虚府。

    虚太根气得吐血,不但虚仙不领情,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贾秋田也在围攻他。“基友,吾的好基友,你为何什么都不做。”虚太根瞥了一眼王语基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相信你啊。”王语基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相信你消声!虚太根本事再大,也撕比不过四头大基老。

    W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贾秋田三人响应虚仙的号召,放出各自的最强擀面杖,斜指虚太根。一个个杀气腾腾,都要置太根于死地。

    虚太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很紧张,长度与直径也没有一开始那么壮观了,只有三丈长了。饶是如此,虚太根的擀面杖也胜过贾秋田、木龙复的分身。那两位恨得咬牙切齿,“摘了,必须摘了他的擀面杖,基蛋也得打碎。”

    蓬嗤,贾秋田的衣衫炸开,显出一身华丽的纹饰,神烦狗头,他身上纹了四百多个神烦狗头。“我的神烦奥义还未大成,身上的狗头纹饰只有四百二十一颗,只能说是小成。若是大成,神烦狗头的数量将会超过三千。”贾秋田心思流转,蓦地,他运转法力,当此之时,一颗颗狗头睁开眼睛,刷刷刷,刷刷刷!八百多道锋锐的视线扫向虚太根的消声巴。

    “纳尼!”

    虚太根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倍感压力,再次颓废,只有两丈长了,而且很没精神,似乎风一吹就会摇幌。

    “别再盯着吾的擀面杖!”虚太根强作镇定道,他右手在空中一抓,隔空摄来一块白布,盖在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上,并包裹得严严实实,一点也不透风。这还不算完,虚太根还在白布外打了一个黑色的蝴蝶结,“完美的手法!”太根基老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贾秋田等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随即,虚仙先开口道:“你这厮好有品位。我也给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打一个蝴蝶结!”可是他手里没有材料,“白素基,把你扎头发用的发带拿来。”虚仙命令道。

    草,难道他想用我的发带拴上他的消声巴。白衣基老整个人都不好了,同时也有些钦佩虚仙,“书生就是书生,他的品味也不差!”不敢迟疑,白素基取下红色的发带,呼,他吹了一口气,送出发带,交予虚仙。

    虚仙拿到发带,马上在他的汉子的擀面杖上缠了几圈,随后打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,手法虽然简陋了些,可毕竟保持了原始之美。南巧凤、木龙复、贾秋田羡慕之余,也开始为自己的小伙伴系上蝴蝶结。他们讲好了,一起行动,任何人都不能玩特别。

    白素基、小青,他们站在院子里的角落里,不好开口打断几头基老的异样行为。在他们看来不正常,可对那些变态基老来说,再普通不过。和他们争辩也没用,因为他们会用丰富的专业知识以及感人的智商打败你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好基老。”虚仙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南巧凤道。

    “面包会有的,鲜肉也会有的。”木龙复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,为什么在这里,我难道真的是基老吗?”贾秋田道。

    断玉兽、王语基冷笑不语,看着对面的四只基老卖萌。“我也该拿出真本事了,先杀木龙复,再擒虚仙。我与食皇、虚圣都有消声情,他们都无可救药的喜欢我,这是优势,也是劣势。我要好好利用这层关系,雷攻塔是我的,照妖小镜也是我的,七星铜剑也不错,也收了吧。”王语基很贪心,他要取走属于虚仙的一切,包括白衣基老、青衣基老两只蛇妖。“我的基友中有妖族的大咖,同样有人之妖,倒是没有蛇妖。换个口味试试,我也不挑食。”王语基目运神力,倏地凝扫白素基、小青。

    白衣基老、青衣基老犹如盘中之蛇,蜷缩起身体,妖气运转的也不流畅。很不舒服。白素基袖子一挥,铿锵,白霜剑遽起,剑气怒舞,犹如霜雪簌簌而降,落在王语基四周。

    王语基左肩一摇,两股神华迸出,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一齐飞出。断玉兽心有余悸,因为它曾经被封印在玉光宝盒之中。它想毁去那盒子,可心有余力不足,再者,王语基也不会同意。

    不管喜欢与否,王语基还是和虚太根是一伙的,瞅及基友出手,虚太根悬着的芳心安定下来,“基友,你果然还是爱吾的。”

