再说石佛儿与虚麻婆。

    虚麻婆因爱生恨,将所有的怒火归罪于闺蜜之子。“腐拜姬,你的在天之灵能守住独子吗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说吾母亲。”石佛儿怒道。他的半边身体恢复了人躯,还有半边是石像,这也是虚麻婆故意做的。

    不协调,石佛儿还不喜欢现在的身体。左边轻右边重,因为他的右半个身体是石像。“石佛儿,大声告诉我,你是不是基老!”虚麻婆忽道。

    “吾当然是基老,天地同鉴,日月可证,难道你怀疑吾还有其它身份。虚麻婆,请不要质疑吾,基老可是很有前途的职业,吾此生忠于此道,矢志不渝。”

    石佛儿将那串佛珠戴在左手手腕上,佛珠的重量让他的两边身体得以平衡,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。“虚麻婆有能力让吾变回原本的人躯。”石佛儿暗道,“吾还不能下死手,她若亡了,吾也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法海、柳如花动也不能动,他们被虚麻婆擒下了,并且被绑在一起。不得不说,虚麻婆还是很有品位,很有想法的。一入腐海,回头无岸。虚麻婆用她丰富的腐女知识,将法海与柳如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绑在一起,这样,两只大基老就不敢动了,而且吓得不轻,因为他们的擀面杖逐渐石化!要是完全变成石头,两人再不能分开,除非他们不想要自己的消声巴。

    瞥到法海、如花基老的惨状,石佛儿没来由的一阵欣喜,“哈哈哈,你们俩人活该,也体验一下吾曾经经历过的痛楚。”毕竟,石佛儿的消声巴被虚麻婆摘了。原本变成了石棒,不过现在又被虚麻婆运转秘法,变回了鲜活的擀面杖,封印在盒子里。

    虚麻婆忽然变得很没耐心,是虚空子在催促她!

    虚圣派出了很多人前来航州府,这些人中的首领正是虚空子,虚麻婆与虚太根都不敢违背虚空子的意愿,他在宗家的地位很高,很受虚圣的信赖,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基之上。

    “法海已将他的小鞋神通传予我,我且小试身手。”虚麻婆心道,她并不担心法海欺骗她,因为她有一千种让法海后悔的手段。

    小鞋神通并非虚麻婆的目的,她想要的是石佛儿的“糖衣”神通。

    虚麻婆双眼开阖之间,戾气骤生,一只红色的鞋子渐渐成形,与其说是鞋子,不如说是一只小船。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虚麻婆道。红色的小鞋驰向石佛儿。

    石佛儿像是风雨中的稻苗,左右摇幌,他想躲开红色的小鞋,可做不到。“吾的佛钵与破碗都被虚麻婆收走了,如何是好。”石佛儿急道,他还有一件至宝,一经发出,可斩敌于无形之中。不但万不得已,石佛儿不愿祭出这件至宝,因为他也不能完全控制它。

    念识电闪之间,石佛儿已被拉入红色的小鞋之中,他的双脚被钉在了上面,再不能挪动。“交出糖衣神通。”虚麻婆袖子一抖,盒子飞出,内中封印着石佛儿的迷你消声巴。如果石佛儿再不识好歹,虚麻婆只得摧毁他新鲜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那石佛儿此生只能做厂公了。

    手持青木杖,身披鹤氅,一只面容清矍的基老忽地现身了,他挥了挥手中的木杖,呼,一道青芒劈出,扫向法海与柳如花被绑在一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“不破不立,大师,相信吾吧。”来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啊,是刘大姥,多么可靠的基友啊。”法海喜道。同时也很担忧,要是飞来的这道青色的气芒劈坏了他的汉子擀面杖,那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柳如花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疾呼:“不可,不可啊!”

    崩!

