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个葫芦一根藤,还有一个老爷爷。七葫芦现世了,老爷爷还会远吗。

    食皇授予食君邪七葫芦,这是一套法宝,它们分开后,威能大减,合在一起无往不利,然而这套法宝的核心却是器灵。

    七个葫芦蕴养出一个器灵,它比较悲催,人格七分,精神不太正常。器灵的七种人格中有穿山甲,有老爷爷,有人参娃,有葫芦小金刚,有蝎子精,有美人蛇,还有秃鹫。

    摇身一变,七个葫芦的器灵变成了一位老爷爷,粗布麻衣,草鞋傍脚,而且敞开Xiong坏,腰系长带,最夸张的是脖子上挂着一百斤重的铁链子,“潮,吾必须潮啊。吾的打扮不属于这个时代,吾的品味超越众生,吾是谁,吾为何在这里?”老爷爷指着自己的鼻子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虚空子一愣,接着道了一声握草。还以为葫芦们的器灵死了,原来它还活着。虚空子也听说过这只精神不正常的器灵,食皇都拿他没办法,据说,食皇最喜欢他七种人格中的葫芦小金Gang。天晓得其中有什么消声眼交易。

    “七葫芦还不是吾的。先杀了器灵再说!”虚空子挥杖,青芒扬舞,形成锋利的气刃,刷刷刷,刷刷刷!破空而去,斩向老爷爷。

    这时,雷攻塔忽地幌了几下,一块铁疙瘩被抛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块铁疙瘩本是盗帅的法宝,铁如意。如意如意,趁了谁的心意呢。

    不偏不斜,铁疙瘩像是飞迸的流星,带起数百张高的火焰,撞向七葫芦的器灵,那位老爷爷。

    老爷爷面生不悦之色,脖子上挂着的大铁链子飞了出去,甩向那块铁疙瘩。当的一声吟响,铁疙瘩炸开,里面被封印的大妖们自由了,他们有些恍惚,神情不自然。外面的光线太刺眼,大妖们眯起眼睛,本该狂喜的,奈何身上都套着蓝色的光环,而且还越勒越紧。

    盗帅“初六香”,他千般算计,又怎会放这些大妖自由,不过是送他们一程,趁早去见基老之神,或者妖神。

    “痛啊,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其中,有一位大妖吼道,声浪穿云裂石,还带着金属颤音,像是旋动的刀气,切割虚空。

    大妖一吼,当即荡破迸射而来的青色气刃,也算是帮助老爷爷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这位中年汉子。”

    七葫芦的器灵开口道,“为何你在消声巴上放了那么的蓝色的光环,貌似很疼的样子,你为何要摧残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如果不要,我帮你割了它吧,这样对你和它都是一种感情上的释放,人格上的生活,它和,你也好,吾同样好。据说吃什么补什么,吾正好缺了一支擀面杖,所以,你懂的。”老爷爷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住口,我等从未见过像你这样的老头,一见面,你就觊觎我等的大叽叽。简直罪无可恕!”

    一只青面獠牙、腰围过丈的大妖吼道,他想起了被关在铁如意内的痛苦生活,可不就是因为他们长了一支大擀面杖吗,引起盗帅的嫉妒,排下毒计,将他们一窝给端了,丢进铁如意中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自由,我自由了,盗帅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。你想利用我们对付你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那叽叽上戴着蓝色光环的大妖瓮声瓮气,忽地“嘿”叫了一声,饱提妖气,汇于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,试图撑开蓝色的光环。

    咔咔咔咔咔!骨裂的声音陡地响起,可那位大妖是个爷们,哼也不哼。他并掌如刀,斜劈了过去,当当当,一只只蓝色的光环炸开了,再难困套他之擀面杖,可大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。他的小伙伴骨折了。嗯,是骨折了。好在妖族的生命力异常强盛,骨折不算什么,小伙伴断了,只要间隔时间很短,也能接回去。“很好,吾采虮子终于自由了!”

