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海、柳如花、石观音之子尚未离开。

    “法海,你也看到了,吾练功走火入魔,变成这副模样。就连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也被仇人掰掉了。吾好恨,恨呐。可吾更惧怕那个死对头。有位高人为吾算过命,说只要吾躲在大观园的地底下三十年就可渡过此劫,而且还能因大观园的地气、基气、灵气、石气再长出新的消声巴。四气缺一不可。你倒好,你把吾从大观园的地底引了出来,吾多年苦工与隐忍遽化灰灰而去。”

    石观音之子怒气冲天,他已经重拾佛珠、破碗,基山寺的镇山之宝,那只佛钵也被他获得。法海只剩下九孔禅杖傍身,而且行动受限,左右支绌。饶是如此,法海依旧不死心,他想活下去,继续为成千上万的小鲜肉开光。使命,法海肩上有崇高的使命。“贫僧大愿尚未实现,哪能在此地圆寂。”法海念头急转,数缕醇厚的基气在他体内运转三个周天,蓦地,贯体而出,蓬嗤,蓬嗤,蓬嗤!金色的血水迸洒,而法海也因此能自由活动了。

    啪!法海右手攥紧九孔禅杖。“石观音,呵呵,那也是一个废物。贫僧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事迹,他也曾经在释门待发修行过,基觉大师赐予他观音法号,又因他姓石,故曰石观音。”法海冷笑道,他是释门之僧,也能获悉一些门中秘闻。“好个石观音啊,爱上了大妖初六香,可惜,初六香不但盗走了石观音的心与身体,同样盗走了他的骄傲与基情。自从被盗帅抛起后,石观音落魄颓废,竟然舍弃了基老之名,基之荣耀也不要了,还和一位大腐女结为夫妇,诞下你这个孽子。”法海双眉倏起,像是两道金霞,刷刷,横扫向石观音之子。

    咯咯咯,咯咯咯!石观音之子笑得很诡异。“消声驴,就凭你刚才的那番话,吾杀你百次都不足惜。你知道什么!吾父石观音是天下一等一的好基老,好父亲。吾母虽然是腐女界的大能,可她同样是一位合格的母亲,吾之双亲虽已仙逝,可他们的爱情不容你置喙。是谁讲的,基老就不能和腐女有交集。”怒、恨、嗔,三火迸发,漾出颅顶,与佛气、魔气汇聚,五股可怕的气息直贯天际,仿佛能够刺穿苍穹。

    柳如花很尴尬,也不知法海为何要激怒石观音之子,有意思吗?“难道大师真的想葬生此地,还是说他想拉上吾垫背?”如花居士面色变了又变,他身在暴风雨之中,不能置身事外。柳如花很确定,只要他转身,就会被石观音之子、法海攻击,第一个死的就是他。

    聪明反被聪明误。柳如花感叹道。“法海,你这是自寻死路啊。石观音之子收了你的佛钵,他尚且持有破碗、佛珠。你如何与他斗。吾与你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并非如花英雄气短,而是实情。量力而为才是明智之举,你要是木有大消声巴,如何自信,怎么才能在基老界横着走。“啊,不对,石观音之子就木有叽叽啊。”柳如花将法力集中到双眼,瞄向石像的不可描述之处,削的好平整,连蛋都没了。

    石观音之子感受到来自柳如花的恶意,气得簌簌发抖,掉了一地的石屑。“竖子,知道你在做什么吗。你与法海死定了。吾名石佛儿,吾父石观音,吾母腐拜姬,吾继承了他们的优点,本该有更好的前途。都是你们这些不长眼的东西,嫉妒吾,让吾落到这般田地。”

    石佛儿抖开几团佛气,形如灵芝,在虚空中漂浮不定。芝香弥散开来,闻之,让人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“啊,不好!”柳如花发声道,“法海,快离开石佛儿,他抖出的那灵芝似的佛气有些门道,那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法海也觉不妙,刷,他向后纵去,远离石佛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是吾母腐拜姬弥留之际传给吾的一门神通,唤作糖衣。吾依靠佛气施展这门神通,但凡有人嗅到香气,他身上就会裹了一层糖衣。非但如此,他的脏腑也会冻结,不出三日,整个人就会变成一颗人形之糖果。更要命的是,这颗人形糖果对基老来说很有吸引力,方圆千里的基老都会循着香气赶来,将你们分食掉。”

