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语基不再沉默,他之能为早已超过了大基老的范畴。断玉兽正是相中了他的基情与野心,才与之缔结契约。“曙光降临基老界,黑暗将被打破,那最后一缕闪电从地平线升起时,吾主王语基头戴平天冠,身披黄袍,他将君临基老界。汝等只是他的踏脚石,你们当感到开心。”断玉兽的目光缓缓流淌,在虚太根、虚仙、虚羊伪等人身上稍作停滞,然后移开。

    同王语基缔结契约后,断玉兽也获得天大的好处,待在契主身边,断玉兽服气餐霞,服用的是基气,食用的是天地间最纯正的霞光。也因此,断玉兽的身体不住凝炼,像是通灵宝玉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“虚太根,你不过是听从虚圣使唤的一条狗,连狼都不是。你真当别人怕你么,他们怕的是你身后的虚家之主。打狗还要看主人,如今的基老界,敢打虚圣脸的人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。他执掌虚家两百七十年,不管是宗家的人,还是无数分家的人,只能仰望虚圣,触及他那深邃不可测的目光,均会自惭形愧,愿意为虚圣献上生命、灵魂以及局部地区之花。这就是虚圣的个人魅力。巧合之下,吾也曾和他聊过宇宙哲学,他之见识包罗万象,浩瀚如海,可虚圣也是王语基的垫脚石。王语基才是真正的王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王以无上之姿冠绝基老界之时,众基拜倒在尘埃之中,齐颂他的无量功德与基情。一个新的时代开启了,曙光,王语基是基老界的曙光。”断玉兽心怀虔诚,愈发觉得自己的契主高贵不可言喻。比贵族还要贵族,他是天生的王啊,基老中的王者。

    虚太根中了贾秋田的暗招,人忽然变得癫狂,张口就是不逊之语,多有对家主大人的不敬之言。“在你们眼里,也许虚圣是神话般的人物,可吾知道,他也是人。也稀罕小鲜肉,也有喜怒哀乐。他不过是强大一点的人,吾将来肯定会却而代之。那时,虚圣也只能跪消声吾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

    越说越过分,越讲越起劲。虚太根压抑坏了,是啊,待在虚圣身边,心理若没问题,那才是见鬼了。

    南巧凤也是惊呆了,他本名虚羊伪,凭他丐帮之主的荣耀,也不足与虚家之主相争,日月同辉,其下的皆是萤火之光,焉能并论。

    “唔,虚圣如果在这里,他一定会一掌劈了虚太根。”南巧凤心想,“虚太根完了,不但在虚家待不下去,在基老界也无立足之地。”想到这里,虚羊伪用怜悯的心态审视虚太根,已知他的不幸下场。逞一时口快,那是断自己的生路,不智也。

    砰!一团基云炸开,虚太根的身体遽晃,向一边栽去,好在他及时调整身形,才没出丑。“虚仙!”虚太根怒气冲天。

    可虚仙眼里哪容得下虚太根,论美貌,虚太根不及虚仙,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质量与长度,虚太根还是屈居下风。“可怜的人啊,我连杀你的心情都没了。”虚仙的声音缥缈而又神圣。

    虚仙这是去撕比王语基,因为他收了白衣基老、青衣基老。“我还没开采过白素基、小青的局部地区,你就拿下了他们,我岂不是很没面子。”

    小青脖子戴着的是暗镯,白素基戴着的项圈则是虚仙的xiong之毛,它们都是虚仙的所有物,故而虚仙可轻而易举控制他们。

    王语基用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收了青、白蛇妖,他也无惧虚仙。“盗帅,你还要躲在雷攻塔中到几时,小盗而已,你做得到欺名盗世吗!”王语基分出三缕神念,不着痕迹,涌向雷攻塔,甚至是虚仙都未察觉。

    可雷攻塔内的盗帅觉察到了。还要一人也同样捕获了王语基神念的痕迹,他是雷攻塔的器灵,此时的他早成了无家可归的灵体,雷攻塔拒绝他归来。

    “只能杀了虚仙,吾才能再次进入雷攻塔。可恶,一定是盗帅联手虚仙,他们在暗中施为,吾才不能回家。”雷攻塔的器灵现出本体,出现在王语基前方。他以对等的姿态面对王语基,“很好,你有成为超级基老的潜质,我们可以合作。”