    “采虮子,做的漂亮。你不惜让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骨折,也要砍碎盗帅施与你机芭上的光环,真乃妖怪中的妖怪。你的成功让我们看到了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别犹豫了,我们要有壮士断腕之心。”

    “别搞错了,不是断腕,是断唧唧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其中的差别好大,人家好担心。”

    并不是所有的大妖都有采虮子的决心。采虮子鄙夷地扫视着他的同伴,“当断则断,不断则乱。你们被困在铁如意之中,瑞气近无,还有没有当年的风采。是妖,就毁掉你们身上的光环,那个谁,你脑袋上戴了三个环,必须自毁脑袋才行啊,别犹豫!吾的消声巴都能了断,为何你不敢爆掉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在开什么玩笑啊,吾问你,是脑袋重要,还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重要。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擀面杖,我们还能成为受,迎接基友的冲杀啊。可没了脑袋,直接死翘翘。”

    “采虮子啊,我们都是有苦衷的妖。你看,吾的尾巴上缠了几个蓝环。”

    “脚踝有环。”

    “鼻孔有环。”

    “耳朵有环。”

    “吾的腰也有蓝色的光环。”

    一群大妖面有难色,虽然被光环套住了,可还能行动,以后在慢慢除掉就是了。最重要的是,他们自由了,谁也不能再困住他们,眼下之事,当是离开此地,海货凭鱼跃,天高基老飞。

    忽地,采虮子大手一抓,使出成名武技,小啵多野斩。苍青色的气刃像是半月,旋扫而出。当!扫中一只破碗。

    可是那碗只是旋转,并未碎掉。采虮子的“小啵多野斩”并不能粉碎破碗,虽然它看上去够烂。是虚空子出手了。

    采虮子等人算是从雷攻塔里面逃出来的,可虚空子不这样想。只要和塔有关的,他都会毁掉,“还是先收了他们在说,采虮子,老古董了,想不到还活着。吾把他们捆了,献给虚圣,家主会很开心的。只要拥有大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生物,家主都感兴趣,兴许还会解剖他们。”

    虚空子从法海手中夺得破碗、僧钵、九孔禅杖,甚至打算接手基山寺,将宗家的势力延展到航州府。“虚度娘留下或者离开,都不是问题。虚圣目光所及,即是他之领域。航州府会成为虚家的分坛,须有一坛主坐镇。谁担任坛主好呢。”虚空子深谋远虑,开始为以后虚家入驻航州府做打算。

    采虮子和他的一群兄弟们之间有消声情,水消声之情很深厚。虚空子丢出一个破碗,看他的意思,分明就是说,大唧唧哥哥们,快到碗里来!采虮子如何能忍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采虮子凌空蹈虚,两条岩柱似的长腿带起数百米高的妖气,采虮子是基老,更是大妖,他身上的妖气远胜基气。“你是何人,怎敢动我的兄弟,某要废了你。”采虮子秀发飞扬,运转“八王洗头经”这门宗师级的武技,刷刷刷,他的秀发结成一绺一绺,共计八百多绺,像是黑色的龙筋,相当张狂。

    八王洗头经,这是一门玄之又玄的武技,小有所成时,秀发不分叉,不枯萎,每一根发丝都闪烁着黑光。八王,八王,顾名思义,修炼大成时,妖气凝冻,衍生八妖王,每一头妖王高尺余,火焰缠身,戾气常伴,基情不可阻挡。每一头妖王可控制一百绺头发结成的辫子,八王能控制八百绺长辫。

    采虮子修炼大成!能结出八百多绺辫子。八王同出,妖气冲天,彤云怒滚,声势浩大。采虮子的排场要比虚空子大多了。

    虚空子嫉妒之余,更添爱才之心,“这厮好气魄,也有大擀面杖,吾和不收了他,纳为己用。用他之局部地区容纳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们,人类中的基老都欺负上门了,我们还等什么!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采虮子,我们都被那个破碗收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撑碎身上的蓝色光环吗,拼了!”一只大妖吼道,他名药爷,使毒高手。药爷一仰头,汩汩汩,喝了大量的药水。饮用完毕,他屈指一弹,当!击中药葫芦,将其推向其他的大妖。

    “喝吧,喝吧,我珍藏的药酒,具有壮消声的功效。”

    “发棵!药爷,什么时候了,你还开这样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药爷,你真不靠谱,还是采虮子更有领袖风采。我不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喝!”

