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法海,你不懂爱啊!”

    是魔非魔、似佛非佛的石像笑道,“你天赋异禀,在Gao基上的天赋即便在基老界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,恐怖如斯,恐怖如斯呐。可惜,在我看来,你还不如对面的那只书生。他天资平平,还是依靠雷攻塔、照妖小镜开阔基油油田,然而,他现在的境界比你高明多了。盗帅!”

    石像发出一声惊天怒喝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雷攻塔内被封印的大妖悚然,“你究竟是谁,为何知道吾?”

    “盗帅,吾是石观音之子!这样说,你可听明白了!”

    “纳尼,你是石观音之子!”

    雷攻塔内的盗帅惊道,盗帅也是有名字的,其名初六香,昔年,他制霸基老界时,基友遍天下,有位叫做石观音的基老深得他的喜爱。

    “初六香!你这败类,吾父是那么的爱你,你又是如何待他的。喜新厌旧的无情汉子啊,自你抛弃吾父后,他竟然不做基老了,和一位大腐女结为夫妻,并且生下了吾。吾继承了他的美貌与基情,同时获悉了他对你深沉的恨与爱。Gao基,从出生时吾就知道自己为Gao基而生。初六香,吾知道你的过去,也知道你名字的来历。你诞生于大年初六,降生时,基老的芳香三日不散,且有比利大神献唱,绕梁六日不绝,故而汝父你初六为你命名,又曰初六香。”

    石观音之子一一道来,向在场的诸人描绘出盗帅的生平。哪怕是照妖小镜里面封印着的大能都不知这段离奇的过往。“噢,盗帅原名初六香啊。”那位大能嘿嘿笑道,“初六香,岂可修,吾名五仁饼,他的名字中有个六,远胜于吾,该死!”

    是的,照妖小镜内的大能唤作“五仁饼”,只因他的脸庞圆圆的,故而父母给他起名五仁饼,本来是叫做五仁月饼的,可是四个字太麻烦,直接叫五仁饼了。

    五仁饼、初六香,他们是妖界大能,两妖之间的爱恨情仇描述不清,哪怕是两天两夜都说不完。命运也够奇妙的,五仁饼被封印在照妖小镜中没多久,初六香也被强人抓去,拍入雷攻塔之中,永世不得离开。

    “初六香!吾父也是可怜人啊,在基老界,他明明有着大好前途,却因为你的薄情寡情,仕途暗淡,以至心灰意冷,抛却基老身份,成了正常的汉子,还和一位死对头腐女结为夫妇。算了,没有他们吾也不会诞生在这个世上。”石像伤感道。

    “石观音是翩翩好基老,你身为他的儿子,怎么变成这副德行?”雷攻塔内的盗帅诧异道,石观音名字中虽然有一个“石”字,可他是人而非石。

    “吾自幼拜在一位高人门下,尽得他的真传。可惜,吾走火入魔,变成这副德行,与其说是人,不如说是石像。更可恨的是,吾之消声巴也被一位仇家砍去了。”石观音之子怒道,“吾的那位仇家,你们想象不到他的可怕之处,遇到他们,即便是最强盛时期的你初六香,也不是他的敌手。”

    石观音之子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恐惧,似乎不愿提起他的仇家。

    “什么啊,他原来是人,而不是石头做成的人。”青衣基老不悦道,“那他的存在价值低多了,主人,你可以杀了他啦。要他有何用,被人变成这副熊样,连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摘了。”

    千年蛇妖白素基同样瞧不起石观音之子,“喂喂,玩个叽叽啊,你都被仇人变成石像啦,而且就连基老引以为傲的阿姆斯特朗回旋炮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虚仙新收了两只蛇妖基老,心情不错,听他们一说,虚仙也觉得石观音之子挺悲惨的。“石观音是个人物,我还在郁闷为何他忽然就销声匿迹了,原来还有这桩隐事。为情所困,饮恨基老界。可惜,可惜了。小生要是遇到石观音,也会和他Gao基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,石观音可是比你大多了!”青衣基老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青,白素基,你们不也是比我老多了吗,可我一点不介意你们的年龄。按照我们人类的说法,你们俩是老蛇吃鲜肉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白衣基老、青衣基老同时沉默了。虚仙讲得好有道理的样子,小青也修炼了五百多年,白素基更是了得,有千年修为。虚仙呢,虚仙只是一位小鲜肉……

