航州府,虚家。

    虚度娘很不安,走来走去。下人们噤若寒蝉,低下头来,生怕触怒度娘,死于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“古歌死了!古歌死了!”虚度娘一再重复这几个字眼。她和古歌之间的牵绊消失了,“古歌虽然是基老,可他毕竟是我的丈夫,是谁,是谁杀了他!”度娘焦躁道,“虚仙呢,我弟弟虚仙为什么还不回来。派出去的人也是音信全无。”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一位管家模样的苍老之人骤然现身,“度娘大人,雷攻塔飞走了,不再夕湖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雷攻塔飞走了?”虚度娘并不怎么吃惊,她也曾谋划过,试图得到雷攻塔。然基山寺的那群僧人很是难缠,尤以他们的主持为最,法海在航州府的势力盘根错节,虚度娘也难扳倒他。“柳如花,那个废物,他不是说有把握杀了法海吗。”

    “度娘大人,古歌已死。”管家模样的老人又道,“是我亲眼所见。”

    “谁,是谁杀了古歌!”虚度娘怒道,俏脸生寒,房间的温度骤降,哧哧哧,地面、墙壁、桌面、绣墩、柱面结了一层霜雪。很多下人直接被冻成了冰雕,呼吸全无,已成了死人。

    老者运转真元,化去寒气,这才小心翼翼道:“度娘大人,杀了古歌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虚仙,虚公子。是您弟弟亲手杀了古歌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虚仙不是古歌的对手,像虚仙这样的家伙,古歌能打十个!”虚度娘不相信道,“再说,他们的感情很好,我甚至怀疑他们之间有消声情。我弟弟怎么就杀了古歌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亲眼所见。度娘大人,请相信老夫的忠诚。”老者再道。“您看。”管家模样的老者一扬手,一片冰晶旋起,呜呜旋转。冰晶中放映的正是虚仙像是捏死一只虫子似的弄死了古歌。

    虚度娘美目眨也不眨,死死盯着那块冰晶。“我弟弟,我弟弟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,照妖小镜?雷攻塔?它们都听他的使唤?”虚度娘难以置信道,她一直想得到雷攻塔,如今宝塔已是虚仙的持有物,度娘忽觉长久以来的算计成了笑话。

    “度娘大人,这是我冒死拍下来的。虚仙公子想来也是察觉到我的存在,可他并没动手杀我,怕是他故意这样做的,通过老夫向您传递他杀了古歌的消息。虚仙他成长到您不能想象的地步,这个家,今后怕是他做主了,您恐怕不是他的对手。据老夫暗中观察,虚仙不但实力叵测,消声情也大变。不再是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书生了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老者又道:“法海、柳如花这等大基老,他们也不是虚仙的敌手。雷攻塔的器灵都被虚仙散发的基气镇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去吧。我知道了。”虚度娘不耐烦道,“虚仙终究是我弟弟,他不会伤害我的。是我把他从小养到大,教他做人的道理。他也很尊敬我这个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度娘大人,请听老夫一声忠告,虚仙尊敬你,是因为他不如你,那不是敬你,而是怕你!现在他谁也不怕,哪怕是您,也不是他的对手。他又如何敬你、忍你、让你,不杀你就是他对你最大的仁慈。”管家模样的老者直言道,他也不怕得罪虚度娘。

    “够了!你知道的太多了。”虚度娘怒道,她十指弹舞,咻咻咻,咻咻咻!气芒迸舞,在空中来回劈斩,除了老者以外,在场的下人全都死了,那些冻成冰雕的人也成了冰渣子。

    老者哈哈大笑。“虚度娘,你多行不义,你弟弟都容不下你。老夫自由了,在来之前,我已经投靠你弟弟了,这叫良禽择木而栖。我对你讲的话都是虚仙的意思,是他让我传达给你的,对了,这不是妥协,而是命令。你主动让出虚家家主的大位,离开吧。虚仙还说念在姐弟情分,他不愿大义灭亲。你碍事了,挡住他的基老大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老东西,怎敢这样对我讲话。”虚度娘吼道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,在航州府,从没人敢对我出言不逊,包括知府!你像是一截腐木,蚂蚁都不愿依附的存在!”

