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,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。”虚度娘吃吃道,“这充满时代感的中二气息是怎回事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度娘,不要担心,吾不会对你怎样的。吾名虚空子,也是虚家之人。你得救了,吾拯救你于危难之中,快拿报酬来,吾可不做多余的事。吾就是喜欢斤斤计较啊。”虚空子道。

    片刻前,虚空子倏然现身,连劈两掌,送两只基老归西。他们都是看守虚度娘的大基老,和木龙复、南巧凤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可虚空子不讲道理啊,他要救度娘,谁敢拦他,谁就是找死。虚度娘还没来得及感动,眼前的基老已经开口索取报酬,“发棵,把我的感动还回来啊。”度娘心道。知道丈夫古歌死后,虚度娘也没难过太久,死了就死了吧,再寻到一个钟意并且拥有大叽叽的汉子就可,娶回家就是了,哪有那么多问题,“我在航州府经营那么多年,钱财数不胜数。唔,这次我要给虚仙多找几个姐夫,起码得过十位数吧。”虚度娘也没理睬叫嚣的虚空子。

    “姑娘,姑娘!”虚空子急了,“你在听吾讲话吗。吾说过,做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。包括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知了知了。”虚度娘不耐烦道,“走吧,虚空子,跟着我走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对了,你是宗家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吾是虚家当代家主虚圣的叔叔。”虚空子道,“吾在虚家地位很高,你若识相,赶紧为吾准备几头俊美的小鲜肉啊,对方是不是基老都没问题,吾有的是时间,会改变他们的取向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事容易。”虚度娘应承道。心里则起疑,虚空子?没听过的名字,我对宗家做过一些研究,虚圣的叔叔中,没虚空子这个人!难道是骗子?度娘虽然怀疑眼前人的身份,可虚空子的实力摆在那里,她也不做深究,毕竟虚空子救了他。“虚仙那个废物,怎么还不来。”度娘叹气道。

    “虚度娘,别指望你弟弟了,他现在正和虚羊伪、虚太根玩耍哩。”虚空子笑道。他竟然知道南巧凤的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啊,是吗。”虚度娘不怎么惊讶。自她听说虚仙得到了雷攻塔、照妖小镜并且杀了古歌后,度娘想了很多,也明白是时候做出改变了,否则他们姐弟就不能愉快相处,必须有人做出让步,一直以来,度娘很强势,虚仙不得不接受姐姐的安排。现在不同了,虚仙的实力不可同日而语,会有些小脾气也在情理之中。“虚仙就是虚仙,再怎么嚣张也是我弟弟。”度娘步伐更疾,刷,带起一股尘烟,人已远去。

    虚空子亦步亦趋,度娘哪里甩得掉他。“虚麻婆、虚太根真没用,这么久了还没办成虚圣交代的小事,还要吾亲自动手。哼,吾要好好敲打一下他们俩,他们如果不使些钱财,吾要在虚圣面前好好参他们一本。”虚空子地位之高,不是太根、麻婆所能相比的。他确实是虚圣的叔叔,只是罕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而已。虚圣也对这个滑稽的叔叔束手无策,任他行事而已。虚空子也知道分寸,从不做有损虚圣声威的事情,所以他们相处得很愉快,偶尔也会交流宇宙哲学。

    “来人止步。”

    刷刷,数道人影倏降,拦下虚度娘。他们都是基老,嗯,是的,是基老。同时也是虚家的敌人,有虚则有实,这些人是“食”家的人,为首的食君邪,扇形散开的五人分别是食螺,食牙,食齐,食庸,食金子。

    食君邪是他们中的头领。“虚度娘,吾等的家主大人,食皇听说虚圣对你和虚仙感兴趣,故而让吾等接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食螺,食牙,食齐,食庸,食金子默不作声,他们都听食君邪的。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虚空子凌空一跃,来至虚度娘身前,他道:“哦,是你啊,食君邪。”

    “虚空子,你这个疯子还没死!吾看你应该改名为虚疯子才是。”食君邪冷笑。他和虚空子有过数次撕比大战,都奈何不得对方。可虚空子发起疯来,相当狂,食君邪至今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“不忿吗。”虚空子道袍鼓舞,佛尘扫向食君邪。

    食君邪把手一扬,一棵白菜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食家也是吃货一家,他们的武器多是食材。食君邪抛出去的那颗白菜,也有来历,就连猪都不敢拱。

    砰!白菜与佛尘撞在一起,激起一团气浪,而食君邪、虚空子各退两步,同时收手。

    虚度娘站在俩只基老的中间,心情别提多惨了。惨惨惨!“我明明是正常的姑娘,不过是想多娶回家几个丈夫而已,你们为何要为难我。”

    可惜,没人搭理虚度娘。

    食君邪带来的五位基老,他们也亮出各自的神兵,仔细一看,五位基老的武器均是厨房里常见的厨具,像是砍骨刀、烧火之棍、大锅、淘菜盆、还有筷子!