    瞥到虚仙脸上有杀气,小青自觉说错话了,他的脖子上还有项圈呢,虚仙念头一动,小青就要掉脑袋。“我还是不要开口算了。”青衣基老暗道。

    白素基的妖气聚成一线,其细如发丝,切割,白素基用他的妖气切割脖子上的套索。当然,他是在试探,小心翼翼避开虚仙。

    锵嗤,锵嗤,锵嗤!白素基的妖气竟然切不断他脖子上的套索。

    “白素基!”

    虚仙怒道。

    他收回来的Xiong之毛再度迸舞开来,很是飘逸,黑压压的Xiong之毛劈头盖脸甩向白素基,“给你脸你不要,非要我出手教训你,你才知道痛。贱,你就那么贱?”

    虚仙的兄毛铺天盖地而来,白素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,赶紧收手,不敢再用妖气切割脖子上的套索。因为那项圈也是用虚仙的兄毛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勒紧!套住白素基脖子的项圈忽然勒紧,任凭白素基百般挣扎,还是没用。

    小青紧张的说不出话来,可他又不敢替白素基向虚仙求情,生怕书生连他一起责罚。“欧尼酱,抱歉。是小青胆小,你忍忍就是了。虚仙他应该不会缢死你的……大、大概吧。”青衣基老也怎么确定。

    照妖小镜、雷攻塔认主之后,虚仙像是变了一个人,喜怒无常。法海、柳如花等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。更何况虚仙把他的姐夫都杀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,虚仙。放了白衣基老。”雷攻塔内传出一股让人生畏的妖气,轰然扫向虚仙的兄毛。哗哗哗,后者的兄毛潮水一般退去,白素基这才得以幸存。可他脖子上的项圈还在。

    盗帅初六香也是妖界之人,虚仙当着他的面教训白素基,那也没什么,可如果要他的命,盗帅就不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盗帅,你什么意思!”虚仙冷冷道,“我要杀了白衣基老,你敢拦我!”

    “初六香,省省吧。”照妖小镜内封印着的妖怪大能“五仁饼”笑道,“虚仙是要做大事的人,你敢命令他,不知死活。将来,我们还要依靠他才能重获自由。”

    五仁饼既是在提醒初六香,也是在警告他不可轻举妄动,虚仙是他们的希望,难道为了一个小小的蛇妖,置自己的后半生幸福于不顾?

    雷攻塔内,盗帅不再坚持。“虚仙,不可为难白素基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吗。”虚仙大袖一抛,摄来雷攻塔,“初六香,你和我谈条件,不拿出足够的诚意,我怎会心动。也罢,现在的我实力不如盗帅、五仁饼。等我一飞冲天时就说炼化他们之日。”虚仙心思旋动,已有了定论。

    小青讪讪地走向白素基,“欧巴,你无恙乎?”

    之前,白素基为了救小青,不惜以自己的生命作为代价。而白素基遭难时,小青无动于衷,即便是青衣基老他自己,也觉过分。

    白素基看也不看小青,眼神空洞,像是傀儡木偶。“算了,白素基对我死心了,以后我与他均受制于虚仙。我还是讨好虚仙,至少不用受罪。至于你,白素基,继续清高吧,虚仙会好好‘疼爱’你的。”念头及此,青衣基老忽觉畅快,从他还是一条小蛇时候起,小青就惧怕白素基。白衣基老就是一座高山,青衣基老逾越不过的高山。而如今,山塌了!