    “度娘大人,生气吧,尽情地发火吧。你能得意的时间不多了,虚仙很快就会归来,待他降临虚府,降临航州府之际,就是你败亡之际。”老者笑道,丝毫不惧虚度娘。“你还有什么底牌,亮出来吧,虚度娘。让老夫一试你之能为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是虚仙的意思?”虚度娘不怒反笑,凤目中满是寒意。“你在挑拨我和虚仙的关系,没有我,虚仙他根本活不下去,就像是一个巨婴。哼,南巧凤,你还要隐瞒真面目到几时,真当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吗!”

    南巧凤!老者就是基老界鼎鼎有名的大基老,南巧凤,与北木龙齐名的存在。南巧凤,北木龙,一双豪杰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吾就是南巧凤,丐帮之主。虚度娘,你知道吾的真实身份又如何,吾不杀你,是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。虚仙,虚仙是个人才啊!吾潜伏在虚府,一直在观察他,他隐藏自己的本心,向你低下他那高贵的头颅,滑稽啊!基老高贵的头颅怎可能因一个婆娘而垂下,虚度娘,你知道自己的罪孽有多深吗。”南巧凤的语气陡地尖亢,“吾都看不下去了,你丈夫古歌,明明是一头基老,可他贪慕虚名,入赘虚家,简直是吾辈的耻辱,基老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,他被一个女人娶回家,这算怎回事。还好虚仙杀了他,那是他的最好结局。否则无也会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南巧凤,你说够了吗。”虚度娘气得哆嗦道,“说完了就滚。”

    虚度娘虽然想杀南巧凤,可担心丐帮!南巧凤贵为丐帮之主,改头换面,以卑微之姿成了虚府的管家,所图甚大,虚度娘自然会多想。

    刷!

    一道基光降下,一白衣公子摇动折扇,“南巧凤,你也在啊,好巧,我们有多久没Gao基了。”来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”虚度娘骇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木龙复,南巧凤的好基友。”白衣公子自我介绍道,“在下同样是法海大师的僧友,可惜法海命不久矣,他会死在虚仙的收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了,木龙复。”南巧凤笑道,“吾就知道你躲在暗处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基友你连夜发了一封书函,吾怎敢不来。”木龙复笑道,“吾的表弟王语基终于杀了他的姐姐王语嫣,可喜可贺,可喜可贺啊!从此,再没人能阻止吾与王语基证道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南巧凤点头,“吾先祝贺你了,木龙复基友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。”木龙复道。

    虚府,一下子来了两只大基老,虚度娘自认并没胜算,她又不知虚仙的意图,“奥豆豆,我那渺小的奥豆豆终于成长了吗。”虚度娘不知该开心还是难过。

    木龙复、南巧凤,他们联手打出一片光幕,罩定虚度娘。“死心吧,我们出手,你毫无胜算。”木龙复道,锵的一声长吟,木龙复的佩剑出鞘了,长剑斜指虚度娘。“你死了,虚仙也不会难过,他反而会感激我们。南巧凤,如何,你我杀了虚度娘,送虚仙一份大礼。”

    “好主意。”南巧凤笑道,他的脸早已换了,不再是枯萎的老脸,而是一张俊美的脸,身躯像是劲松,站在那里,大气异常。不愧是基老界的成名人物。

    虚度娘忽地笑了,“南巧凤,北木龙。你们千般算计,却忽略了一计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是哪一计。”南巧凤哈哈笑道,表面上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大约不知道,吾最讨厌女人了!”木龙复冷笑道,“吾曾经有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,在吾还不是基老之前,曾经爱过吾的表妹王语嫣,可是那个心机表,对吾并无任何感觉,只会利用吾的爱驱使吾做利她之事。好在吾回头是岸,明白了宇宙哲学,比利大神与吾同在,啊对了,吾曾经见过比利大神的真容,还见过基老之神的叽叽。法海大师也见过。我们都在大观园待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大观园已成为过去。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。”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,虚府上空又降下一道不世身影,他身躯笔直,他执掌神烦奥义,他就是贾秋田,大观园最后一人城主贾泰迪的弟弟贾秋田。

    贾秋田牵了两只神烦犬,云淡风轻而来,他的目光穿透云层,贯穿屋顶,落在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虚度娘身上。“我来了!我带来了神烦的气息!”贾秋田爆喝一声,砰砰砰,一团团基光炸开,不朽的,神秘的力量撒下,在隆隆之声中,虚府坍塌了一大半,尘烟荡起千丈之高,哀声遍起,惨呼不绝于耳,可贾秋田置若网闻,他神情飘逸,他不带一丝人间烟火气。

