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哈哈,不错,是雷攻塔。我就是雷攻塔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星河画纸内,赵基龙哈哈大笑。他穿越时空,回到过去,见到了虚圣与食皇,还有虚仙与白素基的凄惨传说。

    曹阿玛最喜欢的公子曹盖,他祭出最强法宝“生辰纲”,震退诸人,赵基龙收起银鳞长枪,当即抛起他的本命法宝,雷攻塔。

    雷攻塔之威不再“生辰纲”之下,而且塔里面蕴生了器灵。是新生的器灵,之前的器灵死掉了,在赵基龙穿越时空时,遇到了阻碍,他毫不犹豫地祭出“净坛死者”神通,以雷攻塔器灵的生命为代价,杀退强敌,得以回到未来,再次登上三国的大舞台。柳皇叔、曹阿玛、孙肿么辣,都是当世豪杰,基老中的霸主。

    柳阿豆再次道:“喂喂,诸君,咱们先穿好裤子,然后再交流感情,可好。你们不要在我面前炫耀汉子的黑虫,我也有啊!虽然不及你们的壮观。”

    阿豆实话实话,也不觉丢人。“尺寸什么的,并不重要,我父皇乃是柳皇叔,无数基老像是见了糖水的苍蝇似的,围着我转。他们也说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很可爱。这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可惜,没人听柳阿豆在说什么。赵基龙力保阿豆不死,并非是想和他Gao基,而是为了邀功,向柳皇叔邀功。阿豆的身份再怎么高贵,也吸引不到赵基龙,基龙也好有想法的,直接跳过阿豆,和他之父亲证道,这才是拥有大气魄的基老该为之事。

    雷攻塔一出,曹盖心知不妙。他的“生辰纲”由众多法宝组成,也可说是小型的宝藏库。生辰纲虽然能在数量上克制雷攻塔,质量上就不好说了,毕竟生辰纲并没诞生器灵。

    曹盖很贪心,见了更好的法宝,心生嫉恨。再者,柳阿豆、凰忠、柳阿豆等人还在他的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他是星河画纸的持有者,此地他说了算。“我不但要留下雷攻塔,还要摘走赵基龙的局部地区之花,”念头方转,曹盖摄来一柄金剑。

    金剑也是生辰纲中的一部分,主控杀阵。曹盖右臂一挥,金剑发出无数道剑气,汇成长虹,经天而起,随后怒冲而下,轰涌向下方的赵基龙。

    赵基龙抖开银鳞枪,银芒爆舞,恍似霜雪迸炸,掀天而起,迎挡降下来的金色剑气。

    嗤嗤嗤,嗤嗤嗤!两股能量撞在一起,恍若樱雪飞舞,又似金镜炸开,无数碎片迸荡。赵基龙丝毫不落下风,他的银鳞枪嗡的疾抖,雪浪涌出,冲散漫天金色的剑气。

    公笋胜忽地冲来,他的竹笋一样的兵器钻入地下,并没和他一起行动。“千竹。”公笋胜道,法决一出,咔嚓咔嚓咔嚓,地面裂开,一节节锋利的竹子窜了出来,刺向赵基龙。

    赵基龙笑了,银鳞枪向前扫去,呼哧,银光荡舞,覆盖下去,方圆千尺内,银装素裹,全被冻住了。包括窜出的竹子。

    净坛!

    赵基龙祭出了净坛,他要炼化了公笋胜、智多星吴不用等人。

    净坛一出,祥光瑞气遍撒,一点也看不出它是危险的祭坛,以活物的生命为祭品。

    “净坛死者!”

    “你居然是悟能尊者的传人!”

    神秘的基老与凰忠同时道,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大基老,对基老界的那些隐而不出或者很少活动的基老多有所闻,消息渠道来源很广。

    悟能尊者,巫空兽的结义兄弟,巫空兽拍在首位,悟能尊者其次,再接着的是流沙河的塘主,杀吾净。龙族中也有一位豪杰,龙小白,他在末尾,是老四。

    巫空兽和他的结结拜兄弟都是基老中的基老,当年他们四个相中了释门的高僧,不惜将其掳走,与其证道。四个大基老依次与那位高僧讨论宇宙哲理,可惜高僧学识深厚,哪是四个山野基老所能比的,四兄弟全都败下阵来,面带惭色,拜高僧为师,愿待在他身边,时时刻刻感受其无边无际的基情与学时,由此留下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如今,赵基龙使出了悟能尊者的成名神通,净坛死者。神秘基老如何不惊,因为他是与巫空兽、悟能尊者同一个时代的人。他们在基老界呼风唤雨时,神秘基老还是一只小消声巴,谁都能欺负他,唯有献出局部地区之花,他才得以幸存下来。

