引了,同时望向法宝群,一探其中玄奥。

    “器灵!生辰纲的器灵即将诞生。”赵基龙道,他最有发言权,因为赵基龙经历了雷攻塔两任器灵,从有到无,再从无生有,其中的玄妙,哪怕是亲眼所见,也难详述其中的奥妙,一言难尽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错?”凰忠惊道,“器灵的诞生非同小可。基友,不能让生辰纲产生器灵,杀,将它困杀在摇篮之中。否则,它会威Xie雷攻塔的。”

    赵基龙点头,深以为然,他忽然间有了主意,残酷地笑了,“刚刚诞生的器灵,有多大能耐,我就用它来祭炼净坛!”

    “很好!你这样做太对了。”凰忠完全同意赵基龙的想法,“净坛死者”这门神通是可以祭杀了生辰纲的新生器灵。再者,还有雷攻塔从旁协助,毕其功于一役,胜算很高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的看法与赵基龙相似,“是器灵即将诞生的征兆!生辰纲的器灵要出世了。吾趁机杀了曹盖,与他的器灵订下远古的契约,就能役使生辰纲,然后再杀凰忠、柳阿豆,敲晕赵基龙,夺走他的雷攻塔,想方设法获得净坛死者神通。”一瞬间,神秘基老列出很多想法,只是实行起来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雷攻塔的器灵一跃而起,站在塔顶,它四肢伏地,仰天咆哮,声如海水沸腾,喧嚣尘上。神秘基老双耳嗡的一声,暂时失去听觉。“啊!”他气息混乱,五脏绞在一起,如同刀割,疼痛难忍。

    一个器灵当然会对另外一个器灵抱有敌意,轰隆隆!雷攻塔怒旋而出,荡开几万道气浪,咔咔咔咔,咔咔咔!一道道蛇形雷浆坠下,也劈向生辰纲三个大阵。

    曹盖心惊胆跳,既开心又难过,因为他重新和生辰纲建立起了联系,是器灵,生辰纲的器灵主动联系曹盖的,寻求他的庇护,要与曹盖共渡难关。

    “有的选择吗,我必须同意。”曹盖喜道,可以说是大喜过望。心情的起伏落差让曹盖无从接受,可也欣然接纳了。“赵基龙,你死定了。”曹盖忖道。

    哧的一声,一缕比头发丝还细的剑气飞纵而出,旋向曹盖,“啊,是生辰纲的器灵在释放善意。”曹公子如何不知。他敞开基油油田,放那一缕剑气劈入其中,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雷攻塔撞上了生辰纲的“杀阵”,剑气荡爆,铅云迸涌,狂风鼓啸。“啊!”曹盖失声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