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老界,群雄并起,各逞消声巴几十年,不服就撕比。

    王语基更是直言道:“你们三个一起来吧,我可用这支超过二十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降服你们,不管你们信不信,事实如此,你们只能接受命运的安排。”

    说完,王语基收起那柄小剑,同时也将宝盒收于袖中。既有逆天之心,王语基自有撼世能为。他与虚家之主虚圣成了基友,俩人之间解锁了七十多种姿势,不管是心得还是武技亦或基油,他们都互换过。

    与虚圣产生了基情,王语基自然而然的冷落了传话之人虚太根,可虚太根太自负了,并未察觉到王语基的冷漠,还以为对方在和他玩冷置游戏呢。

    虚仙、虚羊伪、虚太根,三人不合,让他们组队,比杀了他们还难。虚仙与虚羊伪勉强起来,尚能联手撕比王语基,虚太根就不行了,他从骨子里瞧不起分家的人。如今,血脉天赋觉醒了,虚太根的自信心也随之攀上新的高度,“也就虚圣值得吾出手了。”虚太根开始憎恨王语基,谁让他抛弃了自己,转身投到虚圣的怀中,“不对啊,如果吾没记错的话,虚圣与王语基都是攻,而非受。发棵!他们还能愉快地玩耍吗。”

    基友,讲究的是有受有攻,若都是一方,那就没得玩了。遗憾的是,虚圣、王语基都是强势之人,虚太根很好奇他们如何纡尊降贵,总要有人做出改变,接受另外一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“滚,你们都滚吧。”虚太根双手一划,两股红色的气浪飙开,宛如虹光飞迸,虚仙、虚羊伪各自接下,他们也不是平庸之基,皆有大志。

    蓬嗤!蓬嗤!蓬嗤!虚仙欣然接纳那股红色气浪的撞击,怡然不惧。虚羊伪挥扫打狗棒,使出“打叽叽棒法”,击碎了劈向他的红流。

    “王语基,有些人你不能招惹的,比如说像是吾,吾曾经爱过你。”虚太根说,“可你辜负了吾的基情,与虚家之主虚圣产生了基情,这是吾不能容忍的。”

    腾!腾!腾!虚太根一步迈出,荡起百米高的基气,而他那支超过三十丈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倏然旋动,绞动十方云海。风起云涌之际,正是基老扬翅翱翔宇宙之时,宇宙的哲学从来都是属于强者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比利大神喜欢虚太根,才会降下一道神圣的基光,照在他身上,助他觉醒虚家的血脉天赋。

    然而有一种人,就是比利大神亲临,他也会杀给你看,比如说王语基,他就是这类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的觉悟吗,我曾经的基友。”

    王语基道。

    话声落,他弹了一下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叮的一声,其棒发出金属脆声。一圈圈的金色圆环荡开,向前涌去,虚空被切成一块块四方体,排列有序。

    虚太根右手挥下,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陡地降下,那是他之前掰断的自己的擀面杖。反正断了之后还可再生,虚太根也觉无所谓。“唔,用一根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对付王语基,似乎不够。吾再贡献几根。”

    咔嚓,虚太根掰断第二支汉子的擀面杖,马上长出新的,然后再掰断,然后长出,掰断,长出……如是多次,共有九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浮在空中。

    觉醒血脉天赋之后,虚太根一下子贡献了九支消声巴,他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,毕竟不是铁打的身体。“就、就这样吧,哈哈哈。不愧是吾,就算是壁虎,它断了尾巴,也不能马上长出新的尾巴。吾是天才,绝世天才。虚圣啊虚圣,你已经被吾甩在身后了。”虚太根并不知虚圣出生时就觉醒了天赋。

    自断九支,长出第十支,虚太根的信心再次野蛮生长,“来啊,王语基,让你见识一下吾的擀面杖。九叽叽舞天!”虚太根道。

    九支长度、形状一模一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轰然扫了下去,劈向王语基。

    虚仙、虚羊伪暂未动手,他们想看虚太根装比,只是希望对方不是太傻比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王语基笑了。

    “觉醒之后,你也就这样了。让人失望。你造吗,虚圣在一天内,可断自己的消声巴九百九十三次。”王语基赞叹道,“而你,虚太根,九次已经是你的极限。无知不是你的错,故意放大你的愚蠢就是你的不对了。”