    砰!砰!砰!砰!虚太根打着蝴蝶结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再次跳动,也恢复了最佳状态,甚至更胜以往,长有八丈,那擀面杖的最前端怒抖。“基友,看到了吗,看到了吗!这就是爱啊!”虚太根道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就好。”王语基淡淡道,也不多做评价。

    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倏然分开,一盒飞向白素基,另外一盒飞向小青。

    白衣基老、青衣基老凛然而待,锵!锵!白霜剑、青肠剑旋起两道匹练似的剑光,陡然间劈向两只宝盒。

    “王语基,你敢动我的宠物。”虚仙怒道。他早将白素基、小青视为己物,王基友对他们出手,就是和他过不去。劈手一撒,虚仙挥出五道基光,经天而起,由上而下,狠狠劈向王语基。

    王语基秀发飞扬,散发着不可消声犯的气息。“你一个小小的新晋基老,实力不稳,尚未在基老界博得名声,我欺你又如何,谁敢说我的不是。”话音还未落下,王语基眉宇间的装比气息旋出,形成一个个旋涡,数量不下百,逆时针方向旋转,“我有逆天的能耐,虚仙,还不跪消声我的擀面杖,更待何时。”

    虚仙劈来的五道基光,快接近王语基时,忽地暗淡下来,几乎消逝。王语基身前的百余个旋涡像是黑洞一般,扯拽着变淡的基光,拉入旋涡之中,将其绞碎,以至完全湮灭。

    初次交手,虚仙还未探明王语基的实力,可也不敢小觑。对方是成名基老,基友无数,如果处理不好,以后的麻烦会不断找上门来。“杀,杀了就是!”雷攻塔内的盗帅传音给虚仙,盗帅感受到了来自王语基的恶意,深沉如渊,阴暗而又冰冷。盗帅相信如果雷攻塔落入王语基手中,他和塔里面封印的大妖绝无生还的可能,所以他才催促虚仙痛下杀手,而且他也会从旁协助的。

    虚仙暗暗点头,好,杀了王语基就是了。听说他弑过亲姐王语嫣,不可原谅,姐姐可是世间仅次于基老外最美的生物。虚仙就不会杀姐证道,故而看不惯王语基的做法。

    呼!虚太根挥舞他八丈长的擀面杖,恶风迭起,杀气怒腾,棍影幢幢。瞬间罩住方圆千尺的空间,虚仙、南巧凤、木龙复、贾秋田都在其中,一个也不少。

    贾秋田第一个跳了起来,“好哇,你食消声了吗!”秋田兄的衣服业已炸掉,四百多只神烦狗头纹饰齐齐开眼,刷刷刷!刷刷刷!锋利如刀的视线劈向罩下来的棍影。炸声此起彼伏,无数棍影荡爆。神烦的能量浪涛拍击苍穹,再塑乾坤,重造山河。

    南巧凤本名虚羊伪,身体里同样流淌着虚家的血液,他也是不服输的主,心高气傲。而虚太根是宗家的人,散发着高贵的气息,虚羊伪既怒又恼,当即用双手抓住自家的汉子的擀面杖,“拼了!吾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与虚太根一决高下,宗家的人,哼,吾要让他知道风家也有傲骨铮铮的基老。”

    丐帮有一门绝学,曰打狗棒法。南巧凤天赋异禀,稍加改变,化神奇为神话,开发出新的武技,打叽叽棒法。这门武学配合打狗棒,相得益彰,简直是天作之合。可南巧凤今天又要做出改变,他用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代替打狗棒,行那不可能之事。“打叽叽棒法,吾一再简化,最后只剩下七式。”

    “弹叽叽!”

    “拽叽叽!”

    “打叽叽!”