    石佛儿笑得很开心。他瞥向法海、柳如花,已看到他们身上多了一层糖霜。“吾的神通起效了。可惜,吾没能用在死对头身上,吾要把她变成糖人,让她承受蚁噬虫啃之苦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吾的仇家是一位腐女,她为了抢夺吾母的神通,灭吾三百基友,并致使吾练功出岔,变成石像。吾已经够惨的了,她还掰断吾变成石棒的叽叽,说什么拿去收藏。可恶的女人,吾至今还有阴影。”石佛儿不愿提起那位腐女,可她的身影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柳如花、法海各自运转基气,震碎身上的那层薄糖霜,可很快又有新的糖霜生出。“嗯?”柳如花心骇,“难不成真的会变成糖人,被一群基老消声来消声去。唔,这样似乎也不错。可惜会要吾命,这就不美了。”可以的话,柳如花愿意身上刷一层蜜糖,让鲜肉们用舌头那什么,似乎是很高级的玩法。

    念头刚起,马上被柳如花捏灭了。“不好,糖霜把吾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覆盖了!”此惊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法海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的光头也被糖霜涂了一层,挥动九孔禅杖,法海向自己的脑袋砸来,咔嚓,劈碎了那层糖霜。“孽障,还不收了你的糖衣神通。”

    石佛儿只是窃笑,哪里肯收手,趁你病,要你命,自古皆然。

    蓦然间,点点碧火闪现,来的很突然,毫无征兆。石佛儿却跳了起来,“糟了,吾的仇家寻上门来了。是她,那个该死的腐女。”

    蓬!碧火涌炸,寒气森森,腐坏的气息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法海、柳如花相视而笑,均道,敌人的敌人即是朋友。可以和来人一起撕比石佛儿。

    身披绿袍,头上包着白帕,来人确是一位腐女,也是把石佛儿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的幕后之人。

    “虚麻婆!”石佛儿故作镇定道。

    “石佛儿,你还活着啊。让我好找。”虚麻婆笑道,“你母亲腐拜姬也是我的好姐妹,不,曾经是。自从她嫁给石观音之后,我们再无联系。石佛儿,你想知道你父亲石观音是如何死掉的吗!”

    “难道,难道和你有关。”石佛儿也是聪明人,立即想通了其中的关节。石观音生了一场怪病,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,腐拜姬哭的死去活来,不久后也驾鹤而去。

    “当然和我有关。”虚麻婆道,“都说亲不亲看闺蜜,腐拜姬弃我而去,她一定是相中了石观音的大消声巴!那个肤浅的女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石佛儿无言以对,似乎,他的基老父亲与腐女母亲,那方面的生活很完美。

    “石佛儿,交出糖衣这门神通,我饶你不死,还能让你恢复原身,也能给你接上你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你看这是什么。”虚麻婆右手一掀,飞起一沉香木盒子,盒子中盛放的正是一支石棒,也是石佛儿的擀面杖,他之分身。

    石佛儿面带冷笑,“休要耍吾,吾都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,就算你有通天手段,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虚麻婆笑而不语,五指疾弹,咻咻咻,几丸丹药打向那支石棒,然后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,石棒真的变回汉子的擀面杖,而且还是新鲜的。只是尺寸不怎么惊人,太短,太小。“石佛儿,你不认识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了吗。真是诡异,你父亲石观音有大器,你怎么没继承他的优点。”

    哪怕变成石像,石佛儿还是难以直视虚麻婆。老太婆,给点面子啊,不要当众数落别人的不是,很伤自尊的。石佛儿一掌拍去,几团灵芝状的佛气倏地涌向虚麻婆。“老太婆你不是想要吾的神通吗,接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了?”虚麻婆故意道,她五指扣下,指如钢刀,抓向石佛儿的那支新鲜的擀面杖。

    “不可!”石佛儿激动道。

    虚麻婆是在逗石佛儿,也没下死手。她五指虚握,摄来石佛儿的擀面杖,再次封在沉香木盒子中。盖上盖子,收入袖中。她已向石佛儿展示了自己的能为,的确能化腐朽为神奇,石人也能变成真人。石佛儿心动之余,也知虚麻婆索求的代价他不一定能承受。

    “要是腐拜姬亲自施展糖衣神通,我兴许还会忌惮。至于你。”虚麻婆面带不屑,呼喇喇,她绿袍扬动,轰散了三团佛气,碧光点点,萤火虫一般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虚家的人?”柳如花这才道,他身上的糖霜还未完全掉落。