    大袖猎猎而舞,刷,王语基电掠而出,砰的一声怒响,他甩动自己的擀面杖,扫碎了虚太根的第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接着是是第二支,第三支……第九支。

    对王语基来说,不过是几个纵越而已,可虚太根放出的九支汉子的擀面杖全碎了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

    虚太根很受打击,“荒诞啊,吾的天赋可是觉醒了啊,为何还不是他的对手。吾感觉,只要王语基愿意,吾的第十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同样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畏惧,虚太根心中升起一丝畏惧的情绪。“难道虚圣传予你虚家的无上秘技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虚圣与我亦师亦友,他很相信我,我同样相信他,他是那么的美丽、强大,我早晚会打败他,走向他不曾去过的的陌生之道。我是我,他是他,我们之间不同的,现在的我不如他,还需仰仗他,在他面前,我是能是受,所以我想得到雷攻塔。”王语基瞥向虚仙那边。

    雷攻塔!还是雷攻塔。

    不管是谁,只要他得到雷攻塔,马上就会变成攻,还是特攻。王语基想在虚圣面前好好表现一番,他对雷攻塔志在必得,“虚圣也在堤防我,所以才派人来取雷攻塔。虚空子很快就会到来,可那又能怎样。在场的诸位,你们加起来也不是我的敌手。”

    倏地,王语基一掌拍向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当,其声清远,传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够多了,虚太根,你应当知道如何做,我们毕竟做过基友,我不想亲手杀了你,你自我了断吧。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

    虚太根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原来虚圣早就觉醒了血脉天赋,吾,吾对此一无所知。不是虚圣堤防吾,而是他根本没将吾放在心上。”一天之中,虚太根经历了大起大落,不由感慨人生真是太刺激了,做基老真的很精彩。

    虚羊伪、虚仙已有了默契,他们同时出手,两人同样不喜欢虚太根,可虚太根死了,王语基就会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“天赋,天赋啊。吾的天赋还不知什么时候能觉醒。虚太根这个废物,觉醒之后也不是王语基的对手,听他几句话,一副颓废的样子,如何成大事,如何超越虚圣,如何做一家之主。”虚羊伪执掌丐帮,积威已久,可他知道自己面对虚圣时,也会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弹叽叽!打叽叽!打叽叽!扯叽叽!拽叽叽……

    虚羊伪接连使出“打叽叽棒法”,挥舞打狗棒的同时不忘运动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雷攻塔中的盗帅也有他的想法,“王语基这个人必须死,他不死,吾如何能活下去,他的野心太大,在烧死自己之前,会先把吾烧死的。”

    盗帅取代了器灵,暂时成了雷攻塔的掌舵人,他摧开无边法力,运转雷攻塔,放出万丈基光,照拂十天九地。光芒所照之处,烟霞抖开,立有一尊基老神人跳了出来。盗帅运转法力几十个周天,共有三十七个基老神人显化。

    甲胄在身,杀气冲霄,三十七位基老神人喊声震天,拽开大步,冲向王语基,他们生前都是一等一的好基老,被杀之后,魂体也被盗帅摄走,经由雷攻塔的锻造,再塑身躯,也算是重生了。

    三十七位基老神人排开阵仗,使出骨杀阵,登时,凄风阵阵,惨呼骤起,让人听了头皮生疼。两尊基老神人挥动白骨幡旗,指挥余下的三十位神人进入阵中,各司其职。

    王语基被困在骨杀阵之中,丝毫瞧不出他有任何害怕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虚羊伪使出的“打叽叽棒法”全被他轻描淡写化去,一棒破之。

    虚圣授予王语基一门武技神通,号曰“绵里藏针”。

    王语基修炼有成,只需挥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那棒的不可描述的前端会飙出一团棉絮似的雾气,雾气中裹着成千上万根毒针,像是毒蜂之刺,瞬间发出,密如骤雨,被刺中之人,全身浮肿,很快就会溃烂。当然,这门“绵里藏针”的神通尤其针对基老,专破基老的油田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还不想使出这门神通。”王语基心道,“盗帅啊盗帅,也老糊涂了,是该让他清醒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骨杀阵,“能困杀我?可笑。”王语基右手拍出,一团基气涌开,迅速泅散在阵中的各个角落,包括阵眼。目运两道神光,王语基看清了骨杀阵的破阵之法。“破。”王语基轻声道。

