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王之王来了,比利大神降下数道比水桶还Cu的基光,犹如铜汁铁液,浇铸在虚太根的阿姆斯特朗之上,同时比利大神又在虚太根耳边低语:“不要怕,吾的信徒,吾会满足你那卑微的比尘埃还要渺小的愿望,渺小,你们真是太渺小了。啊不好,吾的死对头海灵盾来了。”

    比利与海灵盾都是基老之神的创造物,比利已经封神,可海灵盾还未,不过也相差不远了。

    基中王者比利号称最强之矛,海灵盾曰最强之盾。两人不合,但凡比利喜欢的,海灵盾都会毁掉,比利讨厌的,海灵盾将会捧之若宝。

    刷!刷!刷!刷!刷!

    无数道刺眼的光柱垂直落下,天空都被捅成筛子了。海灵盾的声势浩大,从另外一方面反映了他的自卑。他明明是最强之盾,却不能阻止比利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进入他的局部地区。简直是海灵盾一生的黑点,想挥去都难。

    比利大神欣赏虚太根,而海灵盾则扶持贾秋田!

    贾秋田被一道基光卷起,抛向万丈高的天空,“啊,吾的狗眼,吾的狗眼啊!”贾秋田痛苦道。他现在的脑袋还维持着神烦狗头之形,眼睛当然是狗眼。

    海灵盾的化身是一面大盾,盾牌边沿镶着长刺,犹如刺猬。蓦地,那些长刺被挤开,一张嘴浮了出来,在盾牌中心位置。“贾秋田,你是神烦大帝在此间的选定人,神烦大帝、狗带大帝不合,可他们都是基老之神最尊贵的朋友,注意,是朋友,不是基友,他们的局部地区完整,并未献给任何神,更别说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贾秋田静静听着,那些大神之间的隐秘,不是他一介凡人能明白的。“想不到神烦大帝是基神的朋友。真是太好了!”贾秋田内心喜道,他是基老,同样是继承了神烦奥义,在此之前,他还担心两位大神会让他做出选择呢,只能选择一位作为侍奉之神。“真希望神烦大帝能与基老之神谱写一段基老神话,这样他们就完美了。不做基老,汉子终究是不完美的,就像是月亮少了一块,相传,月亮上也有一位大基老,曰藏恶,另有大基老曰雾缸,他暗恋藏恶,可惜藏恶心里住着别人,容不下雾缸。大人物有大人物的烦恼,我这等不足道哉的小人物还是不参合他们之间的事了,保持八卦之心即可。”贾秋田很豁达,否则也不会活到现在。

    “人类啊,速速打开汝之基油油田,吾会向你输入神油!”海灵盾道。

    “纳尼,神油!”贾秋田惊道。“此话当真。”

    “海灵盾从不说假话。汝还在等什么,难道怀疑吾?该死的虫子,汝想被吾当成抹杀吗。”海灵盾的化身怒了,近乎咆哮。气浪向前涌爆,几乎吹散贾秋田的小身板。

    不过啊,海灵盾只是在故作声势,他也不愿和神烦大帝结仇。神烦大帝本是人,可他生来就注定了成为千古之帝,修为更是恐怖,哪怕是基老之神都对他礼让三分,不与之结怨。海灵盾不过是基神的创作物,哪有主人的面子,神烦大帝若杀他,基神也不会说什么的,也许还会亲手毁掉海灵盾。

    有一个可靠的朋友总比有一个可怕的敌人好。

    贾秋田全身心放松,紧张多年的局部地区之花也绽放了,接受海灵盾注入的神油,那可是神油啊!一般的基老,谁有这个福气。“我大兄贾泰迪死得早啊,要是让他看到吾在接收海灵盾大人的祝福,呃,他的棺材板似乎盖不住了!”贾秋田得意道。

    “收起你的心思,不要分心!”海灵盾的化身吼道。“你这小狗,吾在传授汝珍贵的神油,你咋能想贾泰迪?话说,贾泰迪真的死得早,否则他的成就比你高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贾秋田不服气,可他不说。不能与海灵盾争辩,否则神油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哦,你身上有一件有趣的东西。”海灵盾的化身忽道,哧啦,盾牌内飞出一根银刺,捅向贾秋田的生命之海。

    贾秋田虽然紧张,可还是不敢开口。海灵盾杀他如捏死一只虫子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扑哧,银刺没入贾秋田的生命之海,一蓬细密的针芒飙舞开来,罩定一酒樽,将它拖出,回到海灵盾的化身面前。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基神用过的酒樽!海灵盾的化身惊道。“说,你怎么会拥有主人的酒樽,是偷来的吗!”