    公笋胜距离净坛最近,哧哧哧!哧哧哧!公笋胜全身都在向外飙血,皮肤溃烂,“啊!”公笋胜痛吼道,接着,他的喉咙飙出一道血箭,声带已废,再不能讲话。

    神秘的净坛悬在半空中,徐徐旋动,一道道霞光劈出,瞬间裹了公笋胜的身体,将他拉向净坛,公笋胜做什么都是无用功,他双手挥舞,一缕白色的电芒劈了过去,斩去公笋胜的双臂,诡异的是,公笋胜的断臂不坠反升,也向净坛飞出,靠近的一刹那,蓬嗤、蓬嗤!两条断臂炸为齑粉,纷扬洒去。

    公笋胜的眼睛都快掉出来了,不出意外,他的下场和那两条断臂一样,尘归尘,土归土,基老之魂去伴基神。

    智多星吴不用没逃出多远,哧啦,一道白色的气芒扫出,当场劈死了智多星,吴不用的血水也没浪费,凝成一股血泉,荡驰而出,落尽净坛之中,冲洗地面,可是净坛的地面平滑如镜,血水渗了进去。

    赵基龙方甫祭出净坛,趁其不备,抹杀了公笋胜、吴不用。他也没收手的意思,压抑,赵基龙获得很压抑,有漂亮的脸蛋,有大叽叽,而且身手不凡,可就是怀才不遇!凭恃净坛祭杀了公笋胜、智多星后,赵基龙才觉痛快些。

    柳阿豆吓得说不出来,心道,还好我用美貌引起了赵基龙的注意,他不会杀我。能跑多快就跑多快,阿豆皇子躲在赵基龙身后,“多么宽厚的肩膀,多么帅气的将军,多么优秀的小哥哥!”柳阿豆在赵基龙身后高声赞道。

    阿豆皇子觉得吧,再多的赞美也不足以歌颂赵基龙的伟大。“小哥哥,你就收了我吧!”阿豆再道。

    赵基龙并未开口,银鳞枪倏地扫出,当!银芒炸舞,金铁相撞之声直贯天际。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,有很多伏兵,他们都是曹盖的人。

    曹盖自觉不是赵基龙的对手,暗中传出指令,调集星河画纸内的伏兵,击杀赵基龙!

    挥剑砍向赵基龙的人,一招尚未得手,气血衰竭,因为刚才那一剑耗尽了毕生之力,“只有这样吗。”赵基龙长枪挑起,剖开剑者的身体,哗哗哗,对方的脏器流了出来,可是他的血液却是向上飙去,被净坛吸纳了。

    刷!凰忠飞来,他左掌斜劈,蓬嗤,削掉了一只弓箭手的脑袋,“你敢偷袭吾的基友,该死。”凰忠道。

    “赵基龙,和你待在一起,吾才有机会施展自己的抱负啊。”凰忠喜道,“你是悟能尊者的传人,单凭此点,足可成为三国的上宾。为何不摆明自己的身份呢,赵基龙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想用身份以及美貌打动别人,我要用自己的两杆长枪开辟出人生,获得比谁都精彩。”赵基龙道。

    净坛旋转的越来越快,星河画纸内的小世界早已成为混沌,日月无光,星河枯竭,曹盖的伏兵们全都被净坛吞噬了,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赵基龙祭炼杀的人越多,净坛的威力越盛,可都在他的控制之中,不至于反噬。因为悟能尊者告诫过赵基龙,“你不是吾的第一个徒儿,也不会是最后一个。吾的徒弟之中,有很多天赋比你更好的基老,他们修成了净坛死者这门神通,最后却被净坛炼杀了,岂不是死不瞑目。”

    赵基龙自信满满,他可不相信净坛会杀了他自己。“可笑,我要成为柳皇叔的基友,净坛是我的依仗之一,观鱼、张狂妃他们也不是我的对手,早晚杀了他们,然后我才能独享柳皇叔,与他整天整夜地证道,探讨哲学。”

    除了立场不定的神秘基老外,曹盖忽然发现他身边的人都死了,成了净坛之下的亡魂。

    而曹盖的最强法宝“生辰纲”又奈何不得赵基龙的雷攻塔,他渐感不安,失去了对星河画纸的控制。这方小世界,灵气流逝的速度太快了,全被净坛疯狂攫取,它像是看不到底的深渊,什么都能吞噬。

    有生以来,曹盖首次生出惧意。“吾应该早点杀了赵基龙,就不会有那么事。”悔之晚矣。

    “金盆!”

