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衣基老的颜值很是很高的,他出言不逊,肆意嘲讽贾秋田、木龙复、南巧凤三人。小青仗着身边有虚仙,无所顾忌,在他看来,书生要比白素基厉害多了,是座大靠山,搬都搬不走的。

    跟着白衣基老五百多年,潜移默化当中,青衣基老有些喜欢被虐。之前,虚仙出手狠狠地教训了一下小青,并给他戴上了暗镯,小青很快就接受了现世,而且无比崇拜书生。他就喜欢强者,出现了比白素基还强的基老,小青乐得喜新厌旧。

    虚仙掌有照妖小镜、雷攻塔,无惧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贾秋田三人的挑衅,不服就撕比。可他们捉走了虚度娘,虚仙有些投鼠忌器。万一惹急了他们,度娘如何救出。

    南巧凤身为丐帮的无上掌教,隐藏自己的身份,低下他那贵气不可言的头颅,长久蚩伏在虚府,他所求的东西可不止是财宝之类的肤浅之物。虚家是大氏,源远流长,究其源头,他们还是超级基老虚圣的后裔。

    虚圣,一代强者,是一个时代的强者!他身兼基老、伪娘、人之妖三种身份,在他生活的那个时代,处处留下小蝌蚪,开枝散叶,后裔无数。航州府的虚氏只是无数分支中的一支,而且没落了。

    南巧凤,与北木龙齐名的大基老,他在加入丐帮之前,籍籍无名,很落魄。可他是有大机缘的汉子,同样有好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再加上他的各种技术都很好,乐于献出自己的局部地区,进可攻,退可受,这等基老,想不成功都难。

    和虚仙一样,南巧凤也是虚家之人!他是另外一脉分支,家族更没落,远比不上航州府的虚氏。

    除了南巧凤自己以外,再无人知道他的真实姓名。“吾,虚羊伪,注定要做大事。吾要吞噬虚氏的所有分支,最终成为无上家主。”

    再来航州府之前,南巧凤虚羊伪已经吃掉很多虚氏小家族,都是些不起眼的存在,死了都没人在意。

    虚仙眸光闪烁,觑定南巧凤,“老管家,不,丐帮之主。你身上散发着让我怀念的气息。以前,我还未开辟油田,六识不灵敏。”

    熟悉,南巧凤释放的基老芳香引起虚仙的共鸣。毕竟他们都是虚氏之人。当任虚家的掌门人,号称历代最强家主,号曰“圣虚”!

    几百个“虚羊伪”加起来也不是“圣虚”的对手,所以虚羊伪才以南巧凤为名,闯出一番名堂。

    “不好,难道虚仙发现了什么!”南巧凤暗道,“这可不妙了。我们虚家的汉子都有特别的基老香气,尤其是那些出众的鲜肉,会被彼此的基香所吸引。在吾担任航州府虚氏管家的这段时间,本可离去,是虚仙将吾留下了。他同样成功吸引吾额注意啊。”南巧凤念识甫动,一股凌厉的基气发散出去,他同时隐去自己的基老芳香。“虚仙,吾是南巧凤,丐帮的无上掌教,你一个刚成气候的基老,吾还看不上眼。跪下吧,听命于吾,捧好吾的第二支打狗棒,吾赐予你永生的荣耀。”

    呼!呼!南巧凤的两支打狗棒向前扫出,杀气很重。尤其是第二支,长及数丈,相当壮观。

    白素基斜劈了一眼南巧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大悦,“好基老,真是好基老。”白衣基老心道,“我可以拉拢他,不,也许南巧凤自己都能杀了虚仙。”白素基很期待丐帮之主与书生撕比。“你们谁赢了,才配拥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小哥,你看看你,一言不合就放出小伙伴,万一吓到别人怎么办。”贾秋田不悦道,他一拍手,一团基气炸开,顷刻间变成两只神烦犬,嗷呜嗷呜,冲向南巧凤,围着他的那支擀面杖大叫。

    南巧凤很得意,哈哈哈,贾秋田,你的神烦犬也得跪消声吾之擀面杖。

    青衣基老看不下去了,剑诀骤起,青芒飙舞,锵,一口炼魔之剑倏地斩向南巧凤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南巧凤斜睨了一眼青衣基老,大声道:“无知的妖孽,大约,汝不知吾很迪奥。就让汝臣服在吾的擀面杖之下吧。”