    虚度娘也是目瞪口呆,当即道:“喂,你们是来搞笑的吗。”

    食金子、食牙、食齐等人无视虚度娘,闷声闷气,围住虚空子。他们五人既是食君邪的手下,也是助手。食君邪不但是基老,更是一位大厨,烧菜的技艺了得。

    刷刷,虚空子佛尘挥扫,基气荡涌,形成一股龙形气流,昂!龙吟忽起,龙形气流长尾一甩,撞向最左边的食金子。

    食金子不敢轻敌,他是知道虚空子的厉害的。双手抓起锅沿,嘿的一声,食金子架起大锅,锅口对着自己,锅底向外。“我的这口锅可是食皇大人赐下的,虚空子,你毁不掉它。”食金子很有自信。

    Duang!

    龙形气流撞中那口大锅,浩然巨力推着食金子向后疾退,而他的腿早已陷入地下,在地上犁出两道深壑,足足有千丈,食金子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噗!食金子一口老血飙了出去,七八十斤的鲜血就这样没了,染红了他的大锅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是食皇了?”虚空子道,“自不量力。蜉蝣一样的小东西,哪来的自信,吾可是参天大树,你们能撼动吾吗。”

    虚空子双臂同挥,两股汹涌的能量荡开,食齐、食庸首当其中,他们的神兵也被轰成了筛子。

    “不得伤害吾的助手。”食君邪怒道。“虚空子,来啊,正面Gang。”右手一划,食君邪抓出一风袋,袋口还扎着,他默念咒诀,袋口自行打开,呼喇喇,狂风怒涌,一颗颗白菜、西红柿、土豆、莴苣也随之飞出,数量不下千,相当壮观。这些蔬菜都是食君邪祭炼过的,收发很方便。

    “食君邪,这是要炖菜吗,大锅菜?”虚度娘暗道,她念头还未落下,食金子双臂上扬,投出那口大锅。还真应了度娘的想法,炖菜,而且还是乱炖。至于肉,则是虚空子!

    锵的一声,风袋里最后飞出一把菜刀,刀气冲天飙旋,形成龙卷风,“虚空子,吾今天就把你做成一道菜。菜名吾都想好了,就等你跳到锅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食君邪收起风袋,抄起菜刀,有条不紊地进行做菜前的准备工作。“冰拳。”砰砰砰,食君邪攥着拳诀,轰然打出。

    一块块小山堆似的冰块,你推我,我推你,冲向虚空子。

    虚空子业已明白食君邪的目的,“哈哈哈,食君邪,吾知道你想做什么。”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换下了身上的道袍,该穿七角裤叉。

    “全都化开吧。”虚空子道,他的七角裤叉忽地飙出几百道焰流,那一堆堆冰块也变成了温水,下了一场好大的雨,全都浇灌在虚空子身上。

    虚空子与食君邪撕比了上百年,对彼此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“这厮太可怕了!”食君邪道。“他之裤叉,一开始是两角的,然后角的数量逐渐增加,变成三个,四个,五个,现在居然是七角了!七角裤叉,闻所未闻,虚空子是个人才啊。吾与他争斗多年,尚不能擒下他,可惜,他必须死,今天就得死。”食君邪有备而来,他受食皇所托,除了拿走雷攻塔、带走虚仙外,还要杀了虚空子。

    命中注定的相爱相杀,想躲都躲不掉。食君邪的觉悟够了,接下来就是除去虚空子。瞥着老对手穿着旷古未闻的七角裤叉,承受温水的冲刷,食君邪笑了。“哈哈哈,洗好了吗,赶紧跳到锅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呼。食君邪基气外放,托起那口大锅,扔向虚空子那边。

    锅中盛了半锅水,既是底料也是佐料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。”虚空子道。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!”食君邪道。

    “吾先舒缓一下心情,顺便朗诵几首情诗,然后再跳到锅里。”虚空子道。

    “你消声炸了!”食君邪怒道。

    是这样的,食君邪和虚空子的撕比也很有意思,先由其中的一人开出难题,另外一人必须承受,如果不能解题,即是败了。会被赢家弹自己的擀面杖一千下,相当可怕!