    南巧凤一口气使出“打叽叽棒法”的前三式,端的可怕,神鬼同泣,天日无光。经由勇气与基情的加持,南巧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达到九丈长的状态,完胜虚太根。

    砰,砰,砰,砰!上千道凝实的棍影击中虚太根打了蝴蝶机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“噗啊!”虚太根吐出五百斤鲜血,气血不稳,面如白纸,“怎有可能,这怎有可能,分家的人而已,他之擀面杖超越了吾的小伙伴,妖孽,这是一只妖孽,吾要杀了他,吾的自尊心与骄傲不允许虚羊伪活下去。”虚太根妒火暗生,基气运转三个周天,气息这才通畅,“虚羊伪,你该死。”虚太根恨道,他一语道出南巧凤的来历。

    南巧凤哈哈大笑,“不错,吾名虚羊伪,是分家的人。虚仙,你也是分家的人。对宗家那些高高在上的基老来说,我们都是渣渣,你愿意忍受他们轻蔑的目光吗。”虚羊伪几乎是吼的。

    虚仙对分家、宗家并无概念,也谈不上感同身受。可他同样不喜虚太根的强势,“虚羊伪,不用激我,我们一起杀了虚太根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我们就让宗家的人看看分家人的骨气。”南巧凤道,“纳尼!”虚羊伪惊道,他看到了虚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长达十一丈!“虚、虚仙,你是如何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虚仙神秘一笑,并未回答南巧凤的问题。心中则道:“呵呵,虚羊伪,吃惊吗,吾还会让你更吃惊。你之汉子的擀面杖已经超越虚太根的,可我的更厉害,遥遥领先你们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想在我面前装比,你配吗。既然是人,就不要像狗一样乱叫。”虚仙的目光沉淀着岁月的冷漠,南巧凤赶紧避开,不敢与之对视。

    “可怕,好可怕的家伙。”南巧凤忖道。“他又成长了!吾,吾也许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南巧凤重新审视俩人之间的关系,已将虚仙平等对待,而非以小辈看待他。

    虚仙的擀面杖之长超过十一丈,和雷攻塔内的盗帅大有关系。盗帅传授给虚仙一门秘法,可促进汉子的小伙伴再次成长。“天才,虚仙是天才啊!”盗帅惊呼道,他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,并未有多大期待,可虚仙的表现超越了盗帅的认知。“虚仙是吾离开雷攻塔的关键,是吾的福星。”盗帅的心情恢复了,暗中守护着虚仙。“虚太根,哼,一个小辈,他还不如王语基。”盗帅轻蔑想道。

    就在虚太根与虚仙等人对峙时,王语基倚仗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拿下了白素基、小青,俩蛇妖难以维持人形,变成了小蛇,身长甚至超不过筷子,被困在盒中。

    王语基一挥手,两条气带飙出,缠了月光宝盒、玉光宝盒,拉向自己这边。“虚仙,你的宠物被我收下了,你若不服,来啊,正面Gang。”王语基淡漠道,直接开衅虚仙,而且是命令的语气,让虚仙大为不快。

    虚仙也不急着出手,白素基、小青可有可无,被他自己杀了无妨,可被王语基收了就不行。

    虚太根也傻眼了,虚羊伪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超越了他的,他已经很不开心,他定眼一看,虚仙的更是厉害,比虚羊伪的还壮观。“还能愉快地玩耍吗,分家的人这是要逆天吗,杀,吾要杀了他们。不管是虚仙还是虚羊伪,一个不留。”虚太根杀机炽盛。

    “喂喂,你怎么忘了我。”贾秋田不悦道,他觉察到虚太根没有正眼看他,顿觉自尊心受创。是以,贾秋田大手一挥,呼喇喇,一股疯狂的神烦气息飙出,飞出数丈后,凝出一只只狗头,都是神烦狗头。数量约有三百。嗷呜,嗷呜,嗷呜,三百多个神烦狗头冲向虚太根。

    虚太根正在懊恼,贾秋田又来烦他,“可恶的基老,你算什么东西,安静些。”他当即挥动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骤然发难,砰砰砰,砰砰砰!虚太根的擀面杖扫碎了一只只神烦狗头,可他的棒也被神烦的气息附身了,“嗯?”虚太根讶道。

    “瞧不起我,你会后悔的,死吧。”贾秋田哼道,“我可不是小角色,虚太根,你将会殒命当场,虚圣也救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拿虚圣命令吾。”虚太根吼道。“家主是家主,吾是吾。”他也有自己的骄傲,虚圣是强大,而且超越了所有虚家人的认知,在他面前,虚太根毫无胜算,不敢有任何想法。可不知为何,他今天竟然对家主大人生出二心了。“难道是神烦气息的缘故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中招了。”贾秋田笑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