    王语基看也不看雷攻塔的器灵,只是道:“我若得到雷攻塔,第一件事就是毁掉器灵。而且,我还会分出自己的部分灵识,入驻雷攻塔,成为新的器灵。这样,雷攻塔才能彻底成为我的所有物。王者之塔,岂容宵小借居。”

    “你,你!”雷攻塔的器灵被激怒了,他好意而来,有心与王语基交好。可王语基不给器灵面子啊,直言要弄死他,他哪凉快就滚到哪边去吧。

    “还不滚。”断玉兽居高临下,不屑道,“不识抬举的东西,吾主让你滚你就滚吧,被雷攻塔拒绝,你连被杀的资格都失去了。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。”

    雷攻塔的器灵气得直冒火,可他又不敢真的与王语基撕比。王语基表现出的实力让它很忌惮。

    塔内,盗帅初六香也笑道:“你这丧家之犬,怎能联手别人对付自己人?难道活得久了,脑子腐朽了?”

    “初六香,你得意不了多长时间。”雷攻塔的器灵暗道,“虚家的大能即将到来,他的目标同样是雷攻塔。你被镇在塔中,他会放过你?顺手而为,他会灭了你。”

    雷攻塔抵触自己蕴生的器灵,虚仙乐意见到这种情况发生。可他同样忌惮塔里面的盗帅,这塔若失去了器灵,被镇在里面的大妖可暂时发挥器灵的作用,取而代之也非难事。“找个机会,我会杀了盗帅。可在那之前,还需好好利用他。”虚仙杀心已生,还未下手而已。他绝不会放出塔里面的大妖,盗帅如果出世,雷攻塔还会是虚仙的吗。

    “虚仙,你我联手。”南巧凤道,他挥动打狗棒,数个纵越,追上虚仙。“吾年长你几岁,真名虚羊伪。你可叫吾一声欧尼酱。”南巧凤也没再摆架子,虚仙用实力与基情赢得了虚羊伪的尊重,强者不管在哪里都是众星拱月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虚仙颔首,道:“可以,我可以叫你欧尼酱,我们都是分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不安,虚仙感到不安,一股特别的基老的香味早通过喧嚣的风传到虚府这边,是虚空子做的。目的很明显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这同样是他释放的善意信号,希望虚仙知难而退,交出雷攻塔,并跟着虚空子回宗家,接受虚圣的爱与基情,为宗家做事,而非作死。

    可虚仙有他的想法,也有自己的活法,他才不愿活在虚圣的阴影之下。“分家之中,像虚羊伪这样的大基老不在少数,我可悄悄联系他们,聚成一团,再与宗家抗衡。当务之急,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,否则如何服众,如何做第二个虚圣。”虚仙志向不小,皆因得到了雷攻塔、照妖小镜,一个人的上限决定了他此生的成就,不敢拼只会泯然众人,以至籍籍无名,纵是变成累累白骨,也无人知其过往,这才是最悲哀的事情。虚仙想在虚家留名,更愿在基老界铸就一世辉煌。

    面对王语基,南巧凤一出手就是“打叽叽棒法”,用的是他的那杆最强擀面杖。

    王语基一扬手,月光宝盒飞了出去,当的一声,月辉崩散,而南巧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流血了。“你身为丐帮之主,不用打狗棒,这可是对吾的不敬。吾伤汝之消声巴,以示小惩,你再不认真,项上之颅不保。”

    南巧凤运转基气,呼呼旋转,沿着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向前扫去,迅速止血,可他的擀面杖还在幌颤,大约幌了五百下,这才停住。可南巧凤仍感到很疼,再不敢轻视王语基。因为他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上绑着的蝴蝶结也被震碎了。

    虚仙一直在观察王语基,知他厉害。“先拘出白素基、小青再说。”虚仙打定主意,暗中疾诵咒诀,当当当!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同时幌动,里面被封印的白、青蛇妖破匣而出,刚出来时,它们是两条小蛇,很快,它们身躯遽涨,蛇瞳竖起,释放出惊人的妖气。尤其是白蛇,它长了一双金绿色的竖瞳,像是无机质玻璃。

    锵!锵!白霜剑、青肠剑同时飙出,荡起千丈高的剑浪,遮天蔽日,宛若白、青两道天幕。

    王语基凭恃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收了两只蛇妖,它们既怒且恼,还有些后怕。白素基私以为只有雷攻塔才能镇杀他,想不到那名不见经传的月光宝盒也有此威能,一经发出,他还未尽全力,已被收了。