    适才,那些散开的基气忽地疯狂扭旋,像是抓住角马的鳄鱼,旋动身体,撕碎猎物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咔嚓,三道骨门应声炸裂,碎末像是抛舞的残雪。三十七位基老神人,瞬间失去二十六人,余下的神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们被白色的基气一匝匝缠绞,魂体也出现了裂痕。主持杀阵的两位神人,神情恍惚,其中的一位,身不由已,忽地捏碎白骨幡旗的旗杆,并将碎屑塞到自己口中,吃了下去,轰的一声,他的身体迸爆开来。两位主持杀阵的神人失去一位,骨杀阵自行破掉。

    王语基大袖挥舞,基风呼啸,摧折身前矗立的一根根骨刺、骨枪、骨刀、骨斧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虚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了下来,击中王语基的擀面杖,两只爷们的固化大虫碰撞出百丈高的火光,基情迸舞。虚羊伪只得退避,不能与他们争锋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王语基轻声道,是赞叹,是惊叹,更是唏嘘。“虚仙,你竟能让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感到痛苦,可以死得瞑目了。你若不是虚家的人,那该多好。憎恨自己的命运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王语基大手劈出,抓向雷攻塔,照妖小镜、铁花扇,他丝毫不放在心上。雷攻塔,只有取回雷攻塔,王语基才能变成攻,才能在虚圣面前扬眉吐气,顺便摘取胜利的消声花。“虚圣的局部地区之花至今保存,也只有我才能破之。”王语基心道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爆响,雷攻塔怒旋开来,从王语基的掌中夺路而逃,“他竟能用手抓雷攻塔,可怕的家伙。”盗帅毕竟不是器灵,不能完全执掌雷攻塔。

    说到雷攻塔的器灵,他此刻悬在高中,俯瞰下方的撕比大战。雷攻塔拒绝器灵的再入,器灵现在很尴尬,他不能离开塔太久,否则烟消云散,命不久矣。

    像雷攻塔这样的至宝,即便器灵死了,一段时间后就会有新的器灵生出,取代原有的器灵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宝具可以没有器灵,器灵不能离开宝具,除非器灵修炼到灵体不灭的境界,才可与宝具彻底分开,互不倚仗。

    叭嗒,有人一巴掌拍在雷攻塔器灵的脑袋上,差点将他敲死。

    “找死!你这是找死!”器灵怒极,他可是高贵的雷攻塔的器灵,现在倒好,是个人都能欺负他,让他的脸搁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“安静些。”来人道。他的声音像是牛毛细雨,刺入器灵体内,来回回荡。

    “雷攻塔是我的,说来你可能不信,我来自未来,不属于你们这个时代,是雷攻塔唤我来的。我名赵基龙,蜀黍国的无名之人,在未来,基老界的争斗愈发激烈,有三个基老之国闪耀一个时代,分别是蜀黍国,东污国……”白袍基老小声道来,告诉雷攻塔的器灵一件可怕的事情,未来,他是未来人,穿越时空,来到过去,并且还是雷攻塔召唤的他!

    身为雷攻塔的器灵,他经历过的怪事数不胜数,可今天发生的这件事让器灵失去了冷静,“未来,你来自未来!如何做到的,未来的基老界又是怎样的一番盛况。你既然能穿越到过去,还能再向前面穿越吗,吾想见吾真正的主人,雷攻塔的造物主!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小声些,除了你之外,他们都看不到我。”赵基龙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这是什么神通?”器灵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属于过去,在这里不能停留太久,否者会死的,在这里死了,未来的我不复存在,就像从来没存在过,算了,我说了你也不懂。”赵基龙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很复杂的样子。”雷攻塔的器灵道。“你真的是被召唤到过去的未来人吗,这等天方夜谭的事情,吾也能碰到,此生有幸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算什么,有位大腐女,她也许还在你们这个时代活跃着呢,转生之后,她会忆起前世,前前世……每一世的记忆!我可不想遇到她,否则必死无疑。”赵基龙小声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