    “如花居士,你是不是想问我和航州府的虚家有什么关系?”虚麻婆直接道,“哼,虚度娘、虚仙和我同出一宗,可他们这一脉是分支,家道中落,早已落魄。虚度娘是个人物,能在航州府立足,早已证明她的能力。虚圣已经注意到她了,同样,虚圣也很留意虚仙。”

    虚圣,当今虚家最强之人,也是家主。敢以“圣”为名,自有他的过人之处。虚家的初代家主号称“圣虚”。

    不同于虚仙、虚度娘、虚羊伪,虚麻婆可是宗家的人,身份尊崇,哪像分家的那些爹不疼妈不爱的可有可无的族人。

    虚家,男的多是基老,女的自由发展,职业不限,可以是腐女。虚麻婆就把自己培养成了有大好前途的腐坏的美女。直到她遇到了腐拜姬,气质与美貌并存的大腐女。虚麻婆一见倾心,想要与之百合,可那时腐拜姬痴迷于石观音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哪管什么虚麻婆。

    如果腐拜姬与石观音生了一个女儿还好,虚麻婆会抓走她,认真培养。可腐拜姬生的是一个小公子,虚麻婆整个人都不好了,才有了后续的复仇计划。先暗算石观音,再间接杀掉腐拜姬,然后将石佛儿变得人不人鬼不鬼,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柳如花之流,虚麻婆还不放在眼里。因为虚家的家主,虚圣才是真真正正的超级基老。长时间待在家主大人身边,感受他的基情,其他的基老都不算什么了。“丑比,退下,不要靠近我。”虚麻婆厌恶道。

    如花长相确实寒碜了些,虚麻婆毫不掩饰她的不悦之情,出口伤人。

    中了石佛儿的“糖衣”神通,柳如花本就一肚子气,再听虚麻婆讥语相向,邪火骤生,杀机炽盛。“这个思想腐烂的女人该死!平时总是意消声吾等大好基老,还对吾出言不逊。虚家的人就了不起吗。你又不是虚圣,他若在此,吾乖乖献出局部地区之花。杀你不过吾一念。”柳如花的基老躯壳一幌,身体上结的糖霜全都震碎了。

    法海默运法力,也掸去身上的糖霜。石佛儿的劲敌来了,法海并未感到有多开心。他这个基山寺的主持别提有多委屈了,雷攻塔没了,佛钵没了,回到基山寺,那一山的僧众会放过他吗,被赶下主持大位只是时间问题。可他经营基山寺多年,岂容毕生心血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石佛儿你有糖衣神通,贫僧也有一门神通,曰小鞋。试问,谁不怕穿小鞋,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法海忖道。他下定决心,在石佛儿弄死他之前,先除掉石佛儿。

    冷眼斜觑,怒意滚滚。法海一手指天,一手按住自己的心口,哧的一声,两滴心头血被他摄出,可是它们都是黑色的,而非红色的。

    取出两滴黑色的心头血之后,法海肥头一幌,啪!啪!他的那双大耳朵甩在自己脸上,把脸都甩红了。“敕!”法海默念道。两滴黑血就地一滚,即化一双小鞋,一隐而蓦。看着小鞋消失,法海陡觉畅快,拿眼瞅向石佛儿那边。“贫僧给你穿小鞋,就问你怕不怕。”

    石像又怎样,照样给你小鞋穿!

    石佛儿忽觉双脚一沉,不由“啊呀”一声,下意识地望向自己的脚,脚上套了一双黑色的鞋子。就是这双鞋子在作怪,石佛儿脚重头轻,向地底坠去。“谁啊,谁给吾穿的鞋子。”石佛儿怒道。他一拍破碗,一股磅礴之力拉着他向上提去。

    法海以袖掩面,先是窃笑,然后是轻笑,最后大笑,笑声隆隆而响,极是得意。“石佛儿,你多大能耐,也敢以佛为名。贫僧给你穿双小鞋,让你心存礼佛之念。”

    “这消声驴好卑鄙。”柳如花赶紧离开法海,他可不想穿小鞋。

    “多事。”虚麻婆劈手打出一团碧火,呼呼,绿烟笔直窜起,像是狼烟,凝实不散。

    “虚麻婆,你这是作甚。贫僧可是好人。”法海道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