    青色的气芒劈中俩人不完全石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而后咔嚓、咔嚓、咔嚓,裂炸声不绝于耳,法海、柳如花的小伙伴粉碎了,一阵风吹过,石屑被吹向高空,抛撒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然后就没有然后了,法海、柳如花自由了,可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。

    法海、刘大姥相识于大观园,交情一般。

    “啊呀,怎会这样。”刘大姥故意道,“大师,吾只想救你,没想敲碎你的消声巴。”再说什么都晚了,法海心如死灰,万念俱灭。

    柳如花也像是苍老了几十岁。

    “多事。”虚麻婆不悦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女人不识好人心。”刘大姥笑道。他是基老,同时也是虚麻婆的撞友之一。虚麻婆最好的闺蜜和一位基老结婚了,她本人琢磨着自己也该体验一下基老的滋味,于是也寻到了一位大基老,即是刘大姥。

    大观园被毁之后,刘大姥四处游玩,居无定所,其间认识了很多鲜肉基老,其中就有一位叫做虚太根。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,吾要去寻找基友。”刘大姥想要翩然离去。

    法海、柳如花醒悟过来,恼恨交加,不由分说,出手就是狠辣之招,刘大姥毁了他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他们也要摧毁刘大姥的。“想逃,哪里去。”柳如花披头散发,状如厉鬼,声音也变得尖锐。

    嗡!气浪迭爆,一只大锅从天而降,锅里面坐着一头基老,他身穿七角裤叉,正是虚空子。虚空子击杀了食君邪一行人,而后循着虚麻婆的气息,驭使铁锅,星驰电掣,赶来督战。

    不巧的是,刘大姥被铁锅砸在下面,整个基老都懵比了,尚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虚空子。

    虚空子从锅里面站了起来,“虚麻婆,你在磨蹭什么,石佛儿还未弄死,你是不是吾虚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虚麻婆不敢吱声,虚空子凶名在外。

    柳如花、法海怔怔不语,也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。大铁锅下面,刘大姥艰难地伸出右手,砰砰砰,他以青木杖击打铁锅。

    虚空子没来由地一阵厌恶,把手一摇,强行摄来刘大姥的青木杖,“这厮聒噪。”虚空子不悦道,他挥动木杖,击向刘大姥的右手。蓬嗤,刘大姥的右手像是木屑一样迸绽开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禅杖不错,拿过来吧,消声驴。”虚空子道,他在吩咐法海。虚空子当然知道九孔禅杖是基山寺主持的象征,“吾也许是个和尚。”他又道。

    “草,他要是和尚,虚家没救了。”虚麻婆心道。

    法海、柳如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化石屑洒去,他们此刻心情很不好。柳如花道:“你和虚麻婆是一伙的吧,要不是你们,吾的小伙伴也不会消失。为你们的过错付出代价吧。你的七角裤叉很好很强大,吾看中了。”

    柳如花双目迸绽出无尽凶芒,犹如黑暗中盛开的深红色的花朵。刷,柳如花向前纵去,他不但要取走虚空子的七角裤叉,还有捏碎藏在裤叉后的汉子之鹰。

    法海也有足够的觉悟,雷攻塔丢失了,他这个主持基本上做到头了,基山寺不会承认他的,甚至会杀了他。“杀,杀!”法海抓起九孔禅杖,向前一指,佛气由金色转为黑色,佛也变成了魔。

    扬起右臂,法海挥动九孔禅杖七次,每挥动一次,就有一道黑色的佛光旋起,七次之后,七道佛光经天而起,倏化七只黑色的山羊,羊首生有三角,中间的羊角是灰色的,且挂着一串铃铛。七个山羊摇动脑袋,叮叮当当,铃铛遽响,其声短促而又亢厉,另有梵唱之声降下,形成一股奇特的声浪。

    虚空子一跺脚,大铁锅中切碎的蔬菜飞起,一股脑涌向七个黑色的山羊。可惜,虚空子猜错了,它们不吃素,而食肉。

    “吾是西羊羊!”

    “吾是北羊羊!”

    “吾是东羊羊!”

    “吾是南羊羊!”

    “吾是中羊羊!”

    “吾是羊村长!”

    “吾是灰羊羊!”

    七只山羊口吐人言,在羊村长的带领下,昂首抬蹄,睥睨顾盼,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。它们是法海的契约兽,有大智慧,而且Gao基。

    西羊羊尾巴一扫,刷,一道金色的刀气旋了出去。北羊羊打了一喷嚏,黑色的水流涌开,东羊羊则祭起一截枯枝,死气散开。

    西、北、东,三羊同出,各自施为,将漫天的蔬菜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吾辈食肉,你拿烂菜叶子糊弄吾等,知道你在做什么吗。”羊村长威严道,他的声音隆隆响起,像是绽放的冬雷。

    七只黑色的山羊并未继续下去,它们在观望,因为柳如花冲上前去,再者,大铁锅下面的刘大姥还活着,他虽然被废了一条手臂,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还在。“转动吧,基老的浪漫!”刘大姥吼道。