    崩的一声,白蛇之颈上戴着的项圈被它挣破了,有两方面的原因,一者,虚仙不再束缚白素基,让他能够毫无保留地撕比王语基。其二,白素基需要证明自己,他如果被王语基打死了,就没必要留在虚仙身边。

    相比白蛇,青蛇虽然也生气,想吃掉王语基,可它有些怯敌,“让白素基先冲上去,我随后再去。”青蛇有它的打算,它与白素基感情破裂,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两只蛇妖逃出生天,王语基也没多少心情理会它们,因为虚仙、虚羊伪的两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了下来,像是两根铜柱横扫而来,如果被劈中,不死也废。

    王语基双袖一卷一拂,收回了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,他也未让断玉兽出手。“虚家的基老都如你们这般无知吗。”

    蓬嗤!气浪涌爆,王语基的擀面杖也冲破他之裤叉、长袍,倏然刺向苍穹,像是一杆亘古长存的霸王枪。“虚家在基老界也是大家族,你们一族的汉子,都以消声巴出众而闻名于基老界,却不知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我的霸王枪就比你们的更伟岸啊。”王语基道。

    是的,王语基的霸王枪有十六丈之长,远超过了虚仙、虚羊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他们俩人也惊呆了,当然,他们的小伙伴同样懵比了。

    砰砰两声,王语基挥扫他的霸王枪,击退虚仙、虚羊伪的盖世豪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只要我愿意,我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能继续成长。”王语基道,“长!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毫无意外,王语基的擀面杖又拉长三丈,整体超过十九丈,直迫二十丈,想来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霸王之枪,巍巍然而立,傲临天下,有王者之风。而王语基细眼一扫,刷刷,虚电劈出,像是跳动的光带,倏然扫向虚仙、虚羊伪。

    木龙复是王语基的表哥,要说此间谁最了解王语基,除了木龙复不做第二人想。“虚仙,南巧凤,不,吾应该称呼你是虚羊伪麽,你们还是太小瞧我的这个表弟了,三年前,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能扫碎一座高山,舞动起来堪比定海神针,吾如果没记错,他的擀面杖最长时超过了二十五丈,坚持了半个时辰,就问你们怕不怕啊。”自言自语,木龙复低声诉说着,他才不管虚仙、虚羊伪听没听到。只是有些话不吐不快,很难受。

    看到王语基的霸王长枪不可一世,虚仙、虚羊伪怎可能没脾气,可任凭他们努力,也不是其对手。不得不服啊。雷攻塔内,盗帅也骇得讲不出话来,“太夸张了,王语基又不是虚家的人,他是如何做到的。吾有秘法,可也只能让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变成十九丈,这是极限了。吾观王语基并未尽全力!他的底子远胜虚仙,就是虚家宗家的大能,也比不得他。”

    照妖小镜内的妖怪大能缄默不语,没人知道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变成了一条蛇,此刻正围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虚太根忽然笑了,很开心。“虚仙,虚羊伪,你们比下去了啊。”当然,太根也被比下去了,可他并不生气。看着分家的吃瘪,他像是吃了不知名叔叔递来的糖的小孩。

    白蛇想要停止,可根本停不下来,它的速度太快了。“不好,超不妙的,吾可不是王语基的对手,他用那支擀面杖即可压制吾。”

    白素基本来是想偷袭的……

    王语基灵识何其敏锐,方圆百里之内的细微变化都逃不过他的双眼。“小小蛇妖,不知天高地厚,妄与我撕比,哼。”王语基轻声道。

    当是时,王语基运转基气,纳于整杆霸王枪之上,铿锵!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发出金铁交撞的鸣响,其上生满鱼鳞似的护甲,覆盖这支将近二十丈长的擀面杖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王语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劈扫了出去,恶风怒啸,天际陡暗,苍凉而又悲壮的气息瞬间笼罩大地,“可怜的蛇妖,你经受不起我这一扫。”王语基自信道。他已经捕获白素基的进攻路线。

    砰的一声巨响,气浪瀑涌,向天掀起百丈高的能量风暴,荡扫十方。“啊啊啊啊!”白蛇的巨蛇发出痛苦的嘶鸣声,他被王语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扫中了,体内的生命之海轰然炸开,将他的脏腑都绞碎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