    没可能的吧,神的东西,凡人能盗走吗。海灵盾的化身自己也笑了。那只剩下一种可能了,“孩子。”海灵盾的声音变得温和多了,“吾发现你长得挺喜感的,你的基老天赋也不差,你知道自己的爹是谁吗!”

    贾秋田震惊了,“握草,我从小生活在大观园中,我爹不是上任城主吗,难道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,不会错的!”海灵盾的化身信誓旦旦道,“孩子,你爹一定是基老之神!”

    “请问您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。”贾秋田觉得自己的三观似乎碎了。那远在众神乐园的基神,怎么就成了自己的爹?“难道我在大观园的父亲是假的,被基神戴了一只碧油油的帽子不成。”贾秋田也是聪慧之人,马山想到了这点。“一直以来,我都相信自己是特别的。原来是真的!”贾秋田的神烦狗头不住幌动,喜悦之情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太牛了,我爹是基老之神啊!”贾秋田再道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赶紧把你的狗头变成人头,基神大人可不是狗,只要那狗带大帝与神烦大帝才有狗头,不对,难道,难道你是狗带大帝的儿子!”海灵盾的八卦之心又起来了,促使他做出不同的推理,掀翻了之前的结论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嘛卖批!

    贾秋田当时就恼了,心里有了小情绪,靠不靠谱啊,你这只魂淡基老。“我怎么又变成狗带大帝的儿子了,我究竟有几个爹。”贾秋田赶紧把狗头变成人头,又恢复了英俊的基老模样。

    海灵盾的化身一边推理,一边向贾秋田的油田注入神之基油。“不能再多了,否则你的油田会崩溃,你的身体也会炸开。毕竟你是狗带大帝的儿子。”海灵盾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贾秋田一个字也不信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基神大人使用过的酒樽,既然待在你的体内,你就收着吧。”海灵盾的化身把酒樽放到贾秋田的生命之海。

    “去吧,狗带大帝的儿子,你父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。回去时,吾要去试探一下基神大人的口气,问问他有没有私生子。”海灵盾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,海灵盾大人,我真的变强了吗!”贾秋田怀疑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因为你的头发掉完了,所以你顺其自然地变强了,一拳可以放倒比利喜爱的基老。如果一拳不行,那就两拳,记住,你有一颗强者之心,如果被揍了,也要无视。强者复仇,十年不晚!”海灵盾道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一说,贾秋田更没底了。“也罢,我在食家的地位不稳,也需做些什么巩固自己的地位,客卿不算什么,至少我要做到外姓长老的位置。”刷,贾秋田身影一幌,人已离开。

    他需要对付的人是虚太根,才怪。

    是虚仙!贾秋田右拳捣出,轰!一团基气荡出,衍化成一只比房间还大的狗头,犬牙交错,神烦的韵动飘散出去,像是涌动的潺潺流水,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此时,虚仙被虚空子杀得落荒而逃,雷攻塔差点被对方摘去,吓得他再不敢祭出宝塔,同时埋怨塔中的盗帅,“初六香,你行不行啊,为何撕比不过虚空子,我死了,你也活不下去。虚空子夺了塔,第一个祭炼你,把你煅烧成劫灰。”

    盗帅不悦,他如果不是被困在雷攻塔中,别说一个虚空子,就是一打虚空子也不是他的对手。虚仙小儿也是狂狞,他日如果离开雷攻塔,第一个弄死他。

    雷攻塔内,盗帅还在算计如何对付王语基,“器灵,这塔的器灵也是废物,有他作伴,吾还能与之交流宇宙哲学,他一离开,吾好生落寞。更要命的是,吾以后与谁神消声。”将袖一拂,盗帅冉冉升起,他脚下升起两朵白色的消声花。

    “不能再让虚空子嚣张下去了,王语基也是,吾要灭了他们。”盗帅右手在虚空中一抓,招来一铁如意。

    这只铁如意重五百斤,里面封印了几个死对头,盗帅的死对头,这么多年过去了,他们的脾气也没销蚀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盗帅左手食指一抖,一滴基油旋了出去,吧嗒一声,散落在铁如意上,登时没入其中,无声无息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杀了吾!”