    “木龙复,你也在啊,好巧!”贾秋田笑道,“大观园一别,我们有多久没见了。神烦之汪吼不灭功!”贾秋田的声音像是在咆哮,方圆千里,大地遽晃,数不清的汪汪叫声此起彼伏,汇成声音的海洋,让人窒息、绝望的神烦气息覆盖在航州府的上空。

    木龙复、南巧凤相视而望,均想道,草,贾秋田不安常理出牌,他就不怕得罪虚仙吗,虚仙可是得到了雷攻塔、照妖小镜。

    明显的,贾秋田并不是一路人,他不是木龙复、南巧凤的同伙。“虚夫人,我来了。”贾秋田再做吼啸状,声浪迸滚,荡扫废墟,咔咔咔咔,地面崩裂,尘沙舞荡。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汪汪汪!

    贾秋田牵着的两只神烦犬叫嚣道,冲着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虚度娘叫个不停,不把他们放在狗眼里,就是看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是变数,贾秋田的出现是个变数,北木龙、南巧凤都没想到他会来,而且还是来找麻烦的。“贾秋田,你想做什么。”木龙复不悦道,“你在基老界不属于任何一方,要不是有巨擘欣赏你,你不知道死了多少回。怎敢管我们的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杀了他就是。”南巧凤不悦道,他把手一招,打狗棒倏地摄来,落在他手中。“吾有打狗棒,而你贾秋田就是一条狗,不打你打谁!”南巧凤冷笑,他是丐帮之主,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贾秋田牵着的两只神烦犬瞅到了打狗棒,呜呜呜,它们低呜着,向后退去,躲在贾秋田身后,显然,它们惧怕打狗棒。单是那棒散发的可怕气息就让两只神烦犬的灵魂不住颤栗,如果它们有鸵鸟的本事,会把脑袋扎进地里,不敢抬头。

    “嗯?”贾秋田蹙眉道,他目运两道基光,刷刷,扫向南巧凤,“欺负我的狗,南巧凤,你好大本事。我真是小瞧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狗东西,你怎么说话的,在吾眼里,你同样是狗!”南巧凤针锋相对道,他在虚府当孙子多年,火气很大,刚刚亮出自己的身份,还没装比完毕,贾秋田就跳出来了,南巧凤如何不怒。他一生气就要杀人啊,“吾的怒火,你承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挥动打狗棒,南巧凤倏地劈向贾秋田,“后起之秀,不知爱惜自己的羽毛,吾斩了你的双翅。跪下吧,狗东西!”

    “你张口闭口狗东西!”贾秋田也怒了,“大雷人术!”

    咔嚓咔嚓,两道雷电劈下,天际骤亮,雷人的气息不住涌荡。原来,贾秋田离开大观园之后拜了基老界的一位巨擘为师,他的师尊修的是雷系功法,雷人无数,从没人能躲过他的雷术。

    “打狗第七式,看棒!”

    南巧凤右臂上扬,打狗棒运转如风,嗤啦,嗤啦,数道恐怖的风刃劈旋出去,迎向那两道雷电。数声迸响之后,雷光涣散,南巧凤像是一尊神人,从头到脚,犹如黄金浇铸。“基老回头金不换。”南南巧凤喝道。

    他这招“基老回头金不换”是变种武学,取自丐帮的无上绝学,经由南巧凤稍作改变,威力更盛。运转神功时,发功者像是一尊金像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。

    腾!腾!腾!南巧凤以睥睨之姿向贾秋田踏去,他每迈出一步,虚空荡裂,凄风呜呜奏响,“吾让你死,你活不过今天!”

    “吾基友脾气好冲。这样不好啊。”木龙复笑道,他也看贾秋田不顺眼,“你的师尊也保不住你,他的徒弟不止你一人,况且你又不是最出众的那人。听说,你迟迟不肯向那位巨擘献出局部地区之花,他对你热容忍也快到极限了。”木龙复消息灵通,如何不知。

    “也罢,似在南巧凤手上,你可以瞑目了,贾秋田。”木龙复心道。

    虚度娘,虚府的主人,她被晾在一边,三只大基老在她府上撕比,并把虚府变成了废墟,完全不给她这个主人面子,还把她当成是背景、空气。虚度娘气得不行,可救兵还未至,她不便发火,激怒木龙复、南巧凤、贾秋田对她没任何好处。

章节目录

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东亚重工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东亚重工并收藏三人行必有女汉子最新章节