    “嗯,不好。那个老头也对我姐不利。”虚仙不安道,“可恶的老东西,你敢动她,我要活活的剐了你。”

    砰砰,虚仙将袖甩出,劈中白素基的面庞。“小青,白素基,跟上我。大约,你们已经知道了我的手段。尤其是你,白素基,再敢反抗我一次,你就等着被我挫骨扬灰。”

    刷。

    虚仙向航州府遁去,“姐姐,不要死啊。”虚仙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喂喂,虚仙,你怎么就离开了?”柳如花在他身后大呼道,“你难道不先收了法海大师?他能为你捧棒,大吹法螺。”

    虚仙置之不理,心道,法海那消声驴哪里比得上我姐,何况他不懂爱,以后再说吧。

    看到白素基还停在原地,小青不及多想,抓了他的手腕,驾起妖气,急匆匆追上虚仙,“公子,公子等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白素基发出一声似有似无的嗤笑。

    小青顿觉尴尬,讪讪笑道:“欧尼酱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青,你真是长脸了。”白素基道,“虚仙要杀我,你无动于衷!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是虚仙的对手,打不过他。我想,留着自己的小命,才能与他周旋,兴许能救下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五百多年的感情,比不上虚仙的消声威!”

    “够了!白素基。”

    小青高声道,“你傲什么傲啊,不就是比我多修行了五百年,处处为难我,不管我做什么,你总能挑出毛病。我都怀疑你有病,心里有病!”

    白素基怔了怔,“你,你说什么!”他随后道。

    小青放开了白素基的手,“我说你有病!什么都管,我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都归你管?你是我什么人啊,非亲非故的,你自己变态就是了,还要拉上我。幸亏虚公子出现了,他拯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青衣基老是故意这样说的,他的声音很大,将他们远远甩在身后的虚仙都能听到,尽管虚仙不想听。他现在心里只有他姐姐虚度娘。“管家,虚府的老管家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虚仙来到自己家中,首先,映入眼帘的是瓦砾、碎石、坍塌的墙壁,虚仙的脸色阴沉的可怕。刷,他向前掠出,“姐,姐你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她没事,虚度娘很好。”木龙复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姐没事。”南巧凤亦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会让她有事呢。”贾秋田蹲在地上,直瞅来人。“你就是虚仙?”

    “我姐呢,你们将她怎样了!”虚仙怒道。

    “稍安勿躁。”木龙复道,“吾与南巧凤还有这位秋田兄弟都是基老,对女人不感兴趣,不会对你姐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一个安全的地方,除了我们以外没人能找到的地方。”南巧凤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的鼻子比狗还灵的话,也许能找到。”贾秋田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她要是有事,你们三人都要死!都得陪葬。”虚仙道。

    “好可怕!吾吓得小伙伴都枯萎掉了。”木龙复道,刷,木龙复长剑挥扫,青色的剑气涌开,细雨蒙蒙也似,涵罩向虚仙。“你的嘴除了说话,难道没有其它功能了?”木龙复嘲笑道,“也罢,吾与基友会好好开发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。”贾秋田道。

    “你只能跟在我们后面喝汤。还残羹剩汤。”木龙复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我喜欢当接PAN之侠。”贾秋田道。

    虚仙气不打一处来,当即抛起照妖小镜,嗤啦嗤啦嗤啦,三道光剑劈了过去,分别斩向木龙复、贾秋田、南巧凤。

    南巧凤将手在脸上抓了抓,换了一张苍老的面皮,“少爷,还记得我吗。”管家,南巧凤又变成了虚府的管家,声音与气质都变了。

    小青、白素基也赶了过来,“啊,虚公子有难,我必须帮他。”小青道。

    白素基无动于衷,拿眼瞥向木龙复、贾秋田等人,他是多么希望他们能够杀掉虚仙。“连自己的姐夫都敢杀的人,原来很在意自己的姐姐。”白素基心想,“知道他的弱点,即可加以利用。”白素基可不愿听命于虚仙。

    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贾秋田各逞己能,出手抹去劈向自己的光剑。

    “我执掌神烦奥义。”贾秋田笑道,“虚仙,你拿了不该拿的东西,交出来吧。照妖小镜你不配拥有。放在你这里,只会让它明珠蒙尘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雷攻塔。虚仙你怎么拿到它的。”木龙复故意道。“不得了,不得了。吾本来也想取走它的,喂,你拿了吾的塔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,太难看了。”南巧凤挥动打狗棒,“肉还不到嘴里,你们就开始争。先拿下虚仙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三个基老,加起来都不是我家公子的对手。”小青终于开口道,“滚吧,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打狗棒也能打蛇的。”南巧凤道,“你一个蛇妖,也敢对吾指手画脚,谁给的你勇气!混账东西,你死定了。”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