    “杀了吾!”

    “初六香,你不得好死,吾诅咒你木有叽叽!”

    铁如意内,大妖们破口大骂,声如厉鬼,和雷攻塔相似,铁如意之内自成一界,可里面的世界枯燥多了,沙子,除了沙子还是沙子,几只大妖无聊之际,向对方的眼里揉沙子,这也是他们的最大乐趣之一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短则半日,长则三日,都会聚集在一起,想出种种恶毒的词语,随后汇成声音的海洋,涌出铁如意,淹向盗帅。他们也知道这样做毫无意义,可就是停不住啊。

    铁如意内,哗哗哗,天降瓢泼大雨,几只大妖登时成了落汤基,一开始时他们还在欣喜,均道,盗帅怎么发善心了,给他们降了一场大雨。很快,大妖们就笑不出来了,天空降落的雨水并非真雨,而是基油啊!盗帅的基油所化。

    盗帅一滴基油倏化无数雨点,雨点比蚕豆还大,最大的不逊于番茄,还有几颗荔枝形状的。

    铁如意本是盗帅的本命法宝之一,已经蕴生了器灵。

    撑起油纸伞,铁如意的器灵走了出来,他高有八尺,蓝布衫,赤着脚,而且还有三张脸,分别对着左、右、前。左边的那张脸是女人,右边的那张脸是老人的脸,正常的那张脸则是萝莉的脸。

    三张脸,三种声音一齐道出,“汝等小妖,还不归位,非要让吾主降下法旨,你们才甘心听他差遣吗,真是贱,骨子里都是贱渣。”

    尤其是中间的那张萝莉面孔,她的声音最是尖锐,引发一阵阵音波,衍化为一圈圈同心圆,四下旋扫。

    “不服,我们就是不服!盗帅是大妖,我等也是大妖,我们实力相近,地位相仿,他凭什么奴役我等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他用计暗算我们,吾知他嫉妒我等大迪奥之妖,别看盗帅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挺像是一回事的,可与我们的比起来,就像是龙消声与驴消声,咋能同日而语!”

    “来啊,你杀了我们,我们就是不听盗帅的差遣!那个卑鄙的小人,他不也遭到报应了吗,被一只消声驴关到雷攻塔之中,和被困在铁如意中的我们有什么区别,他得意个球啊!”

    “盗帅,你不得好死!雷攻塔会镇杀掉你的。”

    当当当!铁如意遽烈抖荡,金铁相撞声大作。通过器灵,盗帅一字不差地听到了那些被困大妖的咒骂,“吾恐怕要让遂他们的心意了,不是求死吗,吾今个成全他们。”盗帅念头闪动,铁如意内的器灵摇起手中的油纸伞,一圈圈蓝色的光圈旋开,雨水落在上面,发出哧哧哧的响声,全被蒸发了。

    每一道蓝色的光圈套住一只大妖,有的挣扎的较厉害的妖族大能,身上套了五个甚至是六个光圈。最夸张的是有位大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套了十几个小型光环,而且那些光环还在勒绞,“嘛卖批!”不幸的大妖飙出几十公升的鲜血,洒向自己的汉子的擀面杖。可他的鲜血仍不能洗掉蓝色的小光环,它们吸收了血液之后,寒光熠熠,愈发诡异,缠绞的更用力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,我认输了!放了我吧。初六香,我们曾经是基友啊,你不能这样待我,难道因为我的消声巴比你的厉害,你就要陷害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铁如意之外,盗帅冷冷道。“很好,你们这些不自量力的小妖终于知道自己为何被吾嫉恨了吗,你们都曾经是吾的基友,吾的翅膀,可是在你们面前,吾之擀面杖,始终不及汝等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既然如此,吾自断翅膀又如何。”

    之前,盗帅不杀铁如意内被困的大妖,是因为想有个伴,现在他改变注意了。借他人之手,斩断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雷攻塔的上空又出现了黑洞,铁如意被送了出去,可里面的器灵却被一双发白的手捞了出来,两只手抓着拥有三张脸器灵的身体,用力一扯,将其分尸。

    然而铁如意却是送了出去,可成了无器灵之宝,品质也下降了一个等级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