    几个大妖当场拒绝了药爷的好意。

    药爷不住摇首,也不理会他们,蓦地,药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冲了出去,砰砰砰,左右左右,来回扫了几十次才停歇。而后又听药爷嗷的一声怪叫,药香涌迸,绕着药爷旋舞,而他身上套着的蓝色光环融掉了,是的,一点点融掉了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

    “太他吗的神奇了,药爷的酒还有这等妙处,我要喝!”

    “我也喝。”

    “总觉得药爷好腹黑,为何之前不拿出来,采虮子用蛮力挣破那些套在他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的光环,唧唧都骨折了!”

    “以后还是不要招惹药爷,毕竟太腹黑,肠子比较花。”

    几只大妖小声道,你抢我夺,喝掉了药葫芦中的酒水。然后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迎来了春天,野蛮成长,来回甩动,好不威风。

    虚空子见了,大喜过望。“妙啊,太妙了!美哉!”他幌了幌九孔禅杖,一缕缕金色的佛气漾起,如同旭日初升,洒开万顷金霞。而虚空子宝相庄严,发下大愿,要收了这些拥有大唧唧的妖孽们。

    采虮子为药爷等大妖争取到了时间,他们相继挣开身上的蓝色光环,脸上写满了得意之色。“初六香,你还如何控制我们!”

    “智者千虑必有一失,初六香不过尔尔。”

    “来啊,让我们先庆祝一下!”

    “必须的。”

    除了药爷与采虮子外,其他的大妖抓着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砰砰砰,相互击打,迸发出炽丽的基情,豪气冲破云天,基友情深呐。

    雷攻塔内,盗帅哈哈一笑,忖道,成了!

    任你们狡猾善变,也不是吾的对手,之前,铁如意内降下的大雨,本是吾的基油所化,会那么容易被你们祛除吗。盗帅也在观察塔外的撕比局势。

    七葫芦的器灵被大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吸引了,“缺什么,吃什么!吾缺少一支唧唧。”器灵不再是老爷爷形象,而是美人蛇,半人半蛇,明显是女的。七个葫芦的共同器灵,具有七种人格,而且七种人格共享思维。美人蛇是他们中的主人格,其次是老爷爷,接着是人参娃娃等。

    美人蛇的蛇躯长有千丈,井口大的蛇鳞或起或伏,送出一蓬蓬的碧火,奇怪的是周围的温度遽降,大妖们也觉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该收回去了。也应了热消声冷消声的原理。

    呼!美人蛇的尾巴劈出,卷了小青的蛇躯,拉了过来,喀拉拉,一阵绞旋,拧烂了青蛇的身体,血水迸洒,又浇灌到美人蛇的蛇鳞缝隙之内,渗入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白素基还活着,瞥到美人蛇的可怕绞杀行为,不由后退。可他的生命之海、基油油田已坏,形同死人,也活不了多久,可他不想以身饲美人蛇,成为她的养料。

    嘶嘶嘶。美人蛇碧绿色的信子喷将出去,像是一道绿色的闪电,刷,一瞬而过,击中白素基的左臂,将其卸去。登时,白色的血水迸洒,可它们很快汇成一道水流,倒涌向美人蛇。而白素基的断臂处,血流不止,被一股旋涡吸力牵引,疯狂引向美人蛇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,白素基成了一张蛇皮。

    穿越而来的赵基龙看得也是目瞪口呆,“草!说好的虚仙和白素基、小青过上了幸福的Gao基生活呢,为何会是这样的结局,不幸呐。想来是他们的基情找到老天嫉妒了,故而降下大难,拆散他们。”赵基龙伤感道,地上,撕比的局势愈发扑朔,赵基龙不敢出手。如果夺不走雷攻塔,他被人看破,休想穿梭回到未来,还会命丧此间,多冤枉啊。

    美人蛇吃了白、青两蛇,身上透着两股妖气,一股白,一股青。两股妖气最后归于一股,暗淡下来,被美人蛇吸收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妖,识趣的话,留下大唧唧,我还可放你们离去。”美人蛇的蛇腹浮出一张人脸,傲慢道。

    药爷、采虮子等人岂会答应。“难道这也是盗帅的算计?”药爷怪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,他怎么知道七葫芦的器灵是美人蛇。”旁边的大妖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杀了美人蛇,剜出她的胆!”

    “我要她的牙齿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她的鳞片。”

    几位大妖接连道,他们已将美人蛇当成是砧板上的肉,任他们施为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