    再不掩饰自己,南巧凤纳集三百道基气,聚于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刹那间,南巧凤的擀面杖闪烁着宇宙之光,深奥的哲学气息飘散出去,天音降临,比利大神的祝福同样赐下。

    “纳尼!南巧凤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。”和他齐名的木龙复惊道。

    “这厮是故意的,向我等炫耀。”贾秋田同样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等基老才是我心仪的对象。”白衣基老忖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青肠剑怕是斩不断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”青衣基老心骇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!在场的诸人全神贯注,目不斜视,都盯着南巧凤以及他的三丈擀面杖。

    根本不需要南巧凤自己动手,他之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就可甩动,疾如风,怒爆如闪电,基光飙舞。Duang的一声震响,无数金属爆音炸开,空气中么弥漫着杀机,而那柄青肠剑被击飞了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技巧,也没任何花样,南巧凤的擀面杖轻轻挥动,一扫之威,足以击退小青的炼魔之剑。

    哗!小青神情遽变。“怎、怎会这样。好厉害的基老,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太不可思议了。简直就是圣剑,还是不可思议的圣剑!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南巧凤喝道,“妖孽,你知道吾的厉害了吧。速速跪下,饶你不死。吾对你还有一点兴趣,待会兴致全无,即是你的葬身之刻。”南巧凤释放的威压如渊如狱,磅礴厚重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小青呼吸如堵,基气流转的不畅。痛苦道:“公子救我,虚公子,救我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虚仙一巴掌甩在青衣基老脸上。速度极快,在场的诸人甚至没看清他如何出手的,包括南巧凤。

    “给你带了项圈,你还真当自己是我的狗了?你是一条蛇,注意自己的身份。我让你叫时你才能叫,让你闭嘴就不要乱吠。”

    虚仙恶狠狠道。一点面子也不给青衣基老,说打就打。

    白素基忽觉心情舒畅,“小青,你活该。”白衣基老无动于衷,再不会为小青出头。“像你这样不知感恩的反骨蛇,留在身边也是祸害。我今天才看清你的真面目,也算是一桩幸事。否则,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”白素基还觉得虚仙用的力度不够,应该再加重些力道。

    小青哑然,不敢做声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,南巧凤,你还长脸了!即便你的脸再拉长些,也是马脸,长得丑本来就是你的错,出来得瑟,你罪无可赦。你有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我也有啊。而且比你的更加宏伟。”

    虚仙盯着南巧凤两丈长的擀面杖,不住冷笑,蓦地,他爆喝一声,周身气浪掀爆,噼啵,噼啵,噼啵,气如浪涌,不住起伏。“给我长!”虚仙再道。

    还真应了他的说法,虚仙的分身向外撞了出去,长,长,长!直到变成三丈,这才停下。直径也很惊人,胜似碗口。

    虚仙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不但比南巧凤的长,而且壮观,更重要的是,煞气腾腾,让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 强大的基老,比如木龙复、贾秋田,他们也倒吸凉气,木然无语。南巧凤的分身霸道,那是他天赋异禀,木龙复是知道的。可虚仙人不可貌相,他的擀面杖完全压制南巧凤的,不管是长度还是直径,高下立判。

    千年蛇妖白素基也呆了,“这,这……虚仙还是人吗。”

    小青的脸肿了,可他此刻忘记了疼痛,忘记了心痛,眼里只有虚仙的那支擀面杖,“我似乎跟对人了!”青衣基老喜道。

    虚仙方甫亮出他的利器,震撼全场。谁敢不服啊,撕比就是。

    南巧凤握着打狗棒的手颤了数下,随后止住。他心中虽然撼动,可还是不服气的,虚仙果然是虚圣的后代,听说当代虚家的家主,那个狂妄的小子“圣虚”,他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有十丈长,还不是他的极限,没人知道他的极限,因为见识过的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“吾隐藏虚羊伪的真实身份,不就是为了在虚仙面前装比吗,想不到反让他在吾面前狠狠地炫耀了一番。可恶。”南巧凤不服,他要告诉虚仙,汉子的擀面杖,除了长还需技巧。“吾要用技巧打败他!”南巧凤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计较已定,南巧凤向前踏出,腾腾腾,他满面杀气,虚仙说他的脸像马脸,南巧凤也很介意。“去霓马的,这明明是正宗的猪腰子脸,那是什么马脸。”