    瞅着大锅向自己旋来,虚空子不惧不避,带着他的七角裤叉与骄傲,扑通一声,跳到锅中。“来啊,食君邪,你这些能耐吗。让吾体验痛苦!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食君邪傲娇地笑了,“虚空子,如你所愿。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。”

    话声落,食君邪挥舞菜刀,一缕缕刀气劈出,形成一张刀网,罩向空中的白菜、辣萝卜、橄榄、芹菜等,将其切碎,抛向下面的那口大锅。

    而虚空子坐在锅中,依着锅边,双臂舒卷,欣然接纳从天而降的蔬菜雨。“食君邪,火呢,为何没火。难道这样就想蒸熟吾?”

    “就等你这句话了!”

    食君邪笑道。他取下百宝囊,对着天空祷祝一番,这才打开宝囊,登时,热浪滔天,七颗葫芦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葫芦娃,葫芦娃!”食君邪高声唱道,“一个藤结了七个葫芦。葫芦娃,葫芦娃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锅里面坐着的虚空子,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。喔特热发棵,食君邪,你在做啥捏。敢不敢正常些,一看就知道你不是正经的基老。可没想到你那么滑稽。

    虚度娘也看傻眼了,草,他们在玩什么,难道这就是大基老之间的撕比吗,真是有够别开生面的。“要是我弟弟虚仙在这里就好了,他会为我解惑。搞不懂基老们在想什么。”度娘也很无奈,她摊了摊手,耸耸肩,再不能做其它。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。就在这里看着他们装比好了,好有点小清新呢。仔细想想,虚度娘也有些小激动。

    七个葫芦嘴同时迸开,呼!呼!呼!葫芦内涌出七股火焰,每股火焰的颜色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锅里面坐着的虚空子略显不安,“吾有些担心了!”他小声道,“食君邪那厮放出的葫芦有古怪,七彩火焰也很诡异。吾也要拿出看家本领。”

    虚空子一翻手,一尊小鼎浮了出来,登时,祥云缭绕,红烟紫雾齐迸,把这口大锅围的密不通风。虚空子坐在里面,也不觉气闷,反而很清凉。他的这尊小鼎又曰“基姆污鼎”,鼎里面的器灵很污,已被虚空子封印了。

    嗵!嗵!嗵!

    大锅开始跳动,七彩火焰就在锅底下熊熊燃烧,哪怕锅被“基姆污鼎”守护着,也难阻遏火势。虚空子再无先前的从容,站了起来,水开始热了!

    “虚空子,如何,怕了吗。”食君邪笑道,他身边浮着七只葫芦,手里抄着一把菜刀,得意洋洋。“食皇知道你有基姆污鼎,故而授予吾这七个葫芦。你知道老爷爷与七葫芦的故事吗,哼,吾偏偏不告诉你,让你死不瞑目。”食君邪故意道。

    “吾的七角裤叉哦也是宝物,能护住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受伤害。老爷爷与七葫芦的故事?吾闻所未闻,也许是食君邪故布疑阵。”虚空子不以为意。他右掌托起“基姆污鼎”,刷刷刷,一道道污光降下,取代了之前的祥瑞之气。

    污光降下之后,虚空子的气质也变了!“食君邪,吾也要认真了。讲真,你不是吾的对手,七个葫芦又能怎样,吾照样镇杀你。”

    呼呼,大锅开始旋转,热气飙舞,可是七彩火焰也随之旋动,不离不弃。锅去哪里,它们就跟到哪里。“今天不炖了你,吾还有脸去面对食皇吗。”食君邪冷笑。“从你跳到锅里的一瞬间,死亡的结局就已注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开心就好。”吸收了污光的虚空子不屑道,“吾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绝望。”

    “唔,接下来的撕比要精彩了吗。”虚度娘很期待。“吾还是首次见大基老之间的高级玩法,不要让我失望才是。”她也不急着回去了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