    嗤嗤嗤,嗤嗤嗤!铁屑迸飞,火星溅洒。那镇着刘大姥的大铁锅竟被一支钻头一样的东西掀飞了。刘大姥火气很大,他的青木杖被虚空子夺去了,右手也废了。“吾祭炼自己的消声巴百余年,终于把它炼成了绝世神兵,它能像钻头一样超速旋动,哪怕是铁人,他的局部地区之花也能被吾刺穿。”刘大姥一字一字道,掷地有声。“你怎敢毁吾的右手,让吾如何Lu!”刘大姥抬起头来,望向空中颠簸的大铁锅,锅中站着一头大基老,其名虚空子。

    虚空子的涌泉穴向外涌出一团团基气,结成消声花,稳住了大铁锅,不让其再幌动。这时,柳如花怒驰而来,并指如刀,陡地劈向虚空子的裤叉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金铁相撞之声响起,虚空子安然无恙,他的七角裤叉也没破,可柳如花的手掌不住飙血,指骨也碎了。“滑稽啊。”虚空子道,“如花,你也是大基老,不再航州府学会做人,反来撕比吾,你这是自寻死路。吾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既然你想要吾的七角裤叉,让你赠予你好了。虚空子双手上抬,呼喇喇,风旋阵阵,浩然基气荡起,有两角裤叉,有四角之裤叉,还有五角裤叉,以及镶边金属裤叉,四个裤叉一起现出,端的诡异。

    虚空子气机一动,四个裤叉呼啸着冲进柳如花的怀里。

    近距离之下,而且事起仓促,如花来不及应对,砰砰砰砰!电光石火之间,他被撞了四次,肋骨不知道断了多少根,生命之海也遽烈幌涌,千丈高的海浪轰然升起,拍击苍穹。

    噗!柳如花仰天吐出七百斤鲜血,血染长空,化残红落下,点点是基老的眼泪。

    “吾的裤叉,可不是你想要就能拿走的。”铁锅中,虚空子悠然道,“尤其是那金属裤叉,重有三百斤,吾只问,如花,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承受得起吗,你敢穿吗。”

    傲慢,虚空子极其傲慢,可他偏偏有资格这样数落柳如花。

    如花当然不敢穿啊。

    可有一个人敢!

    刘大姥翩然飞来,他那像是钻头一样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仍在旋转,别说是金属裤叉,就是钛合金裤叉,也能贯穿。“废物,退下,让吾来。”刘大姥喝道,砰砰砰,他拍出三掌,击退柳如花。

    两角裤叉外是四角之裤叉,在外面是五角之裤叉,再外面才是金属裤叉。刘大姥已经穿好,他神情自若,他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,他蓦然发力,“突破天际吧,吾的钻头!”

    凄红色的光焰迸涌,刘大姥的小宇宙都在燃烧,而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无坚不摧,变成了红莲螺旋的钻头。哧哧哧!哧哧哧!两角裤叉裂开了,接着是四角之裤叉,再接着是五角之裤叉,最后才是金属裤叉。

    可虚空子的金属裤叉哪是那么容易被突破的,别看它不怎么厚实,可很坚韧,刀劈斧砍,火烧水淹,皆不能奈何它。

    刘大姥的红莲螺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坚持不懈,过了半晌,仍未贯穿裤叉。一滴冷汗,两滴冷汗,直到第五滴冷汗落下,刘大姥才知虚空子的可怕。“难道吾就这样认输了吗。”刘大姥自问。

    不,绝不行,还不能认输!基老的浪漫可不是裤叉啊!是钻头,冲破天际的钻头。刘大姥运转基气五个周天,摄出三颗本命基油,纳入红莲螺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中,登时,基老的芳香扩散开来,结出璎珞、彩穗、金灯、宝幢等。

    虚空子也被刘大姥不服输的精神感动了,不由洒下几点清泪,“太感人了,这就是汝之觉悟吗,去吧,贯透吾的金属裤叉!”虚空子也为刘大姥打气,“不能输啊,否则吾会瞧不起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!还用你说。”刘大姥怒喝道,叭,叭!他双手按住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而后用尽全身的力气。

    崩!

    坚固的金属裤叉破裂了。

    做到了,刘大姥做到了,他成功的用红莲螺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突破了虚空子的金属裤叉。

    啪,啪!虚空子鼓掌,也为刘大姥感到开心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