    虚仙轻蔑地笑了,而后拧身而起,拽开大步,迎向南巧凤。“来吧,南巧凤,我要彻彻底底击败你,让你此生都不敢抬头,见了我只能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俩人都好狂。”木龙复道,“虚仙的擀面杖比吾基友的更浩大,这不是吾没想到的,相信南巧凤也没想到。唉,吾只能静观其变,南巧凤是认真的,他要杀了虚仙。”木龙复很了解他的基友。

    “他们都该死,取出自己的擀面杖在我面前炫耀,我要折断它们。”贾秋田不悦想道,他双手一拍,一片残霞迸开,随后凝成一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落在他自己的那什么上面,即便是虚假的,贾秋田也觉得很满足,幻想着它是真实存在的,能与虚仙、南巧凤一争高下。

    木龙复白了一眼贾秋田,很鄙视他就是了。

    而虚仙、南巧凤已经撕比在一块了,砰砰砰,砰砰砰!他们的擀面杖互相抨击,火光迸飙,基气荡涌,像是有洪荒之兽在咆哮,洪荒之力都冲出来了。

    南巧凤、虚仙都没用神兵,他们纯以擀面杖挥扫对方,靠的是勇气与基情,拼的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的质量与重量。

    狭路相逢,勇者胜。

    “棒扫千军!”

    南巧凤蓦然冷喝道,他双手抓住自己的擀面杖,向其贯入百十道基气,锵的一声啸吟,南巧凤的擀面杖像是金属做出来的,而不是普通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。

    呼!挥动擀面杖,南巧凤将其拦腰劈向虚仙。

    虚仙业已收好照妖小镜、雷攻塔,认真地和南巧凤撕比,把他姐姐虚度娘也给抛到了脑后。遇到有实力的基老,不与之撕比证道,岂不是傻比?

    “你有棒扫千军,我有万夫不当之勇。”虚仙同样抱起自己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向上扫去。而且他也向擀面杖加持来了比利大神的祝福,“宇宙哲学与我同在啊。”虚仙长啸道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两人的擀面杖撞在一起,火星迸驰,基情叠爆,大片大片的虚空塌陷,像是堆砌的积木被人推了一下,轰然散开。

    “好强!”

    “两人都好强!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强者之间的撕比吗。太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此生真的能杀死虚仙?”

    木龙复、贾秋田、小青、白素基等人各怀心思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与他们争锋!”贾秋田挥动自己的那支阿姆斯特朗回旋炮,也冲向撕比战场。“和强者撕比,我才能进步,才能走向人生巅峰,才能迎娶更多的小鲜肉。”

    随着第三人的加入,虚仙、南巧凤的势均力敌被打破了。三只基老都是豪杰,眼界与心气同样很高。“以德服人!”贾秋田道。

    “滑稽!”南巧凤不屑道,“以棒服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谁的擀面杖最有力量,谁就是最强的基老。”虚仙也道,明显的,他的小伙伴高出一筹。

    “那个,虚仙,你姐姐还在吾手里。”木龙复提醒道。

    刷刷刷,刷刷刷!虚仙、南巧凤、贾秋田三人齐齐向木龙复瞥来,都什么时候了,那小子还提这茬,简直不长眼。是女人重要,还是基情重要。

    木龙复被三人盯得有些不自然,讪讪笑道:“你们继续,继续。吾不讲话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是,吾等继续吧。”南巧凤道。

    “理当如此,再次撕比吧。”贾秋田也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个小废物,与我撕比了这么久,也有些能耐。我都不忍心杀了你们。这样吧,你们拜倒在我的最强阿姆斯特朗回旋炮之下,我留你们一条命。也不枉你们来这美好的基老界走一遭。”虚仙笑道。

    听虚仙这样一说,南巧凤、贾秋田马上怒了,泥人还有脾气呢,何况是他们。

    “南巧凤,你我联手,先拿下虚仙再说!”贾秋田传音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南巧凤马上同意了。他与贾秋田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比不上虚仙的,落了下乘,唯有联合才能杀出一条大道来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