    曹盖长剑一扫,三只金盆飞了出去,闪电般避过雷攻塔与净坛,砸向赵基龙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小心!”柳阿豆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金盆而已,无妨。”赵基龙笑道。嗡的一声,他脚下升起无数黑气,向天抛舞,一大铁锅显化而出,挡在赵基龙前面。

    大铁锅是虚圣送给赵基龙的,当然,铁锅也不是虚圣的原有物,而是他从食皇手中夺来的,随手赠予赵基龙而已。

    穿越时空时,赵基龙从过去带回来的法宝几乎全损坏了,可大铁锅例外,他完好无缺。

    磅!

    赵基龙一掌击在大铁锅的锅底,将它送出。黑烟滚滚,怒风飙荡,大铁锅罩了下去。三只金盆像是离开了水面的金鱼,任它们再怎么灵巧,也是无用,被大铁锅扣在下面,挣出无望。

    “你的金盆,我收下了。曹盖公子。”赵基龙道。

    当!当!当!当!一阵短促的声音从锅里传出,三只金盆还在做最后的反抗,可撞锅之声逐渐减弱,最后归于虚无。曹盖业已失去对金盆的控制,他知道自己的法宝彻底成了赵基龙的锅中之盆。“可恶。”曹盖咆哮道,一套全身盔甲从宫殿里飞出,曹盖瞬间穿好了。甲胄在身,他决定突围。

    吼!一匹独角马冲出大殿,向曹盖奔来,它是灵兽,自幼被曹盖饲养,和他感情极深。此刻,独角马不愿躲在殿中,愿与主人同生共死。

    曹盖本想呵斥独角马的,可是晚了,这马飞奔到曹公子身边,低下脑袋,轻轻撞着曹盖的头盔。“你知道接下来会很危险吗。”曹盖道。

    独角马鼻中飙出两道血浪,犹如匹练,飞旋而出,它大为不屑。

    “我们应该是安全的吧,再怎么说,星河画纸外还是大尾巴国,赵基龙、凰忠还真敢杀了我不成。”曹盖心道,怀着侥幸的心理,曹盖跳到独角马的背上。

    砰!神秘基老忽地劈出一掌,结结实实打在曹盖的后背上,曹公子虽然穿着盔甲,可仍觉气血迸腾,“噗!”曹盖吐出两百斤的鲜血,浇灌在独角马身上,将其染红。

    咔嚓,曹盖的背甲竟然裂开了,可见神秘基老的那一掌有多重。

    独角马陡地转动身体,一头撞向神秘基老,用它的尖角刺向神秘基老的喉咙,它要为主人报仇,杀了对方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双手一展,划开一道漆黑的光幕,罩向独角马,像是在撒网。曹盖、独角马同时被困。“你们都死吧,死在悟能尊者传人的手中,和死在吾手上,也没多少区别,先后而已。”咔嚓,神秘基老拧断自己的阿姆斯特朗,挥动它劈向黑色光幕中的曹盖,曹公子。

    曹盖双目近裂,几能涌出火来,他是那么的信任神秘基老,还指望他能让自己的基友生娃呢。“该死的老东西!”曹盖怒道,他奋力挥剑,哧哧哧哧,劈碎黑色的光幕,而这时,神秘基老挥扫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砸了下来,力逾千钧。

    曹盖仓促之间,只得应敌。他双手握剑,向上劈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剑、神秘基老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劈在了一处,电光荡炸,剑气迸涌。神秘基老不退反进,他断了一支汉子的擀面杖,还能长出第二支,反正他是神医,这都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嗵嗤一声,神秘基老的第二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撞在独角马的背脊上,瞬间贯穿了它。

    曹盖感觉自己快疯掉了,他已知独角马活不下去了,来不及道别,曹盖一跃而起,金剑横扫,锵嗤,一道剑芒绽放,华丽如雨,嗤嗤嗤嗤,嗤嗤嗤嗤,洒落而下,像是千万点金豆迸洒。

    神秘基老左手在虚空中一抓,攫来一杆风神旗,遽地挥动,登时,狂风怒舞,从巽地升起,吹飞了洒扬的金色光点。

    “净坛!”

    神秘基老骇道。

    轰隆隆,净坛从天而降,无数铅云怒荡,雷电劈迸,宛若末世之像。

    “赵基龙,你怎敢……”

    神秘基老吼道,他的风神旗飞了出去,而后粉碎,狂风登时消散一空,唯有净坛神秘叵测,轰然降下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